今天是:   站内搜索:
您当前位置:首页>> 缅华文苑 >>内容页> 
 
缅甸短篇小说:花蔓青葱(丘文译)
发布时间:2018.07.11 来源:缅华网 浏览次数: 所属栏目: 缅华文苑

作者:鳩素 译者:丘文

 

    命运的变换是否会比思维想像更为快捷新奇。哥志貌一生中所遭遇的变迁,转环都是他从没想像到的,希求盼望中的事。回想起以往发生的,都並不是希望中的,那么将来又将会有怎样的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

    现今不断发生的事,有如梦境。

    哥志貌看看自已扎上石膏绷带的脚,自觉万分灰心。

    这个噩运从昨晚开始,可以这么说。昨晚在哥志貌的村里有一场婚礼。村里的习惯,明天要举行婚礼,今午就开始播放扩音器。高音喇叭就掛在就近树稍。不但全村连附近周围的村子都能听到。敦底登丹,兴实达谷莺,丹吞礼等音质亮,音量高的歌唱家的唱片,他们都很喜爱。

    傍晚,堆佑,野地的金客,滿滿的恩情等连续五版錄音舞台剧。成日成夜,长年累月,已是耳熟能详连歌词和剧中对白都能熟背如流。“以为达阵是什么东西”,“哥登丹,哥登丹要上船”,“色鬼无义巴卡”等旺波的粗俗笑话,连小孩都能朗朗上口,能随时演出一场口语秀。

    晚上却为大人们播放金鸦,勃固名,瑞曼阵貌,班达拉志林等的剧,不但本村,周围村民们,在晶晶明晰的月光下,可安祥地聆听享受。

    事端就从这儿开始。

    瑞曼阵貌的“漂亮美艳是指什么样的东西,告诉我,众御妹。”正倾心入神于双人段剧中的歌唱,哥志貌刚好来到喜事家播放扩音的地方。是醉醺醺踩着八掛步来的。

    “嘿,开扩音器的小弟,停放这个瑞曼阵貌,开敦底登丹的“花箩青葱”。”

    “哈……哥志貌,你醉了回家睡觉吧,现在是放给老年人听的。”

    “小弟呀,你真难打交道,只一首“花蔓青葱”就只这么一首。过后再放你的瑞曼阵貌,只一下子。”

    “嘿!是谁到婚家捣乱。”

    立即新娘子的哥哥貌拔和一群青年人到来,哥志貌醉了,那一群年青人也醉了,大人们无法劝解,由大呼小叫刭双拳相向,结果一查,哥志貌全身臃肿,伤迹累累,还得整夜架着刑具。

    “多余的……自已碎心悲凄,就在酒店,把人家的喜事弄成了悲事,这堆人……。”

    “不是自已故乡,不是本土出生的,就是这样……嚏……砖缝间长的草,不会带来好处。”没有一个站在哥志貌这边的,整村子对一个人,咒骂指责都得承受。

    载着刑具整晚睡不着,慢慢酒气退了之后,整身酸痛难忍,脾气消散了,酒气退了,悲伤消沉的自悲感佔据了他。不是本土生长的砖缝草吗?有了碎心列肺的事吗?

    他们说的不可能都是事实。

**********

    哥志貌不是本村土生土长,埋脐带于本地的原住民,是被称为喝湖水吃枯草的西边支多村来的。到村里佑伯伯家做长工时尚未成年。一个季节收成后,想要回出生地都没亲人。诚诚实实地努力工作,一年又一年地在佑伯伯家生根了。就这样长远搁浅在这儿,溶恰在这村成了半个本村人。

    如拿这个村和哥志貌的故乡比较,繁荣的程度可是无法类比的。这里可是具有大树,大竹,大房屋,有五百多户人家的大村落。围绕村子流淌的小溪和多处溢满的水井,提供了清晰甜口的饮水。村子周边一望无际的农田园地,属于这村的村民所有,经济收入好自然布施喜庆就多,像哥志貌这样远处来的在这村里做苦力,做长工的,生话得还蛮快活。有些就落根于此地了。

    哥志貌打工的佑伯家虽不很宽裕。役牛两只,母牛和小牛一双,种植园地十畝。佑伯伯健康情况不佳。同住的佑伯伯的妹妹是先天的智障,没有可依靠的男性后裔,只有一个叫名芮的女儿,所以才请哥志貌做帮手。而且不像他人能付足季节酬资。但是,哥忐貌一年复一年常住在佑伯伯家,虽有多给待遇的别人家,他没有跳糟。和佑伯家人有了感情,尤其是名芮。

    名芮和哥志貌年纪相差不远,哥志貌初到时名芮还是位白白哲哲,瘦瘦小小,复额短发。现在可成了村中年青人的聚焦美女。哥志貌本人也不是初到时的矮矮,臭熏熏的小孩,成了壮壮黝黑的真正的男子汉。

    “哥志貌……吃饭了。叫不应,喚不酲,在想些什么东西?”哥志貌一边切牛粮玉黍梗陷入深思,听不见名芮的喚叫。

    “噢……好,好的。我把这玉黍梗切完才来。要餵饱母牛,今早乳出得少了。名芮你放小牛来过吗?”

    名芮不作声,微微地笑。是了,名芮就是这个德性,善于怜悯。为了挤牛乳,晚上得整晚把小牛和母牛隔离。早上挤了牛乳,才放了小牛。名芮听着不断吆叫的小牛,心生怜悯,会偷偷地放了,让它吮吸母乳。早上挤乳时,发现乳汁少了,哥志貌就受冤枉,责怪他没好好餵食。名芮就会在大人背后,幸灾乐禍偷偷地微笑。

    哥志貌因为名芮而受责备的次数已無法计数,引人讨厌的事也多了。尤其是名芮的母亲杜弄,一点也不给哥志貌面子。怕他和女儿爱上,不管在工作或是休息,哥志貌唱歌的话,都以为是在逗她女儿唱的。“可愛的小棕”说是影射名芮。“花蕊”也是名芮。“我最爱的礼芮”是名芮……总之唱什么都是以为在影射她女儿。有時哥志貌切牛粮会随口唱起曲子。“爱心无法隐藏,见了艳丽的花就想摘,随时欢近你呀!亲爱的。妈如有责难,跑到我这儿来。”

    老太婆从厨房生气着奔了出来。

    “嘿!傢伙,志貌,你闭咀做工!”

    “什么?”,事有凑巧,老太婆此时正因事责备着她的女儿。哥志貌当然不知情。“妈责备就跑来我这儿”,还好,老太婆没脱了拖鞋打他,已是万幸的了。

    佑伯伯的妹妹,阿姨礼又是另个样,她如果叫志貌“碧玉公主”的话,就要唱出班达拉志林的“碧玉公主”历史神剧。从唱工,悲情,说白都要做出来。“在我身上父亲的恩情重如泰山”曳拉着声音一调,阿姨礼就会異常高兴。杜弄听到会责骂“妙了,疯和尚和颠浪船”。

    有些歌其实真个影射着唱的。哥志貌有一个与生俱来的好运,不知是否该这么说。奇特的好嗓子,在田野可以和扩音器比赛大声的人,是最受插秧姑娘们喜欢邀唱的对象。

    起先只是普普通爱好而唱,后来不管唱哪首歌,就会看到名芮的脸庞。唱着更感觉有意思。工作时也较有力气。一整天不管有多劳累……只要看见名芮的脸,一切就会消逝,听到名芮的声音,整体都轻松活泼了。名芮给喝的水,名芮摆设的饭桌,吃了隔天体力就会加信复甦。

    啊……没吃名芮摆设的饭局,没喝名芮送来的清冽凉水,已有经年了。

*********

    “这位大哥,要吃饭了吗?”

    飞翔在过去回忆的时空又回到现实的今生。对守园地的夫妻他摇头示意,什么都不想吃,他胃口不佳,胸中闷漲。

    “肺部痛吗?吃药前应该吃点东西。”

    “痛是不痛了,贴着这石膏难受,还不饿!”说是不饿,哥志貌的胃里可什么食物也没有。就是从昨晚开始。

    昨晚因为戴着刑具,他一宿都无法入眠。晨曦初昇,司晨刚啼时放了他。哥志貌没和任何人商量,擅自离开了笫二故乡。没有可以商量的亲朋戚友,他寄宿的朋友家连佯作劝阻都没有,只是送了一捆在路上抽的草煙。安慰着送走了他。

    喝着的酒的余威,失眠的伤神,头一阵阵地疼,整夜殭直的双脚痲痹难受,耳杂出风,眼晴闪花,刚下一步柏油路,听到一辆汽车紧急殺车的声音,车輪摩擦路面发出的嚇人的尖锐声呴,他的一只脚已落进车轮下。

    “你,你……响了那么多声喇叭,以为你会停步。”

    就这样他又被送进就近的医院。照X光敷上石膏,他们称呼西耶(老师)的车主,看来颇具威望,一切都妥妥当当地,两支小腿骨都折了,四十五天以后才能折石膏绷带。一星期要来复诊一次,医生还给了一些药。

    “嗯,大哥,要送哪?我们会负全责。”

    这才遭糕!虽然从医院出来,哥志貌可不知要到哪去,知道他没亲没戚单身弧寡,西耶为他做了安排。西耶是个有芒果园和柠檬园的老板。现在也为了去载芒果才和哥志貌结了缘。问他愿不愿意和他芒果园的工人同住,宿,食,医药他全部负责。

    哥志貌除了点头应承别无选择。感谢他当时没驾着车跑。大恩人仔细地为他安排了一切。天天都来探望。

    噩运中的好运气,哥志貌只得这样下断语。

********** 

    噩梦闯好彩,只能这么认识了。运气不佳做了佑伯伯家的长工,好运气和名芮有了情缘。情魔的魅力使哥志貌不管怎样辛苦也永远充滿朝气。夏季,雨季,冬寒那些歌唱得多畅快。

    夏天热日炎炎,尘埃飞扬中切着玉黍梗,饮着牛只,唱着清爽的歌“夏,叶儿金黃,啊!趁风飘荡落地,枝干稀疏”。

    雨季泥泞中,雨水里拉着两头牛下田时也是阵阵歌声。“橙黄色的浮云,网状花边,在蒼穹天堂,是裝筛闪电的花,四面八方,矇矇眬眬,笼罩复盖着,震感世界的徵兆”。

    一到冬天北风徐徐,在寒雾中豆圃,玉黍地葱葱綠缘,哥志貌可也没停过唱歌,“艮色的雾茫茫,寒风徐吹一个晚间,爱情弥漫,月娘都觉害羞,我没忘了爱的情景,北风满佈,白雾催起伤绪。”

    他唱着歌,名芮以泪洗脸,这点哥志貌并不知道。名芮这边不同意名芮和哥志貌的交往,尤其名芮的母亲特别坚持,诸多的选项中,为什么偏偏要爱上一个使喚的长工。无法阻止最终解顾了哥志貌,限禁了名芮的自由。哥志貌悲凄了,虽近则远,在名芮住的园子篱笆墙绕圈,也见不到名芮的脸。

    “胸中珍惜如宝,同甘共苦拥在一块,但是啊!难以採撷的花儿,长在他人的花园,没法亲手呵护”。

    “喂!志貌,别在那儿,长在他人的花园,你和名芮私奔呀!不然会栽在不时到她家的市里的经纪人手中。”同命运的另一个长工给出了主意。哥志貌也有所听闻,名芮的母亲杜弄正和市里的一位经纪人接触。和这经纪人有债务来往。他依靠的佑伯伯的健康情况日益低下,只得落入杜弄操控下了。

    如此这般,按照乡村习俗,和一些坏人怂恿,把娇觑的美娘抱上马啰。哥志貌搶走了名芮,他们私奔了。在一位长工朋友田野茅屋寄了一宿,笫二天正准备续程,被村里的围捕了。名芮被收回,严厉地警告哥志貌並把他驱逐出村。

    “现在没办法,只得背乡离井,不是不爱你,无法相比而退却,不敢比拼的罪责,这一生将使……。”

    妹子放手吧,名芮呀!说着伤了心的哥志貌飘到山上採荼,到金矿挖金,四、五年后才再回到村里。

    “哈!哥志貌支,都认不得了,村里有布拖,唱唱“花蔓青葱”或其他歌吧!”

    认不得他了,实在,日晒,风蚀,酒伤,疟疾病的折磨哥志貌已失原貌。臃臃肿肿灰溜溜,声音嘶哑龟裂,无法像以前唱花蔓青葱了。人家认不出他,他可好好地认得所有的人。一进村越过田野,这是佑伯伯的玉黍地,这田埂是小名芮送饭的路。哪一棵从生榕曾呜金鴉,村中道已窄了些,拖拉机和以前一样尽速地驰骋着,房屋比以前多,有些旧房屋不见,名芮……名芮的屋……。

    “名芮母女被带到城里去,佑伯伯兄妹倆枕头本村。名芮的母亲在哪辞世了,他们的住屋田园都卖了。玛名芮听说好像已经不在了。失去联系已久。”

    呵……音讯全渺,清水已浑呀,名芮。也好,村中有你我将如何自处。

    哥志貌虽然住在村里,不可能再有像以前做长工的力气,借住在一个朋友的家从事临时工,出卖劳力混一口饭半瓶酒,傍晚时分借着几分酒意,沿街呼喚名芮的哥志貌的嘶哑哆唆的声音,己使人闻而雛鼻。昨晚是这个悲伤的砖缝草,说我心痛你们的村子……名芮……

    听到哥志貌糢糊不清的叹气话,守园夫妇来到他身傍,发生什么事?吃药的时间到了。吃饭了!医生等会就会到。

********** 

    这四十五天带著创伤,对哥志貌来说可是最舒畅的天数。吃了睡,吃药,无聊时到芒果园里散散步,柱着拐扙。没酒喝皮肤稍为湿润,西耶给他的是无微不致的照顾。

    “哥志貌……没任何去处的活,就住在这儿吧,帮着做些工作,在园里会替你搭一间茅屋。拆除石膏绷带那天,西耶对他说,哥志貌无法拒绝。西耶有恩在他呀。和守园夫妇相处也溶恰。其实哥志貌也没处可去,顺水做了西耶的徒子。

    “我们的西耶婚运不佳,笫一任相处三年后逝世。留下一个孤儿。笫二任是混血女,善於做生意,对西耶过以霸道,做走私生意,可能很少在家。”守园的和哥志貌很是对口,都同好吸草煙。就在讲西耶的故事时也得等待点煙吐雾的刹那。

    “常坐摩托机车来的旺㕵,是大儿子。和笫一任太太生的。他母亲是本村人,叫玛名芮。”

    “哎……玛名芮。”

    “玛名芮白白胖胖,很是闵静。但她母亲杜弄比较兇,恩……现在两人都没了!”

    呵……名芮……名芮。是哥志貌的名芮。世界是那么狭小。在村里时似乎听说是去世的,但并不确定,现在才证实了。

    “大概是和后母成长的吧,旺旺不成器,坐着机车留長发,交那些个路魔,到现在十年级都还考不上,想做歌星,对唱歌可是有很大的兴趣。”

    “哦!”哥志貌脑里起了一阵混乱的风暴。名芮的儿子旺旺有兴趣于唱歌?!

    “再一次啦!前辈。要么就花蔓青葱或其他,你的歌和我的吉他不合调。。”

    “前辈一直咳,别抽草烟了。”

    旺旺的脸,旺旺的声音,回想旺旺说的话,哥志貌心中犹有多头麓子跳闯。

    “阿弥诧佛……阿弥陀佛。”

    那天哥志貌又喝了多年断绝了的酒。

**********

    “旺旺……听说你想成为歌唱家?”

    “是的。前辈,老爸有关系,惜于花钱,什么事都要老婆开绿灯才敢做。”双唇上挠,不情愿的表情,说话那神气,和名芮小时没二致。

   “用功读书吧孩子,也努力成为一个歌星,做个有学问有成就者自然更好!还有不要滥交朋友,你的朋友几乎都是路魔。”

    “哈哈!前辈也真好谈,好了,好了,告别了。”

    驾着卞瓦斯基机车通,通,远去的旺旺,望着他的背影,哥志貌沉沉地叹了一口气。心灰意赖地坐着抽草烟,这时守园的同伴急急忙忙地跑来:

    “大哥……旺旺机车像是发生事故了,在街角产生纠纷。”

    “噢,是吗。”

    哥志貌不知自已怎样跑出来,鞋都没穿,用尽全力挤进人群,眼晴已发矇,几失知觉。

    “旺旺……孩子旺旺退后。”

    斗殴场面並不很猛烈。大家围着劝解,当然也有旺旺父亲的面子。还好大家都认同互谅,再则旺旺並无絲毫损伤,可哥志貌却感到心里背脊隐隐地疼。排骨一阵阵急痛。

    “前辈,与你根本没关系,为什么要跟来?”

    哥志貌说没什么大碍,只是小伤小病,这说法並无效力,旺旺父子还是带他去给专科医生看,为了解肋骨有没断折就得照X光。

    X光显示肋骨没伤折,但是哥志貌右肺发现患癌已向左边漫廷,动手术已无用了,需要输癌症药液。要进行化疗。运命的转换迁移比心思心绪更加奇特不是?

    这种情况可过不了六个月大限。大家都这么猜想。就如众所猜测,不到六个月哥志貌就卧床不起了。头发脱得精光。肚子囚为浮肿而鼓涨。右手臂浮肿,太过疼痛而不间竭地呻吟,不断咳嗽时带有血渍。旺旺父子俩非常关心照顾,不时请医生为他打针输液。医生已摇头,说不久就要打止痛药,安眠药了。

    昨天晚上最危急,睡不着,坐不安,呼吸急促,手臂疼得无法承受,医生给的药已无控制力。焦躁不安地整夜闹腾,数念着村里所有人的名字,旺旺父子的名当然也在内。

    大家认为已过不了今日,当旺旺父子俩早晨到来时,哥志貌好像清醒了些,有了点意识。还能吃一两汤匙旺旺餵的稀粥,含含糊糊地似是有很多话耍说。哥志貌会喘气别说那么多,旁人劝住了他。

    等到旺旺的朋友到来,他才闭了眼休息。

    旺旺的一夥结伴到离哥志貌茅屋不远的芒果树下的木榻圈圈围坐,一个正把吉他调成六弦琴声,不久乐音响了,前奏过后,不知是何心情,旺旺开始唱歌。

    “花蔓青葱,花蔓青葱葱笼,香滿山涧。”

    哥志貌在茅屋里只能听到细微的声音,细微的旺旺的歌声,哥志貌睁开闭着眼睛,侧着头听……

    “河水碧绿,来到了河的沿岸,在滩边浪花中比翼双飞。”

    哥志貌努力地挣扎着想坐起来,问他想做什么?口中含糊其词地说着。他的声音太细,旁人听不到他说了什么?要靠近他的咀巴才明白,叫撑开窗门,旺旺在唱“花蔓青葱”。为滿足他的心愿,撑开了窗。

    “多操心,哦!寻寻觅觅的路上,世界不管有多宽,尽力奔驰寻找……。”

    旺旺的歌声飞越窗户瀰漫整间茅屋。

    哥志貌微雏着咀角,微笑着静静地……

 

本文网址:http://mhwmm.com/Ch/NewsView.asp?ID=32395
  网友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查看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姓名: *
内容: *
验证码: 点击输入框显示
 
 
  栏目列表    
  最新导读    
  缅怀苏玉瑞老师(阿凯整理)2018-07-20
  为纪念传奇工业家U SOE TINT......2018-07-20
  缅甸新世纪国际高级学校为中......2018-07-20
  决定缅甸“永久和平”的21世......2018-07-20
  中英全球卫生支持项目缅甸妇......2018-07-20
  缅甸民盟政府执政两周年经济......2018-07-20
  掸邦将开发新的旅游景点2018-07-20
  云南花艺培训再入缅甸2018-07-20
  科学家首次发现蛇类琥珀2018-07-20
  祝贺母校暨大110周年华诞(杨......2018-07-20
  缅甸地理学家温图:为何缅甸需......2018-07-20
  热门文章    
  抗癌良药——优遁草(焕然 新加......2012-07-14
  史上最全榴莲品种介绍2017-07-15
  5种最天然最安全的染发法,一般......2015-02-16
  青木瓜泡茶治疗痛风2011-04-29
  椰子水是痛风者的救星(王净池供......2011-12-16
  习近平为什么修改任期制?2018-03-16
  阳台上种黄秋葵(治疗糖尿病偏方......2011-06-26
  在线申请缅甸电子旅游签证全过......2014-08-14
  在也门的美国人看见中国撤侨,哭......2015-04-08
  史上最全,缅甸地名中英文对照大......2014-06-22
  缅甸天然化妆品——黃香楝樹(雅......2012-07-21
友情链接
云南龙头科技有限公司   侨友网   缅甸之光   缅文镜报   缅华网的相册   中国华文教育网   仰光天气预报   缅华文化网资料库   国家汉办   厦门大学海外教育学院   网络孔子学院   华侨大学华文学院   云南大学   暨南大学华文学院   中国驻缅甸大使馆   中国驻曼德勒总领馆   中国驻缅甸使馆经济商务参赞处   缅甸联邦驻华大使馆   伊水南流   国际在线缅文网   中国人-在线工具   缅甸金凤凰中文网   凤凰网   中国侨网   新华网   缅甸华文文学网   《汉语》初中版多媒体教学资源包   中国新闻网   缅甸《十一新闻周刊》   缅甸时报周刊   缅甸黄页   缅甸中文网   美国南加州缅华网   印度华人论坛   中华精忠慈善基金会有限公司   委国新闻网   农历网   胞波资讯网   新华社缅文版   香港镜报   般若人生   云南舆情网   中国云南国际文化交流中心   全球华侨华人网   北京私家侦探   《胞波》缅文报   云侨网(中英泰缅四语)   柬埔寨柬单网   缅甸平台myanmaplatform   缅甸报刊下载Myanmar Newspaper  
 
 
 
联系我们
电话:095-1-388225
邮箱:mhwmm.com@gmail.com
 
 
其它相关
缅华企业
今日视频
智语共享
 
 
关于我们
企业文化
商家入驻
广告合作
反馈建议
最新留言
 
 
版权所有 缅华网   苏ICP备11007827号
建议使用IE6.0以上 1440*900及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站 E-MAIL: 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