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站内搜索:
您当前位置:首页>> 缅华文苑 >>内容页> 
 
缅甸短篇小说:車站(丘文译)
发布时间:2018.08.20 来源:缅华网 浏览次数: 所属栏目: 缅华文苑

作者:敏丹 译者:丘文

    我想退休自然要找一个能继承我的人。必须在我的学生助手中选一位。所谓选是根据大学的规定,退休的教授要为他的空缺,推荐一位适合的人选给大学委员会。如果举不出才从他处遴选。我们没有为取得任何衔位而设立的培训班。只有一些正在做研究的研究生。话说得大些就是互相切磋知识学问的团队。我那时也是由我的老师推荐的。在他没退休前两年就内定了我。从那开始就和老师共同做同样的工作。不但要协作还得同行动,我最喜欢的是午后一齐散步的时段。西耶支(老师)从专为教授们建筑的小屋里走出,我要在一丛小树下的凳子坐着等候。大约四时或四时半,横过小树丛走出大学院区,上了蓄水池堤岸,从这儿向西沿堤直行。为什么我的老师不论夏天雨季手中都有一把伞?但我从没问过。堤岸终点有一些排凳,有的向着水面,有相反向着大路的,我和老师喜欢坐在向着大路的凳子。坐定后看着下边来回车辆和人流,谈论一些闲什的话题。有时会无意中呆视那牵着宠犬出来散步的美女。时而老师口中会哼出还蛮可爱的赞语。我会以为是称赞小狗,我没回话只是微笑以对。在心里可自行嘀咕,狗畜生有什么可爱的。嗣后才想到老师已到了喜爱饲养小狗小貓的年龄,哪时我正是有劲有力五十开外,要分发爱心的话当然找人爱,到无法爱人时才试着去爱畜生。那个吋段,哈,人会去爱畜生,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我这么想。

仰光燕子湖畔 

    我和老师坐在这儿多会注视下边不远处的一个车站。不知为什么,那时的确不知道,到现在还不知道。有时老师会叹着大气说些有关车站的事。准确地说是车站的过去和现在的变迁。老师未成教授之前,车站不是这个光景。是一丛什乱的树丛,现在己有为候车人建的遮阳遮雨的盖棚。还不至此,水堤上的路还没铺上如今可步行的石板,现在老师坐的排凳也没有。就像现在我和你师祖亦是如此,傍晚就会共同出来散步。这里只有蓄水池初建时伐下的一些木墩,我们就坐在上边,周围没什么吸睛的景物,因而转问大路看这个小车站,当时路没这么宽,候车的客人随时都有,周末周日这样的日子都有候车客人。各种类号的公车都停这儿,但旅客总是选择自已要走的路程的车才上,所以虽然时有车来,并不是车站候车人都上车,来的车也并非都能运送站中所有旅客要去的目的地。所以在车站总会有候车的旅客。当时那有像现在为候车旅客准备这样的坐椅。都坐在木墩,石砖上,下雨就撑雨伞啰。每个傍晚老师和师爷坐在这儿闲望,久了注意到一件事,这群孩子们用一张篮色卡上车,时而用的是缘色卡,这人用绿卡上车,这小女孩用红色卡上的车,有时是不是都用红卡一齐上车或都不上车,用篮卡坐车的孩子们今天会有几个不来等车,提前做了猜测。有一天师爷问,这些人每天都来车站坐车,你以为他们会去哪里,师父当然无法回答只得微笑着。

    有一天我和我师父两人,坐在蓄水池堤上,师父照样用师爷问他的问题问我,人们每天到车站候车你认为他们是到哪儿去?师父是想起师爷问过他的问题呢?或是忘了曾有过这样的问题?我猜不出,我不知应该怎样回答、只好也以微笑相对。微笑也是一种困难,听说过微笑中含有三千七百个深意,不知是什么?师父却自已点着头。周末或星期日我们会比平常更晚归,坐在那观察车站。一边观察一边谈那海阔天空,不着边际的闲事。奇特的是每逢周末、周日傍晚,有三、四位穿着讲究的美女会来候车,坐的是到市内方问的车。这时老师会伸缩一下下巴暗示,说可能是旅店的女招待。是不是当然不敢肯定。有可能,老师。我每糢糊以对,可有一次意外地回说,也有可能是去教堂或佛庙。老师恩考了好一会,笑看说从好的方面去思考,其实是一些差劲的人做的事。我莫明地混看笑了。我是以为老师是当做吃饱助消化的笑料,我相信我有多少程度老师是知道的,就因为有他的程度才选我做他的继承者不是吗,在我们的世界里思索检点是最重要的。虽然老师当做笑料,选择从好的方面去恩考,是一些得过且过,劣根者的所为的评语是对的。有条理的思考不是为分辩好与坏,主要是为培训正确的恩维能力。

仰光燕子湖畔鸟瞰 

    老师退休后搬到附近郊区,和我还保持联系,大约三个月我会去见一次老师,升了教授责任也多了,有些事我不会轻易下决定,会去争取老师的帮忙。每见面要告辞时,会问是否还去车站哪边?其实应该问还到蓄水池堤上去散步没有,到水堤才能坐着望那车站的,现在老师的问话是车站比水堤的存在更重要。到过车站,老师。车站原样没变,还是有候车的人。不过,我刚升为教授,只单人一个孤单地去散步。一坐在那脑里有三分之二想的是工作,我这样回答了他。老师说他那时也是如此,他这样支持我。后又说了一个令人兴趣的事。一个人坐着发呆想问题会有一个不好的现像。普通的思想会幻成想像飞翔。成为想像就难以控制。想像不是思维。它没有界限的明确限制,就像去草地放牛,没有圈界它会跟着青草不断前去。所以一个人坐着进入想像中时,很难从想像境中摆脱出来,不管眼前看见什么,会视而不见忽略了眼前。老师说的确实如此。我成了教授后,傍晚每坐在堤上小排凳,有难以计数的想像在飞翔。期间得参加多种会议,更加多了须要思考的问题。有时除知晓有一个车站外没有更广的视觉。有时从排凳站起回家时才会想起车站是否还存在而回首注目,根据老师的吩咐,说傍晚散步最好叫个伴,两人交谈着可以抑制心猿意马是实在的。我将退休时选择了和我长期共同在水堤散步的徒弟为继承。有人当然会不高兴,不高兴也没办法,大家都是P,H,D,我选他比大家优越的条件,就是每天傍晚陪我散步。

    我傍晚散步有带雨伞的习惯,不管春夏冬季,为什么确也不知所以,我的学生从不问为什么要带伞,他住在离大学不远处,每到傍晚会坐在大学区篱外砖凳等我,有时未出发前会在砖凳处聊一会,然后才向水堤走去,到排凳坐下不久,就看见牵着一只大狗散步的人,他也准时不误,是位壮年。从我们面前经过时会微微顿道微笑。我们也微笑回礼。我对徒儿说,你将成为一个高级知识份了,一定会知道关心周边环境,现代能关心周围环境的少了。他从车站那边上来,可车站和他似乎没有关系,不在车站候车群的范围中。有一天找了一个籍口,你这只狗好壮呀!我对他这么说。他说这狗是他的伴,在欧洲时就养了的,带它回来机票花了三千美元,他回答说。大至和他唠了五分钟。他是一位退休大使。他出去之后我的徙儿说,他的大狗说是值五千美元,如果卖给老师,恐怕值不了这么高价,換成我可能免費都不要。师徒各自为自已的想法笑了。徒儿又说,看这退休大使,好像并没注意有个车站在这儿。我沉默思考好一会说,你怎这么笨,是位退休大使,有一个车站的存在并不是他须要知道的,只有发生第三次世界大战的事,才是他必须思虑的。我的徒儿笑着看天空飞过的雁群,可能联想起了“巴鲁”师徒的事。

    我退休返回家乡,过着安静的读书写作的生活。两个月会收到徒儿的来信。我的老师逝世前生病上了医院,我去探病吋在医院见到徒儿,也见那此尚末奉死神召唤的同僚,都是高级知识分子,因而眼镜片都超厚的,光禿的头,不光鲜的穿着。老师虽然颇显疲乏,但意识还清醒,说是清醒时清醒,昏迷时昏迷不醒。看见我他很是高兴,用脆弱的声音问:“车站还在吗?”其他的人当然不知所云,我和站在我身后的徒儿,当然知道所指为何。“也许还在,老师”。回答后赶紧回头向徒儿求援,他只援援地点头,当我回首想补说还在时,发现老师虽然乏力,但用微嗔的脸色看着我:“你说也许,是否升了教授,就再没去堤上散步了?”用带有点生气的口吻问我。“我退休已有一段时间了”。我向老师解释。这时他才诧异地关心地问,:“吗?”。我轻握徒儿的手臂拉到老师床前:“他是现任教授……老师”,这时他才点了点头。什么意思我不明白,徒儿还插了一句:“我都近退休了”。老师又点头微笑了。可能他是表示他了解,我这么想。待到将告辞时老师问:“车站还有人吗?”我的徒儿回答:“有的老师。车站重修得较为讲究已经裉久了,候车的人坐的凳子都有了,公车也都是新型的,以前那些旧车在路上已经不见了”。老师依然是微笑点头。最后,大家向老师握手告别,老师握着我的手问:“车站的人是到什么地去的?”我当然回答不了,回看我的徒儿,他也摇头示意。我也就坦坦白白地直说:“不知道,老师。有机会我会叫人去调查。”

    这是我和老师的最后一次见面,过六个月老师逝世,老师的丧礼从徒儿两个月一封的信中得到消息。送殡的队伍中有尚存活的知识分子,不来不成的亲人,还算哀荣。没人流泪,没流泪是没有可流泪的因素。以老师这般的年龄也该是归西之时,知识份子们都明白这路总要走而耐心地等待着的人……他这么写着。信尾有他已准备退休的字行。也有现在已选定,每到傍晚陪他到堤上散步的徒儿,做为他的接班人。如常我是不回信的,写也只是问些我感兴趣的,想知道的事。这次却马上给了他回信。二件事情,一是怕和他退休后断了联系。另一是我的老师问过我的问题还想问问他。哪时我曾许下过会去调查的诺言,后来就把这忘了。因此在我的回信中,你未退休之前,到水堤上散步时,去询问车站候车的旅客要到哪去?的问题。。这次等回信似乎比以往的久,也许是我心急,但不是,定期两个月的月底会到的信,这次超期一个月才收到。接到他的信我心里很是激动,信比平时的更厚,开阅时才知道之所以误了信期的原因,是因他为着退休做着准备,说这封是他做为教授给我写的最后一封,是和要承继他职位的徒儿从水堤上散步回来写的。

着落燕子湖畔的仰光大学礼堂 

    读了他的信在我心中激起一阵从未有过的激动。为什么,为那椿?说不准。控制着情绪继续读,在最后一页他这样写着,今天傍晚我和我徒儿到水堤去散步,是作为一个教授身份最后一趟,忆起了我和老帅的最后傍晚,那天老师也会回忆起和祖师爷散步的情景,我和我的徒坐定长椅时,心中悲喜交织,为什么可不知道,是悲吧心里好像有点喜悦?是喜吗好像有点自卑气馁,我的徒儿是个内向寡语者,明天他就将成为教授,他脸上看不出喜悦或悲伤的表情。我坐着望问车站的方问,车站已经不见了,有点惊心,就问我的徒儿:“车站搬到那儿去了?”他回峇:“就在过去的两个月前搬到那边去的。听说要变更路图,所以不在这儿设站。过去的两个月老师事务太忙,没时间到这边来”,他对我这么说。我总是忆起老师的信,也就问了他车站候车的人是要到哪儿去?他回答必定有他们各自的目的地。会去那儿可没办法给出一定的答案,给了我一个回答。我没对他表示任何意见,只望看原有车站的地点。稍长的沉默后他问,为什么老师想要知道,现在己没了车站的,以前候车的客人的事情。我说并不是我想问,是我的老师已逝世的师祖想知道的,叫我调查回复,所以才问你,我这样对他解释。我的徒儿没马上回答,稍后,“老师……对一处没了的车站,对一群不知到哪儿去的候车客人,去回答一位已逝世的人,有这个必要吗?”他问。我没作任何回答,只是自个儿思考着点头后我们就回了。走问大学方向时我对徒儿问了一个问题,“我和你春夏冬出来散步,我手中常有一把雨傘,你不想知道我为什么要拿这把雨伞?”他立即回说:“不想知道。世间的事无需我们都去关注”,他继续说。我把我手中的雨傘递给他,“给……你拿看,我能给你的东西只有这把伞”,他接过伞表现出異常高兴。用右手拿着伞柄,用力做甩伞的动作,走路的姿态就如完成了各种事情,得到了十分心满意足的样子。明天就要晋升教授的事也许都被忘了。

    阅毕徒儿的信,惦记师父的心好像轻松了许多。记起师父留给我的伞。向外望去,天空一片朦胧,出外遇上雨就会麻烦,自从把老师给我的伞交给我徒儿,就应该买一把新伞,我心里不曾嘀咕过,有一样是出门下雨天需要一把伞,只窝在家看外边下雨,自然湿不了我,如是这样,为什么要去买伞,其实我需要一把伞是理性的事实,实实在在有没有并不重要,不知车站的人要到哪儿去,并不是很重要的事情,不是吗?

本文网址:http://mhwmm.com/Ch/NewsView.asp?ID=33140
  网友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查看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姓名: *
内容: *
验证码: 点击输入框显示
 
 
  栏目列表    
  最新导读    
  简析菲律宾及附近海域的区位......2018-09-24
  印媒:中缅经济走廊减少北京对......2018-09-24
  千僧贺中秋:缅甸丹老观音寺送......2018-09-24
  中缅海上交通二千年2018-09-24
  今年中秋喜讯多(叶国治)2018-09-24
  两岸“分治”即将70年,用哪种......2018-09-24
  老、缅、越历任驻昆总领事访......2018-09-24
  中国文物专家将赴缅甸帮助修......2018-09-24
  广深港高铁今天正式开通!超多......2018-09-24
  关于中美贸易摩擦,你需要知道......2018-09-24
  瑞典电视台如此辱华,是可忍孰......2018-09-24
  热门文章    
  抗癌良药——优遁草(焕然 新加......2012-07-14
  史上最全榴莲品种介绍2017-07-15
  5种最天然最安全的染发法,一般......2015-02-16
  青木瓜泡茶治疗痛风2011-04-29
  椰子水是痛风者的救星(王净池供......2011-12-16
  习近平为什么修改任期制?2018-03-16
  阳台上种黄秋葵(治疗糖尿病偏方......2011-06-26
  在线申请缅甸电子旅游签证全过......2014-08-14
  在也门的美国人看见中国撤侨,哭......2015-04-08
  缅甸天然化妆品——黃香楝樹(雅......2012-07-21
  史上最全,缅甸地名中英文对照大......2014-06-22
友情链接
云南龙头科技有限公司   侨友网   缅甸之光   缅文镜报   缅华网的相册   中国华文教育网   仰光天气预报   缅华文化网资料库   国家汉办   厦门大学海外教育学院   网络孔子学院   华侨大学华文学院   云南大学   暨南大学华文学院   中国驻缅甸大使馆   中国驻曼德勒总领馆   中国驻缅甸使馆经济商务参赞处   缅甸联邦驻华大使馆   伊水南流   国际在线缅文网   中国人-在线工具   缅甸金凤凰中文网   凤凰网   中国侨网   新华网   缅甸华文文学网   《汉语》初中版多媒体教学资源包   中国新闻网   缅甸《十一新闻周刊》   缅甸时报周刊   缅甸黄页   缅甸中文网   美国南加州缅华网   印度华人论坛   中华精忠慈善基金会有限公司   委国新闻网   农历网   胞波资讯网   新华社缅文版   香港镜报   般若人生   云南舆情网   中国云南国际文化交流中心   全球华侨华人网   北京私家侦探   《胞波》缅文报   云侨网(中英泰缅四语)   柬埔寨柬单网   缅甸平台myanmaplatform   缅甸报刊下载Myanmar Newspaper   越华网   医学微观  
 
 
 
联系我们
电话:095-1-388225
邮箱:mhwmm.com@gmail.com
 
 
其它相关
缅华企业
今日视频
智语共享
 
 
关于我们
企业文化
商家入驻
广告合作
反馈建议
最新留言
 
 
版权所有 缅华网   苏ICP备11007827号
建议使用IE6.0以上 1440*900及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站 E-MAIL: 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