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站内搜索:
您当前位置:首页>> 缅华文苑 >>内容页> 
 
缅甸短篇小说:不能隐瞒的事实(丘文 译)
发布时间:2018.10.02 来源:缅华网 浏览次数: 所属栏目: 缅华文苑

作者:貌温那 译者:丘

(一)

在与时俱进的科学世界,该如何去适应生活呀!


(二)

    昨晚读书写字至到深夜,晚上阅书多有蚊虫的攻击,本想点焚驱蚊药,可是,驱蚊药卷,驱蚊药柱,都渗有些许化学元素,一卷驱蚊药点燃后释出的烟,如果全部吸进体内,就像一时吸了二百支香烟的烟闯入体内。(都这么说的。)

    因而,只好拿起叫做马尾的(其实是不知哪种动物尾巴毛贴上的)扇子,东搧西摇地了。

    蚊子这东西,和尔克达和塔利邦一样,一不注意,有机会就会施以袭击。

    如用杀蚊喷雾剂,对蚊子的杀伤更甚,于由自已呼吸器官,吸入的这此雾霾,而致自寻死路。有如二次大战接近结束时,日本人的切腹自杀。

    所以只好用马尾扇搧驱的方法,至到夜深时才上床。(虽然健康知识有要有充足的睡眠的指导。)


    早晨起床已是九时,洗脸,这也由于习惯,并未想到是身心的清洁。可在洗脸时曾思量过,这洗脸水清不清洁的问题,是呀!从小我就有洗脸时用水净眼的习惯。这水不洁,可能为害眼晴。我的眼晴已经严重斜视,医生曾告诉我,视觉生朦的话,可以配载高度的老人眼镜,眼球倾斜到一百八十度已是极限。(焦点倾斜的往往也到极限。)

    正要准备漱洗眼晴,看了看水喉头流出的水,清晰得很,地下水井和雨水混和的蓄水池流下的,可能不会有大问题。可那塑料水管能够放心吗?没办法,适量也许无大害,下决心后用水漱洗了眼晴,漱口,自从牙膏里渗了色料,就不再用它刷牙了,不知到底是些什么染料?用盐漱口。(祖父母们用盐漱口活到八十余牙齿都没缺过。)擦净脸,呵……毛巾干净吗?没洗已一周,没关系。

    我家每人有一条脸巾,自家的菌可能会相融的。

    走出大门要去茶店,瓦梭天炎阳当空,不是有日间是“瓦梭”缅历四月,晚间是“璧多”缅历十月,之说。

    医生吩咐过,在炎暑天出门要撑银色的伞,因为我的工作是在暑阳底奔走的工作,五十多年炎阳下工作皮肤自然会被炙伤,那是因紫外线所至,皮肤上生了些擦伤的疮疤去给医生检查,给了药后限令没带遮伞不准到阳光底下。

    不怎么要紧,下决心还是在炎阳下走向茶店。

    叫了一杯红奶茶。

    又进入了思索……茶叶有染色,奶汁为能持久,渗有卡笨“煤素”和梭底仰“盐钠素”,糖要漂白需要漂白剂。

    但是……都是著名的注册的茶叶大公司和炼奶公司制造的。而且经常喝的茶店。

    喝了奶茶,以前早上还吃半生不熟的鸡蛋,后来有了鸡瘟鸟瘟,就不敢吃半生不熟的了。想着就吃饼吧!甩饼,三角煎是有的,油又成了问题,听说连棕榈油都渗东渗西,还有因是雨天可能被苍蝇沾过,泻肚子就麻烦了。碎饼是不错,但听说多有纳,算了,不吃了!

    喝了一二口奶茶,抽了一二口草烟。唉……草烟会伤害肺,肝,会患癌,好多朋友劝我戒烟,是要戒烟。可是,这只是草烟,吸一二口不会碍事,自我开脱,为自已找寻理由。还有在仰光这个大城市,像草烟喷出烟雾的工厂,工坊,汽车,化工厂很多,它们喷出的烟已满满的了,就是不吸草烟,这此烟也早已吸进体内,糟得很!

    从奶茶店回来,一辆大汽车喷着滚滚的尾气,还好已经有好多大汽车改成了天然气动力。

    横过车站时不得不用手掩着自己的鼻子,据说世界流行性感冒是在人多之处传播的。

    口罩只是手术室的专用品,对不对呢?不管怎样至少可以得到最低的防卫,比如用手巾掩着鼻子也不错。因而想起少年时用手中围着半脸叫哴着“苏罗!”“瑞巴”地耍玩,在大众广庭用手巾围遮半个脸庞并不文雅,只能准备一条手巾过场时盖掩一下鼻子。买条手巾准备着吧!

    路边有难以计数的废用塑料袋,不知是那个家伙发明的,这家伙应被世界法庭提诉,判他个死刑,最少也得终身间禁,为这塑料碰到多少困难。“反对塑料,反对资本主义!”,不管有没有关系,都想高喊几句。


(三)

    到家找报纸,还没送到,从小早上读报已养成习惯,以前报纸最迟在晨六时七时就会送到,视今要在十点十一点才到,早晨如不看看报就感到好像缺了点代么?这习惯要改。(由他说不符时代也吧!晚上才看报。)

    听到屋前有吵什声音。

    我内人屋前的小摊,因为没有零钱找,顾客在那发啰嗦。不吃糖丸,不抽烟,不吃酸果包,最后以炒扁豆解决了问题。

    百钞,五十面额钞票都贴满“舍罗得”透明胶布,粘得乱七八糟,不见原貌,这些钱经过了千万人的手。

    “要拿零碎钱要载手夽。”我曾给内人出过伟大的主意。“哦……麻烦!”她回答。

    拿起桌上的一本杂志,泛起一阵灰尘,住在大街边,大街上吹来的灰尘全家都是,弹一下书上的尘埃翻阅,全球气候变暖,玻璃屋效应,健康教育,非常全面,很难如是教导执行,种种创新模式,不胜其数。

    为化妆品和新潮服装所要的消费,不如用在和健康适合的吃和穿上,不是更为有益,曾有过这样宏伟的想法。(谁会附和呢?)

    侄女由市场回来,正在料理鱼只。有一说因为水污染,水族类都中了毒。

    侄女儿受伤“理好鱼要把手洗清洁。”好为人师一次。

    蔬菜类的也无限制地用化学肥料,不是很妥当,但不吃蔬莱要去吃什么?

    “蔬菜要煮得熟透才吃!”给了伊们一个指示。


(四)

    幼儿进屋,不知从何处回来?

    “孩子,今天不上学位论文指导班吗?”

    “感冒流鼻涕了,打喷嚏没去上。”

    “还打喷嚏吗?”

    “没了!”

    “明天去上!”

    “明天周末,没开班。”

    “星期一去,拿手巾去。”

    “是了!”

    (虽然说是了!可不一定会去上课。)

    这些家伙难训,我们那个时候能上大学多高兴了!到他们这时代,是否上大学不快乐? 学习学问,又可把妹。不了解他们的时代,算了……。


    报纸到了,看了,河富汗和伊朗有爆炸,还好,在缅甸没有美国驻军。没有自杀式炸弹。

    看讣闻栏里有没有熟人的消息。

    看见年纪轻轻就殒没的,就是这样呀!用世事无常自我安慰。


    可以吃饭了!

    钦蒙叶(洋麻酸菜)莱肴,煮太熟成了糊,鱼馔却太干涸,因为对食油不放心,曾吩咐少用,笳子水煮还差不多,蘸着鱼酱吃,哦,听说鱼酱也上染料,辣椒发霉不可食,会罗上癌症,只好用点鱼酱了以解馋。

    味精常是蒙了头脸进来,在味精里有会引生高血压,心脏病的元素。

    “不要用味精!”吩咐过家里的,用盐,听说多圤也会高血压。

    那么,就用豆酱油吧,也说酱油中亦参有不三不四的东西。

    当然,还得吃完一盘饭,呃……米……。电视里大事宣传那化学肥料,辽阔的缅甸大地是不是己被这些化学肥料复盖了。

    参加大学入学考试时,选修科曾选修农科,最好的肥料是牛粪,植物腐叶天然肥料,化学肥料应在需要时有节制地使用,天然肥料的供应能满足需求吗?化肥是不是按照需要节制地使用,除虫药是否按指示使用,据说这除虫药能在蔬果中留存三天。

    从市场买回蔬果,要放好三天,三天要存放在冰箱里,然后才可以食用。各种食物要储放在摄氏四度的冰箱。

    嗯……米是旧米,不会有大问题。同时是闷到水涸,煮得熟透闷透。饭是要吃的,最好还是相信缅甸农民吧。吃了饭喝那么多清茶,听说茶叶也染有颜色,有适当的茶色,苦口的味道,就得放心。没喝到“彬弄”好茶叶旷日已久,清涩涩,黄澄澄,苦甘甘。以前把茶叶放进滚沸的水,发现色泽泛红,就会把它倒去。现在十拔一包的茶叶要“一千五百”块,不舍得倒呀!稍微泛红,稍为苦涩也无所谓,稍为调整自已的心理,不就可以了。


(五)

    放下正在阅读的书,决定写一段文章,拿起纸和笔。唉……今天上午复印机店缺电,用小型发电机复印不理想,因而要写就像以前垫上一张复写纸较好。

    抽出复写纸,因为是碳素化学纸,可能是用木碳粉以化学手段制造的,复写纸发出一种味,触及时有粘粘糊糊感觉,要洗手,噢……这么一点不会伤人,写好再洗不迟。坐下准备写,打开逆变器,蓄电池在客厅一角,电池稀硫酸,为防干涸还得定时放蒸镏水,打开蓄电池各小格的盖用手电照看,蒸镏水未曾干涸,味道呛人赶紧盖好盖。

    大约在十多年前,一位朋友的小儿子,也这样检视蓄电池有没有少了稀硫酸,是用蜡烛去看,硫酸关闭在里头自然会有气体,结果酿成蓄电池爆炸。

    运气好那蓄电池放在桌子底,并没伤到他的睑。只是伤了胸以下的部位,送了医院延医,医生们细心地检出那蓄电池的碎片,当然会留下疤痕。

    没生命危险已是好运,听说一月这些事故而提醒家人,在蓄电池旁,在厨房天然气缸边,完全禁用火柴,蜡烛。为更放心加上不准点蜡烛的命令。对这内人可提出严重抗议。在她的小摊如逆变器电力不足,必定要点蜡烛。对生活具有支撑的小摊,不得不给予了赦免。(重新修改命令呵!)

    打开逆变器的电阀,准备开始写作。

    突地想起一件事。十天前抽水机马达电线短路。

    直到深夜电力充足正写着时,不知是否区里所有的抽水机同时关闭,电力突然上升,抽水机发热电线就短路。一时措手不及,赶着去关总电阀,大儿子醒来。

    短路处发浓烟,大儿子用纱笼蘸了水盖息了。全家醒来忙个不可开交。放下总开关,用手电筒照看,分开短路的电线,用绝缘胶带重新捆好电线,放下总开关阀门,等着看了一下,最后,下了决定,今晚放下电阀,不写作了,拿手电筒进了寝室,睡觉。

    三,四天才请到电机师父,他也实在忙,区里重要的这家哪家优先,买需要的电器材料,重新接线,装保险阀,就这样仅有的三万块报消了。这还是用了家以前买的新电线。不然报销会更巨。要感谢那位电工师父。拉电线是必须在行的人才可以操作,不是吗!触电是会死人的。线路短路会发生火灾,要非常注意才能平安无事。听说曼德勒和毛淡棉大市场火灾就是线路短路引起的。


    不能费尽心机,深思焦虑。还得写作,想到要写,可从何写起,怎样写?不知道。

    “写作不像炸“巴牙叫”(印度油炸马豆饼)。“记起吴巴迎老师说过。这话说给内人听,内人说……

    “你以为油炸“巴牙叫”容易呀!先试试在碳炉起火,马豆要泡一晚上的水,油不能过多,少也不行,试切切葱头薄片。

    被她一阵抢白的情况也在记忆中。

    无法写作想到应该去冲凉,今天晴天。

    内人洗了蚊帐、被子、晒着太阳。是呀,因雨天潮湿,注意到被盖都泛看微微的霉味。

    风雨晦涩的季节里细菌最能适存,趁天晴洗衣物妻子做对了,她当然不会去思考什么细菌之类的问题,是在适当的时间做了适当的应该做的事。这很好!那些“抢那也闹力”学家真多事,什么“败纳”细菌,“箩底拜奥直”霉,“倒信”。


(六)

    进了浴室,铺在石板上的木板滑滑地,怕石板滑跌倒,铺了木板,反而跌在木板上就麻烦了,要用铁刷刷木板后晒晒太阳。

    “冲浴前要先喝一杯水。”妈的教导至今还记得。浴后出来从饮水锅舀了一杯水喝了。

    祖辈的教导还有,要喝一口自已准备冲浴的水,不管你到了个地方,初到时一定要喝一杯或一口当地的水,前辈们大概知道自身防御和习俗冶疗的传统。

    现在可不能随时乱喝了,全世界都上了毒。唉……所谓蒸馏水(纯净水)也不可放心,塑料瓶矿泉水刚问世,曾经拿了一瓶加盖的放于佛龛上,不久就见有沉淀物,从那开始不再相信纯净水了。照常如小时喝惯了从和尚庙水井里汲取放在水锅里的水。但出旅时无可奈何还得喝纯净水。

    曾到一个区听说这样的事。

    丛密茂盛的酸果树下,常见到的村里那洁凉水架,多么怀念哟!


    喝一杯水后冲凉,肥皂太香,泡沬很多,香水和碱过多,皮肤因太阳晒灼不舒服,再碰上这香水和氢氧化纳,可能会有灾难。

    用少许肥皂。冲好凉出来——

    “冲浴那么快?”内人问。“给看!”说着按着擦了擦,污垢还没去完。

    “这是洗澡吗?”内人高声谴责,不想给解释肥皂的事。

    “全世界都用肥皂。”等左右话长。

    “会再重洗一次!”少话息事宁人,就这争取了和平。

    我小时候说是全身尘垢,大婶曾用椰鬃擦洗我全身,这记忆尤在。和肮脏异常的塑料刷子比较,椰鬃还是好一点。

    双脚掌互搓着冼了,要找椰鬃不是容易的事。

    那一年曾见到丝瓜瓤,还拿几个放在了冲凉房。丝瓜瓤对普通细菌具有威胁力。现在丝瓜裹瓜绝种了,这么就不会再有繁什纠缠不清的事,心里自我寻找了安慰。

 

(七)

    坐下准备写作,可脑中一片空白,思维不敏捷了,是呀!当然怎能如以前好,细胞慢慢在退化坏损都是这么说的,可能,“哦!无常!”,借佛理摆脱。

    坐久累了起来走步,一天最少要徒步一里路。

    一里路说是有五千二百八十尺,一步平均约一尺半,那么,一里路会有多少步,三尺一丈,一丈是两步,哈……算起来够烦的,头脑也不善于计数了。

    在家里走步要走足一里路须走多久,不知道。

    欸……听说一个人依常速走的话,一小时可达四里之遥,这样的话走十五分钟就是一里啰。可步子大小没法确定,因而,多多少少就走二十分钟,想着就在房子里来回走。

    什么时间那一分钟开始没记好,所以到什么时候满二十分钟已无法读准,不管了再等一刻,一包槟榔嚼细的工夫,嗯……随性地走比较舒服。

    正走步门前大路上一辆大车嘶吼着驶了过去,洋灰地板都颤抖,说喧吵声也有碍健康,瑞士一群住在飞机场附近的人,认为飞机的吵杂声损碍了他们的健康,向机场和飞机公司提诉,谁赢谁输不知道,只听说得到赔赏。

    要向当局提议对那些尾气管排放滚滚烟尾的汽车采取限制,因为不知通属于哪个机关管辖,所以也不知应该向谁提议。用小小的头脑去作建议不可能会有效果。

    不想生活在吵杂喧闹中,得搬到那郊外新区去住,哦……郊外新区听说多长虫,在昏黑中如果被蛇咬就糟了,郊外新区离市中心远,有事要找诊所医院,不能及时就到。不行呀!不如躲到屋后园中,吵杂声可能低些。

    住楼房的就糟,无处可逃。庆幸自已尚有一点余地,想尽办法自慰。

    路走多了就想躺下。

    想躺在木榻上,可那里已被洗涤好准备烫熨的衣服堆占领。

    早已有在洋灰地板上铺上企口木板的打算。

    懒懒散散,拖拖沓沓至今未曾铺上,前时期因巧遇问了一下企口板的价钱,国内用硬木板十尺方大约要十万。这还不包括框,托梁,横条。

    要铺企口板不如买双木屐来穿可好,这脑子就会萌这种好主意。不很坏呀!

    想躺就躺在双人座的旧藤椅上,双脚是得崛着,这也可以。

    想起还是要写写东西。坐下了,脑里什么也没出现,已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不可能。


    思虑重重,哪也不如意,这也不高兴,哪挂心,这担忧,疯疯癫癫地胡思乱想,坐下站起,漫无目的,怎能写得出东西。

    就这么到了下午,五时电源复来,内人准备熨烫衣物,为在熨衣物时看,打开了电视机。

    今天已不可能写作了。

    因为趁来电时,连续剧会不断上机,一直到十时半,可能剧剧连续。今晚是十一时断电的日子。

    一天只能在晨时看一小时,晚上看一小时电视,那些学者说的,红,绿,蓝颜色有伤害脑神经和感官神经的可能,这也告诉过内人,内人却说:

    “趁着电来才能看,非看不可,中间断了的段落,还得用自已的想象去连接,你那些学者就像你疯疯癫癫。”

    因此,什么也不说了!想看就让她看,头昏的话给她吃缅补血药或糖。

    今天写不了东西了!

    就这么随遇而安会好些。

    种种适宜解释的佛经经典都曾出过版。

    嘿……嘿……。

2009年10月“茄良”月刊


本文网址:http://mhwmm.com/Ch/NewsView.asp?ID=33882
  网友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查看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姓名: *
内容: *
验证码: 点击输入框显示
 
 
  栏目列表    
  最新导读    
  缅甸平台网:漫谈水库大坝安全......2018-12-15
  第19届东南亚大学生运动会在......2018-12-15
  实皆省茵都基湖地区发现一种......2018-12-15
  《叶绿色槟榔高脚盘》短篇之......2018-12-15
  公路(朱徐佳)2018-12-15
  “我们从未这样孤独”2018-12-15
  终于反击了!加拿大70亿飞机订......2018-12-15
  深圳厂商声援华为:员工买iPh......2018-12-15
  政府急于解决监管问题 欧洲公......2018-12-15
  缅币稳定央行买入美元 试图提......2018-12-15
  政府考虑起草新网络法2018-12-15
  热门文章    
  抗癌良药——优遁草(焕然 新加......2012-07-14
  史上最全榴莲品种介绍2017-07-15
  5种最天然最安全的染发法,一般......2015-02-16
  青木瓜泡茶治疗痛风2011-04-29
  椰子水是痛风者的救星(王净池供......2011-12-16
  习近平为什么修改任期制?2018-03-16
  阳台上种黄秋葵(治疗糖尿病偏方......2011-06-26
  在也门的美国人看见中国撤侨,哭......2015-04-08
  在线申请缅甸电子旅游签证全过......2014-08-14
  缅甸天然化妆品——黃香楝樹(雅......2012-07-21
  史上最全,缅甸地名中英文对照大......2014-06-22
友情链接
云南龙头科技有限公司   侨友网   缅甸之光   缅文镜报   缅华网的相册   中国华文教育网   仰光天气预报   缅华文化网资料库   国家汉办   厦门大学海外教育学院   网络孔子学院   华侨大学华文学院   云南大学   暨南大学华文学院   中国驻缅甸大使馆   中国驻曼德勒总领馆   中国驻缅甸使馆经济商务参赞处   缅甸联邦驻华大使馆   伊水南流   国际在线缅文网   中国人-在线工具   缅甸金凤凰中文网   凤凰网   中国侨网   新华网   缅甸华文文学网   《汉语》初中版多媒体教学资源包   中国新闻网   缅甸《十一新闻周刊》   缅甸时报周刊   缅甸黄页   缅甸中文网   美国南加州缅华网   印度华人论坛   中华精忠慈善基金会有限公司   委国新闻网   农历网   胞波资讯网   新华社缅文版   香港镜报   般若人生   云南舆情网   中国云南国际文化交流中心   全球华侨华人网   北京私家侦探   《胞波》缅文报   云侨网(中英泰缅四语)   柬埔寨柬单网   缅甸平台myanmaplatform   缅甸报刊下载Myanmar Newspaper   越华网   医学微观   马鞍山气象网   仰光天气预报   今天文学吧  
 
 
 
联系我们
电话:095-1-388225
邮箱:mhwmm.com@gmail.com
 
 
其它相关
缅华企业
今日视频
智语共享
 
 
关于我们
企业文化
商家入驻
广告合作
反馈建议
最新留言
 
 
版权所有 缅华网   苏ICP备11007827号
建议使用IE6.0以上 1440*900及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站 E-MAIL: 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