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站内搜索:
您当前位置:首页>> 缅甸旅游 >>内容页> 
 
缅甸岁月:曼德勒山
发布时间:2018.10.09 来源:石板书 胞波网 浏览次数: 所属栏目: 缅甸旅游

作者:石板书

太多的陌生感和新奇感会使人的精神失去依托。——萨曼·鲁西迪《佛罗伦萨的神女》

自山脚至山顶的阶梯路不是笔直通透的,中间拐好几道弯,穿越好几座类似寺院大殿的宽敞建筑——当然,还得光着脚提着鞋。下山时,我才意识到这大可不必,因为要原路返回。山顶主殿的四周,是一圈铺着方形瓷砖的露台。外围的栏杆边,大殿的檐下,皆是人头攒动。

曼德勒山在市区的东北角傲视这座尘土漫天的城市,一眼望去浓郁厚重如棉花糖的绿色将方方正正的旧皇城遮掩,护城河的宽阔水面变成了零碎的一片片。已经是雨季的第二周了,南方传来热带气旋过境的消息,又是安达曼海,也罢也罢。到了傍晚,一层层浅铅灰色的云会在十分钟内填满天空,不时带来一场暴雨。孩子们抓着栏杆叽叽喳喳,穿着深红色僧袍的小沙弥(或是年轻僧侣)不是已经在开始一场对话,就是在寻找下一次对话的机会。 这些对话,对于锻炼英语的价值,我是有所怀疑的;但至少它们提供了一个窗口,让他们得以更好地了解外面的世界,也让他们有机会展示本地生活——尽管媒体审查已经取消,也没有网络防火墙作梗(每个年轻人都在用脸书),但和一个局外人面对面讲述自己的感触(对当下的体验或对未来的担忧),依旧是稀有的经验和难得的特权。

当旅行接近终点,新鲜感被逐渐习得的熟悉感所取代,与路人落入俗套的老生常谈,我会厌倦当前所在的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躲避与他人的接触。在曼德勒的倒数第二天,一大早在咖啡馆没开门之前,我就抵达了,只好坐在护城河边的椅子上望着打捞水草的铁皮船。这家叫做Café City的店是曼德勒最舒适的咖啡馆了,它是一幢低矮狭长的建筑,沿街匍匐。从对面看去,有点像被截了下肢的长屋,给人一种稍稍压抑的感觉。可坐在里面靠窗的皮质座椅上,望着外面在烈日下来往的摩托车,不禁为自己当前享有的感到庆幸。到了中午,侍者会将绿色的百叶窗拉下,窗子与遮阳篷共同构成了一道屏障,将世间的纷扰和时间的流逝隔离在外。只有漏进来的一条条光线,还在不时提醒我身在何方——不是仰光,不是孟眉,而是热带气旋永远抵达不了的曼德勒。伴我度过那个上午的,是Emma Larkin的No Bad News for the King(这本书还没有中文版,也许永远不会有;我愿意把它翻译为《报告国王,没有坏消息!》)。在这本以热带气旋纳尔吉斯(Nargis在乌尔都语中意为“水仙花”)为主题的调查报告中,作者记录了灾后民众的苦难,以及政府的冷漠。在谈到停泊在近海的美国军舰早已准备好提供救援时,作者说也许军政府害怕可能的外国入侵;但当地民众的眼眶已然湿润——他们多么期盼那样的入侵啊。

抵达山顶已是下午六点,离日落不到半个小时。我靠墙坐在地上,听着围坐在一根廊柱下的三个人聊天。较为年轻的一个本地人说,“我们的政府很糟糕。”一个老外问:“你在公共场合说这些话安全吗?”年轻人回答:“现在没问题,但在过去是无法想象的。”他们还谈到了这个国家的社会保障情况,以及年轻人自己最关心的教育。此刻的山顶变成了一个临时茶馆,而那个年轻人则已完成了从茶童到茶客的身份转变。喝茶是缅甸人日常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一般茶馆凌晨四点开门,其光亮和声响承担着唤醒者的角色——无论是在城市还是乡间。作为社交中心的茶馆的重要性自不待言,但在过去四十载,茶馆是一个凶险的地方。军政府安插了很多间谍,他们在茶馆潜伏,意在抓捕任何敢直抒胸臆的异见人士。

毛姆在他关于东南亚的游记《客厅里的绅士》(The Gentleman in the Parlour)中提到了曼德勒,它当时还被认为是苏伊士运河以东广大东方的都城。吉卜林从未去过曼德勒,却也能以无比的热情想象前往曼德勒的旅程。然而浪漫的文字无法掩盖残酷的事实——以东方的标准来看,曼德勒是个太过年轻的城市(始建于1857年2月13日,佛教历二四零零年),与任何东方文明的传统,甚至缅甸的传统,都没有太多联系。这座城市的建立,可能只是由于敏东王心血来潮,决定去实现一个不可靠的预言,想必他身边也有一个备受宠幸、满脑子奇想的星相学家吧。

在瓦城[注1]的最后一个傍晚,我又来到山顶,在被乌云遮掩的绵软无力的落日余晖的轻抚下,浏览下面一片片的绿色。浑浊的伊洛瓦底在大地上切开一道不平整的伤疤;雨季刚开始,水位还很浅,连居住在这里多年的人也弄不清楚那一垒褐土包究竟是河岸,还是水中的一个小岛。此刻,喧嚣的汽车喇叭声和弥漫的尘土,已经褪为来自昨日世界的遥远记忆。站在我左边、长得像弥勒佛的盛善也和我一样,在把着栏杆听风。

“有时候,当我受不了这里糟糕的交通时,我会去机场玩。”

“机场?”

“是啊,那条去机场的路。很宽敞,车也很少,在那条路上兜风很舒服。马路两边还有很多花花草草。你有印象吗?”

“我不记得了。不过明天我去机场的时候,会留意一下的。你是骑摩托车兜风?”

“不一定。有时候,我会坐朋友的汽车。那种自由自在的感觉,你懂的。”

盛善是我在旅途中认识的诸多陌生人中的一个;在某个瞬间,他们的生活与我的交织,我们共享过一段时光,然后各自上路,再也不会相见。若是在十年前,我会毫无犹豫地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但如今已失去了这种冲动——因为我觉得在未来不会有什么值得进一步交流的东西,毕竟大家的日常生活都乏善可陈,最精彩的旅途奇遇已被我们甩在身后。盛善喜欢爬曼德勒山,因此也结识了另外几个志同道合者。那个小团体的五六个成员爬山真的只是为了爬山;我不是说他们对外人完全不感兴趣,那只是他们日常活动的副产品。他们并不急着展示自己的生活,对我的背景也有足够的兴趣。他们的问题有时很直接,而不是从头到尾大而无当地讲述一些政治、文化、宗教冲突相关的话题(虽然他们还是提到了罗兴亚人,但点到则止),有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在与他们聊天的过程中,我感受到了在这一代年轻人中,政治的议题开始退场,个人生活的重要性正在凸显。无论是Insein监狱(在曼德勒一家便利店里,我买到一种原产地在Insein的苏打水——这是我个人朝圣的一种方式),还是昂山素季,他们都显得兴致缺缺。

这几个刚二十出头的小伙子都是曼德勒本地人,都还没有成婚的打算,已经符合大龄标准(缅甸男性的结婚年龄中位数是24.5岁[注2])的他们甚至不想去考虑一下这个问题。其中个子最小、最年轻的内温是唯一一个有女友的,不过她远在密支那,从曼德勒去那坐火车需要十九个小时。考虑到缅甸铁路系统极不可靠的服务,再晚点个十九个小时都有可能。内温的女友来自仰光,他们在曼德勒相识,接着她觅到了一个密支那的政府职位,为期两年。另一个曾去过缅甸北部并成功偷渡去过腾冲的小伙子一直在鼓励他:“要不你搬去密支那吧!在那边找一份工作,既然你没有继续上学的打算。”内温则站在那里,在我们的怂恿之下,显得既害羞又不安。

如果说关于内温的感情问题,其中更多的是调侃,一种昆德拉描述过的“温柔的赞赏”,那关于盛善的个人生活,身边几个人就并不太能理解了。盛善是他们当中年龄最大的一个,已经有二十八岁。他的父亲是本地一个成功的商人,因此家道殷实。自曼德勒大学毕业之后,盛善一直在寻求国外留学的机会,要么是曼谷,要么是墨尔本。等待是漫长而令人心焦的过程,但所有缅甸人都已经习惯了在等待中自我修行。如果长途车凌晨抛锚在某个不知名的角落,乘客会在长叹一声后接着去找最近的茶馆;如果大中午在皇城边的摩托车师傅拉不到乘客,他们就会躲在树荫下看书,或者干脆躺平在人行道上。Ma Thida博士在监狱中等待缅甸民主希望的日子里,在禁闭独处的时光中,修炼了自己的冥想功夫。而盛善在过去一年中消磨时光的方式,则是每天傍晚来爬山,买一些吃的,喂食这边的流浪狗。

站在山顶上,盛善以本地人特有的自豪感向我介绍这座城市:这里是大学,那儿是监狱,在远处有一个体育场,是他曾经看缅甸国家足球队比赛的地方。我感觉,他虽然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那是多少缅甸人半个世纪以来梦寐以求的(在英国殖民时代,缅甸一度是全球最大的稻米出口国)——但也面临着太多不确定性。他问我去国外上学是不是个好主意。我给出了一个既外交辞令式又无比真诚的回答:“我不知道。每个人都不一样,这完全取决于你自己。”

**************************************************************************************

只点缀着几颗星的夜幕吞没了城市,山顶上只剩下盛善、腾冲先生和我。他们两人就选择下山线路争执了一阵,最后决定在半山腰分手。在下山的过程中,那些流浪狗看到盛善就开始撒欢,往他身上跳——似乎这里的每一条狗都认识他。盛善和我说,“你知不知道几天前台湾合法化了同性婚姻?是亚洲的第一个。”他问我怎么看待同性恋,我说这是个人权利。他似乎从我的答案中找到了一丝慰藉,我也感觉到在他的游离和坚毅中可能有着另外一个难以启齿的原因(缅甸著名的LGBT权利活动家Aung Myo Min说过,缅甸的LGBT群体不得不“在挣扎中挣扎”[注3])。在挥手告别前,盛善和我之间达成了某种共识。我则希望,待到我明年某个时刻回到曼德勒,再一次登上曼德勒山顶,不想再看见他。在这种期望下,我居然发现自己最关心的是那群流浪狗。

“你走了之后,那些流浪狗该怎么办?”

“经常来喂狗的不止我一个人,它们会好好地活下去的。”

[注1] 缅甸华侨称曼德勒为“瓦城”,因其靠近缅甸数个王朝的故都阿瓦。

[注2] Myanmar: 2015-16 Demographic and Health Survey Key Findings, USAID and 3MDG

[注3] LGBT rights: ‘A struggle within the struggle’, Myanmar Times, Feb. 2nd, 2016

本文网址:http://mhwmm.com/Ch/NewsView.asp?ID=33983
  网友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查看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姓名: *
内容: *
验证码: 点击输入框显示
 
 
  栏目列表    
  最新导读    
  缅甸建先进冷库果仓,为了存放......2018-12-18
  昂山素季招商引资取得突出成......2018-12-18
  何故?缅甸贸易司宣布暂停从中......2018-12-18
  驻缅甸大使洪亮会见缅甸自然......2018-12-18
  驻缅甸大使洪亮会见缅甸劳工......2018-12-18
  驻缅甸大使洪亮会见缅甸投资......2018-12-18
  洪亮大使出席第10届大湄公河......2018-12-18
  民盟政府要拼经济了吗?2018-12-18
  “只有消除腐败,国外投资才会......2018-12-18
  我的德州之旅(汤琼秀)2018-12-18
  缅甸中华文化之盛会——出席......2018-12-18
  热门文章    
  抗癌良药——优遁草(焕然 新加......2012-07-14
  史上最全榴莲品种介绍2017-07-15
  5种最天然最安全的染发法,一般......2015-02-16
  青木瓜泡茶治疗痛风2011-04-29
  椰子水是痛风者的救星(王净池供......2011-12-16
  习近平为什么修改任期制?2018-03-16
  阳台上种黄秋葵(治疗糖尿病偏方......2011-06-26
  在也门的美国人看见中国撤侨,哭......2015-04-08
  在线申请缅甸电子旅游签证全过......2014-08-14
  缅甸天然化妆品——黃香楝樹(雅......2012-07-21
  史上最全,缅甸地名中英文对照大......2014-06-22
友情链接
云南龙头科技有限公司   侨友网   缅甸之光   缅文镜报   缅华网的相册   中国华文教育网   仰光天气预报   缅华文化网资料库   国家汉办   厦门大学海外教育学院   网络孔子学院   华侨大学华文学院   云南大学   暨南大学华文学院   中国驻缅甸大使馆   中国驻曼德勒总领馆   中国驻缅甸使馆经济商务参赞处   缅甸联邦驻华大使馆   伊水南流   国际在线缅文网   中国人-在线工具   缅甸金凤凰中文网   凤凰网   中国侨网   新华网   缅甸华文文学网   《汉语》初中版多媒体教学资源包   中国新闻网   缅甸《十一新闻周刊》   缅甸时报周刊   缅甸黄页   缅甸中文网   美国南加州缅华网   印度华人论坛   中华精忠慈善基金会有限公司   委国新闻网   农历网   胞波资讯网   新华社缅文版   香港镜报   般若人生   云南舆情网   中国云南国际文化交流中心   全球华侨华人网   北京私家侦探   《胞波》缅文报   云侨网(中英泰缅四语)   柬埔寨柬单网   缅甸平台myanmaplatform   缅甸报刊下载Myanmar Newspaper   越华网   医学微观   马鞍山气象网   仰光天气预报   今天文学吧  
 
 
 
联系我们
电话:095-1-388225
邮箱:mhwmm.com@gmail.com
 
 
其它相关
缅华企业
今日视频
智语共享
 
 
关于我们
企业文化
商家入驻
广告合作
反馈建议
最新留言
 
 
版权所有 缅华网   苏ICP备11007827号
建议使用IE6.0以上 1440*900及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站 E-MAIL: 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