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站内搜索:
您当前位置:首页>> 缅华文苑 >>内容页> 
 
《叶绿色槟榔高脚盘》短篇之四【捕鸟人】(丘文译)
发布时间:2018.11.19 来源:缅华网 浏览次数: 所属栏目: 缅华文苑

作者:钦钦都 译者:丘

(一)

    他的名叫哥名阵。颧骨外展,薄咀唇,红发,身体壮硕,脚上经常穿一双大鞋。纱笼惯穿至膝上,从不穿上衣,会在肩上斜挂一条纱笼。

    他的工作是设捕具捕鸟。不是猎人,只是张网捕捉像麻雀,喜鹊之类的小鸟,一捆金马牌的草烟,整天捕鸟的哥名阵,在堤岸一带树影底,都能见到他。

    哥名阵住的地方是,曼德勒阿玛垃布拉的一个小区,据说为纪念宫女玛名礼建筑的一座小塔傍的一间小茅屋。哥名阵有三个子女,三个都在一间小学上课,哥名阵的老婆玛夷,在玛哈穆尼佛后长廊卖小鸟,就是哥名阵捕来的鸟。

    天一破晓哥名阵挑起网架捕鸟去。玛夷头顶放着鸟的:“北就”竹编篓筐,到大佛长廊去。孩子们上学去。茅屋拉下落地门关了,不用锁。要到哥名阵家偷东西的贼可能还没有,茅屋里可是空荡荡的。

    一早煮一锅饭家人五口围着吃了,这是一整天的餐食,下午玛夷卖鸟收摊,在竹篓筐里带一小包米回来,分开晚餐和早餐,玛夷烹煮后,跟到哥名阵捕鸟的地方,在土堤一带没有和哥名阵相似的人,故而玛夷很容易就可找到他。到哥名阵处帮着捕鸟。哥名阵的竹篓筐里的鸟只,预计足够明天的费用,夫妇俩就回家,洗涤后一家人围着吃饭,饭后大家就睡觉了。

    他们梦里很多小鸟飞呀飞地,翅膀拍拍响。有时就连哥名阵的打鼾声,玛夷都以为是小鸟们唆哂唆哂的声音。

    黑影下哥名阵的小茅屋,响澈着小鸟的鸣咏。

(二)

    哥名阵唯有一位朋友,是位真正的好人,在哥名阵张网设诱捕器土堤后庙里寄居的宇都窦。哥名阵称呼他波都。约七十岁左右,有道是人老进庙,波都的孩子们成家之后,有了各自家庭,没有余力照顾波都。不想和任何儿女同住的波都,来到和尚庙。

    和尚庙前苦楝树下哥名阵坐着,波都就会到来。探询哥名阵的身世是他的话题,波都不是修禅之人,但能双向照顾,审慎思考,哥名阵的职业不是善人工作,但不会触犯杀戒,从另一角度看是为养家活口。只有哥名阵捕到鸟,家人才能立稳脚。波都对哥名阵可没有任何责怪的意思。有时还会请他吃点东西。间或会下意识插手帮做些捕鸟的工作。

    “嘿……名阵,网里的鸟已经很多了,拉网呀!”

    “你……今天还捕不到足数的鸟,到那木棉树丛去呀!”

    “你的大眼竹篓筐不密要加编几条篾条。”等。

    波都对哥名阵的感情,使他不能不为哥名阵操心关怀。哥名阵可看着脖上挂着念珠的波都感觉不好意思,心也痛。有儿有女的为什么忽视父亲过着这样的生活,心里想如果自已有所成就,一定会替波都剔度送入佛门,施建一间庙宇。哥名阵人虽粗犷,心地可是非常慈善。

    哥名阵的母亲是位纺织娘,登妈的手工纺品,花纹式样颇有诗意,有艺术价值,曾经一个时期在曼德勒各层官方展会上,登妈的纺织件最是畅销流行。

    “登妈的手艺非常好,没有走丝漏线,花式也新颕出众。”

    “是呀!登妈,我们真想买多点您的手制品,也希望您健康百岁!”

    但是登妈并不长寿,在哥名阵斜挂纱笼玩滚铁圈的年龄就与世长辞了,登妈去世时席卷在小纺织机傍,是承接了一位官太太为她女儿特订大婚织品,因赶工受寒这特订纺品还在机上就逝世的。是官太要穿还是她女儿要穿,哥名阵已忘记。哥名阵印像中,妈逝世尚未过七,官太太就到来了,是来讨给妈的订金,订金那会有,妈已用它买了应用的经线,官太太毫不客气,扯下挂在机上登妈的半成品,连一条丝线也没留下都被拿走。哥名阵登妈留给他的遗产,就是那架躺在那的纺机。现在这架纺机也没了,建这茅屋时卖了。

    哥名阵承继了登妈的仁慈善良的基因。人型虽粗硕,心地仁慈就是他母亲的遗传。每每捕获小鸟,哥名阵会因体惜而心疼,捕了这些小鸟关进竹篓筐,已经勾起他的不忍之心,每天每晚都慎重吩咐他的妻子,不要留有存货,要天天把它卖完。

    哥名阵的茅屋里备有小鸟饲料,小鸟饮水用具,他用纯情饲养它们,并没把它们当做是要出售的货品,而是怕它们饿死。时而有一两只小鸟不幸死去,哥名阵可极为伤心,自责不巳。把这些小鸟葬在玛名礼塔边苦楝树下,祈祷祝愿。不管什么情况他们餐桌上绝不会见到鸟肉。

    玛夷吗是个女人,自然想煮食死去的小鸟,它已经死了,可可名阵不准,不准吃。

    “吃蔬菜,蕃薯吧,玛夷。别娇养了咀巴,当知逍鸟肉好吃,以后我们就免不了会特意去杀鸟,这些鸟用它们的生命养活了我们,是恩人!”

    玛夷睨视着……

    “就将成佛的大石头。”

(三)

    “哥名阵,鸟儿不好卖。”

    傍着吃饭后抽着烟的哥名阵坐下后说。

    “是否放生的少了,鸟价和米价有不同,平时卖了三十多只就可轻易应付,现今不是这样了!”

    哥名阵弹了烟灰,整晚发觉玛夷困惑的脸色,筐子中的鸟跳跃着。

    “得多少,算多少,玛夷呀!我们也只吃两攴,能卖就卖,短销就放了它们!就像他人一样我们也行善积德。我不想把鸟囚禁多过一天。”

    玛夷有点生气,她想说的是吃的问题,他说的是乐善好施。

    “这里!哥名涟,我想着一件事!”

    遥望玛名礼塔的彩灯,哥名阵静寂地对玛夷的话不作回应。

    “和我一齐在佛廊卖东西的玛埃说,餐厅买这鸟,一只五块钱,尽有尽收。”

    “算了!玛夷。”

    这次轮哥名阵生气了,他不能让他捕耒的鸟成为攴厅盘中的肉肴,剖开小鸟胸膛塞上盐投入腾腾的油中炸,哦……哥名阵使劲地摇头。

    “这……玛夷,我很爱这些小鸟,为什么?因为它们纯洁,吃谷粒活命的善良纯洁的禽类,为了一口粮牠们陷入我布下的陷阱,我用网络复盖捕捉,牠们在网里惊恐争扎,把牠们关在竹篓筐里一整晚,我都感到难过。但是,明早牠们就会被放生,我这样自我安慰。另外,我一直在想牠们可能飞到哪里去。”

    “如果有这种想法,就别捕鸟了,一个养不饱我们的大男人,连鸟都捕不到,你有什么其他本领。我一天到晚在佛塔廊卖鸟,唏……我们的孩子,人家吃饭的时间,他们不得吃,唏……你却在发善心,是吗!不舍得杀小鸟就杀了我吧,唏……”

    玛夷的话阵阵牵扯着哥名阵的心,玛夷的眼泪和她的心情,哥名阵是了解的。玛夷虽然人穷,心地可非险恶之辈,能知足于现状,也很爰哥名阵,现在她为什么想要杀这些小鸟。

    大竹篓筐里鸟群拍拍地寻找生路,哥名阵叹了一口气……

    “好,……好了玛夷,我会想办法让你们吃得饱,求你别把鸟卖给餐厅。给我一两天时间……”

    “噢……不行!得卖,这些鸟明天一早就要送餐厅去。”

    “玛夷呀!听哥的话。”

    “不听,我们不能挨饿!”

    哥名阵的心像被尖锐的刺扎了一下,眼眶湿润了,不再和玛夷多说,独个儿大步走上玛名礼佛塔坡上。

    塔顶挂玲被一阵风,吹刮得当当作响。

(四)

    “呵……名阵鸟已进网兜了,拉绳吁!”

    说着说着波都帮拉了绳,网夽噗地落下,网兜下的鸟儿争扎着,哥名阵下意店地伸手到网兜里把鸟一只只地拉出来,有三只不能抓,这三只是诱饵鸟,脚上绑有一条绳。哥名阵的手颤抖着,稍有一阵他把三只鸟的捆脚索解了,小鸟马上飞不起,只见牠们蹦跳蓄力。

    “名阵……为什么放了诱饵鸟?”

    哥名阵什么也没说,只顾折了网套,收舍后到苦楝树下,那三只鸟乃在跳蹦。

    “名阵……你病了吗?”

    哥名阵放松手脚坐到一支大树根旁,然后抬头望着波都,看到波都眼晴里布满关切之情,他伤心地,

    “是的……波都,我身体不舒服!”

    “让我瞧瞧。”

    波都抚摸探测哥名阵的额头。

    “是呀……发烧了。等等我回庙拿药去。”

    呆视着波都离开,哥名阵这么想,他来捕鸟常和波都相遇,波都经常送他一些食物,有时还多些,特地要他转送给孩子。另外,波都挂着念珠还帮他捕鸟,这条情感纽带已经非常牢固,人与人之间的这种感情,难道他不能培渡到小鸟身上,不会有同感吗?现在玛夷应该已把小鸟卖给餐厅了,小鸟已被劏开胸膛,哥名阵头昏昏沉沉了。

    “给……哥名阵把这解暑小药吃了。你从来不穿衣,凉风一吹就会着凉感冒,要注意健康,你不能倒下,你有家庭负担,自已的责任要勇于承坦。”

    用水咽下药丸,哥名阵耳边又响起玛夷的话,

    “做为一个男人,连饭都无法让我们吃饱的人。”

    哥名阵的胸中一团热气,也许是药力所致。

    “喏……你如不舒服就到树荫下睡一阵,我替你捕鸟。”

    波都挑起大网筑的陷阱。从大竹篓筐抓出三只小鸟,在脚绑上绳子,撒一些碎米,哥名阵闭上双眼睡了。

    一觉醍来看见大眼篓筐里有很多鸟,波都都已很好地掌握了捕鸟的技术,为了他到求修禅参佛的波都,无形中犯了忌造了孽,哥名阵又感觉内疚。

    “波都。”

    “醒了……名阵。给,吃香蕉,鸟也捕得差不多了,不舒服的话可以回去了。”

    哥名阵收拾网具,挑起大眼篓筐回家。到家玛夷迎了出来,黄檀粉香扑鼻,哥名阵奇怪地瞪视玛夷。

    “哥回得早了,鸟捕了好多,我正要跟来,但正煮着饭莱。”

    玛夷帮接了鸟筐,她比平时要珍惜这些鸟,喂鸟食,供饮水,哥名阵晚餐桌上莱味多了几样,哥名阵想还好没有鸟肉。

    当晚哥名阵因为身体不适,食欲不振,饭吃不多。

(五)

    直到斋饭时过后,还不见哥名阵,波都聁急了。其初他只认为哥名阵病了没法来,波都天天在堤上盼望哥名阵。

    但是,不见哥名阵到来约一周,波都开始担心。看着木棉树丛的,横渡伊拉瓦底江而来的鸟群,波都坐立不安。

    像是怀念哥名阵又像是想着这些鸟没人捕,最后,波都决心去探访哥名阵。到玛名礼佛塔周围询问哥名阵的住家。

    “捕鸟的哥名阵呀!他们不在了。”

    “啈……去……去哪儿了?”

    “茅屋都被拆了,伯伯。他们搬去何处,不知道。”

    波都顿觉心中哽塞,把手中的念珠套挂脖子上,烦闷地坐在地上。

    “不见他来捕鸟,所以伯伯才来探他!”

    “哥名阵怎能再来捕鸟!他的网具和竹篓筐都卖了,伯伯。听说和他妻子吵架了。”

    此后,波都再也无法安神地数念珠,经常到苦栋树下坐着聁哥名阵,希望有一天哥名阵会出现。日子堆成月哥名阵并没到来。哥名阵没来可鸟群照样来,而且是成群结队,波都有点心动,抬头望着在空中翱翔的鸟群,心中模拟着用大网捕捉的设想,又似看见无法争脱困境而蹦跳的鸟群。

    波都变得这么入魔,哥名阵不会知道。波都日落西山之后……

    “多坏的哥名阵呀……。”

    除此悄声责怪之外,还能有什么办法。

一九九七年,瑞阿谬蒂



本文网址:http://mhwmm.com/Ch/NewsView.asp?ID=34509
  网友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查看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姓名: *
内容: *
验证码: 点击输入框显示
 
 
  栏目列表    
  最新导读    
  缅甸建先进冷库果仓,为了存放......2018-12-18
  昂山素季招商引资取得突出成......2018-12-18
  何故?缅甸贸易司宣布暂停从中......2018-12-18
  驻缅甸大使洪亮会见缅甸自然......2018-12-18
  驻缅甸大使洪亮会见缅甸劳工......2018-12-18
  驻缅甸大使洪亮会见缅甸投资......2018-12-18
  洪亮大使出席第10届大湄公河......2018-12-18
  民盟政府要拼经济了吗?2018-12-18
  “只有消除腐败,国外投资才会......2018-12-18
  我的德州之旅(汤琼秀)2018-12-18
  缅甸中华文化之盛会——出席......2018-12-18
  热门文章    
  抗癌良药——优遁草(焕然 新加......2012-07-14
  史上最全榴莲品种介绍2017-07-15
  5种最天然最安全的染发法,一般......2015-02-16
  青木瓜泡茶治疗痛风2011-04-29
  椰子水是痛风者的救星(王净池供......2011-12-16
  习近平为什么修改任期制?2018-03-16
  阳台上种黄秋葵(治疗糖尿病偏方......2011-06-26
  在也门的美国人看见中国撤侨,哭......2015-04-08
  在线申请缅甸电子旅游签证全过......2014-08-14
  缅甸天然化妆品——黃香楝樹(雅......2012-07-21
  史上最全,缅甸地名中英文对照大......2014-06-22
友情链接
云南龙头科技有限公司   侨友网   缅甸之光   缅文镜报   缅华网的相册   中国华文教育网   仰光天气预报   缅华文化网资料库   国家汉办   厦门大学海外教育学院   网络孔子学院   华侨大学华文学院   云南大学   暨南大学华文学院   中国驻缅甸大使馆   中国驻曼德勒总领馆   中国驻缅甸使馆经济商务参赞处   缅甸联邦驻华大使馆   伊水南流   国际在线缅文网   中国人-在线工具   缅甸金凤凰中文网   凤凰网   中国侨网   新华网   缅甸华文文学网   《汉语》初中版多媒体教学资源包   中国新闻网   缅甸《十一新闻周刊》   缅甸时报周刊   缅甸黄页   缅甸中文网   美国南加州缅华网   印度华人论坛   中华精忠慈善基金会有限公司   委国新闻网   农历网   胞波资讯网   新华社缅文版   香港镜报   般若人生   云南舆情网   中国云南国际文化交流中心   全球华侨华人网   北京私家侦探   《胞波》缅文报   云侨网(中英泰缅四语)   柬埔寨柬单网   缅甸平台myanmaplatform   缅甸报刊下载Myanmar Newspaper   越华网   医学微观   马鞍山气象网   仰光天气预报   今天文学吧  
 
 
 
联系我们
电话:095-1-388225
邮箱:mhwmm.com@gmail.com
 
 
其它相关
缅华企业
今日视频
智语共享
 
 
关于我们
企业文化
商家入驻
广告合作
反馈建议
最新留言
 
 
版权所有 缅华网   苏ICP备11007827号
建议使用IE6.0以上 1440*900及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站 E-MAIL: 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