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站内搜索:
您当前位置:首页>> 缅华文苑 >>内容页> 
 
《叶缘色槟榔高脚盘》短篇之五【萤火虫】(丘文译)
发布时间:2018.11.28 来源:缅华网 浏览次数: 所属栏目: 缅华文苑

《叶缘色槟榔高脚盘》短篇之五《萤火虫》

作者:钦钦都  译者:丘文

(一)

    看着骑了金色机车飘然远去的钦埃戚的背影,宇山棍深深地哼一声叹了大气。宇山棍的叹息声也许太响,他的岳母玛多睨视了他一眼,不远之处玛多的丈夫哥纳东,故作不知装着抽烟,宇山棍不想和任何一个说话,劲直走回他的房间。

    在房间里都是钦埃戚的纱笼,换洗的衣,乱七八糟,东一堆西一簇。以前收拾这些是他心甘情愿,乐意而为,谁让他整天看不厌,看不饱钦埃戚细嫩的脸厐。也曾受过,钦埃戚的宽厚,任劳任怨,体贴的服待,心怀深情,只要钦埃戚提出需求,他手痒到未出声早就想买给她,就是倾家汤产,小埃戚如果想要,大哥马上买,这就买。就是为她这脸疯狂过,现在想起来,羞愧到无地自容。

    儿子女儿哭啼着劝阻中,他盲目地向火堆闯去。承受吧!大只的萤火虫,宇山棍自喻自责,往床上躺下。

    “啊……啧……啧……啧。”

    腰间忽地一阵微震,只好慢慢向另一边侧身。他全身酸麻疼痛,想起以前钦埃戚为之按摩舒经,现在别恩量玛钦埃戚会为他按摩,连身边都不靠近,自从买了机车,像给钦埃戚在下坡路装上轮子,从没休息的时间。

    宇山棍关于钦埃戚并没说什么!只是自责而已。呀!那、是自已的咀巴作的孽,不是曾说过,就是倾家荡产吗?!如今他只剩下人一个了,对这人钦埃戚说有老年人的臭味,明目张胆的侮辱,宇山棍眼眶旋着泪冰,席卷着身闭眼回思以前,都不敢相信自已走过的路。

以前当然不是这样。

(二)

    宇山棍有五个儿女,年龄已过六十有八,他的儿女没想到老爸会变成这么个样子。之前老爸说什么,做什么,都只是照看着。像宠顺一个坏孩子般宠着他。忽然,听说老爸要取钦埃戚的事,大家都哭天抹泪,有害羞的一面,有怕老爸这么大年龄会遇上不幸,老爸的财产会被钦埃戚占了去!原因多着了。

    钦埃戚呢就和宇山棍大儿子的女儿玛底达同龄,大约廾五芳龄,在宇山棍大楼前摆摊卖煎饼,因而能进进出出大楼的小女孩,钦埃戚的父亲哥纳东。年岁不过五十左右,母亲玛多还有个襁褓中的婴儿。

    哥纳东家可是一个十口大锅人家。整群整族就只靠这小灶煎饼的收入生活,在宇山棍屋后街小巷勉强搭一小茅屋居住,要求在宇山棍门前卖煎饼,出于怜悯心答应了他们。

    晨曦初上天尚昏暗,钦埃戚顶着一捆干柴来生火起灶,此时宇山棍握着手杖从大楼出门去晨步……

    “嘿,小女孩来了!”

    “到了,伯伯。要去晨步了,回头吃热腾腾的煎饼,会煎好。”

    宇山棍晨步回来,钦埃戚会用一个小盘,盛上热热酥酥的煎饼,一小碟酸甜浆送到屋里。宇山棍每天早点就是这酥酥脆脆的煎饼和一杯浓浓苦苦的咖啡,钦埃戚也从不间断送的饼。

    宇山棍稍为睡一觉醒来,会到楼外煎饼草棚去坐。和那些来吃煎饼的客人闲谈喝清茶,逗着钦埃戚弟妹们玩,给点零用钱。宇山棍的儿女自母亲去世后,就千般地宠顺着老爸,到哪去吃什么都随他的意,只要老爸开心就行。他们也因有了自已的孩子,自已的工作。因而,没法去注意宇山棍的生活,其实也没有可为他操心的事。他找着的财物并不少,有屋有地,在宇山棍名下银行户口里有三百万。宇山棍用不着动用银行的一分钱存款,儿女们完完全全供应他的所需,因此宇山棍什么事也没有。

    宇山棍的工作就是整天坐在楼前煎饼摊,久了就和钦埃戚一家子更加熟稔,更加同情他们,勉强糊口的窘态,看着衣着吃喝短缺的孩子,宇山棍深为同情。所以,自是施舍相助,尤其是做为最大的钦埃戚,宇山棍更是阔手。

    就此,眼光灵敏的玛多,心生一个好计谋。

(三)

    首先她和丈夫哥纳东商量,哥纳东这人是个什么主意和见解都没有的人,他心中只有他们家庭摆脱贫困的愿望。因为长时间的贫困,使他们不考虑后果地想到就做,让钦埃戚更加接近宇山棍,尽说些开渠导流的话。

    “山棍叔,我们一方面是穷,另一方面又要为钦埃戚操心,实在烦心。你看,出去卖煎饼,太阳都向西了,不知会有什么事?”

    “哥纳东呀!……我想为女儿这么操心,不如给她找个婆家,只要有一点储蓄的,不管是鳏夫或几重婚,我都想把她嫁出去。”

    这些话自然打动了宇山棍的心。钦埃戚也长得漂亮。宇山棍更加关心,更为体贴钦埃戚,施舍得更多,试想是何料子塑成的,日久自然生情,他们堕入爱河。就如爰人恋人多见面,不久就会论婚嫁的谚语所说,宇山棍已有和钦埃戚结婚的责任。但是,要向儿女开口是件困难事,宇山棍为此不思饮食,闷闷不乐,忧邑成疾,女儿们……

    “爸……怎么不像往前去晨步了,病了吗?我们去请医生。”

    这么一问,宇山棍下定表白的决心。

    “人没病,是心生了病,女儿。”

    就这么开了头。

    “噢……什么人对爸说了什么?对我说,是玛阵,是玛幸?说了对不起爸的话,我不会容忍!”

    逐个找寻犯错的人,做大哥的责备一众妹妹,妹妹们反诘,闹得不可开交,宇山棍难以忍受了,只好打开天窗说亮话。

    “孩儿们要责怪我自得承受,但是,爸不说也不成,呃……说了也害羞,是这样……。”

    听了他的话,儿女们大家都张口结舌,出乎意料,不知如何言对。也没预想到,最后女儿们哭了,做儿子的说这怎么可能?哭丧着脸劝阻,但他说己无退避余地,坚决地回了。

    “你们有儿有女有妻室,热热闹闹地,谁来关心过我……哼。在我身边不是应该有个服待饮食,递药送茶的,不要欺我,我用我的钱,不要你们一个折!”

    儿女们就是担心碰到这个“我的钱”,他们知道已无法阻止,只能请更有威望的相劝。宇山棍崇敬的法师都被动员了,发酵成这么轰动,宇山棍老羞成怒,要领出银行的存款,这园子和这楼是我的所有,如果不赞成我娶埃戚都给我滚,如此这班儿女们只好忍让了。

    他们和区里的父老及律师商量,最后大家同意,宇山棍和一百万元现金搬到其他市区居住。有的园地楼房还是他的名下,如今只支给一百万元。儿女们泪迹满脸地说,就以这一百万元和钦埃戚试着过段生活,爸回心转意的时候,随时回来和儿女们过。

    就这样把父亲和一百万元交给了钦埃戚,宇山棍像廐中脱缰的马,直往前奔,跟钦埃戚一大家人去了。

(四)

    如此这般宁山棍来到曼德勒,在科威下边附近海边一个小区买了一座房子,后由哥纳东住持给开了一间荼店,买房子,建茶店,买应用家具什物,共花去了五十万元。他为哥纳东作了一个用茶店的收入支付家用计划。

    余下的钱中十万元替钦埃戚购置金饰。真的,有道是人在服饰,箩筐在镶边。钦埃戚照这样吃喝穿着,果然另为天人,美艳娇润。宇山棍自是庆兴艳遇。到来茶店观赏柜台小姐钦埃戚美艳,寻求养眼的客人也真不少,带旺了茶店的生意,一天的收入均在万元以上。当然好生意,哥纳东们宣称钦埃戚是黄花闺女,宇山棍是大哥,他很疼爱他大侄女钦埃戚,就是这剧情,起初宇山棍没有察觉。哥纳东也常说……

    “宇……不要到店面去,人多什乱,就在家清清静静休息,我们奉养您。”

    宇山棍认为是善意,但伪装总有一天会露馅。那是由在钦埃戚的柜台抽屉内发现一封情信开始。

    那天钦埃戚到市里去,宇山棍只好去帮站柜台,推推拉垃地抽屉里掉出一张粉红色纸张,宇山棍觉得好奇拿来读。

    爱:

        明天早上十时准曼德勒山脚等你。

                                    爱你的  貌

    读到这儿宇山棍几几乎要晕厥过去。没法伪装,就在众目睽睽下爆炸了,哥纳东和玛多还想补救援和场面,宇山棍气愤地和盘托出实情,茶客们自然感到惊奇,有人说这么大年龄的差异,谁也不相信能结为夫妻。有人说我就怀疑这老家伙,经常傍在钦埃戚旁的那种亲昵状,就觉得不正常。这时钦埃戚回来,店里吵吵闹闹不知发生了什么?只见宇山棍站在店前……

    “伯伯,为什么站在这儿?”

    带有嘲讽口吻的话,更燎起宇山棍的妒火,在失去控制的情况下喷发了。钦埃戚也不留情面反驳。宇山棍气极说,用我的钱财不知恩情,忘恩负义的一群,这下连哥纳东和玛多都牵联在内了。和我们没关系,我们只是全心地为你工作。你管好钦埃戚就行,宇山棍转向钦埃戚……。

    “从今天起不准你踏出大门!”

    下了一道严厉的命令,钦埃戚并不啰唆,只一句干净利落的话使全剧收了场,

    “下午我们就离婚!”

(五)

    此后,宇山棍再也不敢对钦埃戚有任何责备了。年幼无知,现在大家已知道我是她丈夫也够了。心中只得这样自我安慰。知道原由以后,钦埃戚的年少爱人不是已退出了吗,宇山棍依然如故地保持原有的生活方式。

    但是,他们家庭成员对宇山棍的态度,感情开始有点疏远,以前的尊重现在成了生疏,哥纳东和玛多都不大和他亲切地交谈,孩子们不听使唤,最糟糕的是肚子饿了得自已添饭吃,钦埃戚只是敷衍行事,久而久之宇山棍感到生活的孤寂乏味。同居还不到两年,一百万现钞已化为乌有,他不敢向儿女处要钱,怕不给钱之外还会把他叫回去,和钦埃戚的孽缘尚未能斩断,他还是忍受着这些罪过的煎熬。

    有时会想起把这一切都放下,回到儿女们的身边,也想过把茶店给了哥纳东和玛多,他和钦埃戚另起炉灶另立门户,但是没有一样计划如愿以赏,因为他最怕钦埃戚和他离婚。

    宇山棍正沉沉地堕入回忆,听到钦埃戚的机车声,从床上跃起看一眼钟是晚上九时。不久她进到房间,看一眼宇山棍后就做她自已的事。宇山棍连问一声你去哪里都不敢,也不招呼说回来了。就这么呆视着钦埃戚。

(六)

    有一天茶店休假,哥纳东和玛多都不在家,工人,孩子们都去玩了,家里只留下钦埃戚和宇山棍两人,宇山棍以为可安谧地过两人生活。

    “伯伯,我想要求一件事。”

    严肃的脸色,冷漠的语音,宇山棍嗡地头脑发胀。她又有什么需求!心里澎然而动,手中已不名一文,不久前所余的都付了机车款。向儿女们要肯定不会给的,会把他叫回去。她瞟了一眼宇山棍沉寂的样子,冷静地说:

    “我要嫁人了!”

    “hin!”

    宇山棍惊吓得几呼跳起来,没想到钦埃戚会对他那么无情残酷,他曾想不管钦埃戚有多少路数,对他总会感恩的,可观在……

    “这个,需要伯伯允许,我,我不可能和伯伯在一起了。”

    “hin!”

    宇山棍像看一个从不认识的陌生人般看着钦埃戚,什么话也说不出。

    “伯伯如果不情愿去离婚,只有扩大风波,大家都蒙羞。我是不会后退了,也和爸妈说过了。”

    “hin!”

    宇山棍只有“hin ~ hin”作响不断摇头。他不知如何是好。

    “是的,我现在就要离开这儿,伯伯的东西,我会全部留下。”

    钦埃戚说着脱下身上戴的手饰,堆放在宇山棍面前,连耳环都不留。这时宇山棍已不在意这些金银手饰,而牵拉看钦埃戚,钦埃戚绝情地抛下宇山棍离去。

(七)

    自钦埃戚离开后,宇山棍废寝忘食,日渐消瘦,损碍了健康,服待的人也没有,在一群毫无血缘关系的群聚里,视生疏,见生疏,失去了自信的支持。但是,怀着有一天钦埃戚也许会回来的期望,一天总要站在窗口盼个两三回,房门口一有动静,总要问钦埃戚回来了吗?最终他卧床不起。

    哥纳东们什么也不会做,只好通知宇山棍的儿女,儿女们见到宇山棍的遭遇,自是悲伤地哭,宇山棍在床上已是奄奄一息,就这样儿女们把他送上医院,急促地打针吃药医治,约一个月宇山棍复原了些。

    出院后,儿女们要接他回家,宇山棍……

    “等等,让我和钦埃戚告辞。”

    儿女们为了老爸能宽心欢畅,果真约钦埃戚给他见面。钦埃戚自小就惧于宇山棍儿女们的威严,不敢动,低着头哭泣。

    “钦埃戚……拿去,这些是你的东西,伯伯已经给了你。其实我和你都有错,说没错也可以,伯伯实在真的对你动了真情,但在你还我这些东西以后,我非常地后悔,真实的无论用任何东西,人们换不到自心的私欲。”

    钦埃戚收回东西,一边抽抽噎噎地哭。

    “行……行……别哭了,你的错我都可以愿谅,我有的错也请你愿谅。”

    宇山棍声音颤抖着。钦埃戚跪下膜拜时,宇山棍眼眶已充满泪水。背弃了一切,宇山棍回到原点。

到了他离开整整两年的原点,他的经历成了他的讽刺。他的孙子们像欢迎游玩过头回来的爷爷,欢愉快乐尽情地,

    “爷爷回来了,爷爷回来了!”

    拥抱了孙子们,宇山棍心中隐隐作痛,经历过的对他是用一百万现金买来的最好的教训,如今想再用一百万的现金要回钦埃戚已经不可能了。

    宇山棍在他的大楼里手捻念珠,为了健康想去晨步,可女儿们……

    “爸,别到门外去。”

一九九七年三月  瑞阿谬蒂


本文网址:http://mhwmm.com/Ch/NewsView.asp?ID=34623
  网友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查看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姓名: *
内容: *
验证码: 点击输入框显示
 
 
  栏目列表    
  最新导读    
  缅甸建先进冷库果仓,为了存放......2018-12-18
  昂山素季招商引资取得突出成......2018-12-18
  何故?缅甸贸易司宣布暂停从中......2018-12-18
  驻缅甸大使洪亮会见缅甸自然......2018-12-18
  驻缅甸大使洪亮会见缅甸劳工......2018-12-18
  驻缅甸大使洪亮会见缅甸投资......2018-12-18
  洪亮大使出席第10届大湄公河......2018-12-18
  民盟政府要拼经济了吗?2018-12-18
  “只有消除腐败,国外投资才会......2018-12-18
  我的德州之旅(汤琼秀)2018-12-18
  缅甸中华文化之盛会——出席......2018-12-18
  热门文章    
  抗癌良药——优遁草(焕然 新加......2012-07-14
  史上最全榴莲品种介绍2017-07-15
  5种最天然最安全的染发法,一般......2015-02-16
  青木瓜泡茶治疗痛风2011-04-29
  椰子水是痛风者的救星(王净池供......2011-12-16
  习近平为什么修改任期制?2018-03-16
  阳台上种黄秋葵(治疗糖尿病偏方......2011-06-26
  在也门的美国人看见中国撤侨,哭......2015-04-08
  在线申请缅甸电子旅游签证全过......2014-08-14
  缅甸天然化妆品——黃香楝樹(雅......2012-07-21
  史上最全,缅甸地名中英文对照大......2014-06-22
友情链接
云南龙头科技有限公司   侨友网   缅甸之光   缅文镜报   缅华网的相册   中国华文教育网   仰光天气预报   缅华文化网资料库   国家汉办   厦门大学海外教育学院   网络孔子学院   华侨大学华文学院   云南大学   暨南大学华文学院   中国驻缅甸大使馆   中国驻曼德勒总领馆   中国驻缅甸使馆经济商务参赞处   缅甸联邦驻华大使馆   伊水南流   国际在线缅文网   中国人-在线工具   缅甸金凤凰中文网   凤凰网   中国侨网   新华网   缅甸华文文学网   《汉语》初中版多媒体教学资源包   中国新闻网   缅甸《十一新闻周刊》   缅甸时报周刊   缅甸黄页   缅甸中文网   美国南加州缅华网   印度华人论坛   中华精忠慈善基金会有限公司   委国新闻网   农历网   胞波资讯网   新华社缅文版   香港镜报   般若人生   云南舆情网   中国云南国际文化交流中心   全球华侨华人网   北京私家侦探   《胞波》缅文报   云侨网(中英泰缅四语)   柬埔寨柬单网   缅甸平台myanmaplatform   缅甸报刊下载Myanmar Newspaper   越华网   医学微观   马鞍山气象网   仰光天气预报   今天文学吧  
 
 
 
联系我们
电话:095-1-388225
邮箱:mhwmm.com@gmail.com
 
 
其它相关
缅华企业
今日视频
智语共享
 
 
关于我们
企业文化
商家入驻
广告合作
反馈建议
最新留言
 
 
版权所有 缅华网   苏ICP备11007827号
建议使用IE6.0以上 1440*900及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站 E-MAIL: 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