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站内搜索:
您当前位置:首页>> 缅华文苑 >>内容页> 
 
《叶绿色槟榔高脚盘》短篇之六【锅炉居】(丘文译)
发布时间:2018.12.05 来源:缅华网 浏览次数: 所属栏目: 缅华文苑

作者:钦钦都 译者:丘文

(一)

    从大堤上鸟瞰,伊拉瓦底江在两岸之间,横着长长地躺在那儿,像条巨蟒蠕蠕而动,翻滚向前。西岸敏温山脉魏岸屹立注视着伊拉瓦底江,江中朝着敏温山麓村子航行的机船,一只,二只,三,四只。

    对于哥庆来说,这美丽的风景已是司空见惯的了,坐在合欢树巨根上抽小草烟,哥庆都闭着眼,在他也只有这时间享受清闲,从早就背扛沙袋到现在,刨铲沙堆,装上三辆车,已经连腰都曲了,想着腰就似乎隐隐作疼。

    “玛纳珍……玛纳珍,有宇赛抹药吗?拿来给我。”

    向在不这处煮饭的妻子求要药罐。

    “没空。自已进去找!”

    是呀,玛纳珍不也和哥庆一样顶沙袋,哥庆还有抽烟的闲空,玛纳珍却要煮呀,为孩子照理,哥庆把短烟头火压息在合欢树杈,躜进一个圆洞里。

    眼晴未适应之前是一片黑暗,稍为一段时间才看见里边的情景。

    你看,床上被盖还没收拾,衣裳沙笼乱成一团,置放什物的箩筐歪侧一边,那股尿味呛人,哥庆失去寻找宇赛抹药的原意,跨越一切回头出洞口。老大波昔到哪儿去了?

    “波昔……嘿,波昔!”

    向着在江边木堆玩耍的孩群处大声喊叫。

    “叫波昔做什么?在那边剥柴皮。”

    柴皮是要在从江中把原木拖上岸时抢着剥。当水牛把原木条拖上岸,孩子们就手执短刀追在原木材后,剁剁地剥树柴。只要迟一个钟头就完了,整条原木条就光秃得连一丝都不剩地光滑滑。这江边的孩子会收集树柴皮,漂流木,小藤条圈。他们知道一锅饭,一餐菜的基本道理。

    哥庆无奈只得笫二次躜进圆洞,倒翻箩筐后又遂件重拾筐内,喔!找着了宇赛抺药。揭开盖子,用手指往瓶罐中挖,

    “连底都干净。”

    气呼呼把瓶扔问洞口外边,可瓶罐子没有向洞口飞去,炸在了墙上,

“咣当!”

(二)

    这锅炉口宽九尺,长有十二尺,大家都这么说。不管多长多宽对哥庆他们并不重要,成为一个能住的“家”已非常高兴了,

    不然似乎就要躲进鼠鼻山或返回山村去。

    他们初搬到这岸边小区时,房租一个月只是五十元,后来涨成一百,而二百,三百慢慢地往上涨。正顾虑以后是否会无休止地涨时,突然小区受令迁移到别的地方。自已靠挑沙袋为生,离不开这片江滩,因此,玛纳珍,哥庆就在这锅炉里筑巢而居。

    大锅炉是在捞沉船时带来的,说是战时被击沉的英国大船,哥庆当然不知道这些事情,只知道大锅炉来到江边合欢树下,虽然在这大大的圆锅炉里,一家人拥拥挤挤地倒也非常安全。是一个不管下雨日哂,风吹都不用担心的小铁屋。

    一边是坚壁,一边是一人无法直立而过的门,是宜居的小屋,对哥庆来说是神力创造的仙池。

    “哥庆……要吃饭了吗?”

    玛纳珍边向哥庆问话,一边抽出灶里的柴段在地上擦磨,为更放心还浇了一两滴水,把灭了火的柴片收集放到一只烂箩筐里,然后把筐子移到锅垆旁。

    “吃呀!孩子们呢?”

    “大概在冲凉吧,我去把他们叫回来,你把饭锅菜锅搬移好就行。”

    说着说着玛纳珍走向哄哄闹闹,在江中戏水的孩群中,去挑选自已的孩子。江边的孩子无须教练,自已本能就识水性。不管水多急都不会被淹溺。一整天喜欢的时候都可下水,随时可以上岸,从没听说冲错澡而得病的,伊拉瓦底江是他们的大游乐场。

    哥庆的家宴开始,天已相当晚,月亮还不知在哪儿,只利用不远之处江岸佛塔的微弱灯光吃饭。

    “点蜡烛呀玛珍,这儿什么也看不见了。”

    “这么大的风,别说蜡烛,洋油火炬都点不上,知道吗!真是,孩子们都这么能吃。”

    玛纳珍啰里啰嗦地说,哥庆安静了。日本鱼的大刺骨只得用手摸着剔去,辣鱼肉进了口不敢立即吞下,得用舌寻觅鱼刺。饭后的纳珍收集盘碗勺匙下江边去,伊拉瓦底江对玛纳珍来说是一座洗碗大陶盘。

哥庆靠着大锅炉排列饭粒。月亮己是茫茫,锅炉居中乃是一片黑喑。

(三)

    大锅炉是长型圆筒,五口人不能铺一席同睡。三个孩子占前半,哥庆他们占洞口前。

    到晚间江边一片寂静,整天吵闹热腾繁忙的人群,机车队,牛车队什么都不见了。附在江岸的摩托小艇,小舢板,在拍拍浪击声中睡着了。在哦哦作响中生活,风并不能进哥庆们的屋里。洞口向着西,刚好顺着风向,别说吹进来,一点都动不到。在一个非常坚固的小铁居,哥庆们做着美梦。

    深夜时,哥庆的阵阵鼾声浪般响起,“卡罗“的吸气之后,那个呼出的一连串“卡鲁”之声价天巨响,合欢树上的巨蜥闻声,吓得颤棘了一下。

    沉缅于睡梦里不知何故,是什使他惊吓,哥庆从噜噜作鼾突地坐起,东张西望,看是黑喑一片,他伸手向地铺下探索,哎呀!好多水,从镐炉上段直往洞口流。

“嗯……可能老二尿尿了。”

    悄声喃喃,脱下湿尿的衣往烂箩抛弃,己不可能再入睡了,尿液没有漏口可出,没出处就意味着这尿该只能回荡在这里。玛纳珍那边可能也有,试了同样一片湿,这还不使纳珍酲来,哥庆感到匪夷所思。

    哥庆没法可想,只好走出锅炉,一出口就被风儿拥抱,哥庆打了个寒颤。这才使他深深体会到锅炉的温暖和安全,要是没这锅炉,他们一家要寄居哪里呢?轻轻快快地在锅炉里己居住一年多了。从来没有过这么思虑,今晚会有这种思索,自已都感觉异常。

    房屋被折时他只和主人哥阵温说了就住下了。如果没有这锅炉他们要住哪里的问题,他从没有去想过。跑去扛几袋沙,然后回锅炉睡觉,就这么日日循环着生活。是呀!就是没有这锅炉,他们也会在另一个地方,活着命一定要有住的地方。没有自已的房屋,要不租屋,没能力租屋,可能在一个不知的地方。

    “唬!”

    深叹一口气扯断思路。现在急需的是铺锅炉底的两张竹排,想着拾头上望,月亮都升得好高,但是,哥庆再也无法入睡了。

    “玛纳珍……我今天不去上工,想跑到马扬场去买两张竹排。”

    “是呐,我也正想说,咋晚简直成了海洋。”

    “嗯……你也知道?”

    “当然知道,这么湿透。”

    “这还赖着睡,奇怪了!”

    “不赖着怎么办?睡眠不足,明天就无法工作。”

    哥庆再也不说什么,沿着堤岸向北徒步走去,堤岸不断上陡,宽阔,平时缩在小溪的“戈威”埸还相当,但就是不如以前热闹,哥庆也无法想象。

    顶着两片竹排片子回到家,太阳已升得差不多高。

    “呵……哥庆回来了!”

    玛纳珍帮拿下哥庆头上竹排片子。

    “刚回来还得说,哥庆。喏喏先喝口水。”

    哥庆接过玛纳珍递给的水,渴渴地喝了。

    “什么事?说吧,沙车的事吗?”

    “不,锅炉的事。”

    哥庆感到奇怪,望了望大锅炉。

    “大锔炉有什么事?”

    玛纳珍尚未解说先就流泪。

    “大锅炉价钱,说是讲妥了。”

    “是吗?!”

    “大老板谈妥大锅炉价不要紧,我们要怎么办?”

    突地回想起昨晚他无由地思虑的事倩。大锅炉没有的话……

    “不管怎样?哥庆呀!我们还能窝在这儿一年,玛坦和玛达约玛们都搬到“伊雅吞”租房住,我们也只好跟他们一样咯。”

    哥庆没有回话,对这些昨晚好像有神示,他都想过了。

    “玛坦家旁有一间空茅屋,一个月租金要二百元。”

    就是三百也得给,有住所才能找吃的不是吗,成为人就没法躲避做人的事,

    房……屋……住所。

    “什么时候要来搬?”

    “听说是下周,哥阵温还问你呢!”

    “是吗,要做什么?”

    “我想,也许是要给点零用,大锅炉卖了一百五十万。”

    “哼……一百五十万。”

    哥庆很是惊奇!

(五)

    一周过后,大锅炉彼抬走了。铺了竹排垫哥庆坐在哪儿,看着大锅炉留下的迹痕不说话。玛纳珍却在收拾那些可用的、值得保存的家什往箩筐里集中。

    “好了吧……东西无常,人无常,不是自已的东西,不要惋惜,哥阵温可能没有你这感觉。”

    哥庆乃旧呆视大锅炉的迹痕,手中的草烟不见抽而燃短,风唬唬一吹草烟火星就往玛纳珍处飞。

    “哥庆,走了吧!给,挑这箩筐。”

    哥庆没动。

    “喀……做呀,起来啊!玛丹他们在等。”

    玛纳珍手伸进用纱宠裹好的包包挂到肩上,哥庆还是不动不移,注视那凹坑。看哥庆的样玛纳珍动气了。

    “哼……你就这样坐着,我们要去了,来孩子们。”

    玛纳珍把箩筐什叠在一起的大盘子抬到头上,手拉小孩要出发……

    “等……等一会吧,玛纳珍,我实在太伤心了。”

    哥庆的声音颤抖,玛纳珍只好把头上的东西放下……

    “有什么伤心的,你呀,做个男人心那么软弱,难道我们一生就要生活在这大锅炉里吗?你难道真有这样的打箅,哥庆,你说。”

    “我……不要大声喊我,我太伤心了。”

    看到哥庆双眼红润,玛纳珍无奈,只好返过来安慰哥庆。

    “哥庆呀,你没听说过吗,运气不好就是用铁柱筑的屋也会塌,铁柱也好,大锅炉也罢,只能顺着自已的命运走,我不以为你是这么一个感情充沛的人,你呀……。”

    “不是的,玛纳珍,不是的。”

    哥庆频频摇头,大声地喊叫,使玛纳珍静音了。对哥庆无法理解,哥庆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只见哥庆脸部肌肉凸凸抽动,咀唇颤抖,良久才从哥庆口中冒出一句话。

    “玛纳珍,我们曾经住在一间价值一百五十万的房屋里,我……我……我不敢相信呀!”

    说着说着哥庆流了泪。伊拉瓦底江在太阳光下,炫耀着银色的白浪,敏温山脉静肃地凝视着应该凝视的东西。

八月一九九七年  瑞阿谬蒂什志


本文网址:http://mhwmm.com/Ch/NewsView.asp?ID=34720
  网友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查看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姓名: *
内容: *
验证码: 点击输入框显示
 
 
  栏目列表    
  最新导读    
  缅甸建先进冷库果仓,为了存放......2018-12-18
  昂山素季招商引资取得突出成......2018-12-18
  何故?缅甸贸易司宣布暂停从中......2018-12-18
  驻缅甸大使洪亮会见缅甸自然......2018-12-18
  驻缅甸大使洪亮会见缅甸劳工......2018-12-18
  驻缅甸大使洪亮会见缅甸投资......2018-12-18
  洪亮大使出席第10届大湄公河......2018-12-18
  民盟政府要拼经济了吗?2018-12-18
  “只有消除腐败,国外投资才会......2018-12-18
  我的德州之旅(汤琼秀)2018-12-18
  缅甸中华文化之盛会——出席......2018-12-18
  热门文章    
  抗癌良药——优遁草(焕然 新加......2012-07-14
  史上最全榴莲品种介绍2017-07-15
  5种最天然最安全的染发法,一般......2015-02-16
  青木瓜泡茶治疗痛风2011-04-29
  椰子水是痛风者的救星(王净池供......2011-12-16
  习近平为什么修改任期制?2018-03-16
  阳台上种黄秋葵(治疗糖尿病偏方......2011-06-26
  在也门的美国人看见中国撤侨,哭......2015-04-08
  在线申请缅甸电子旅游签证全过......2014-08-14
  缅甸天然化妆品——黃香楝樹(雅......2012-07-21
  史上最全,缅甸地名中英文对照大......2014-06-22
友情链接
云南龙头科技有限公司   侨友网   缅甸之光   缅文镜报   缅华网的相册   中国华文教育网   仰光天气预报   缅华文化网资料库   国家汉办   厦门大学海外教育学院   网络孔子学院   华侨大学华文学院   云南大学   暨南大学华文学院   中国驻缅甸大使馆   中国驻曼德勒总领馆   中国驻缅甸使馆经济商务参赞处   缅甸联邦驻华大使馆   伊水南流   国际在线缅文网   中国人-在线工具   缅甸金凤凰中文网   凤凰网   中国侨网   新华网   缅甸华文文学网   《汉语》初中版多媒体教学资源包   中国新闻网   缅甸《十一新闻周刊》   缅甸时报周刊   缅甸黄页   缅甸中文网   美国南加州缅华网   印度华人论坛   中华精忠慈善基金会有限公司   委国新闻网   农历网   胞波资讯网   新华社缅文版   香港镜报   般若人生   云南舆情网   中国云南国际文化交流中心   全球华侨华人网   北京私家侦探   《胞波》缅文报   云侨网(中英泰缅四语)   柬埔寨柬单网   缅甸平台myanmaplatform   缅甸报刊下载Myanmar Newspaper   越华网   医学微观   马鞍山气象网   仰光天气预报   今天文学吧  
 
 
 
联系我们
电话:095-1-388225
邮箱:mhwmm.com@gmail.com
 
 
其它相关
缅华企业
今日视频
智语共享
 
 
关于我们
企业文化
商家入驻
广告合作
反馈建议
最新留言
 
 
版权所有 缅华网   苏ICP备11007827号
建议使用IE6.0以上 1440*900及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站 E-MAIL: 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