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站内搜索:
您当前位置:首页>> 缅华文苑 >>内容页> 
 
《叶绿色槟榔高脚盆》短篇之十【盲崇症】(丘文译)
发布时间:2019.01.10 来源:缅华网 浏览次数: 所属栏目: 缅华文苑

叶绿色槟榔高脚盆》短篇之十【盲崇症】

作者:钦钦都 译者:丘

 

(一)

    我们整区静寂昏黑,有些家尚末入睡,还可见蓄电池,蜡烛的微弱亮光。来往行人己稀少,虽然还不是深夜,没事就没人想出门。

    我拿着钥匙准备去关院子篱笆门,走到篱笆大门口,正在挪移两块垫门的断砖,隐约看见院前<北斗>树影下,闪动着一个黑影,我突地惧怕到手脚都发冷,微微向后退缩。

    “大侄女!”

    从黑影处问我发出的招呼,因为是在暗中,无法详细明辩,但可以意识到是一个矮个子,我紧握着院门观察时,那黑影渐渐向我移近,我警惕地控制自已不致发出惊叫……

    “是伯伯,不记得了吗?”

    屋里向外泌出的微光,使我辩出了短颇子矮矮笃笃的一位老人家,在幽暗弱光中老人家满头雪白的发丝,穿着破旧褴褛,脖上围了一条旧烂围巾,还有肩上挂着一个大大的挂包袋,老人家和我面对面,他是什么人?我想不起来,可是一种感应我感受到了,是谁?!

    “波旦克伯伯,大侄女。”

    “哦!”

    我记起来了。在我们有一艘大船的那时,在舰上的撑船工,长年累月和我们的大家不离不弃的,爸爸的亲信左右手。这水,这风,这船和同甘共苦的大船员。

    “哥旦克他真诚地想做为一个忠实奴隶,不是爸爸侮辱他的人格,不管你怎么抬举抬举,他这辈子摆脱不了这宿命。”

    关于波旦克爸爸经常这么说,是爸爸爱之切的话,重在我耳中响起,小时候船不离码头的日子,抢着背着我,到处送接我们的波旦克。煮饭煮菜是他,撑船张帆是他,上货卸货也是他,长途远航他处,不离爸爸左右,细心照顾的待卫,也是他。现在站在我面前,风尘仆仆,褴褛潦倒,像一个神经病者,我伤心悲痛不己……

    “女儿,是谁?呃!哥旦克,那么晚了,你看,来……来,进屋来。嘿,女儿,关上门呀!”

    赶忙锁了院门进屋,灯光明亮之下,波旦克更是皓首苍颜,人世沧桑是怎么样蹂躏了他,我很是奇怪,也很同情,尢其想起爸爸。

    “哥迎佑离世的消息,我在十天前才听说,我没机会见我恩人最后一面,心里很是难过。”

    “是的,哥旦克,我们有机会好好地待奉了他,嗯……去世前一,二个月还念叨,哥旦克不来己久!”

    妈妈说着,波旦克立马号啕大哭,伤心的大泪珠,沿着他黑黝粗糙的脸板,泊泊地流滴在上缅甸粗布衬衣上。

    “我亏欠了哥迎佑,我将终生抱着这个遗憾,他是我的大恩人呀!”

    波旦克不是上缅原住民,是爸爸的大船航行运货到下缅甸,回来的航途中带来的,波旦克初来时妈不很喜欢。

    “你呀!在我乡我村有那么多船员,何必把一个不知来历的人带回来!”

    妈虽愤愤然可爸没回话,后来对勤劳的波旦克,妈本身都感到不好意思。

    “哥迎佑曾经要我在他身边一个月,我也曾答应了,但是……”

    波旦克没继续他的话,用肩上破旧的围巾擦了脸,很久不再说话时,妈……

    “哥旦克,还没吃饭不是吗?女儿去添饭呀!”

    我添饭摆餐给他吃,一下可以吃下三大盘饭的哥旦克,还是和以前一样。

    看着吃饱饭后,烟雾冉冉,吸着土雪茄烟的波旦克,忆起年幼时和他一起生活的情景。

(二)

    我们幼年时一到学校放假,会到爸爸的大船靠岸的大城市去,大船有时会在<玛礼>处装载柴木,在<叫渺>载瓦缸,有时也会顺流南下装载米、盐、土虾、鱼干等。回到曼德勒就会在对岸沙滩搁上船坞,上船坞我们兄妹和爸爸就可以相处得长久些,不上坞修理时,和妈妈随着船沿江游荡。

    那一年正是我们的大船上坞维修,在这里只有船只,汽艇,进行维修,并无其他的东西和去处,我们被生活的单调寂寞煎熬;去垒沙屋,去数伊拉瓦底江上来往的船艇,远眺西边敏温山脉,问东看那曼德勒<蒿威>码头,消遣着时间。

    这时也正是曼德勒市内<阿迎>街头高台戏正演得火热之时,晚昏时滑过江面传来的鼓乐声,锣鼓乐器声诱起我想看戏的念头,每每向妈撒娇想看阿迎戏,就会被严厉地驳责,所以不敢向妈请求。谁也不会在夜晚渡过大江送我去看戏不是吗!

    有一天晚上,波旦克悄悄地叫我,后用一只小舢板渡过江,把穿着大裙的我扛在肩上看了阿迎,在戏摊买汽球给我,买饼给我吃,多快乐呀!记得那个叫<东旦阿迎>的,我至今没忘。

    序曲小剧结束,序前舞员正跳得欢时,波旦克对我说……

    “女儿,回了吧!”

    “不,女儿不想回,还想看。”

    我是个小孩,当然不会顾虑其他,在彩灯纷纷,锣鼓喧闹中乐不可支,看着戏慢慢地我睡着了,惊醒时我已回到江对岸船坞办公楼,是爸爸愤怒的吼叫声惊醒了我。

    “你,真是个没头脑的人,我们会有多大的躭心,你有没有替我们想过。”

    爸爸无法控制自已的脾气,说着挥拳打了波旦克。我害怕地躲到妈怀中直哭。爸妈对波旦克在不在船上并不关心,但不见了我的踪影,便有了重大的耽忧。不但找遍了船坞沙滩周围,还以为溺水叫人潜水寻找,妈妈哭着晕过好几次,后来爸爸好像忆起波旦克和我想看戏的念头,马上用一只小船渡江到戏摊场上四处找寻,那正是我熟睡在波旦克肩上的时刻。为满足我的意愿,送我去看阿迎的波旦克,笫二天半边脸颊臃肿。

    “为了女儿,伯伯受罪了,以后女儿不再去看戏了!”

    波旦克可是依然如故,好像未曾发生过什么。

    “伯伯不痛,女儿。也不会怨恨哥迎佑,伯伯确实有错,有错的人就得接受惩罚,哥迎佑不这样惩罚我,伯伯将不知如何自处?!现在受了拳打,伯伯倒感到释怀了。”

    微微的笑脸,波旦克表现了感到满意的表情,不管怎样,这椿意外使我难忘,每听到阿迎的隐约的锣鼓声就会凸起这椿往事。

(三)

    “哥旦克现在还在那船上吗?”

    我家把大船卖去时,波旦克是一个像孩了一般嚎啕大哭的人,爸爸虽然要他跟随我们一齐生活,但他却坚决拒绝,跟着换了主人的大船而去。爸爸卖了船转行做其他生意。爸爸奋力在新的行业,我却在学习中消磨了相当长时间,此间和波旦克失去了连系。

    有时大船来到曼德勒,空闲的时间,波旦克会到家来,为爸爸按摩手脚,寻着家里的事尽力帮做,和我有约会相见,不遇的时候较多。多年不见现今才又相会。

    “是的,我还在大船上,己不是玛名阵卖的那个船主,新主是八莫的一位商人,所以我才很少有机会到曼德勒。”

    “噢,这么说伯伯还和我们那只船在一起罗!”

    “是……是的,除了在大船,伯伯恐怕难以适应生活在其他环境了。”

    我叹了一口长气,波旦克叙说着他的经历。

    “玛名阵卖的承手不算很差,但和我合作不久,嗯,现在的主人是商人,我从来没见过,也无须见过,我的责任是照顾好大船不是吗,他们上什么货运到哪去,不是我的责任。而且现在的船都装了机器,不像以前须要人力撑,不用张帆,我只呆坐在船上抽雪茄。”

    波旦克似乎对自已的生活非常满意,不竭地说着,

    “哥旦克,年纪大了,来和我们一起生活吧,不用搡什么心,我们也可有一位可靠的助手,哥迎佑虽然不在了,我们也还有能力照顾你。”

    妈妈这么说,哥旦克一直摇着头。

    “感恩了,玛名阵。玛名阵一家给我的恩惠,我很想尽力报答,我是下定决心直死伴着那只大船。”

    波旦克这么说,我心中起了疑惑,我们并没有对不起他的任何过错,难道他对我们抱有难解的隐痛,为什么会那么毅然决然地拒绝,可波旦克的脸部表情依然是那么赤诚仆实,我们一起回述记忆,谈说今事,一直到深夜。也许只有我们睡得熟酣,波旦克可能一夜难眠。

    波旦克睡不着是因为换了地方,也可能想念逝世了的爸爸,最可能是不在他最爱的大船上。

(四)

    第二天早上波旦克整理着他的包袱。

    “哼……伯伯做什么?还住下来吧!已经到了,多呆几天呀!”

    “不了,女儿。伯伯是来为吊唁哥迎佑,膜拜了玛哈名慕尼佛塔后就回了。”

    “噢……不行,伯伯。住上一二个礼拜,女儿也有伴呀!”

    “想住下呀,女儿。但是伯伯还得回去守那只船,伯伯还有责仼。吃人奉禄,为人尽责,女儿。”

    我们为请他吃早餐,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留下了他。他对大船有那么大责任心。吃毕早餐即刻准备启程,出门前望着挂在客庁的爸爸的遗照……

    “呃……哥迎佑,在我内人去世,女儿夭逝,成了孤寡,困苦艰难时,是你救了我照顾我,整村人围着说我的坏话中,是你勇敢地把我接上船,我对你却未曾尽我的责任,我呀……我呀……”

    波旦克的哭声几近嘶哑颤裂,他的心忍受着一种莫名激烈的悲凄的感受,膜拜了爸爸的遗照,告别我们母女时,妈妈含着满脸泪珠,拿出一千元给他。

    “哥旦克呀……请不久不久到我们家来,我们的生活还算过得去,有困难的话随时可以来。”

    波旦克注视妈妈手中的钱说;

    “请别要我拿,玛名阵。你们的大恩大德,我一辈不会忘,我从来没有想到我会有能力尝还这段恩情,我怎能又接受你的这些钱呢!”

    波旦克拿起挂袋打了个结挂到肩上,又向爸爸遗像看了一眼……

    “自从我上了你们的船,你们和我同工那时开始,你们的经济就直往下落,我很希望你们的经济能有发展,希望倾全力帮助你们,可是……”

    波旦克悲声嘶哑,颤声气竭,使人痛心,我凝视着波旦克。

    “我曾和一位富有的女人结了婚,可邻她也因为和我结成夫妇而穷困,连牲命都损失了,整村人把我当做凶星神恶煞,不祥之物,我不怕劳苦,但是我的运命非常桀骜。看你们和我分开转业后就有了进展。这是因为我,我是这么想的。所以,你们卖船,我虽不想留在船上,也只好留下。玛名阵。”

    波旦克的话,在我心里有了沉郁的感受,在没卖成船的前一天,在爸爸妈妈面前波旦克对我说的话,重又回响在耳际。

    “女儿……你疼伯伯吗?”

    “当然疼呀,伯伯。您也疼我们吗?”

    在那个时候紫铜色的被太阳侵蚀的脸庞上,伤心悲痛使之阵阵颤抖。用他那粗糙的手不断抚摸我的头发。

    “女儿们的整家人我都疼,这个永远在心,但是,伯伯有贫困之命,伯伯永远不会富有,我怕我多桀的命运会传染你们!”

    担心贫困的传染,贫困的命会传染吗?当时说的这些话,我现在才有了理解,他是为了我们能发达才离开我们。爸爸是说船务和我们不适合。

    波旦克说是因他,爸爸说是因为船。

    详细思考一下,两种都不是正确的原由。其实波旦克和大船都不是原罪,我是这么想。人们的迷信流传下来的痛楚,不是吗!?

    “好……我告辞了!”

    “伯伯!”

    我忽地拉着波旦克的挂袋,在大家感到意外瞬间,拿过妈妈手中的一千元,迅速塞进波旦克的挂袋里。波旦克极力拒收,我也强制塞入,我们之间那些钞票被揉得不成样,最后,波旦克好像下了接受的决定,不再强拒了。

    “女儿们既然很想我接受,我就接受了吧!可是,我再也不会到女儿们的家来了!”

    问大门突地转身离去的波旦克背影,我又不觉悲悯交加,我们给的这一千元,他又究有怎样的解释和想法。

(五)

    波旦克回去了,可给我留下了不可消化的心思,波旦克耿直坦诚,有感恩之心,勤于工作,对自已的命运以自已的水准,有他标准的认知。可是,他不知人生运命的真谛。不懂得去寻觅,他会老老实实抱着刻骨的他的信仰至死不渝。他是这样的一个人。

    他的这种刻骨的信仰是谁赐予他的?从哪来的?要用什么方法才能抺弃!谁有这样的魅力!

    深更半夜到来的波旦克,隔天天一亮就回去了。这一夜晚对我来说,给我留下长年累月,挥之不去的震憾片断。一个晚上得到的教益,为了这,可是投入了漫长无尽的代价和时间。

    现如今我最想知道的是,在接手我们的船只的后者,他们都陷入贫境了吗?还是都发富了?实实在在的是波旦克将抱着他刻骨铭心的信仰度过一生。

 

本文网址:http://mhwmm.com/Ch/NewsView.asp?ID=36181
  网友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查看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姓名: *
内容: *
验证码: 点击输入框显示
 
 
  栏目列表    
  最新导读    
  伊江树:昂山将军的咒语2019-03-22
  《南加缅华网》五周岁生日快......2019-03-22
  中共领导的强大体制对中国意......2019-03-22
  2019缅甸留学生开学典礼2019-03-22
  缅甸手工艺品,喜欢的基本都能......2019-03-22
  下田野‖毒品金三角——“我......2019-03-22
  缅政府与8支未签约民地武组织......2019-03-22
  缅甸对牛油果实施良好农业规......2019-03-22
  讲着流利中文的“外来者”:缅......2019-03-22
  2019缅甸仰光旅游推介会在渝......2019-03-22
  缅甸密铁拉至东吁500千伏输电......2019-03-22
  热门文章    
  抗癌良药——优遁草(焕然 新加......2012-07-14
  史上最全榴莲品种介绍2017-07-15
  5种最天然最安全的染发法,一般......2015-02-16
  青木瓜泡茶治疗痛风2011-04-29
  椰子水是痛风者的救星(王净池供......2011-12-16
  习近平为什么修改任期制?2018-03-16
  在也门的美国人看见中国撤侨,哭......2015-04-08
  阳台上种黄秋葵(治疗糖尿病偏方......2011-06-26
  缅甸天然化妆品——黃香楝樹(雅......2012-07-21
  史上最全,缅甸地名中英文对照大......2014-06-22
  在线申请缅甸电子旅游签证全过......2014-08-14
友情链接
云南龙头科技有限公司   侨友网   缅甸之光   缅文镜报   缅华网的相册   中国华文教育网   仰光天气预报   缅华文化网资料库   国家汉办   厦门大学海外教育学院   网络孔子学院   华侨大学华文学院   云南大学   暨南大学华文学院   中国驻缅甸大使馆   中国驻曼德勒总领馆   中国驻缅甸使馆经济商务参赞处   缅甸联邦驻华大使馆   伊水南流   国际在线缅文网   中国人-在线工具   缅甸金凤凰中文网   凤凰网   中国侨网   新华网   缅甸华文文学网   《汉语》初中版多媒体教学资源包   中国新闻网   缅甸《十一新闻周刊》   缅甸时报周刊   缅甸黄页   缅甸中文网   美国南加州缅华网   印度华人论坛   中华精忠慈善基金会有限公司   委国新闻网   农历网   胞波资讯网   新华社缅文版   香港镜报   般若人生   云南舆情网   中国云南国际文化交流中心   全球华侨华人网   北京私家侦探   《胞波》缅文报   云侨网(中英泰缅四语)   柬埔寨柬单网   缅甸平台myanmaplatform   缅甸报刊下载Myanmar Newspaper   越华网   医学微观   马鞍山气象网   仰光天气预报   今天文学吧  
 
 
 
联系我们
电话:095-1-388225
邮箱:mhwmm.com@gmail.com
 
 
其它相关
缅华企业
今日视频
智语共享
 
 
关于我们
企业文化
商家入驻
广告合作
反馈建议
最新留言
 
 
版权所有 缅华网   苏ICP备11007827号
建议使用IE6.0以上 1440*900及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站 E-MAIL: 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