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站内搜索:
您当前位置:首页>> 缅华文苑 >>内容页> 
 
1993年荣获民族文学长篇小说奖:碧蓝色甘马育-17(丘文译)
发布时间:2020.07.22 来源:缅华网 浏览次数: 所属栏目: 缅华文苑

一九九三年荣获缅甸民族文学长篇小说奖

《碧蓝色甘马育》【十】

作者:汝汝意《因瓦》

译者:丘文

【十】

楼的最上层右边上层的午餐,照例静静悄悄地。

檀香粉斑驳,居家衣衫,随便的筒裙,便服穿着,埋头吃饭的两位老处女,看她们焦急不安的样子,像是遇上很大的麻烦。

早上到市场开店时,那种比实际年龄更年轻的风情,下午回到家就变得比年龄更加苍老了。

房间里为那些猫咪的欢崩乱跳声和录音机发出的微微歌声所统治。

餐桌的中央循例有;鱼,酸芒果酱,抄辣虾米,今天多了一碗空心莱酸辣汤。

“吃呀,姨妈,吃鱼肉。”

“吃……吃……女儿吃,姨妈只要有鱼酱和空心菜酸汤就夠了!不用其他的。。”

“喏……姨妈吃吧……吃,给,姨妈喜欢吃鱼肚肉不是吗!”

安蒂钦礼脸现喜色,这样子看来收养这姪女倒是值得了。很是知道孝敬长辈,很乖巧,也很听话。其他侄儿姪女那有这样?不值得去养育。不管怎样以她的外貌姿色至到现在还不思成家,就这一项安蒂钦礼巳感到万分滿意。嗯……瞬眼间在自已怀抱中的婴孩,现在已经卅七岁了。

安蒂钦礼的噩运妹妹在临盆分娩时弃世,是最小的一个妹妹。安蒂钦礼之上有个大哥,次为安蒂钦礼,此后一位男孩,最小的就是玛瑛闵的母亲。

大哥与弟弟,妹妹一直到成家立业,一切责任都落在了单身处世的安蒂钦礼头上。母亲在安蒂钦礼廾岁时与世长辞,父亲却在玛瑛闵母亲去世后不久亦撤手人环。父亲比较疼女儿,为最小的女儿伤心过度。

父亲弃世后在一间大屋,就只剩下安蒂钦礼姨姪两人,大哥与小弟成家分居了,玛瑛闵的父亲在妻子过世后回到他父母所在地三角洲,就此渺无信息。

那个时候在礼坦旧市场,安蒂钦礼就有一间布店。父母都做买卖,故而安蒂钦礼也兴趣於从事买卖。不想读书。读到四年级就退学了。把机会让给了大哥弟弟们。

不过,他们却是如此「报恩」的?父亲弃世,手抱小孩,布店一侧,她寻找依赖地帮忙,把寄居在外家的小弟一家人迎了回来,他们只有一个孩子,也大了太太赋闲在家,那是合适的了,大哥个习自已的居屋,孩子又多。

就这么着这两兄弟还多野蛮无情,強要分房子地及所有的遗产,父母都不在了,说兄弟姐妹分遗产是应该的,实在……实在……心痛得很。安蒂钦礼从不想回顾这些事!对两兄弟安蒂钦礼不过问也不交往。说过我死了你们别来,你们死了我也不会来!?

试想想自已的姐姐,自已的妹妹,一个独身处女,一个襁褓中的侄女,正处无依无靠极需依托的时候,只有他们才忍心说分遗产的话,不能惯看,安蒂钦礼強势地怼了回去。没说不分遗产,要分,但不是这个时候,到孩子成人时才分。这房子这孩子也有份。爸妈的遗产要做好清冊,邀请族贤耆老们来,两兄弟虽然没说什么,可是他们的妻室却不愿意,不愿意就上法庭,说过了的。安蒂钦礼说过,你们走先我会跟进。

他们在那个时候并没上法庭,什么时候上呢?是在孩子上十年级时,孩子成年了,分遗产呀!安蒂钦礼这边没任何回应,要走上法律途径解决,他们「斯文」地不断来威脅。

自已当然也明白,分遗产是应该的,但是,安蒂钦礼为什么?那是对老房屋的感情,对这老房屋安蒂钦礼有着非常深厚的情感。自问世就住着的房屋,是平顶两层木建筑,是柚木等硬木的建筑,園地约六十左右,有水井,有大的砖水池,槟榔树,椰树很多,年年椰子都有可观的收入,还有芒果树,水井边的白草果花开得茂盛,说说现在还呈现在眼里,永远也忘不了!到现在晚上还经常会梦见。从此这条街安蒂钦礼再也不去了。现在也许像这样拆了以后建了合同楼也说不定。

安蒂钦礼因对老屋有情感採取拖延态度,他们就越是怒目切齿,安蒂钦礼不想卖这老屋,很是怯於出卖这屋,但分遗产必定要卖,安蒂钦礼自是没足夠的钱认下,现有的摊子也不能放手。

最后,安蒂钦礼只好认怂,然而安蒂钦礼寄语两位,吤……要分遗产,首先要探好这座建筑的价钱,压价就不卖,没有高价不卖。那两位贪得无厌的竞然同意!

嗯……那座老屋似乎也惦念安蒂钦礼兄弟姐妹,买家都认为遗产屋,怕有麻烦都不肯下手,想买的又把价压得很低,那时没像现时房价地价热市,卖屋期间安蒂钦礼在老屋足足又住了十多年。

十多年后,安蒂钦礼五十岁房地价飞涨了,想买的人争先恐后,安蒂钦礼只得放了手。

安蒂钦礼姨姪俩分到卅万和市场的摊位。得到部份内儲,旧傢俬用具。对傢俬用具他们并不在意,这还得感激他们。其实是他们不想要这些古式的东西。他们不喜欢也好,安蒂钦礼可对这些东西非常珍惜。

还没买这间楼房之前,安蒂钦礼和姪女租房住了四年。想过用得到遗产金为自已买一间屋。可是……安蒂钦礼想住的是有園有地的園地屋。这样的房屋以安蒂钦礼现有财力,在甘马育礼坦一带已无法买到。永盛,苏拨志贡一带就有可能。这些地区又不适合住,自已的饭食来源是在礼坦市场,只能住在这周围,想着,想着,新市场建成,为装修新店面又花了不少钱。

最后,安蒂钦礼只得抓紧最不喜欢住的这合同屋。对呀,连这合同屋的最高一层都要卅五万。安蒂钦礼还是刚赶上,刚刚赶上,嗯……不敢散尽小包裹,安蒂钦礼和姪女的养老后备还得留着。

玛瑞闵不用说,极像她姨妈,虽然姨妈要培养她,可她到十年级就不再上学,说是要和姨妈一同做生意呢!安蒂钦礼当然高兴,在自己眼前自然更好。

“嚯……姨妈,波克们在打架了,快去……快去。”

“来了……来了……大藤条来了!”

猫咪们打架使屋里有了生气。做姪女的在静默的洗碗碟中,忽地大声喊叫,在擦手的静宓中的姨妈跑进客房,房里猫们嘶嚷的声音汹涌。

“波克……波克,发生了什么?……变态了你……哼!”

“是的,姨妈,波克最近不来床上睡,饭也吃不多,有病了吗?”

玛瑛闵担心地说着来到客房。

“牠们兄弟俩都一样,只有母猫到床上睡,不知为什么?要不要带去给医生看,姨妈?”

“不了,这是常态……。”

安蒂钦礼表情尴尬,难以继续话题,她的姪女处女缺乏的知识比她更是糟糕。

“这个月是<别多>(缅厉十月),<達波兑>(缅历十一月),闵。是猫咪们叫春配对的月份,唉……是类像人娶老婆的月份。女儿!”

小处女与老处女双双静默了,不再互视坐在了客房套椅边晶亮的地板上。这地板安蒂钦礼为使与老屋的地板相似,花了钱舖的。只是客房,寝室和厨房没铺。不坐套椅上的原因是,不想损坏客椅的籐面。一张椅子籐面损坏,请人来编织要一百多块工钱。

还有安蒂钦礼们的套椅是古式的,籐篾条寬又粗,请编篾师要多给工錢。在这古老的套椅边,姨姪两人坐下,照惯例姨妈记账,记赊账款,做姪女的烫熨衣服,如有新衣要缝就剪裁新衣,当然也听着收音机。可没习惯开启与收音机相联的录音器。斋期,祭神日,才开祭神录音曲,她们也只有这些神曲。买这收录音机,目的也是为了录放这些神曲。要不然安蒂钦礼还会修理那架<纳辛那>收音机,现在这架老玩具已无法修复,用布包裹了珍惜地收在箱底。

“等下,闵。那位女老师拿去的<巴德>是泰产还是<Mrs>?”

“是<Mrs>一件五百五十成交的。”

安蒂钦礼会时而提问,玛瑛闵回答后,整间房子又静寂了。

不过,今天早上安蒂钦礼姨姪己有了可说的话题。

安蒂钦礼摘下她的眼镜。

“安蒂~眉姨这老太婆,真是个市井老太,很是会管闲事!”

“噢……姨妈,是的,早上她如没事,凡从这楼下去的她都盯着,午后也是这样,买什么回来?要煮什么?什么价钱?实在烦心,小山尼却可亲近,是个可怜的孩子。”

“唉……是的,小山尼是个好孩子,姨妈有次日光管坏了是他来修好的。”

“姨妈没给说明梅利珍的事,她一定不高兴。”

“是啊,怎么能说,知道梅利是神棚围巾下的神婆,闲话当就不断了。可能还会跟我们去看呢!”

“还好,姨妈,神会与斋日相重,在勃生堂那区?”

“是……是,明天一元钞银行原装,……还得在市场找換。家里有一包五元面钞的。”

“这样的话……明晚姨妈还得腌制芒果酸。斋日恐怕没空了!”

“是……是……。”

为了去赴神会,姨姪两人正是同心同意之吋,传来了敲铁门的声音。

安蒂钦礼嚇了一跳压着胸口,这样的时间从没来过客人 - 是什么人?

玛瑛闵站起来。

“吓……闵……不要随便开门!不是时候,别是抢劫?”

“哈……姨妈真是,还早呢,也许是市场里的一位。”

安蒂钦礼似稍微压了惊。放下了圧在心口的手。

“吤……开……开……你个完全不知道,我们都是女性,要警惕才行。”

安蒂钦礼在唠叨时开了门。木门然后是锁着的铁门……。

“噢……。”

玛瑛闵惊異地“噢”了一声,又表现了摊商的脸谱。

会是谁?下一层的那人,带着眼镜嬉皮笑脸,嚼槟榔的那人!从来没说过话的。

“来……请进!”

不管怎样是邻居呀,当然要招呼,有一样,自已是在家穿着,有点羞涩。

“嚇……嚇……吃过了吗?”

嚼槟榔的人口齿轾快地召呼看进了客厅。

“等等……等等……貌那个……擦擦你的脚。”

姨妈不客气地,她是照着着地板的影儿的,不客气,那人也刚洗好澡过来的,脚上多是水珠。

“所利……所利……安蒂,我刚在厨房煮了菜过来的,嚇……嚇……我的名字叫温旺,下层的。”

“哦……对,人是常见。”

“这样……安蒂如有生辣椒,请给我一点。有吗?”

“什么?”

“生辣椒,小的也好……大的也好,都可以,我想舂虾米辣醬,家里没了,我这座楼层都走了,没一家有,嘿……嘿……这里应该是会有的!?”

“呃……嗯嗯,好像有些,闵拿给他。”

“哈……好嘢!”

小处女到厨房去的时候,老处女把哥温旺当做一个奇怪的动物注视。

在哥温旺的眼里,闪闪发亮的新地板与浅绿碧蓝色新墙的中间,佔了位置的那些古式像具,还有那老太婆很有不协调的感觉。还有停止了摆动的墙上老掛钟,老太就像它。嘿……嘿……拿着青辣椒走出来的超龄婦人小处女,就像客房里唯一做为时代物品展秀的厨櫃。

“谢谢了!谢谢。我是想吃了,就这么执着,嚇……嚇,吃过了吗?要吃舂虾米酱吗?还没吃,我会送来!”

“噢……安蒂们吃过了,谢谢!”

“嚇……嚇,嚐不到我的手艺啰!再见!”

“好……好!”

玛瑛闵正准备关门,从门簾下听到不知什么时候跑出去的波克们的叫声。

“呃……姨妈,波克们跑到楼下去了,不晓得什么时候跑出去的。”

“叫……叫……在那楼下有只皮肤病的雌貓,下午看见,这会传染上疥疮。”

“哈……别打扰别人的姻缘,嚇……嚇,貓也有感情,安蒂没听说吗,“会得到报应,貌貌要注意。“这话,嚇……嚇。”

两位老处女咪咪地喚叫她们的貓咪,楼梯拐弯处大声向她们喊话的哥温旺同时睨视了一眼。

哥温旺哈哈笑着敲响了他自家的门。

 

本文网址:http://mhwmm.com/Ch/NewsView.asp?ID=46746
  网友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查看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姓名: *
内容: *
验证码: 点击输入框显示
 
 
  栏目列表    
  最新导读    
  缅甸水果销售寻找国外新市场......2020-08-12
  缅华社会研究再谱新篇(林清风......2020-08-12
  顺电力领域的强劲投资之势,吸......2020-08-12
  229名残障学生参加2020年高考......2020-08-12
  岛内大失所望,台湾又被美国涮......2020-08-12
  特朗普说“如果我输了你们就......2020-08-12
  缅甸新冠病毒疫情确诊者仍旧......2020-08-12
  环球网调查结果来了:中国民众......2020-08-12
  缅甸北部实皆省温托县境内公......2020-08-12
  仰光省地区有3名候选人宣布退......2020-08-12
  对缅甸高考落榜生出路问题的......2020-08-12
  热门文章    
  抗癌良药——优遁草(焕然 新加......2012-07-14
  史上最全榴莲品种介绍2017-07-15
  5种最天然最安全的染发法,一般......2015-02-16
  香港镜报:诡谲的香港修例风波2019-06-28
  在也门的美国人看见中国撤侨,哭......2015-04-08
  97年香港回归前,英国人在香港到......2019-07-05
  椰子水是痛风者的救星(王净池供......2011-12-16
  青木瓜泡茶治疗痛风2011-04-29
  缅甸天然化妆品——黃香楝樹(雅......2012-07-21
  大快人心!香港这些人终于被判重......2018-06-19
  习近平为什么修改任期制?2018-03-16
友情链接
云南龙头科技有限公司   侨友网   缅甸之光   缅文镜报   缅华网的相册   中国华文教育网   仰光天气预报   缅华文化网资料库   国家汉办   厦门大学海外教育学院   网络孔子学院   华侨大学华文学院   云南大学   暨南大学华文学院   中国驻缅甸大使馆   中国驻曼德勒总领馆   中国驻缅甸使馆经济商务参赞处   缅甸联邦驻华大使馆   伊水南流   国际在线缅文网   中国人-在线工具   缅甸金凤凰中文网   凤凰网   中国侨网   新华网   缅甸华文文学网   《汉语》初中版多媒体教学资源包   中国新闻网   缅甸《十一新闻周刊》   缅甸时报周刊   缅甸黄页   缅甸中文网   美国南加州缅华网   印度华人论坛   中华精忠慈善基金会有限公司   委国新闻网   农历网   新华社缅文版   香港镜报   般若人生   云南舆情网   中国云南国际文化交流中心   全球华侨华人网   北京私家侦探   胞波网   云侨网(中英泰缅四语)   柬埔寨柬单网   缅甸平台myanmaplatform   缅甸报刊下载Myanmar Newspaper   越华网   医学微观   马鞍山气象网   仰光天气预报   今天文学吧   中国老挝(云南勐腊)磨憨磨丁信息网   云之南-华人频道   非华网  
 
 
 
联系我们
电话:095-1-388225
邮箱:mhwmm.com@gmail.com
 
 
其它相关
缅华企业
今日视频
智语共享
 
 
关于我们
企业文化
商家入驻
广告合作
反馈建议
最新留言
 
 
版权所有 缅华网   苏ICP备11007827号
建议使用IE6.0以上 1440*900及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站 E-MAIL: 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