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站内搜索:
您当前位置:首页>> 缅华文苑 >>内容页> 
 
1993年荣获民族文学长篇小说奖:碧蓝色甘马育-31(丘文译)
发布时间:2020.11.13 来源:缅华网 浏览次数: 所属栏目: 缅华文苑

一九九三年荣获缅甸民族文学长篇小说奖

《碧蓝色甘马育》【廾一】

(作者:汝汝意《因瓦》译者:丘文)

【廾一】

    因为断了电成了早灾灾民群中,安蒂钦礼姨姪两位不在内,上床睡觉前非要抽满两比巴桶水的习惯,使她们用不着担心,午后由市场㘯回来所用的洗澡的水。其它楼层的却都陷于困境。

    哥温旺那一家,有足够八口人洗涮用水,波巴阵那家也有足六口人洗脸的水,山尼那间因对电源有十足的信心而裁了跟斗。个人私有的抽水机,随时想开就可以开动(当然是在没断电的日了子),其他的日子将冲凉时才抽新鲜的洁水,像现在这么一断电,山尼们同样发生问题,没水洗澡。

    所有受旱的灾民,忍受了早上不洗澡的挑战,计划着下午才一拼洗的念头各自离开住家。

    可是,直到下午电都没来!

    下午六时,整天到处查问断电原因的山尼,疲惫劳累地回来了。

    因为地线爆了,碧蓝和其它五,六条小巷要停电三天!

x     x     x     x     x


    仰光市郊区甘马育碧蓝小巷的夜,像一个小村般,东一点西一点亮着小豆灯。

    碧蓝色小巷三楼六层上的人类,在走廊渡过断电的夜晚。

    宇和纳的走廊上,整天没得洗澡的,满身不自在的宇,提着他心爱的手提收音机,在四十五尺长的地方愤愤地来回踱步。因为气愤的脚步声将会引来的下层人们的抗议,纳等待着。虽然是水泥地板,这相隔两层的地板可是薄薄的,如是木板跟宇更是难题,玛纳纳她们每天可要拉起筒裙角好几回。

    宇一边正步,一边时而开启时而关闭收音机,砸砸咀,他自已忙个不休。纳置之不理,拍拍地自个儿打着扇,倾耳静听那边走廊上老处女姨姪的对话。

    供奉‘娜加扬‘女神的小神龛的烛光下,洗过澡的姨姪俩老处女,脸上檀香粉均匀,轻松地闲聊着。

    “等下,今天来买东西的年青人,与姨妈们什么时候认识的?”

“姨妈,在那个神会,梅利庆们那个仰光神会,闵们的哥都支,哥都礼安慰之时,来向姥姥献礼的那个。”

    “哼……是吗?来向姨妈和姥姥神献礼?”

    “嗌……有呀!姨妈忘了,姨妈那时可能醉了。”

    “嘿……小声,那儿会醉?姨妈那时根本没喝?”

    “不知道耶!闵不记得了,看那小伙子可能是有钱人家,姨妈。今天从闵这买的,衫料三块,纱笼三件。”

    “哦唉……像个吊儿郎当,游手好闲之类。”

    这边走的纳纳更是专注地听,浪荡子呢,是醉了呢,年青人呢,大处女们的话,引人兴趣。声音也真低细的大处女。

    “杜恰利呀,现在如果是趁着一艘船在游河该有多爽!”

    “噢……宇也真是的,如果沉船了怎么办?好可怕!”

    “有什么可怕的,你这勇气呀!哈……哈,在小船上,河风阵阵,月儿晶晶,微波荡漾,还有‘贝利奈‘,这时还有一处,要用船去的,别忘了!在勃生那边。什么?是有个英文名。”

    “英文名的佛,是吗?”

    “宇呢!那边走廊两位大处女声音小了,纳正专注听讲!喏”

    “等下呐!就在我的咀边,在勃生那边,嗌……记起来了(Martin)。”

    “哼……是摩阵逊啰!什么马甸?……宇呀!”

    “喔……不是这样!你们是依缅甸习惯叫的,竖这佛塔的海角是为纪念一位名叫马甸的先生而命名的,建在这上面的佛答就叫马甸佛塔。”

    嚯哚……马甸逊佛塔呢?到宇手上纳才听到了,纳要正视一下,以后在宇的面前,不说摩阵逊,不再受指责。

    “喔唉……乱七八糟,为什么要请他来家作客!”

    “啊啰!走廊上的老处女安蒂钦礼的丝般细声,带有一股怒气,没了,因为宇,纳错过好多知情的机会。纳又给了一双耳朵重要的任务。”

    “闵给姨妈下过什么誓言,姨妈为闵……。”

    “喔……姨妈在说些什么呀!没有关系,闵有什么事呢?”

    “有什么事?今天市埸到家就一直不停地提说那青年人!”

    “说是这年青人!”老处女安蒂钦礼象是打了对方一巴掌。断电夜使人动心的一段剧情,纳很想详细地了解。她尽量让身子更靠近对方。

    “朦胧的夜,月不亮的,”

    吤……多好,哄亮的沙哑的歌声,遮盖了两位大处女的话音,会有谁?大处女下层的不知客气的补习班老师。

    “在那约会的晚上……我独自在‘名干达‘草坛,”

    “哈……老爸,别唱这,别唱这。”

    “要唱……是敦底登丹的歌,好听……。”

    “情人来的那晚,银月儿洁亮,情人不来的夜,月儿你到那去了,月儿你躲在那儿呀!”

    “老爸,别唱了。”

    “听好……听好,老爸唱给你们听,电灯亮的晚上,我们好快乐,电灯不亮的今晚,我们要到那儿洗澡?我们看不了电视,是否讨厌我们关闭了可爱的电……。”

    孩子们的掌声,喊叫声下,妹埃的波旺的声音被埋没了。哥温旺父女们的走廊舞台秀,使三搂六层有了生命。

    “好耶!……好耶!只有貌温旺父女们好!歌声和着掌声,多热闹呀!”

从这边走廊波巴阵给予称赞,并用手触碰了一下,今天不同寻常提早回到家,静静坐在身旁的孙儿。

    “嘿……孙儿阿加,行动……拿你的当叮来一把……。”

    阿加新奇地摇头,“不想弹,爷爷!”波巴阵这时才用蜡烛祥细地照看阿加的脸,绉眉问:

“我的孙儿,发生什么事?……是不是没得洗澡?菜食不好吗?嗯……你是喜欢吃好菜肴的,应该是吃不上好菜,今天早上你是知道的,没来电大家都陷入困境,你们仰光的人,一遇断电,象是什事都不会做了,一群只懂依靠电力的,一断电就没法洗澡,没法煮饭,虽是白天也要窝在黑暗里,风扇不动沉在热闷之中,唉!不是好地方。”

    爷爷说的一切,阿加只得静静地听,不再不露声色地离开,足够奇怪的,这家伙揽上了什么事?刚才,做父亲的要他跟着到礼坦头接他妈时,以前马上就有反应的他,今天动都不动。要他护送两个孪生姐妹到她们礼坦朋友家洗澡,也不答应。做父亲的只得送了。他有什么事当然不知道。

    “今天我孙儿有点不正常!……怎样?爷没说错吧,吓……孙儿!”

    阿加没开口,只是突然挪近爷身边。

    “爷!”

    “哼!”

    “爷爷身上还有多少钱?”

    “嘿……爷爷身上吗?大约有三百块,孙儿没零用了,是吧!”

    “不是……我不是说这些,爷爷。嗬……爷爷在上缅甸还有的钱!”

    “哈……爷在上缅甸那里还会有钱?你奶奶去世后,爷爷就把所有的卖了跟你们来仰光,爷爷所有的钱,就买了这层楼,……在家乡剩有的只两亩地,是你奶奶那边的亲戚维持生话的。”

    “爷爷……这两亩地能卖多少钱?有五十万吗!?”

    “五十万!?……,喔……做千秋梦呀,孙儿!怎么可能?嗯……依现在的市价,该有十万,十五万,最多廾万呗,这还是爷的地比一般的宽。”

     阿加没再回话,只是叹了一口大气。

    “孙儿的两个朋友今天去日本了。”

    “是吗?我孙儿还不能随行呀!还没轮批呀!”

    “哈……爷爷,孙儿怎儿能轮到,孙儿没钱交呀!永远不会轮上。”

阿啰……这孩子的声音颤抖着。

    “钱要多少?说给爷爷听。”

    “五十万!”

    “嘿……五十万!”

    “是的,这还是这位仲价,和孙儿与老妈是老朋友,现在其他人收费已是七十万了。”

    “七十万……会有给七十万去的吗?嘿……。”

    “多的是,爷爷。孙儿如有钱也愿意给,到那边只要打六,七个月的工就回本了,剩下的收入都是盈余了。”

    “这个爷爷全不知情,照爷爷的想法是,既然有七十万,就会做为资本经商找出路,咽……爷们小时候,富甲一方的有钱人,财产最多也过十万。啊哟……旁人都为富有十万而羡慕不己。那时,十万奖金的头彩,可以轻易买一辆车一座楼,吉普车一辆才两千三千,可以把吉普车当彩物,结在‘迦提‘布施主釆树上,中了釆奉袈裟‘迦提‘树村庙和尚,还俗的可就多了!嘿……嘿……挂在主釆树上的俗家用的东西又非常齐全,大小毛巾,大小钟表,伞,鞋,油盐,米,辣椒,葱头等,各种常用药物都有,咡……中了主釆树的法师把釆树扶上吉普车,会驾车的就驾着走了,现在那有这样的事!”

    波巴阵顺着风向所说的话,并没听进入阿加的耳里,只是时而听进一两句,波巴阵得有为所欲言而高兴。

    三楼六层的最下一层,山尼把所有的蜡烛点了,在他的房间摆布了彩灯阵,使整间房子亮堂堂。等待他母亲回来,山尼旁边的电话不停地响着,山尼丝毫没去关注,嘟着小咀吹着口啃,看着自已的影子,做着室内的清洁。

    稍久电话铃停了,山尼什么也没察觉。

    又一次电话铃响,刚好安蒂眉夷走到门口。

    “噢……山尼派呀!蜡烛可都完了,电话来了他也不知道?糟得很呀!”

    山尼当然一无所知,“阿巴巴“高兴地迎接他的母亲。接过母亲的袋子寻找吃的东西。”

    “哈啰……请说。”

    “……,……。”

    “是的,谁……玛莺闵,是玛莺闵吗?还是杜钦礼?要叫谁,是……请稍等。”

    从外劳累回来的安蒂眉夷,只稍微休息一下,传呼小处女的是个男声,玛莺闵从没来过传呼。

    “山尼!”

山尼此从安蒂眉夷袋里掏出饼包打开吃着,他已饿很久了,家里还没煮饭呀,安蒂眉夷用手触了他,然后指向上楼,山尼点点头已准备好,安蒂眉夷在一张纸上写了名字递给他。

    山尼嘟了一下咀唇,兴高釆烈地上楼去了。虽然是断了电没法按门铃,山尼对上楼不但不厌弃,反而更是高兴了。老处女们的房间,须帮的帮了之后,他乐意和猫咪们玩乐。

    安蒂眉夷坐在一张客椅,让她奔波劳累的整个身躯得到休息。点了一支烟等山尼回来叫他去买茶,今晚就以茶饼为餐了。以为午后电会复原,还买了腊肠回来,算了,不升火了,肚子也饿了,山尼未去买荼之前,听玛莺闵来的电话,可以籍以镇锇。

    “安蒂眉夷!”

    没在烟里的安蒂眉夷的双眼,突地圆睁放亮,门口是手执手电筒的玛莺闵。

    “来,来,闵。安蒂也刚回来,还好!安蒂到门口听到电话铃响,不知响多久了!”

    “哼……是吗?”

    啊门……大处女的表情是担心焦虑,拿起手提话筒,用一种另类的的急忙的音调;

    “是呀!是闵呀!哼……刚才还叫过?我们,给我们做传呼的阿姨,还没回到家,闵这区断电了!是的,有什么事吗?”

    安蒂眉夷抽着烟,很有兴趣地探究着动情的大处女,一定有件出奇的事了!唬……你看,大处女面红耳赤了。握着电筒的双手更加用力了。

    “不是,可以呐!闵们是商人,不行,不可能来!闵市场不放假!也很远!哈……糟糕,嗯……嗯……我和姨妈商量,就这样了!不行,姨妈会跟来的,就这样,挂了!”

    放下听筒的大处女的手颤抖着,双耳通红,递给安蒂眉夷的五元钞都通红的。

    “谢谢!安蒂,再见!”

    “呃……嗯,山尼可在闵房里和安蒂钦礼有话说了,闵回去帮说一下,安蒂要叫他去买茶。”

    “好……好,安蒂!”

    “还有……,刚刚是闵的朋友的电话吗?哼……哼,别以为我多管闲事,这人从来没给闵来一通电话,和闵有什么约会?要约去哪儿?”

    准备转身出门的闵顿时停下脚步,佛爷……佛爷,多可怕的老妇。她都在旁窥听,如果转而告知姨妈,那就糟糕,喔……这怎么行!虽是个处女,是个商贩大处女。这么点还是会随机应付的。

    “噢……不是闵的朋友,闵的弟弟,姨妈下面的弟弟,闵舅舅的儿子,表弟,再见,安蒂!闵会催山尼回来!”

    说着急忙离开的大处女欲盖弥彰的,不严谨的说词和装作,安蒂眉夷昧着咀唇,轻蔑地留下了。

    碧蓝色的三楼六层的住家,在断电的夜晚很早都入寝了。可是,在沉闷闷热的鸽子笼小房里有谁能睡得下,像小鸽子扇动双翅膀,辗转反侧,努力地忍耐着渡过第一个断电的夜晚。

    宇和纳的这一间,可以听见宇在床上用脚猛敲床板的声音,为让一丝风儿能从走廊门逢吹进来,纳稍为张着走廊的门,也为随时驱猫儿,随时警惕着,和纳不时安抚宇的声音。

    两位处女的房间,满心忧虑刚入睡的老处女安蒂钦礼,准备着进入她经常的地震梦乡。沉醉在温馨甜蜜的大处女玛莺闵却已不知人间会有闷热,黑暗的事情。

    哥温旺那一层在黑暗中沉寂了!

    安蒂眉夷的底层也在黑暗中消声了。

    失去理想人生目标的阿加的吉他的轻微的声音弥漫覆盖了漫长的黑夜。

 

本文网址:http://mhwmm.com/Ch/NewsView.asp?ID=50487
  网友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查看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姓名: *
内容: *
验证码: 点击输入框显示
 
 
  栏目列表    
  最新导读    
  拾级而上 共创繁荣2020-11-30
  “云上南博会”启幕在即 多国......2020-11-30
  聚焦合作与发展 东南亚国家政......2020-11-30
  为澜湄地区发展注入“源头活......2020-11-30
  缅甸新冠疫情死亡人数已达19......2020-11-30
  伊洛瓦底省的威桑及昌达海滩......2020-11-30
  RCEP是“渐进主义”的成功实......2020-11-30
  曼德勒省彬乌伦地区开始采收......2020-11-30
  播客|缅甸漫谈:没能落实承诺......2020-11-30
  缅甸投资委员会在今年九、十......2020-11-30
  缅甸新冠疫情11月28日一天之......2020-11-30
  热门文章    
  抗癌良药——优遁草(焕然 新加......2012-07-14
  史上最全榴莲品种介绍2017-07-15
  5种最天然最安全的染发法,一般......2015-02-16
  香港镜报:诡谲的香港修例风波2019-06-28
  97年香港回归前,英国人在香港到......2019-07-05
  在也门的美国人看见中国撤侨,哭......2015-04-08
  椰子水是痛风者的救星(王净池供......2011-12-16
  青木瓜泡茶治疗痛风2011-04-29
  缅甸天然化妆品——黃香楝樹(雅......2012-07-21
  大快人心!香港这些人终于被判重......2018-06-19
  史上最全,缅甸地名中英文对照大......2014-06-22
友情链接
云南龙头科技有限公司   侨友网   缅甸之光   缅文镜报   缅华网的相册   中国华文教育网   仰光天气预报   缅华文化网资料库   国家汉办   厦门大学海外教育学院   网络孔子学院   华侨大学华文学院   云南大学   暨南大学华文学院   中国驻缅甸大使馆   中国驻曼德勒总领馆   中国驻缅甸使馆经济商务参赞处   缅甸联邦驻华大使馆   伊水南流   国际在线缅文网   中国人-在线工具   缅甸金凤凰中文网   凤凰网   中国侨网   新华网   缅甸华文文学网   《汉语》初中版多媒体教学资源包   中国新闻网   缅甸《十一新闻周刊》   缅甸时报周刊   缅甸黄页   缅甸中文网   美国南加州缅华网   印度华人论坛   中华精忠慈善基金会有限公司   委国新闻网   农历网   新华社缅文版   香港镜报   般若人生   云南舆情网   中国云南国际文化交流中心   全球华侨华人网   北京私家侦探   胞波网   云侨网(中英泰缅四语)   柬埔寨柬单网   缅甸平台myanmaplatform   缅甸报刊下载Myanmar Newspaper   越华网   医学微观   马鞍山气象网   仰光天气预报   今天文学吧   中国老挝(云南勐腊)磨憨磨丁信息网   云之南-华人频道   菲华网  
 
 
 
联系我们
电话:095-1-388225
邮箱:mhwmm.com@gmail.com
 
 
其它相关
缅华企业
今日视频
智语共享
 
 
关于我们
企业文化
商家入驻
广告合作
反馈建议
最新留言
 
 
版权所有 缅华网   苏ICP备11007827号
建议使用IE6.0以上 1440*900及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站 E-MAIL: 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