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站内搜索:
您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回眸 >>内容页> 
 
老兵口述⑰|余国清:两次参加远征军,一个班打到只剩他一个
发布时间:2017.09.21 来源:澎湃新闻 浏览次数: 所属栏目: 历史回眸

1931年9月18日,“九一八”事变爆发,14年抗战从此开始。

抗战期间,中国军民伤亡3500万以上,其中军队伤亡380余万。按照1937年比价,中国官方财产损失和战争消耗达1000多亿美元,间接经济损失达5000亿美元。

由刘玉创作的《抗战老兵口述历史》今年8月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转载获作者授权。

今天刊发的文章是抗战老兵余国清的口述故事。

余国清

【余国清】

1920年2月出生于江西奉新县。1937年报名参军,加入国民革命军新二十八师八十三团迫击炮连,后任上士班长,驻防滇缅公路;1942年随中国远征军第六十六军所属新编二十八师进入缅甸对日作战,第一次远征军失败后回国;随后进入贵阳辎重汽车兵团二团;1943年再次入选中国远征军入缅参战,在汽车兵团十团三营七连一排一班任班长;1945年8月回到昆明休整后调往驻扎在贵阳市清镇县的重炮十二团汽车连;1948年8月整编进炮兵十五团;1949年在广西小董镇被解放军俘虏后遣散,到桂林安家。婚后育有一女,现独自一人生活。

我原是江西省奉新县人,因为家中贫寒,我们家从祖父那一代开始就借住在奉新县南门外桥头的龙王庙里,我祖父、父亲都靠帮人做零工维持生计。
1937年8月,我在江西南昌报名参军,当时在国民革命军新编第二十八师(师长刘佰龙)八十三团迫击炮连。按照计划,部队招够 1000 多人就开赴重庆附近。

到训练基地以后,我们领了枪,开始正式训练,光是行军这一项就练了几个月。
训练结束,我们被调到贵州省贵阳市,主要负责保卫能直接通往缅甸的西南通道,防止日军由此进入内地,力图确保“抗战生命线”滇缅公路的畅通和重庆乃至整个西南大后方的安全。

1941年12月23日,中英签署《中英共同防御滇缅路协定》,中国远征军第一路长官司令部正式成立。

1942年4月初,第六十六军所属新编二十八师、二十九师进入缅甸腊戌抗击日军。我们进入缅甸时,战局对盟军已十分不利。当时因盟军指挥失策,协作不力,加之日军于1942年4月28日偷袭腊戌成功,切断了我方后路,十六万盟军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内就由主动陷入被动。兵败“野人山”(克钦山)之后,我们在溃败的情况下,不得不一路向云南方向撤退。在离中缅边界大概不到一天路程距离的山地,因为天黑又不熟悉路线,我们八十三团遭到日军伏击,被敌方的机枪、炮火猛烈扫射攻击,部队彻底被打散。

退回云南境内后,我带着二十几个战士一路经过腾冲赶往保山。

退到怒江边的时候,连接东西两岸的惠通桥已经被防守保山的国军炸毁。逃难的人群发现惠通桥被炸,想到后面随时会出现的日本兵,立即乱了起来。一些尚未过桥的战士和华侨,相继点燃引爆了自己的汽车和车上的军火物资,以免这些车辆和物资落到日军手中。但更多的人,则不顾一切地试图逃生。一路上除了走散的军人,到处是惊慌逃难的人群,大多是妇女和孩子。

日本兵很狡猾,他们在路上截住华侨的小车,然后坐车跑到撤退队伍的前方搞袭击。所以,沿途到处都有我们死伤的兄弟和华侨。

1942年5月5日上午10时许,我带着 20 多人的“超级班”,在惠通桥附近设法渡江,想要撤回保山。

远远地看着一队日军士兵从山上冲下来,于是,我带着战士们躲入路旁的密林中,决定偷袭一下。等气势汹汹的日本鬼子靠近,我们就用身上所携带的武器,对准走到近处的日军开火。看到我们打了起来,附近的溃兵也纷纷向日军开枪射击。

双方就在桥头的公路两侧展开了对战。

由于我们枪弹不足,炮也在当初从缅甸撤退时埋了,只带着一点轻武器。最后寡不敌众,我身边的战友们都牺牲了,我这个20多人的班,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几个鬼子见我已经没有子弹,就围了过来,我两腿的膝盖附近被他们刺穿了六个洞,当刺刀再次逼近,我拉响胸前的手榴弹,准备和鬼子同归于尽。鬼子吓得惊慌逃窜,我就把手榴弹顺势扔出,前面的鬼子被炸退了几步。过了一会儿,又有几个鬼子向我这边冲过来,我看准时机,丢出最后一颗手榴弹。那几个鬼子是不是全部被炸死了,也不清楚。我趁乱滚下高坡,爬到河边的小树林躲了起来。

公路上的日本兵,一边叽里呱啦地叫喊着,一边猛烈地向树林里放枪。日军布置在惠通桥一侧的迫击炮,也不断地向对岸的中国部队轰击。

在这个小树林里,这时已经躲了好些人,有华侨、伤兵和当地的老百姓,也有死难者的遗体。

第二天,我腿上的伤口开始恶化,疼得我龇牙咧嘴的,还好人群里有个老乡懂点医术,帮我弄了点树叶、草根嚼烂敷上,才不那么疼了。

这么多人一起挤在那个死角里,没有食物,也没有药品,虽然日本鬼子看不见,但是大家连话都不敢大声说。大家实在饿得慌了,就胡乱抓一把树叶、草根之类的东西充饥。白天渴了也不敢去河边喝水,怕被公路上的日本兵发现,只有等天黑以后才敢悄悄去河边饱喝一顿。就这样艰难地熬过了十多天,公路上终于安静下来,躲难的人便逐渐散去。

第15天傍晚时分,我确认应该没有什么危险了,才大着胆子找了条木棍撑着,慢慢走到几十米远的一个河湾边,一个老船工见我是当兵的,主动把我送到了河对岸。

老船工听说我是江西人,就对我说 :“你有救了,不远的江边住着一个村的江西人呢。我送你去他们那里。”

在老乡那里,他们先帮我在伤口上敷了药,然后让我美美地饱餐了一顿。第二天一大早,我决定离开“江西村”去找部队。临走前,我劝老乡们出去躲一躲,他们说,知道日本人要来了,已经想好了到时候去附近熟悉的山上藏身。见我腿上有伤还执意要离开,村里的一个年轻人提出要送我一程。年轻人把我送到十多公里外的保山县城外,因为担心家里的人,他就返回去了。我拄着木棍,拖着伤腿,走走停停,一路乞讨着走了估摸有两个月,好不容易熬到了昆明。
找到当地军队收容所说明了情况以后,我被送到宜良县后方医院疗伤,半年以后,见脚上的伤好得差不多了,我就又想回到部队去继续抗日。

一天早上,我见有辆军车停在小溪边加水洗车,便上去搭讪,司机听说我是从缅甸打仗回来的,就热情地在旁边的铺子里买了个糍粑给我充饥。得知他正要赶往贵阳,我心里大喜,就求他带上我一起去。到了贵阳,热心的司机还请我在路边吃了顿饭,我对他千谢万谢。司机却说 :“都是为了打日本鬼子,我们是一家人。”

在贵阳市区,见一堵墙上贴着贵阳辎重汽车兵团二团招考学生的广告,我就赶忙找过去报考。

可是,因为要求报考者必须有初中以上文化,我被拒绝了。我有些不甘心,打听到他们领导的住所,就直接跑过去求情。第三营营长原是第五军的,也是从缅甸回来的,他了解到我的情况后,就把我破格录取了,并安排在招考处负责招考学生。我们招了300多人,返回毕节县团部驻地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当时整个团只有一辆德国柴油车,但没有柴油,因此训练时都是推着走,虽叫汽车兵团,其实主要是步兵训练。

大约一年以后,国防部及美国军方代表团到部队招人参加第二次远征军,我又入选了。

我们先被送到昆明马家坝机场,然后在那里体检,有好些检查项目,因此手臂上被盖满了红章。没有盖章的,就证明身体不合适,被退回原部队。
之后我们被送上陈纳德将军组建的“飞虎队”的飞机。飞机很小,只能坐60人。

起飞的时候,昆明下着鹅毛大雪。这飞机性能不是很好,遇到高山也只能慢慢打转升上去。经过喜马拉雅山后,到了印度的汀江机场,在那里,我们换上了美国军衣,原先穿来的衣服全部烧了。停留一天之后,我们被送到兰姆加。兰姆加是中国远征军总部训练基地,由美军史迪威将军出任中国驻印军总指挥。他是个“中国通”。

在基地整训和装备好中队后,我被正式编入远征军汽车兵团十团三营七连一排一班任班长。我们独立团团长是余廉一,营长袁尚中。我们团是按照美军的编制组建的,一个连有200人,由美军教练员负责授课。

我接受了一个月的汽车驾驶训练,毕业后领到了驾驶证,留在汽车学校做督教班长。当时每天训练8个小时,一个班有20人,每人一辆美军四轮“尖比西”大卡车。我们营的人都不准留头发,全剃成了光头。训练了一段时间以后,我们就被安排开着汽车运送修建史迪威公路用的材料。
没过多久,缅甸战事胜利结束。

1945年8月,中秋节前夕,我们随一个回国的新车车队经史迪威公路走了14天,回到昆明集中。此时已是抗日战争胜利前夕,不久,我被调往驻扎在贵阳市清镇县的重炮第十二团汽车连。十二团是榴弹炮团,炮筒有三四米长,轮胎有现在的挖土机轮胎那么大。我们之所以驻扎在清镇县,主要是因为城东南约7公里的地方有个清镇飞机场。按照之前的说法,我们部队是在那里等上级的命令,为“打到东京去”做准备。不过,就在我们在贵阳待命期间,日本投降了。

随后,国内战争爆发。

1947年,我们在沈阳战败。公路、火车都不通车了,我被安排乘飞机护送军官们的家属到上海、汉口等地。

1948年8月中旬,我所在的部队被打散。混乱中我被整编进炮兵十五团,因为开车技术好,被安排开车运送满满一卡车用50厘米长的铁盒子装着的黄金、大洋,随部队转移。两吨半的卡车上堆了整整五吨重的货,我估计一个盒子里面可能装着1000块大洋。这一卡车的金条和光洋,据说是国防部长白崇禧亲自要求运送到广西的。我们从汉口出发,一路辗转长沙、衡阳、桂林、南宁,然后到了钦州县下面一个叫小董的地方。

1949年,我们在小董被解放军俘虏,军官都被抓去劳教了,我们这些当兵的,就各自被遣散回家。我领了路条以后,坐车到了桂林。因为我老婆在桂林呢,我们是 1948 年我在桂林停留的时候结婚的。

本文网址:http://mhwmm.com:443/Ch/NewsView.asp?ID=26118
  网友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查看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姓名: *
内容: *
验证码: 点击输入框显示
 
 
  栏目列表    
  最新导读    
  洞察投资风向 缅甸市场潜力无......2019-06-26
  中粮粮谷与缅甸大米协会签署......2019-06-26
  缅甸再次发生炭疽杆菌2019-06-26
  保山居民与缅甸人婚姻登记办......2019-06-26
  昆钢将在缅甸建全流程钢厂,年......2019-06-26
  联邦快递起诉美国商务部:我们......2019-06-26
  中国东方航空开辟上海——仰......2019-06-25
  电力部门宣布解除限电禁令恢......2019-06-25
  在大其力被逮捕的100名中国公......2019-06-25
  世界银行点评缅甸经济发展状......2019-06-25
  美国向我超算“动手”,专家怎......2019-06-25
  热门文章    
  抗癌良药——优遁草(焕然 新加......2012-07-14
  史上最全榴莲品种介绍2017-07-15
  5种最天然最安全的染发法,一般......2015-02-16
  青木瓜泡茶治疗痛风2011-04-29
  椰子水是痛风者的救星(王净池供......2011-12-16
  在也门的美国人看见中国撤侨,哭......2015-04-08
  缅甸天然化妆品——黃香楝樹(雅......2012-07-21
  习近平为什么修改任期制?2018-03-16
  阳台上种黄秋葵(治疗糖尿病偏方......2011-06-26
  史上最全,缅甸地名中英文对照大......2014-06-22
  在线申请缅甸电子旅游签证全过......2014-08-14
友情链接
云南龙头科技有限公司   侨友网   缅甸之光   缅文镜报   缅华网的相册   中国华文教育网   仰光天气预报   缅华文化网资料库   国家汉办   厦门大学海外教育学院   网络孔子学院   华侨大学华文学院   云南大学   暨南大学华文学院   中国驻缅甸大使馆   中国驻曼德勒总领馆   中国驻缅甸使馆经济商务参赞处   缅甸联邦驻华大使馆   伊水南流   国际在线缅文网   中国人-在线工具   缅甸金凤凰中文网   凤凰网   中国侨网   新华网   缅甸华文文学网   《汉语》初中版多媒体教学资源包   中国新闻网   缅甸《十一新闻周刊》   缅甸时报周刊   缅甸黄页   缅甸中文网   美国南加州缅华网   印度华人论坛   中华精忠慈善基金会有限公司   委国新闻网   农历网   胞波资讯网   新华社缅文版   香港镜报   般若人生   云南舆情网   中国云南国际文化交流中心   全球华侨华人网   北京私家侦探   《胞波》缅文报   云侨网(中英泰缅四语)   柬埔寨柬单网   缅甸平台myanmaplatform   缅甸报刊下载Myanmar Newspaper   越华网   医学微观   马鞍山气象网   仰光天气预报   今天文学吧   中国老挝(云南勐腊)磨憨磨丁信息网  
 
 
 
联系我们
电话:095-1-388225
邮箱:mhwmm.com@gmail.com
 
 
其它相关
缅华企业
今日视频
智语共享
 
 
关于我们
企业文化
商家入驻
广告合作
反馈建议
最新留言
 
 
版权所有 缅华网   苏ICP备11007827号
建议使用IE6.0以上 1440*900及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站 E-MAIL: 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