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站内搜索:
您当前位置:首页>> 观点时评 >>内容页> 
 
一个香港青年看"香港青年"
发布时间:2019.12.09 来源:观察者网 浏览次数: 所属栏目: 观点时评

原创: 梁韦诺  观察者网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梁韦诺

香港中文大学“大中华地区的政府与政治”硕士

这次修例风波有大量青年参与其中,自6月至今,五个月以来已经有近六千人被捕,当中有四成是学生,学生之中更有近四成是未成年,情况堪忧。“香港青年”这个群体因而成为了社会焦点。

有不少内地学者对香港青年作出分析,尝试探索他们的思想及其来源。虽然当中不少是青年学者,但毕竟他们不在香港生活,无可避免会多少带点纸上谈兵的味道;亦有“港漂”(在港读书或工作的内地人)尝试分析,但由于他们并非在香港土生土长,留港时间亦未必很长,观察往往带点片面,尤其是暴徒殴打内地旅客、打砸内地企业商铺后,更会激发他们对香港青年的怨恨,分析可能出现偏差。

同样地,很多香港学者尝试分析本地青年,但在反共反内地意识形态影响下,分析更是极为偏颇:将香港青年美化成“反抗极权的民主斗士”。当然,也有香港学者能够公允地分析青年,但他们的年龄普遍较年长,与青年沟通的程度较低,缺乏第一线的接触。

有朋友提议笔者写一篇文章,分享一些对香港青年的看法。先交代一下笔者的背景:

笔者出生于殖民时代的香港,是所谓的“九十后”(1990年代出生),在公开大学及被称为“暴大”的中文大学毕业。换言之,笔者可算是土生土长的香港青年。因此,对于“香港青年”这个群体,笔者去分析算是相对有点优势,希望将自身的经历和观察分享给观察者网读者。

当然,笔者的经历和观察无疑也带有主观性,而且“香港青年”作为一个群体,当中包含着各种各样的想法,笔者无法一一说明及分析,因此以下观察只能作为参考之用,不能一概而论。

香港青年的思想

不少内地朋友跟笔者聊天时,都会问:是否真的有这么多青年参与暴力活动?为何会有这么多青年参与?到底香港青年在想什么?

笔者观察到,身边绝大多数朋友及同学(中学及大学)都参与了这场修例风波,有亲身参与和平集会及游行的“和理非”,有手持盾牌及制作汽油弹的“勇武派”。即使因家人反对或工作关系等因素而无法亲身参与的青年,亦会选择在网上分享“文宣”予以支持。笔者身边反对的朋友寥寥可数。换言之,香港绝大部分青年支持“反修例”或/及参与这场风波,是客观事实。

至于香港青年参与修例风波的原因有很多。

首先,香港青年就如青年人普遍的那样,容易患有“激进病”。他们往往充满激情、贪图刺激,对权威产生厌恶,甚至挑战权威。在他们看来,政府和警察就是权威的化身,自然对它们产生不满。蒙面的作用,使青年觉得即使犯罪亦难以被追究刑责,“贪玩”心态驱使他们连党结队参与暴力活动。

还有,传统媒体及社交媒体形成强大的回声室效应,仿佛香港所有人都在无条件支持他们。例如11月11日,李姓老伯直斥暴徒“你们都不是中国人”,竟遭暴徒淋易燃液体并点火,导致老伯四成皮肤二级烧伤,情况危殆。事后,网上出现大量支持暴徒的讯息,包括“蓝丝废老该死”、“不完美,但可接受”、“年青人加油”、“暴徒是警察假扮的”,“是该名老伯先动手”等等,意图将暴徒的暴行美化,将暴徒说成英雄、义士。加上“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等口号,不断催眠着青年,使他们永远觉得自己做的事是正确的,是为了崇高理想而做的。

李老伯的夫人事后接受央视采访(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此外,青年行事比较冲动,而且很容易受到煽情画面影响,产生出义愤及仇恨(尤其是所谓的“警暴问题”)。当网上的有心人制造煽情“文宣”(例如示威者血流披面、被警察制服拘捕的画面),青年就会不加思索、人云亦云地将“文宣”分享。

最夸张的例子是8月31日警察到太子站执法,拘捕不少伪装成市民的暴徒(所谓的“831事件”)。事后有人造谣,指警察在站内打死“平民”(但所谓“死者”是谁都不知道,连名字性别都不清楚),笔者身边不少朋友不但在网上发表仇警言论,要警察“血债血偿”,还亲身到太子站“坟墓”前献花上香。这个可算是群众心理学者勒庞提出的概念“集体谎言”的最佳例证。当然,还有大量谣言,例如“新屋岭事件”及陈彦霖自杀案等等,本文无法一一尽录。

由于修例风波有大量青年参与,有不少人高呼香港青年终于“政治觉醒”了。那么,到底香港青年对“民主”、“港独”、“中国”、“英美”等重要的政治概念有什么看法呢?

香港青年对“民主”的看法

虽然从五年前的“占中事件”(港人称为“雨伞运动”),到现在修例风波的“五大诉求”,都有争取“真普选”的要求,仿佛两者都是所谓的“民主运动”,但实际上,依笔者所见,大多数香港青年对“民主”的认识极为浅显。哪怕是笔者在政治系的同学,都几乎不懂“民主”为何物,只视“民主”为真理,是好东西。

当你问香港青年“民主”到底是什么,他们要么支吾以对,要不就直接回答是普选。在他们眼中,普选除了是达致“民主”的“最佳”(甚至是唯一的)方法,更是解决香港一切深层次问题的办法。换言之,普选就是万能药。

香港青年对“港独”的看法

有民调显示青年的“香港人”身份认同感有上升趋势(例如根据2017年港大民调中心的调查,青年自称纯粹“香港人”的比率接近七成,为回归后有记录以来最高),加上大多数“港独”组织皆由青年组成(例如“本土民主前线”的梁天琦及黄台仰、“青年新政”的游蕙祯及梁颂恒、香港民族党的陈浩天及周浩辉等等),这就造成一种假象,仿佛大多数香港青年都支持“港独”。

梁天琦(图片来源:港人讲地)

然而,并非大多数香港青年都支持“港独”。根据2017年中文大学有关“民意与政治发展”的调查,支持独立的青年人只有一成半,反对独立的青年则超过四成。

根据笔者的观察,香港大多数青年都深知“港独”是不可能、不现实的。香港青年真正支持的不是“港独”,而是“独港”。

“港独”与“独港”不同,前者是指建立一个新的、完全跟内地脱离的国家或独立政治实体;后者则是名义上属于中国,但实质上维持高度(甚至是完全)自治,不受内地的任何干预或影响。在他们眼中,甚至错误地把“一国两制”等同于“独港”。

从这个意义上,我们才能理解为何会有那么多青年高呼“一国两制已死”、“要争取自决”、“捍卫自主空间”。正是由于回归后内地与香港交流比以前更频繁,以及无法建立能够确保“代表港人”(实为反对中央)的人士成为特首的“真普选”制度,青年就视之为“赤化”,认定是“一国两制”的失败,因此他们才高呼“光复香港”,要求将香港变回以往与内地区隔的“独港”状态。部分青年继而选择更激进、更虚无的政治主张,例如“港独”或“归英”,但总体上仍属少数。

香港青年对内地与中国人身份的看法

从整场修例风波来看,我们不难观察到参与者充斥着恐共恐内地心态。基于这种心态,香港青年很容易相信谣言,例如在运动初期,笔者身边不少朋友都分享了“在香港高呼‘结束一党专政’会被送到内地监禁”等有关逃犯修例的“懒人包”,因而支持“反修例”。

6月上旬,笔者曾经与一位支持“反修例”的好友饭聚,当时局势尚未如后来那般恶劣,而且这位是相熟多年的好友,所以大家能够畅所欲言。当时,我问他为何反对修例,他就说了类似上面提到的谣言。事实上,这位好友就如大多数反对修例的人一样,对逃犯条例修订草案完全缺乏认识(例如“双重犯罪”原则、八不移交条目等等),反对的理由只是人云亦云。

然而,在修例风波爆发之前,香港青年对内地的恐惧及抗拒并非如现在般严重。笔者认识的青年都会经常往返深圳、广州等地旅游,看内地的综艺节目,光顾内地商人在香港开的商店(例如某知名茶饮品牌在沙田新城市广场开张,随即有大量顾客排队,当中不少为年轻人) 。

可见,香港青年在文化上对内地产生好感(至少不反感),但政治上,香港青年普遍敌视内地政府(中国共产党)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据笔者观察,大多数香港青年实际上并不认识以上两者,只是在他们眼中,错误地认为两者就是“极权”(当然他们大多数都不知道“极权”的定义),简单来说就是坏的,因而产生厌恶。

换句话说,香港青年对内地的认识很薄弱,他们的恐共抗共反共心态亦非建基于扎实的理据,而是类似宗教信仰的价值判断,视内地的政治体制为恶魔。在大多数香港青年眼中,民主与内地体制的关系,就是真理与恶魔的关系,即至善与至恶的关系。他们觉得,民主是好的,内地体制是坏的,是反民主的,内地因而无民主,甚至阻碍香港人追求“民主”真理。

然而,风波发展至今,香港青年在文化上对内地的认同感亦已大幅削弱。除了拒绝回内地旅游,“勇武派”更在不少在港内地企业或被视为亲内地的企业店铺大肆破坏、在铁闸喷上“支那”等辱华字词,而“和理非”亦宣扬建立所谓的“黄色经济圈”,呼吁公众只到支持修例风波的商户光顾,杯葛内地或被视为亲内地的企业。不难预见,风波过后香港青年与内地的厌恶感及疏离感很可能会更加强烈。

总括而言,香港青年普遍缺乏国族认同,有部分更自认具有排外性的香港人身份,对中国人及中华民族的身份嗤之以鼻。当然,并非所有青年都会否认自己是中国人,例如笔者与朋友到日本旅游,要在入境表格中写上国籍,他们都会主动写上Chinese,而不是Hong Kong。然而,他们对中国人身份,表现出的是无可奈何的感觉,只是视之为现实,并非真诚主动对中国人身份产生认同感及自豪感。

香港青年对英美两国的看法

这次修例风波之中,最令笔者的内地朋友摸不着头脑的地方,就是示威者对英美两国的态度。我们不难看到示威者高举英美国旗及写着“要求美国总统特朗普解放香港”横幅的画面,乞求外国支援他们,甚至认为英国可以根据三条不平等条约将香港收回。

在内地人眼中,英美两国是剥削及压迫中国的帝国主义国家,英国甚至曾经殖民香港,香港人理应讨厌殖民者。然而,香港青年不但不视殖民史为耻,反而引以为傲。难怪有内地朋友称香港青年为“香蕉人”(黄皮白心)。

笔者观察到,香港青年对英美两国大致上存在三种看法:

第一种看法是热爱英美两国,认为两国是民主自由人权等进步思想的代表。因此,他们真心相信英美两国会帮助示威者争取民主,共同对抗内地。这种看法与上述对“民主”的看法是一脉相承的。

第二种看法是认为英美两国也不是好国家,尤其是美国。他们深知其四处侵略的恶行,但相对于“最坏的中国”,英美两国只是次坏。他们亦知道英美两国并非真心支持示威者争取民主,只是出于利益而抗衡内地,但出于“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考虑,他们愿意寻求英美两国支援。这种思想与上述对内地的看法相关。

第三种看法是对英美两国都没有太大感觉,只是认为高举这些国旗,既能够吸引国际传媒报道,好像把事件推上了国际舞台,又能使内地政府丢脸。可见,这种看法带有“拿来主义”的味道。因此,除了英美两国国旗之外,示威者还高举加拿大、乌克兰、“中华民国”、加泰罗尼亚等旗帜。

(图片来源:香港东网)

香港青年的思想来源

那么,到底香港青年的思想从何而来呢?有人认为,是修例风波导致青年“觉醒”,激发了他们“对抗极权”(实质是恐共反共)之心。然而,这种看法无疑是将因果关系调转了,是先有恐共反共心态,才激发了这场修例风波。

然而,这并不代表青年的思想是先天的(所谓“天然独”、“天然统”、“天然爱国”),也不是从天掉下来的,而是后天长期潜移默化而成的。简单而言,意识形态通过各种渠道去影响青年,包括家庭、学校与媒体等等。

家庭

家庭方面,大量青年参与暴力活动,当中不少更只有十二、三岁,显示父母缺乏对青年的约束力。一方面,很多父母都要上班,根本无法得知子女行踪。即使知道子女参与暴力活动,亦无法阻止。

事实上,自风波爆发以来,很多青年与他们的家人因政见不合而翻脸,不但不瞅不睬,甚至不准他们回家,结果当然是削弱了父母对青年的约束力。更甚的是,有些父母会带同自己的子女参与示威游行,说要让他们早点学习云云。这样一来,反政府、反共的意识形态就在青年的思想里扎了根。

学校

至于学校,更加担任着教化的作用,对青年的价值观及世界观的形成发挥着重大影响。

首先,教师对学生的影响最为直接。众所周知,在教育界之中最具影响力的组织正是属于泛民阵营的教协。当然,我们不能只因很多教师加入了教协,就一概而论认定所有教师都是反共的。然而,根据笔者的个人经历,确实有教师会自觉或不自觉地向学生灌输反共意识形态。

例如在笔者求学时期,教师会在课堂上播放反共机构制作的视频片段,以及带学生到反共机构在城大的所谓“展览馆”参观。很久以后,笔者偶然在网上找到从其他角度分析内地政治风波的纪录片,才得知世上原来存在与那些反共资料不同的信息,但像笔者这样能摆脱这位教师灌输的意识形态的同学,只属极少数。

至于课程设计及教材,最为人诟病的相信是通识教育科。教材内容的偏颇,《文汇报》曾经对此作出详尽报道,笔者就不再多谈。笔者曾经修读通识教育科,确实从中学会了批判性思考及多角度思考。换言之,通识教育科教导的主要是思考方法。然而,在面对政治(尤其是巨大的政治风暴)时,青年往往难以维持理性思考,结果“批判性思考”只剩下批判,多角度思考变成了单向度思考。缺乏理性思考的“批判”,只会发展成一种充满偏见与不信任的“宗教信仰”。

更甚的是,香港青年普遍缺乏对香港史的认识,这就要从中国历史科说起。先声明,笔者手头上没有相关教材,只能凭自身记忆去分析。

笔者已经忘记初中时期到底有没有在课堂上接触到香港史,即使有的话印象亦很模糊,可能是由于笔者当时年幼所致,亦有可能是由于课程内容只属“蜻蜓点水”。事实上,自2000年课程改革以来,中史被编入“个人、社会及人文教育”范畴之中,大部分学校把中史科纳入“综合人文科”,因而变得零碎化及矮化,而有关香港史的内容,只占初中中史科课程约五分之一,授课时间及内容少上加少。

笔者最有印象接触香港史的时间是高中时期,那时笔者选修世界历史科,当中有一个课程是香港史。虽然课程内容及资料比初中丰富,但框架基本上与初中的课程无异。

笔者接受的历史教育,可说是一种时空上被切割的香港史。

第一个切割点是“香港开埠”。1842年,英国逼使清廷签订不平等的《南京条约》,将香港岛割让给英国,开启了英国在香港的殖民统治。笔者当年接受的香港史教育,正是以1842年“香港开埠”为起点。

看起来,将“香港开埠”视为香港史起点,好像是理所当然。然而,这是绝对错误的做法,把香港史等同于殖民史,仿佛香港在殖民者统治以前是没有历史的,是殖民者赋予了香港“历史”一样。

事实上,香港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一部分,香港历史亦从来是中国历史的一部分。那怕中国政府自1842年起失去了对香港的管治权,香港与中国的关系都没有因此而割裂,两者依然密不可分。

以香港经济为例,香港历史上两次重大的产业结构转型,正是由于中国大陆的影响所致。由起初的转口贸易转型至制造业,是因为朝鲜战争期间联合国宣布对中国实施禁运,对香港的转口贸易造成沉重打击,因而发展制造业;由制造业转型至服务业,则由于内地实施“改革开放”后,大量香港资本家将工厂“北移”,导致香港的制造业失去发展动力,因而转型至服务业。由此可见,即使中国政府从1841年起失去了对香港的管治权,香港的发展亦从来没有与中国的发展分开。

然而,由于“香港史等同于殖民史”的错误史观,香港仿佛自1842年起就从中国切割开来,香港被视为一个独立于中国的社会、拥有一个独立于中国的历史。在这种史观之下,香港历史能够独立地发展。即使有受中国影响,亦只是以个案呈现,缺乏与中国历史整体发展的联系。例如省港大罢工,除了是发生在香港的历史事件,更是整个中华民族反殖反帝运动的部分,但这个重要意义在殖民史观下被刻意淡化了。可见,这次切割是香港与中国的切割。

第二个切割点是“六七暴动”(左派称为“反英抗暴”)。殖民史观将“六七暴动”前后分成两段历史时期(1842-1967,1967-1997)。

“六七暴动”(图片来源:中评网)

“六七暴动”被镇压后,时任港督戴麟趾为了平息民怨而推行“民政主任计划”、改革香港的劳工法例、推行六年义务教育等等,被视为港英政府“善治”的开端。及后担任港督的麦理浩所推行的大幅度社会改革,包括十年建屋计划、九年义务教育、成立廉政公署等等,更被塑造成港英“善治”的典范。当然还有港督尤德、卫奕信及彭定康的政制(急促)民主化。以上呈现的,正是港英政府“善治”的形象,然后再透过将这种形象放大,试图淡化殖民者劣迹斑斑的殖民史。

这种史观将殖民史分成“劣治”与“善治”两个时期,并制造出一种假象:无论殖民者在香港做出多少恶行、香港人民在殖民统治之下生活有多困苦,“六七暴动”以后,殖民者好像已经改过自身,愿意推行社会改革及推动民主化,以改善香港人民的生活。这样一来,殖民史就不再是充满压迫、剥削的血泪史,而是由作为恩主的殖民者所带来的“文明史”。

换言之,这种历史教育是以殖民史为基础的。这个课程所呈现的,一方面是香港与中国的割裂关系;另一方面是英国殖民者对香港的“善治”,而香港的“现代化”亦拜英国殖民者所赐。这样一来,香港的殖民史就被塑造成一段“光辉岁月”:香港当初“有幸”被英国殖民,才得以建立内地所没有的“文明”。

这种被切割的香港史,导致了青年培养出一种强烈的“恋殖”心态及对中国的疏离感。加上国民教育的长期缺位,以及媒体的作用,导致香港青年缺乏国族认同,自认为中国人的青年愈来愈少,反共反内地心态则愈来愈强。

媒体

至于媒体,则可分为传统媒体及社交媒体。从笔者观察,香港青年惯常地阅读香港电台、《苹果日报》、立场新闻等反共媒体,亦经常收听由不同反共人士担任主持或所谓评论员的网上电台节目。

然而,相比传统媒体,社交媒体更加是青年获取资讯的主要渠道。除了Facebook及Instagram,高登、连登等讨论区更备受青年热捧。这些讨论区不但充斥偏颇资讯及假新闻,更有大量公然煽动仇恨、暴力,甚至宣扬恐怖主义活动的贴文。讽刺的是,这些媒体的存在,就证实了香港言论自由确实得到充分(甚至过分的)保障。

香港青年与香港未来

在这个严密、广泛、强大的意识形态机器影响之下,试问有多少青年能够摆脱这种反共反内地意识形态?像笔者般左倾、拥有爱国主义思想的青年,无奈地在香港只属极少数。笔者多年来就因这种立场而受到不少冷嘲热讽,“五毛”、“走狗”之称此起彼落,多少友谊因政见不同而破裂。对思想的坚守,换来一次又一次的人身攻击。

这种感觉就如已故台湾左翼作家所言一样:“问题是眼前,是当下,人们不理解你。这是社会主义运动里常有的事情,除非你回到三零年代全世界一片红旗。我一直是一个人走的。”

但相对于因捍卫爱国立场而遭受皮肉之苦的英雄,笔者所受的可算是“小儿科”。事实上,在修例风波之中,拥有爱国主义立场的人被攻击的情况变得更加严重。9月16日,一名周姓男子只是说了一句“我是中国人”,就被数十名黑衣暴徒围殴至昏迷危殆。11月11日还发生了前文提到的李姓老伯被烧事件。在中国的土地下,爱国竟然会惹来杀身之祸,这是多么的讽刺?!

在所谓的“连侬墙”上,示威者贴上印有毛泽东有关青年的名言——“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的海报。

没错,香港属于青年,但同时属于幼年、中年及老年人。青年人不要太过自以为是,以为香港是我们独享的,就能够为所欲为。我们必须懂得尊重他人,尤其是长辈,不要因政见不同就左一句“蓝尸”、右一句“废老”去人身攻击对方,须知青年现在拥有的一切,都是上一代辛苦建立而成的。当青年反驳林郑月娥那句“they have no stake in the society”时,不妨想想自己又如何对待持相反意见、同属社会持份者的人?

当然,将来香港必然掌握在青年手中,这就意味着青年肩负起重大的责任。然而,单靠满腔热血和激情,没有培养出足够的智慧和能力以应对真正的问题及其根源,无论青年如何“爱港”,香港亦只会在青年手中继续沉沦下去。将来,作为成年人的我们,则无可避免要面对下一代青年人的责难:是我们亲手把香港毁灭,是我们破坏了下一代的未来。

 

本文网址:http://mhwmm.com:443/Ch/NewsView.asp?ID=42281
  网友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查看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姓名: *
内容: *
验证码: 点击输入框显示
 
 
  栏目列表    
  最新导读    
  2018—19财政年度缅甸水产品......2020-02-27
  在孟邦艺县猝然死亡的中国公......2020-02-27
  二月的最后一周进入中国的缅......2020-02-27
  语言不通情相通,芒市贴心防控......2020-02-27
  13岁中学生挑战马斯克“超级......2020-02-27
  在中国忙着抗疫的时候,莫迪送......2020-02-27
  中企破解当地缺电难题 缅甸百......2020-02-27
  云南腾冲:缅甸籍员工复工,防......2020-02-27
  缅甸联邦巩固与发展党为中国......2020-02-27
  不得不说,山东这次最会办事!......2020-02-27
  中国该向世界道歉?这种想法怎......2020-02-27
  热门文章    
  抗癌良药——优遁草(焕然 新加......2012-07-14
  史上最全榴莲品种介绍2017-07-15
  5种最天然最安全的染发法,一般......2015-02-16
  香港镜报:诡谲的香港修例风波2019-06-28
  在也门的美国人看见中国撤侨,哭......2015-04-08
  97年香港回归前,英国人在香港到......2019-07-05
  青木瓜泡茶治疗痛风2011-04-29
  椰子水是痛风者的救星(王净池供......2011-12-16
  大快人心!香港这些人终于被判重......2018-06-19
  缅甸天然化妆品——黃香楝樹(雅......2012-07-21
  习近平为什么修改任期制?2018-03-16
友情链接
云南龙头科技有限公司   侨友网   缅甸之光   缅文镜报   缅华网的相册   中国华文教育网   仰光天气预报   缅华文化网资料库   国家汉办   厦门大学海外教育学院   网络孔子学院   华侨大学华文学院   云南大学   暨南大学华文学院   中国驻缅甸大使馆   中国驻曼德勒总领馆   中国驻缅甸使馆经济商务参赞处   缅甸联邦驻华大使馆   伊水南流   国际在线缅文网   中国人-在线工具   缅甸金凤凰中文网   凤凰网   中国侨网   新华网   缅甸华文文学网   《汉语》初中版多媒体教学资源包   中国新闻网   缅甸《十一新闻周刊》   缅甸时报周刊   缅甸黄页   缅甸中文网   美国南加州缅华网   印度华人论坛   中华精忠慈善基金会有限公司   委国新闻网   农历网   胞波资讯网   新华社缅文版   香港镜报   般若人生   云南舆情网   中国云南国际文化交流中心   全球华侨华人网   北京私家侦探   《胞波》缅文报   云侨网(中英泰缅四语)   柬埔寨柬单网   缅甸平台myanmaplatform   缅甸报刊下载Myanmar Newspaper   越华网   医学微观   马鞍山气象网   仰光天气预报   今天文学吧   中国老挝(云南勐腊)磨憨磨丁信息网   云之南-华人频道  
 
 
 
联系我们
电话:095-1-388225
邮箱:mhwmm.com@gmail.com
 
 
其它相关
缅华企业
今日视频
智语共享
 
 
关于我们
企业文化
商家入驻
广告合作
反馈建议
最新留言
 
 
版权所有 缅华网   苏ICP备11007827号
建议使用IE6.0以上 1440*900及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站 E-MAIL: 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