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幻莫测的缅甸大选 (林锡星)

编辑:缅华网 文章类型:观点时评 发布于2015-10-14 12:10:58 共2199人阅读
文章导读 变幻莫测的缅甸大选 (林锡星)

 

变幻莫测的缅甸大选

林锡

    据世界银行高级经济学家Mr. Habib Rab在仰光六英里半世界银行办举行的缅甸经济观察会上对媒体表示,世界银行在今年4月间对缅甸经济发展预测为8.5%,由于7月份发生的洪灾所遭受到损失和11月份的选举等原因,使外国投资减少,造成缅甸経济下滑2%,至6.5%。但旅游业一枝独秀,据缅甸宾馆与旅游部预算,到2015年的10月中旬的旅游旺季,外国游客将近500万人。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全国停火协议NCA扑朔迷离和选情低迷。

    由于即将来临的大选是与NCA捆绑,故特别引人注目。根据政府与参与签署民地武磋商决定,今月将举办的NCA签署仪式,将邀请国内20来名知名人士,如昂山素季、吴坤吞乌、吴挨达昂、图佳博士、吴塞艾褒、吴索挨茂等,作为见证人出席参与签署仪式。

    据悉,除邀请国内知名人士外,也邀请了联合国、欧盟、日本、泰国、中国、印度等6个国家代表团作为见证人出席签署仪式,另国内所有驻我国大使馆大使也在邀请之列。将参与签署NCA 的8支民地武分别为,克伦民族联盟KNU,克伦和平委员会KNU/KNLA,民主克伦佛教军DKBA,钦民族军CNF,全缅学生民主军ABSDF,勃欧民族独立组织PNLO,若开独立党ALP,掸邦重建委员会、南掸邦军RCSS/SSA等。显然主要的民地武并未参加。

    缅甸政府任命的缅甸和平中心(Myanmar Peace Center)高级官员敏佐乌Min Zaw Oo称,中国至少与两个关键的叛军组织接触,并对他们提出了要求。敏佐乌在接受美国之音缅甸语组采访时说:“我们现在知道的是,中国官员,虽然我们还不确定是来自北京还是云南,与活动在中缅边境的武装组织会面,告诉他们全国性停火协议必须包括果敢军。缅甸佤邦联合军(UWSA)的最新声明说,他们不同意西方国家作为观察国介入停火协议。我们也知道中国官员在佤邦联合军发表声明前与他们的官员举行了会谈。这样,达成全面停火协议就更难了。” 他还称:“因中国政府的干预,致使国家政府邀请的15支民武,最终只有8支决定参与签署NCA。”

常驻仰光的独立政治分析家 Richard Horsey称,“选择国际见证观察员是非常敏感非常重要的事情,目前中国和日本处于对抗状态,出现这种事一点都不奇怪,完全在意料之中。”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表示,中国一贯支持缅甸各方通过和平对话解决分歧,尽早达成全国性的停火协议。

   缅甸和平中心局长敏佐乌博士10月10日在接受新华社记者採访时指出,他在接受路透社记者採访时表示“中华人民共和国干预缅甸国内和平进程”的报道是不正确的,是媒体根据其需要而误导读者。敏佐乌博接着指出,我并没有说中国对缅甸政府和民地武之间关于签停火协议向民地武组织施加压力。

     敏佐鸟博士相信,无论任政府上台,缅甸和中国始终会是友好亲密的。敏佐乌博士指出,本月15日,8个民地武组将和缅政府签署停火协议,而停火的大门依旧向其余民地武组织敞开。

    10月11日,昂山素季前往莱古镇进行了拉票演讲,受到当地民众热烈欢迎,演讲中,当地民众询问了其对于NCA签署事宜的看法。对此,昂山素季做出回答,认为只有所有民地武被囊括在签署范围内,才应该签署。

    昂山素季称,“NCA,我们所理解的意思是,全国性停火协议,所有民地武都在范围内,但是现在我们听说,只有8支武装将签署NCA。如果邀请我们出席签署仪式,我们会派代表出席,但是如果需要我们作为见证人参与签署协议,那我们希望所有民地武能全部参与签署。如若不然,我们会认为有分化各民族的嫌疑。”

    签署NCA拖延直接影响11月8日大选,根据选举委员会10月13日公布,全国仍有34个镇区内的300多个乡因不具备公平公正条件,故无法参加大选。当日选举委员会召集10个政党商讨延期举行大选事宜,但只有6个政党出席,虽然没有确定延期,民盟已跳出来反对延期。数小时后又通过电视台宣布不延期。

    今年大选是缅甸民选政府组建后举行的首次大选,给各党派团体提供了一次难得契机,对该国民主转型具有里程碑意义。随着瑞曼的突然“出局”,围绕总统职务的争夺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巩发党临阵换将并非是瑞曼和登盛博弈那么简单。据悉,瑞曼不仅在党内,而且还试图对内政部和军队主管进行整顿,故被罢免。据缅甸Thithtoolwin日报10月10日披露,有一份177页的宣言称:根据巩发党研究人员仔细分析,11月8日大选在最糟糕的情况下,巩发党只能获得16个议席,因此巩发党需要改革。多个不愿意暴露身份的消息来缘肯定,有一项瑞曼坚决支持的叫SEED的改革计划,该计划分Seed,Plant,Grow和Harvest四个阶段:2014年的Seed是制定政策阶段;2015年的Plant是启动阶段;2016至2020年的Grow是付诸实施阶段;2020至2025年的Harvest是收获阶段。

    瑞曼被罢免后虽仍可继续在其家乡的选区竞选议员,但显然已经失去角逐总统的机会。此时民盟又投井下石,民盟中央委员温亭表示,在2015年的大选中,瑞曼若败选,将是其家族因素造成的,温亭表示,瑞曼的原籍是彪关,其在当地有着很强的势力,如果败选,将是由于其家族因素造成。在勃固省彪关及克柳巾市,吴瑞曼家族掌握着许多经济企业,当地居民颇有怨言。吴瑞曼的亲戚们已连7年在当地掌着稻谷及执照。

    林锡星 广州暨南大学东南亚研究所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