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山素季难以言明的真相与缅甸政变的根本原因

编辑: 文章类型:观点时评 发布于2021-06-02 14:11:24 共417人阅读
文章导读 四个月以来,缅甸这位魅力四射的领导人的下落首次得到了确认。时间是在 5 月 24 日,当时昂山素季第一次出现在首都内比都的法庭上。

作为一位魅力领袖,她在缅甸国家历史中起到的复杂作用


缅华网 振春译自6月1日《亚经新闻》

作者:TORU TAKAHASHI,亚洲编辑部总编

(此文译自英文版《亚经新闻》,忠实原文用词,不代表《缅华网》和译者观点,请读者自行甄别)

曼谷-四个月以来,缅甸这位魅力四射的领导人的下落首次得到了确认。时间是在 5 月 24 日,当时昂山素季第一次出现在首都内比都的法庭上。官方媒体发布的一张照片显示,她笔直地坐着,戴着口罩,旁边是昂山素季领导的政府中的总统吴温敏,她自己作为国务资政,还有其他人。

缅甸军方于 2 月 1 日发动政变后昂山素季被军方拘留,军方指控她六项罪名,包括泄露国家机密和非法进口无线电设备。传统的法庭听证会通过视屏方式举行,并禁止她的辩护律师与她面对面会见。在她出庭之前,她被允许向她的全国民主联盟传达信息,告诉成员“民盟是为人民所创建的,只要人民存在,它就会继续存在下去。”

仅仅看一眼昂山素季并听到她的声音就足以鼓舞这个国家的民主人士。军方对此一直持谨慎态度。那么为什么它允许昂山素季发表她的讲话呢?随后几天的情况给了我们一个提示。

5月 21 日,由军方任命的新的选举委员会与缅甸91 个政党中的 59 个政党的会议上提到了解散全国民主联盟的可能性。在第二天播出的香港凤凰卫视记者的采访中,敏昂莱上将讨论了“移交给文职政府”的政策。这是政变以来他第一次接受外媒采访。

缅甸人民继续抗议,但抵抗的高峰已经过去。军方认为情况就是如此,似乎正朝着军方制定的战略迈进,包括在两年内举行新的选举并组建由联邦巩固与发展党所领导的政府。

4 月中旬,缅甸的民主力量组成了平行的“民族团结政府”(NUG),也有人称之为“影子政府”,与前任全国民主联盟政府一样,昂山素季为国务资政,温敏为总统。但其他部长们却躲藏起来,只是通过 Facebook 发布各种信息。

据美联社报道:他们还宣布组建起“人民国防军”(PDF),但其指挥系统并不明确。随着针对军事和政府设施的爆炸事件屡屡发生,联合国秘书长缅甸问题特使克里斯汀·施拉纳·布尔格纳表示,人们正在武装自己,抗议者开始从防御性行动转向进攻性行动,使用自制武器并接受一些少数民族武装团体的训练。

武装冲突与昂山素季一贯倡导的非暴力理念不符。杀害政府官员和巩发党人员的事件变得更加频繁。这些事件与国防军的联系尚不清楚,但不分青红皂白的袭击可能会削弱国际社会对民主运动的同情。

这些无领导的情况让人们开始思考昂山素季在缅甸近代历史中的角色,无论好与坏。

1988 年,她在学生领导的民主示威活动中脱颖而出,参与了全国民主联盟的组建。作为带领缅甸脱离英国殖民而独立的“开国英雄”昂山将军的女儿,她从一开始就受到了热烈的支持。

1989年,昂山素季首次被软禁。一年后,全国民主联盟在大选中赢得80%的席位,击败了军方的傀儡党,但军方拒绝移交权力。此后,1991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昂山素季忍受了15年的软禁,成为该国短命民主化的象征。

2010年,全国民主联盟抵制了20年来缅甸的第一次大选,导致前军政府的继任者巩发党获得80%的席位。在吴登盛政府出人意料地推行民主改革后,昂山素季参加了 2012 年的补充选举,成为国民议会议员。全国民主联盟在 2015 年大选中再次赢得 80% 的席位,并在 2020 年大选中以同样的优势获胜。军方随后声称“大规模选举舞弊”并策划了政变。

昂山素季2019年在东京。昂山素季没有培养继任者,也没有表现出任何与其他民主力量合作的意愿。(伊藤侑摄)

回顾缅甸在四次大选和三个十年中的民主化进程时,出现了一个模式:停滞、快速进步和挫折。“百分之八十”似乎是一个神奇的数字。无论是民盟还是巩发党,都以绝对多数80%赢过选举。

造成这种情况的一个原因是单席选区,它在赢家通吃的制度下运作,导致许多选票输给了失败的候选人。尽管在 1990 年代惨败,但军方在 2008 年的宪法中制定了相同的制度。2010年,当全国民主联盟抵制选举时,巩发党获得压倒性胜利。2015 年,它赢得了 28% 的选票,但只有 8% 的有争议的席位。因此,当局已经暗示要转向比例制度(PR)。

单靠选举制度无法解释这一趋势。缺乏第三种选择是另一个因素。“缅甸发展的结构性障碍是,既不是军队也不是民主倡导者,而是介于两者之间的社会保守派尚未成为政治力量,”京都大学副教授 Yoshihiro Nakanishi 说。

为选民提供第三种选择的政党是存在的,他们包括2010年从全国民主联盟分裂出来并参加选举的民族民主力量;人民党,2018年由“88代学生团”领导人哥哥吉创立;以及由企业主德德坎在她离开全国民主联盟后于 2019 年创立的人民先锋党。然而,这三个政党都未能在 2020 年大选中赢得席位。新加坡 ISEAS Yusof Ishak Institute 的研究员莫杜扎表示:“许多人在投票亭的隐私中做出的决定仍然取决于在全国范围内拥有和动员力量来履行选举和政治承诺的政党。”

这背后的一个因素是昂山素季断断续续的排他主义。全国民主联盟没有参加 2010 年的选举,因为昂山素季被软禁,无法竞选公职。然而,曾经是全国民主联盟一部分的 NDF 认为,政党应该参与选举。昂山素季呼吁她的支持者拒绝投票,而不是支持 NDF。哥哥吉想在 2015 年选举中以全国民主联盟成员的身份参选,但未能如愿。德德坎在批评昂山素季的武断和未经协商后离开了该党。    

哥哥吉是 1988 年缅甸学生抗议活动的领导人,2015 年在仰光发表讲话。据报道,他对昂山素季“深感失望”。©路透社

昂山素季没有培养接班人,也没有表现出任何与其他民主力量合作的意愿。她的政治权力集中帮助全国民主联盟获胜,但其压倒性胜利在军队内部造成了危机感,导致了政变。

回首政变,仍然令大家不解的最大谜团是昂山素季为何拒绝让军方调查选举舞弊。在政变前四天与全国民主联盟的多轮会谈中,据说军方要求更换选举委员会成员、调查违规行为并推迟召开大会。全国民主联盟拒绝了每一项要求。

只有两种合乎逻辑的解释:要么全国民主联盟领导人确信没有任何不当行为,要么他们认为如果他们同意调查就会出现某种麻烦。很清楚的是,他们一直都知道政变是可能的。动乱发生后,全国民主联盟立即发表了昂山素季事先委托给他们的声明,呼吁进行抵抗。路透社援引一位亲密同伙的话说,1 月 28 日晚些时候,昂山素季销毁了自己的手机,以防止军方没收。

为什么昂山素季在明显预料到会发生政变时不寻求避免呢?她当然应该知道拒绝军方要求的危险。军方推翻文职政府和使用武力镇压抗议者的行为是没有道理的,但对于目前的情况,包括830多人的死亡,昂山素季不能说没有责任。

哥哥吉在被拒绝加入全国民主联盟后创办了自己的政党,在前军政府统治下被判处 19 年监禁。日本财团主席、日本政府缅甸民族和解代表笹川洋平在其博客上分享了哥哥吉2017年访问日本的故事。据笹川介绍,哥哥吉告诉他,“昂山素季说, 88一代是砍伐森林的樵夫,他们的角色结束了。我会沿着你清理的道路走。想到她忘记了我们的努力,我深感失望和难过。”

昂山素季作为民主化领袖的角色也可能即将结束。昂山素季和全国民主联盟并不是缅甸走向民主进程的唯一参与者。

民主运动不能再依赖魅力。如果它的思想在某个时候不改变,民主倡导者永远不会达到他们的最终目标。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