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胜玉:中国要谋划中美百年博弈之策!

编辑:战忽智库 文章类型:观点时评 发布于2022-05-12 15:08:38 共587人阅读
文章导读 疫情之后美国因为世界第一难保的危机意识,美国新政府极大幅度加大挤压中国发展力度,战略性反弹,美国打压遏制中国的力度,综合度和系统程度都将极大增加,中美之间的各种遏制与反遏制,将在新的全球形势下加剧。……

来源:战忽智库


作者|彭胜玉

疫情之后美国因为世界第一难保的危机意识,美国新政府极大幅度加大挤压中国发展力度,战略性反弹,美国打压遏制中国的力度,综合度和系统程度都将极大增加,中美之间的各种遏制与反遏制,将在新的全球形势下加剧。《国家利益》双月刊网站2020年2月14日发表佐利克的文章称,

今天的美国否认中国能够在美国自己构建的体系中发挥建设性作用,否认中国能够做出贡献,否认中国能够以增进美国利益的方式行事,甚至否认中国有这样做的意愿。但这样做的结果是,美国实际上是在刺激中国去建立一个与既有体系的规则完全不同的独立的平行体系(a parallel, separate system, with very different rules)。

可以肯定,中美经贸及科技将加速“脱钩”。经济全球化可能大幅倒退,未来的全球化,或许是“一个世界、两个市场”,产业链去中国化加剧。在当前疫情下,中美关系的性质进一步发生根本转变。美国已经确定,中国的崛起速度太快,改变了二战后美国和西方主导世界的格局,美国不再是唯一的制定国际规则的国家,美国不甘心。同时美国认为中国的体制和发展的模式挑战了美国和西方的模式。此外中国在全球供应链中攀升太快。可以归为一句话,美国觉得中国强大的太快了,自己也在衰败,现在不能再以正常的比好竞争来对付中国,不能只想着自己比中国好,而应该想方设法让中国不好,才能解决当前中国追赶太快的挑战

特朗普下台后,美国进行了深刻反思,各种努力凝聚全球联盟。疫情让美国上下都在进行反思,拜登领导下的美国对华战略聚焦的可能性是极大的。

未来将取决于国际合作开展情况。但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现在无诚意领导国际合作。如同历史上美国对其他挑战者的打压一样,当中国的经济总量超过其三分之二时,美国已经难以容忍中国经济的持续高速增长。让中国承受宏观环境恶化的损失,其战略优先级已经超过领导国际合作所带来的收益。

笔者认为:我们要用一段时间赶上美国,之后将有几十年不相上下,最后还得有段时间把美国甩开一段距离,这三个阶段可能将用百年左右时间。我们中国国际战略界要谋划这三个阶段的中美百年博弈之策。要储备中国成为世界第一大国第一强国的经略全球的国策。

一、美国打压遏制中国,不是因为中国想干什么,而是因为中国有能力干什么。美中矛盾的根源,压根不是大国竞争。我们还没有做到让美国懂得14亿朋友和14亿敌人的巨大区别,要改变美国对华思维,就必须要让美国明白这个区别。要让美国懂得14亿朋友和14亿敌人的巨大不同

针对美国对中国的遏制打压,本人认为有以下几方面的思路需要中国战略届重视及理清楚。

中国被打压不是因为中国想成为老大的原因,根源是美国认为中国有巨大的成为老大的潜力。

美中矛盾的根源,压根不是大国竞争。现在的美中,就是一个使劲让你不好,一个见招拆招。

望你不好,阻你进步,是美国在各方面打压中国的根本目的,是美中矛盾的根源。

竞争,是比谁更好。犹如赛跑,谁快谁好。而现在的一切,是美国这个领先的人在各种办法要绊倒追赶着中国,不让中国正常跑。美国的思维,现在不是想比中国跑的快,而是使坏要让中国跑不好跑不成拿脚绊拿手推,就是想让中国摔跟头。

美国人,现在思考的压根不是竞争,而是在各种办法各个方面使坏,哪里能拖中国,哪里能让中国不好,哪里就是他们的行动方向。

拜登上台后,看到很多专家学者探讨中美加深互信,加强理解,大谈互信和理解是解决中美矛盾的根本。笔者认为,这是完全错误的,完全理想化的。

我个人认为,中美互信问题根本不存在,中美彼此本质上现在是知根知底,谁都清楚对方思路谁都清楚对方想干什么。信任与否根本不重要,也不存在互信这个问题。就是村里老大明着暗着想遏制老二,互信不互信根本打消不了这个意图。就是完全相信中国,美国也是要遏制这个可能取代自己的中国。所以归根结底,信任是没有什么用的。

互信消除不了中国取代美国成为老大的潜力。互信就是解决了人家理解我们不想当老大的思路也不会改变美国的行为。可能一些人还是想通过解释我们没有想取代美国的意图,让美国减少打压。美国人没那么傻。我们想什么美国并不关心,我们有能力取代他,才是他们最关心的。

总结成一句话:美国打压遏制中国,不是因为中国想干什么,而是因为中国有能力干什么。

再次呼吁一句,我们的北大,社科院,现代院的专家,应减少思考如何减少美国打压,把更多的精力聚焦如何应对美国遏制打压。

我们现在想尽办法给美国解释中国想干什么,不想干什么,用处已经不大。减少这种更多做无用功的各种解释,才是正途。人家不关心我们想什么。我们自己不要把自己束缚。

另外还要提醒一点,现代院,社科院,北大,复旦大学如吴心伯、冯玉军、黄仁伟等很多专家都一直在喊中美战略竞争,这是错误的。

中美的现状就是美国各种办法打压中国,中国更多的是在见招拆招。中国没有国家战略行为的和美国在搞大国战略竞争。接下来若干年中国也不应该和美国搞战略竞争。

我们只有自身发展的战略,没有与美国大国竞赛的战略。我们面对美国打压遏制中国,阻止中国进步,挖坑拖累中国,并不是国家间的大国战略竞争。中国也不应该和美国开展诸如美苏一样的大国战略竞争。我们维护好自身的合理发展的权利才是正道。

同时,中国的战略届的话语权,不能完全被国际关系届的人士把控。搞国际关系,更是搞好和别人的关系,这个搞好关系的目的前提,就制约了国际战略思考影响其立场和角度,就极其容易带偏中国的国际战略思考和理解。

我们中国的智库,很多是徒有虚名的,有库无智情况极其普遍,高人不多,智库做实的不多,官本位很重,论资排辈严重,很多所谓的专家都在搞宣传,各种智库中真正从事中国国际战略研究的少之又少,即使有从事的,诸如诸葛亮刘伯温毛泽东这样的大战略家也难以找寻,追求政治正确,胆小怕事的比比皆是……但是,虽然有这么多不乐观的情况,我们还是要真正去做些事,如果老面孔靠不住,不如广聚人民智慧,中国人口14亿,战略智慧的挖掘空间很大,不要把鸡蛋都放在原有的视角,我们善于识别甄选,不拘一格。

我们中国国际战略届,要把中国国际关系届,作为懂国外的人士,而不宜听信其关于国际战略的解释和思考。国际战略和国际关系,完全是两个层面的内容。

我们现在迫切需要扭转国内战略届的不对的地方,让大家统一思想,齐心协力,走在正确的方向上为国家谋良策。

同时中国战略届一定要树立起一种学术风格:要敢于碰真,触碰问题。不要怕得罪人,怕得罪人,就影响干正确的事,就谋划不出最好的中国国际战略,就会极大的害了中国。中国战略届要严禁讲官话套话场面话好听话,要及时清除一味只说场面话空话套话官场话好听话国际战略研究学者。

中国一定要明白:美国打压中国的核心思路理念将是如下两点:

一、千方百计阻止中国进步;

二、各种办法和手段挖坑拖累中国。

一切的一切,就是要让中国发展不好,阻你前进,这就遏制的核心之要。

对于阻止进步,我们可能只能更多地靠独立自主、自力更生。

对于挖坑拖累,我们千万不能随其起舞,谨防掉入陷阱,要视情况合理晾着,不上钩,不上当,才是应有之处理办法。

人权,南海,香港,新疆等问题都是属于挖坑拖累型的,中国千万不要太过在乎,不要上他们挖坑拖累中国的当。

面对美国千方百计阻止中国进步,打击中国产业,中国必须要行动坚决。要从保护产业保护能力的高度明确反击。

该斗争的一定要斗争,要坚决反击和制止美国与中国交恶的利益。必须让美国对中国的恶行,一是收获不到什么利益,二是损失更大的利益。我们还没有做到让美国懂得14亿朋友和14亿敌人的巨大区别,要改变美国对华思维,就必须要让美国明白这个区别。只有让美国真正收获到我们14亿中国人已经成为他的敌人带给他们的痛,美国才会各种努力来争取我们的友谊。

二、修昔底德陷阱我个人认为在核武器时代是不适用的,在核时代坚持修昔底德陷阱判断是荒谬的。核武器让世界更安全,人类不会愚蠢到冒地球毁灭风险来赢国家尊严。如果美国决意以战争遏制中国,中国应全身心壮大核力量扩大核武库,必须用足够的核力量威慑住美国部分人的战争念头和野心。

“修昔底德陷阱”,是指一个新崛起的大国必然要挑战现存大国,而现存大国也必然会回应这种威胁,这样战争变得不可避免。此说法源自古希腊著名历史学家修昔底德,他认为,当一个崛起的大国与既有的统治霸主竞争时,双方面临的危险多数以战争告终。

但笔者认为,这套理论,只适用于核武器未发明前的简单兵器时代,使用冷兵器及后来出现的枪支坦克大炮飞机等常规武器的战争。战争发起者的最高风险意识也只会停留在死多少人层次,不足于威慑住他们的战争选择欲望。但是今天,中美俄等核大国均拥有毁灭敌国甚至毁灭地球的核能力,核战争的风险将是国家的毁灭、人类的毁灭、地球的毁灭。悬崖边上摘葡萄,都会悬崖勒马。修昔底德陷阱在核武器时代是不适用的,核武器让世界更安全,人类不会愚蠢到冒地球毁灭风险来赢国家尊严。这个世界,核武器让中美大国将保持极大的选择战争的清醒,并拥有极大的遏制战争冲动的动力。在核武器的威慑下,中美大国极大概率将是和平竞争下去的,偶尔的摩擦冲突也绝不会闹到大打特打。

2020年美国防创新小组主任迈克尔·布朗、国防部长办公厅主任埃里克·丘宁及国防创新小组顾问帕夫尼特·辛格联合发表题为《为中美“超级大国马拉松”做准备》的报告(以下简称“报告”),系统分析了中美关系与冷战期间美苏关系的异同,全面阐述了美国技术竞赛中的对策与不足,并提出应对大国竞争的四个优先事项。报告指出,中美之间的超级大国竞赛将会持续几代人,涉及经济、政治、军事、外交和意识形态等多个层面。笔者完全赞同这份报告关于中美之间的超级大国竞赛将会持续几代人的判断。这份报告的持续几代人竞赛的判断,在另一个侧面也就是判定中美大国将是和平竞争,不会有战争告终的修昔底德陷阱发生在中美两国身上。

三、中国无需过多担忧美国对中国的遏制。美国对中国的遏制只会加速中国崛起复兴。

中国和全世界无需太过忧虑中美竞争及遏制,虽然美国不是在以正常竞争来和中国比谁更好,而是在各种办法使坏中国阻止中国的进步,但是国家这么大,每个国家都这样那样的弱点,薄弱环节被竞争对手打压,是极其正常的。也并不是中国在成为世界第一前才会有的,就是中国已经被国际公认成为世界第一,沦为世界第二的美国也会继续遏制和中国竞争很久。老大老二的排位在接下来几十年甚至百年内都将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这么大国家肯定是各有厉害,世界第一的定义都是大家心里的一个虚拟的感觉。天下苍生世界老大的排名放在百年后也将是各有说法。互相的遏制和竞争,更是随时在彼此提醒对方,你在哪有弱点,帮助你产生危机感,助你改进,助你前进。世界将是和平的,中美竞争将是极大有益于中国和美国更好更健康发展的。在中美相差不大的很长一段时间,世界老大老二分清与否并不重要,也分不清楚,没有明确的定义,世界也定义不了,只能随着大势所趋时间流逝。故中国在崛起的过程中,面临目前的所谓世界唯一超级大国的打压,无需太过忧虑。没有什么比威胁更让人头脑清醒和冷静。有美国这个对手陪中国崛起和复兴,其实是中国的万幸。没有任何人包括自己,能给你带来敌人给你的宝贵的一切。若干年后,中国会感恩今天美国的遏制,感恩对手,因为他让我们更强大,只有美国在不时的鞭策敲打提醒督促,中国才不断的补足弱项变得更强大。

同时,中国的单一政党国家治理体系,有这么个美国天天踢两脚,有时远比老百姓天天去建议中国政府管用多了。封锁有时是最好的产业进步推动力,美国对中国的遏制将极大推动中国薄弱产业的发展。中国需要这样的对手,中国的政府也需要这样经常敲敲自己的对手,所以有美国这样的,也是非常好的事。中美贸易战,技术封锁等各种打压,将极大消除厉害了我的国等骄傲自满情形,这种打压给国家,也给政府泼的是一盆有益的凉水,是非常有利的,是能促进更快更深发展的。美国对中国的这种竞争和遏制,其最大的结果,将是全力推动中国走向崛起。

四、中美两国本土经贸体量巨大,个别领域的产业脱钩科技封锁推动的是彼此更健全发展,撬不动国家大体。中国大幅降低美国在中国外交及发展中的地位,对中国利大于弊。

中美两国作为世界最大的国家经济体,其实两国因遏制措施造成的贸易往来的变量,占整个国家的经济总体量是非常非常低的。

美国2021年的GDP总量为23.04万亿美元,我国2021年的GDP总量也是高达114.34万亿元,中国的GDP总量已经是美国的80%左右。

中国对美国的出口贸易总额在2018年高峰期也就是5000亿美元左右,一些领域的产业脱钩科技封锁经贸摩擦带来的变化部分本来就是这可能的5000亿美元中的很一小部分,更不用说这变化的部分在两国GDP总量的比例就更微乎其微了。

笔者认为,目前美国闹的这波脱钩,本质是导向了中国高端产业链去美国化与美国低端涉安领域去中国化,这其实是有利于两国产业链更加健全发展的举措。但是其结局将是,助推中国高端产业链的崛起,影响美国高端产业的全球化更大市场规模发展。而美国能收获到的也仅仅是一些曾经美国人不愿意从事的产业回归而已,这些产业早已不是高端战略产业,刺激的短期就业及经济收益极大可能随着随后的企业收入及利润体量下降甚至被市场淘汰而得不偿失。

产业链去中国化的美国企业回迁,将加速美国企业被世界市场淘汰。全球化经济发展几十年,形成今天的世界产业链分工是企业根本性逐利的内在推动力铸成,是成本、利润、市场收入等企业经营利益最大化的体现。政治正确往往并不是经济正确。之所以会选择在中国,是因为中国的市场,中国的成本,能给企业带来最佳的收入规模和利润构成。逆市场化的政治原因回流,将不可避免劳动成本高,离开市场,其结局将让其加速被世界市场淘汰。美国企业离开中国反倒是降低美国竞争力影响力生产力的最佳办法。

2021年,美国贸易逆差创历史新高,达到8591亿美元,同比增长27%。其中,对华贸易逆差仍占大头,但是相比2018年的峰值有所下降。分析认为,美国贸易逆差持续扩大与多重因素有关,经济学家还预计,由于国内消费增长尚未出现放缓迹象,企业迫于供应链紧张仍将继续填补库存,美国贸易失衡状况短期内恐难改变。

多重因素推高逆差,根据美国商务部公布的数据,2021年,美国商品和服务贸易逆差触及8591亿美元的历史高位,远超2006年创下的7635.3亿美元的纪录。这也是美国自1960年开始记录逆差以来的最大年度逆差额。

其中,商品贸易逆差从2020年的9220亿美元飙升至创纪录的1.1万亿美元,增长18.3%。商品进口贸易额创下2.9万亿美元的纪录。这主要受到工业用品和材料进口的推动,进口量增至2014年以来最高水平。与此同时,食品、消费品和其他商品的进口也创历史新高。

从美国这两年对华商品加征如此巨大的关税的结果我们可以看到,这个世界,是美国需要中国货物,而不是中国需要美国美元。中国出口到美国的都是各行各业零零散散的累积,没有哪个领域是特别大宗领域,这就决定,中国没有哪个领域,是离不开对美国的出口的。

美国各种要求美国企业回迁,禁售美国产品给中国企业的种种行为,让美国众多跨国企业成为大国关系恶化的炮灰。“世界上找不到第二个中国”。离开中国市场,美国的企业不但是因此加速做小做亡,美国的影响力制裁力及经济总量也将因此加速式微。一个大国,经济影响力技术竞争力,主要是大型支柱企业带动和支撑,如果波音、苹果、高通、英特尔这样的美国特大型企业走向衰落,将极大加速美国的衰退。

要清楚的是,美国2020年已经沦为中国外贸进出口总额排名第四的地区,中国与美国的经济交往越来越不重要。针对科技的打压,中国要明白一个道理,要区别“能满足使用需求”及“在世界领先”,现在的百姓使用的科技,已经可以很好满足百姓生活需求,不是世界最先进的,也是不会影响百姓生活的。军事和制造领域的科技进步,我们很多的薄弱之处,并不是因为我们曾经努力研发没有研发出来,而是很多领域我们之前能购买外国的,所以没去没去花大决心大努力去研发。假以时日,这些比原子弹氢弹航天研发要容易的多的领域都能一个个突破。

中国,不要太过追求和美国搞好关系。中国为什么要太过追求和美国搞好关系?笔者认为,完全犯不着。既然中国已经犯不着太过追求和美国搞好关系,那么就完全没有必要太过在乎美中关系。

中国应认真考虑,降低,甚至大幅降低美国在中国外交中的地位,大幅降低中国聚焦美国的关注度。美国在世界,已经没有那么重要,美国,对中国已经没有那么重要。

一个把中国视为最大威胁的美国,一个把中国视为敌人的中国,中国完全没有必要太在乎它,太看重它。和中国搞对抗的美国,中国应降低其在中国未来发展中的考虑重要性。

中国最大的软肋,每年进口量超过石油的芯片,如今已经被美国彻底掐断,中国芯片企业已被美国彻底逼到墙角。那么美国对我们还有多少太大的价值呢?难道我们还盼着和他搞好关系为的是让美国在芯片领域放开封杀?绝不可有这种想法。华为被全方位封杀后,日前,中芯国际被美国国防部列入中国涉军企业名单。中芯国际被美国列入中国涉军企业名单后,美国对中芯国际的封锁进一步加码。迄今,中国芯片企业已被美国彻底逼到了墙角,中国的芯片企业肯定将面临一段难熬的日子。不过,既然没有退路,只有通过抱团来应对美国推动的芯片围剿。诸如芯片等各方面,中国最需要美国的地方,我们已经得不到,那么美国就失去了我们太过在乎他太过重视他的价值和理由。

中美贸易也是如此。中美贸易的价值和芯片科技领域的价值是一样的。特朗普对中国的贸易关税够高了吧。但是美国人没有明白的一个中国对美贸易的特点是,中国出口到美国的,没有什么领域是特别的大宗领域,出口到美国的,是各行各业,零零散散一点点堆积起来的货物总量,而且基本都是民用生活领域。这种特点,就决定了,它是美国百姓必须的,但不是中国发展必须的。美国商务部的最新数据也显示,贸易战对美国减少外贸逆差几乎没有作用。

美国以提高关税来发动的贸易战,对削减美国的贸易逆差并无实质性的帮助。同时,这一情况也说明了全球贸易和全球产业链的布局有着深厚的基础,并不容易改变。

美国在中国的发展进步中,已经没有那么大的价值,中国不把美国太当回事,降低其在中国发展和中国外交中的地位,将让中国发展更轻松更自信。一切的痛苦都是太过在乎。中国不太在乎美国,中国将减少极大极多的纷扰。降低美国在中国发展中的地位,也将让中国更能甩开肩膀撸起袖子和美博弈斗争。

五、中美百年竞争不论风云如何变幻,中美彼此不会让对方倒下,输掉这场百年大国竞争的将是先自身国家出问题衰败倒下的一方。中国要以战略高度最大程度最充分高效地利用美国两党制的定期大选的这一大国竞争体制弊端。要储备中国成为世界第一大国第一强国的经略全球的国策。

特朗普治下的美国,各种退群,特朗普的口号是“让美国再次伟大”。他的判断是美国在海外卷入已经过度,也公开喊出不想当世界警察,让美国承担了过多的维持国际秩序的负担。拜登上台后,又开始恢复进群,美国自身政策也在各种反复,如果特朗普回头继续上台,美国可能还会回到特朗普的老路上。

可能很多人认为这些年是中国非常好的提升国际影响力世界领导力的大好时机。美国也是认为中国具有操纵全球机构的愿望和能力的。

我们来思考一个问题:我们做一切发展的最根本的追求是什么?我认为:是让我们14亿百姓生活幸福让我们拥有5000年历史的民族昌盛繁荣。如果我们更多的努力直接对内,其达到民富国强的直接性有效性可能比通过外向再服务内向来的更高效更高质。同时不过于追求外界的认可不过于重视世界影响力全球领导力,也能让中国的发展更好实快。如果过于追求世界影响力,过于追求世界认可,不但可能不利于发展的实惠最实实在在的落在我们的人民,其次将更容易让国家陷入无休止的世界竞争大国竞争。过于追求被世界认可,过于重视世界影响力全球领导力,也是一种不自信的前进道路。中国的发展不应和别人比高地,只需比自己更进步。中美百年,征服对方征服世界最根本的途径是对内求强……

美国总统换届选举前后至少得让总统竞选人投入超过一年的时间。而每届任期只有4年,也就是说,没有选战的过程三年都不到,更不用说这三年不到的时间还在各种办法为连任做各种安排和考虑及努力。故基本可以说,真正不用为竞选操心完全无忧无虑管理国家的“纯时间”两年都难有。这么短暂的“纯时间”,对大国竞争的系统战略谋划、制定、出台、组织、实施、执行、落地、跟踪等一系列系统庞大的国家竞争工程是太过仓促与短暂的。而且更要命的是,随着总统的换届,下台,其大国竞争的系统战略及庞大的国家竞争工程,很难得到继续传承贯彻延续执行。一个总统有一个总统的思路,一个政党有一个政党的考虑,一届人马有一届人马的能力高低和关注重点。故大国竞争的国家战略传承及国家竞争工程推进很难得到系统的长时间的高定力的坚持贯彻。这,其实为超级大国竞争的另一方,提供了非美国总统换届选举前后至少得让总统竞选人投入超过一年的时间。而每届任期只有4年,也就是说,没有选战的过程三年都不到,更不用说这三年不到的时间还在各种办法为连任做各种安排和考虑及努力。故基本可以说,真正不用为竞选操心完全无忧无虑管理国家的“纯时间”两年都难有。这么短暂的“纯时间”,对大国竞争的系统战略谋划、制定、出台、组织、实施、执行、落地、跟踪等一系列系统庞大的国家竞争工程是太过仓促与短暂的。而且更要命的是,随着总统的换届,下台,其大国竞争的系统战略及庞大的国家竞争工程,很难得到继续传承贯彻延续执行。一个总统有一个总统的思路,一个政党有一个政党的考虑,一届人马有一届人马的能力高低和关注重点。故大国竞争的国家战略传承及国家竞争工程推进很难得到系统的长时间的高定力的坚持贯彻。这,其实为超级大国竞争的另一方,提供了非常好的可以利用的对方体制弊端和不足。要以战略高度最大程度最充分高效地利用美国两党制的定期大选的这一大国竞争体制弊端。常好的可以利用的对方体制弊端和不足。要以战略高度最大程度最充分高效地利用美国两党制的定期大选的这一大国竞争体制弊端。

美国党派间的竞争导致社会改革困难重重。任何一种变革都会导致利益的调整,从而加大了变革的难度。同时,在变革之初,必然会产生许多新的弊端,而这种弊端同样会被反对党所利用.导致变革的难度加大。各党派间的竞争还会导致狭隘民族主义泛滥。

国家对外政策及国家战略的连贯性受到极大制约。可以说:人的因素在影响国家决策,是美国这个国家的国家决策机制及国家体制的巨大失败。美国没有能设计出更好的国家机制,去有效避免个人因素掺杂在国家决策中。是美国国家体制直接造就了总统个人在做国家决策时可以更好照顾自身利益的“国家决策徇私真空地带”。

中国要充分利用美国多党制交替执政的人类利己劣根。美国的“国家决策徇私真空地带”,如多党竞选体制不改,将永远存在。

中国要从战略高度用好美国四年一次的定期大选,四年一轮回,针对每一届政府,都可以根据具体情况针对性地出台此届的中美竞争策略,但是,这些每个任期的阶段策略,要在一个长远的中美大国百年竞争总战略的框架内。

我们要用一段时间赶上美国,之后将有几十年不相上下,最后还得有段时间把美国甩开一段距离,这三个阶段可能将用百年左右时间。

我们中国国际战略界要谋划这三个阶段的中美百年博弈之策。我们在几年后经济总量可能就会超过美国,现在,没几年时间了,我们中国战略界是时候要储备中国成为世界第一大国第一强国的经略全球的国策了……

作者:彭胜玉(国际战略研究员)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