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胜玉:中国应提升5种国际战略能力

编辑:战忽智库 文章类型:观点时评 发布于2022-06-15 14:08:38 共850人阅读
文章导读 俄乌冲突后,中国国际形势极其严峻。台海局势紧张,美国遏制打压中国日甚。美国大有将中国踢出全球贸易体系之势。……

来源:战忽智库

俄乌冲突后,中国国际形势极其严峻。台海局势紧张,美国遏制打压中国日甚。美国大有将中国踢出全球贸易体系之势。不排除中美可能爆发冷战、热战。美国及其盟友对俄罗斯的极端封锁制裁,不见得不会落在中国身上。

中国应高度重视壮大国际战略界,提升国际战略识别、甄选、谋划与集智、牵引与诱导、执行与传播能力。

没有中国国际战略界这五大能力的提升,我们和美国的大国百年博弈,将吃大亏,甚至将因此输掉这场百年博弈。

一、战略识别能力

人家干什么事,我们能准确并及时识别出对方的意图,打法,阴谋。没有准确的识别,我们的思考和行动都将是方向错误。

美国人现在是说一套做一套,说是为了掩护做,做也是各种幌子做,现在对方说什么做什么我们都需要有战略智慧看清对方,我们中国国际战略界就得研判识别出对方的意图,为什么这么干,想得到什么,后面还会干什么,有没有什么阴谋?等等,都是我们战略学者必须要识别透的。

这种对对方战略识别能力的高低,将直接决定我们应对的方向对错。是至关重要的制定我方战略的首要一环。

二、战略甄选能力

比如九个专家给国家递交我方战略方案,如果给出的是九套很不一样的方案,国家高层甄选的效力和正确性就会大打折扣。提高我方战略甄选能力,就是要让决策层及时能识别出好战略并准确作出战略选择。我方好战略的识别能力就是战略甄选能力。

专家提出好战略也需要被采纳。如果采纳使用的一方不知道什么是好战略、选不出好战略,那么这就是战略甄选能力的不足。所以战略的甄选识别能力,是非常重要的能力,没有这个能力,再多的好战略专家,再多的好战略方案都将被浪费,都将被埋没。我方战略甄选,需要有一套完善的甄选流程,不要因为某个环节的甄选能力不足而导致好战略中途被卡。

三、战略谋划与集智能力

不同的战略专家战略谋划的能力有不同,有高低,各有优劣。这个时候集中智慧的能力就是中国国际战略界的组织能力的体现。我们需要聚拢全中国最优秀国际战略精英探讨碰撞中国国际战略为国贡献独特战略视角、深度战略思想、高远战略谋划。要力争让每位专家对战略问题的思考能兼收大家的思考长处,完善自己的认识和思考,完善自己的方案,如此才能更容易得出更正确更周全的国家需要的战略思考。

国际战略因为要涉及政治、经济、金融、军事、科技等各行业,要涉及过去、现在和将来等各个时空,要涉及世界各个区域各个国家的综合考虑,一个人的思考很难十分周全,一个人对知识及情况的掌握也很难面面俱到,这个时候,国家的战略思考如果寄托某一两个人,则是极其危险的,故而非常需要中国国际战略界的集智能力提升。

只有把全中国的战略精英的智慧汇聚到一起,才能碰撞出真正完善周全长远的好战略,领导层拿到的东西也才真是一个集合了众人智慧想的更完备的好东西。

要有机制和资金支持团结和聚拢全中国最优秀的国际战略研究精英力量共同为国思考,搭建起中国所有国际战略研究单位及人员共同碰撞中国国际战略的舞台。为国贡献独特国际战略视角、深度国际战略思想,高远国际战略谋划。

同时也要真正重视优秀战略战略识别甄选工作,中国的网上(头条、公众号,各种网站)有很多优秀的战略智慧,我们要有战略智囊团去识别甄选每天的中国网络上涌现的国际战略智慧,好的,要充分在战略智囊团里讨论,合适的,要建立畅通的内参报送途径直达高层。

四、战略牵引与诱导能力

中美博弈如此激烈的背景下,中国国际战略,一定要高度重视从战略上引领,不要只是被动地被美国战略牵引,被人家牵着鼻子走。中国是当今世界的核心玩家,给点时间中国也必将是世界综合国力第一的国家。注重国际战略牵引,主动引领塑造大国走向,已成为我们必须要重视开展的极其重要的工作。中国国际战略界不能只研究国际变化,也应研究如何主导国际变化。

我们有能力引领和塑造大国关系。随着民族复兴、国家昌盛,我们现在极有必要注重大力提升中国国际战略牵引能力,主动引领塑造大国走向。所以战略牵引,一定要有一帮顶级的战略家在里面引领,做好对对方战略的识别,谋划好自己的战略应对,用战略指挥一切。

要大力增强中国国际战略的引导能力、把控能力,及国际战略的牵引能力。战略思想是最核心内容,只有真正的好的战略思想才能牵引和引领。但也要高度重视战略误导、战略诱骗、战略蛊惑等战略手段的运用,这些都是极其需要加强的。

五、战略执行与传播能力

战略执行是涉及战略、外交、舆论、军事等涉及诸多国际战略全流程的全系统国家行为。并不是国家谋划和选择出了好的国际战略,其执行就一定能达到战略意图。每一个环节出问题,可能得到的结果都是南辕北辙。国际战略执行过程中,也需要不断地纠偏修正完善具体做法。

我们国家的战略执行有必要从机制完善上,各职能系统统筹安排组织上加大功夫。国际战略传播我就不在此细谈。只想强调一句,国际战略并不是往往都需要传播。很多的国际战略有时更应该注重执行而不是传播。

要实现上述五大能力的提升,应结合着做好如下几项工作:

(一)成立中国国际战略引领智囊团,加强系统战略引领

强烈建议中国组建国际战略牵引智囊团,统筹战略、外交、舆论等涉及国际战略牵引的全系统国家行为。我们要从机制的完善、人才队伍的壮大、组织能力的提升等几大方面,大力提升中国国际战略界的上述五大能力。

呼吁中国国际战略引领智囊团,统筹战略界、媒体界、外交界、军事界等多方联动,一盘棋主导应对美国联合盟友的对中国打压遏制,统筹应对美国各系统的打压遏制,以免政出各门、各行其是,缺乏战略统筹,缺乏长远和系统的运筹帷幄。

(二)壮大中国国际战略人才队伍,战略人才的发掘和利用必须大幅提升水平

目前中国的战略人才发掘选拔培养体制是存在一些不足和缺陷的:

1.国际战略研究,因涉及太大太高层太敏感,不在体制内几乎鲜有人触及。

2.中国国家体制内的战略研究人员,规矩和束缚还是不少的。

3.战略,不是先天无秉性而后天能学的。战略思考能力更多地是要有超越常人的远见卓识。中国目前的考学选拔体制,能选出非常具有战略思考能力的不多。

4.英語(往往需要特别好)、学历(往往需要博士)等门槛过高,很容易筛掉真正有战略禀赋的人员。

5.目前的中国战略人才培养机制,生产的更多是国外信息翻译人员、国际关系交流人员、不敢思考不敢触碰问题的政策宣传人员,缺乏具有高远深邃的国际视野和宏观系统思维的战略研究专家。

国家主席习近平多次指出,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同时,国内发展环境也经历着深刻变化。这需要我们有非常优秀的有高度有深度有国际视野的国家战略高手去深谋远虑。当今,是国家极其需要战略思考高手的时候。

中国近些年是重视战略研究的。各种机构及高校、智库的发展也有了非常大的进步。但是,我们还需要进一步完善和改革战略人才发掘选拔培养体制。因为国际战略的特点,我们要给予更多宽松的学术环境,不能太过束缚战略思考。

我們要不拘一格降人才,合理降低战略人才培养的学历和英语门槛,让更多的具有战略思考能力的人,能够进入战略研究和谋划圈内。要面向民间社会,面向退休人员,面向全国上下,挖掘优秀战略精英,从不同角度集思广益。还要区别国家战略、国际战略与国际关系,搞国际关系的不一定适合搞国际战略,不要把战略人才的培养太过依赖于国际关系专业人员。

同时国家要切实从政策扶持上,资金支持上,媒体支持上,大力完善对中国国际战略机构(尤其是优秀的民间国际战略机构)的支持。体制内的专家不敢说话,中国的国际战略智慧甄选,不能把鸡蛋全部放在体制内的国际战略机构及人员上,要把更多的机会给民间战略机构及人员,鼓励支持他们,将让国家收获到更多创新更多数量更有质量的战略智慧。

(三)提升中国国际战略界的话语权,如果中国国际战略界的话语权被国际关系界把控将可能是国家的灾难

搞国际关系,很多是为搞好和别人的关系,这个搞好关系的目的前提,就制约了国际战略思考影响其立场和角度,就极其容易带偏中国的国际战略思考和理解。

我们中国国际战略界,要把中国国际关系界,作为懂国外的人士让他们提供国外的信息,而不宜太过听信其关于国际战略的解释和思考。国际战略和国际关系,完全是两个层面的内容。

我们中国当前的国际关系专家学者中,大多数是从西方留学回来,他们对西方是有更多的接触,他们和西方世界交往发展关系是有他们的资源和便利及长处。但是中美走向全面博弈的今天,如果只是想搞好对美关系的目的去谋略,则将是完全不合理不对路的。此外,擅长搞关系,并不一定擅长搞战略。中美百年竞争,更需要的是战略高手,而不是关系高手。

要让国家最高层听得见不同的声音,听得见有用的声音,而不是各种官方平台用一些所谓大咖的声音塞满国家高层的耳朵听不见听不到其他不一样的声音。

(四)警惕帮对方战略总结成为帮对方战略谋划

还要注意一个较普遍的问题。经常看到中国人总结归纳美国对华所谓各种系统大战略。要说的是,我们中国人的总结能力比老美强多了。很多时候,美国人不见得有这个完整的思路,我们中国人经常能把各个不同时期的事总结在一起,给人家梳理出一个完整齐全的大战略。

这就好比目前的很多官员,干事时没有思路,有一出干一出,到了年度工作总结汇报时,秘书给他把全年工作思路总结得一整套一整套,又完整又系统又周全。我们帮美国做战略总结的能力,远胜于美国自己的战略制定能力。

我们帮美国人总结出的战略,比美国人自己制定的战略多得多,广得多。幸亏美国战略研究人员中懂中文、阅读研究中国国内文章的学者不多,否则,他们也将惊讶我们帮他们作出的系统战略总结和创造。

(五)树立起中国国际战略界的独立思考、敢于碰真的风气

中国确实有很多专家出了名,就成为宣传人员。这种现象在别的领域还好说,但在中国国际战略界,则一定要避免。因为一旦权威战略专家成为宣传专家,则其思考将丧失独立性,其后续的战略思考则极大可能误国。

中国国际战略界一定要树立起一种学术风格:要敢于碰真,触碰问题。不要怕得罪人,怕得罪人,就影响干正确的事,就谋划不出最好的中国国际战略,就会极大地害了中国。

中国国际战略界要严禁讲官话套话场面话好听话,严防战略专家成为宣传人员。对那些一味只会说场面话空话套话官场话好听话的,或者已经丧失独立战略思考能力、难于客观发表战略观点的所谓国际战略研究学者,应该请他们离开中国国际战略界。

(六)保护优秀国际战略人才,打击对方优秀国际战略精英。

中国国际界这五大能力的提升,核心是什么,核心是顶尖的国际战略研究人才、战略精英。

没有足够的中国国际战略研究精英人才,就妄谈这五大能力的提升。美国人非常清楚,大国博弈,战略精英出谋划策的能力是两个大国决胜的至关重要的一环。所以美国也深刻清楚,灭掉中国优秀国际战略精英是必须要干的一件事。

2012年8月31日人民日报(海外版)第10版,以整版篇幅登载“邱风”署名文章《中情局的“猎”鹰计划》,将中国军方具有战略思考能力的学者分为四代鹰,试图猎杀。第一代鹰是原中央军委办公厅主任李际均中将;第二代鹰是《超限战》的作者乔良、王湘穗;第三代鹰是《鹰胆鸽魂》的作者罗援、《苦难辉煌》的作者金一南;第四代鹰是《冲出C型包围》的作者戴旭等。

这些都是2012年(10年前)的报道,相信现在的情况只会更甚,范围也只会更广。美国的“猎鹰”手段无外乎搞臭他们。

诚如前些天看到的一篇李慎明将军的文章中提到:当前国内攻击抹黑毛泽东主席的,基本都是西方资本在背后推动。而美国对中国的战略精英的“猎杀”,也大体都是西方势力在背后推动国内各种人员去付诸实施,有些是第五纵队,有些是为钱而做,有些就是境外散布,同时这些境外势力也非常善于利用国内一些不明就里的人的无知或者偏见,一些人很容易被骗被煽动蛊惑跟着起哄。

因为国际战略研究专家的敏感性与重要性,敌对国家势必存在打击折损中国战略专家的企图,中国要会保护我们的高端战略专家。优秀的战略研究人才往往会被对方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不拔不罢休,国内外敌对势力会使用各种办法败坏他们的名声,让他们非但得不到国内决策层重用(或不便明着用他们),而且他们的战略考虑和研究文章也难以上达和传播。

对这样的优秀战略专家,高层一定要高度重视他们的大脑思考,排除干扰和阻碍,真正畅通渠道、用其所长,鼓励和保护他们更多更好地进行高深思考与战略谋划,为党和国家献计献策。

郑重呼吁:中国要高度警惕美国“猎鹰”行动,有组织地保护中国战略精英。

此外我们也要有系统有组织有筹划地不断壮大中国国际战略界的精英人才队伍,建议可以设立白名单,重点扶植他们敢于发声,敢于献策,敢于亮剑。

中美博弈,我们也不能只有守,要针对对方对我们战略精英破坏搞臭的“猎鹰”行动,进行系统地截杀,能一窝端的一窝端,能抓的要及时抓。

此外,对美国的反华战略精英,我们也要出台中国的“猎鹰”计划,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要学习美国的做法,将对方的“鹰”逐一狙杀。

作者:彭胜玉(多家智库国际战略研究员)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