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辛格:普京失去分寸,俄罗斯或成为中国“前哨”,美应放弃幻想!

编辑:战忽智库 文章类型:观点时评 发布于2022-06-16 15:19:01 共905人阅读
文章导读 近日,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接受了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的专访,基辛格表示:美国应该放弃幻想,期待中国“西化”的政策已经不合时宜,……

来源:战忽智库


近日,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接受了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的专访,基辛格表示:美国应该放弃幻想,期待中国“西化”的政策已经不合时宜,美国政府并不能期望中国像苏联一样因为“西化”而失去威胁。而现阶段的美国自身却面临着严重的分裂,民主党和共和党都对对方抱有“强烈敌意”,这使得今天的美国远比越南战争时期的更加分裂,如果美国政府依然没有解决国内矛盾的打算,那么美国这个联邦制国家最应当担心的是自己最终会不会走向分裂或者解体。

除此之外,基辛格就泽连斯基在俄乌冲突中的一系列表现给予了高度评价。基辛格认为普京已经失去了分寸,俄罗斯可能更加依赖中国,俄罗斯或成为中国扩大在欧洲影响力的“前哨”。

在冷战期间,美国就通过“颜色革命”等手段,来促使潜在对手国家的制度发生变化,以确保自身在国际上的霸主地位。而美国在这个过程中往往会动用文化、教育、金融、贸易、科技和意识形态等方面,甚至还会直接或间接出资建立所谓的民间组织,对不同政治立场、不同文化传统和宗教背景的国家进行渗透和影响,以此促进这些国家与西方国家亲近并不断向西方靠拢。

实际上美国政府自冷战时期开始,就从未放弃过“西化”中国的政策。但是美国最大的问题在于,他们并没有认识到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和世代传承,以及中国人接受中华文明的浸润滋养所产生的自豪感,他们也根本没有认识到有着几千年深厚积淀的中国传统文化对当今中国人影响之深远以及与之相伴而生的强烈的文化认同与文化自信。中国本身就是一个包容性极强的国家,加上对于自身传统文化的高度认同,使得中国在面临西方文化的渗透或者冲击时,往往会选择其中有利于自身发展的方面加以学习和利用。这也就是说,美国现在所坚持的“西化”中国政策,早已经不合时宜了,美国应该趁早放弃幻想。

美国想要“西化”中国的可能性已经不存在,而美国自身还面临着相当严重的国内矛盾和分裂风险。众所周知,美国是一个在航海大发现之后才建立的移民国家,这就意味着美国国民的民族认同度并不高。仅仅两百多年的建国历史,说明美国自身并没有深厚的历史底蕴,也就是说美国无法在短时间内通过悠久的文化和历史传承完成民族建构和文化认同这样一个复杂的历史进程。

而在美国建国的这二百多年时间里,从全球各地吸纳了大量的人口,这使得美国民众对于美国民族的认同感变得越来越低。所以我们能够发现,美国民众对于美国的认知仅仅停留在政府管治层面,远不像其他国家一样能够上升到民族层面。而一旦美国自身出现明显的衰落,就会导致不同阶级、不同种族因为利益分配不均而出现分裂。美国一些政治精英和文化精英近些年特别推崇所谓的“宪法爱国主义”,其实质也是试图从宪法建构主义与国家治理的层面让那些到北美大陆避难或淘金的各色人种能够认同“We the people”的民族塑造,接受美利坚合众国宪法所确立的基本政治制度,通过规则认同推动国家大厦的建构,通过法律帝国的打造在移民群体集聚的北美大陆催生出一层薄薄的文化光泽。

但是,近些年来,美国社会频繁发生严重的枪击案,特朗普执政后期还发生了令人吃惊地“占领国会山”事件,美国国内白人与少数族裔之间的矛盾、新移民与旧老移民之间的矛盾、白人和黑人之间的矛盾以及北方和南方的矛盾不断暴露甚至激化,这些都是美国国内面临治理危机甚至分裂解体危险的表现。此前美国可以利用自身绝对的霸主地位对全世界进行剥削,以达到快速发展的目标,进而能够在很大程度上掩盖国内的所有矛盾。但是随着美国的衰落,这种矛盾日益明显,美国国内走向分裂的可能性也会越来越大。因此,美国政治精英应该清醒地认识到,现阶段最应该做的不是一味地继续实施战略扩张而是要进行适当的收缩,放弃无谓的消耗国力对中国的“西化”政策以及对俄罗斯进行围堵的做法,将政策的重心放在如何缓解国内矛盾一事上。

毕竟俄乌冲突发生的根本原因,就是北约在美国的主导下蚕食俄罗斯战略空间所导致的。这种对俄罗斯战略空间的蚕食行为,最终导致俄罗斯与西方的关系彻底破裂,西方对俄罗斯发动大规模制裁,甚至准备与俄罗斯“能源脱钩”。其实,美国希望在俄乌冲突中达成两个目的,首先就是演练“代理人战争”的模式,其次就是能够直接削弱俄罗斯的实力,使其进入战略收缩的状态。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美国刚刚从中东的泥潭中脱身,一旦美国再次陷入另一场战争中,那么美国必然会在短时间内迅速衰落。因此“代理人战争”模式不仅可以直接削弱俄罗斯的实力,还能够在一定程度上保存美国自身的实力,能够让美国有更多的底气去面对与中国之间的竞争。甚至美国将来也能够利用已经成熟的“代理人战争”模式,来直接削弱中国的实力。

但是美国最大的问题在于,对俄罗斯这种近乎赶尽杀绝的政策,最终只会导致俄罗斯更加依赖中国。在整个西方都针对俄罗斯痛下狠手的情况下,俄罗斯所能够选择的伙伴并不多,而中国则是其中最可靠的一个。而普京作为一个不断衰落的全球大国的领导人,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延缓俄罗斯衰落的速度。环视四周,俄罗斯精英层也可以发现只有中国才是能够帮助普京延缓俄罗斯衰落甚至帮助俄罗斯发展的可靠伙伴。因此,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基辛格才得出他的结论,即中国能够凭借着自身对俄罗斯的影响力,使得俄罗斯成为中国在欧洲扩大影响力的前哨站。

总的来说,美国对俄罗斯和中国的一切围追堵截,本质上是为了改变自身不断衰落境况的一种挣扎。但是美国政客最大的缺点就在于,他们的脑海中并没有合作共赢的任何想法,“零和博弈”的思维早已经深深烙在了美国政客的脑海中。在他们自身还面临着日渐严重的国内矛盾的情况下,却依然想着如何围堵中俄两国,这最终只会导致美国自身矛盾逐渐走向不可调和甚至不断加剧的状态,进而导致社会分裂乃至国家分裂。同时对中俄两国实施围堵和遏制,也会让中俄两国在美国的压力下在战略层面不断走近并加强合作,美国的所作所为实际上是弄巧成拙亲手为自己树立起了两个强敌。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