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成佩洛西窜台的关键人物,浮出水面!

编辑:补壹刀 文章类型:观点时评 发布于2022-08-04 13:48:23 共731人阅读
文章导读 今天下午,佩洛西一行离开我台湾岛,飞往韩国。她的窜台,将台海局势推向一个紧张升级的危险境地。解放军的强力反制行动不会随着她走人而结束,而是刚拉开序幕。……

来源:补壹刀

执笔/刀剑笑&叨叨姐

今天下午,佩洛西一行离开我台湾岛,飞往韩国。她的窜台,将台海局势推向一个紧张升级的危险境地。

解放军的强力反制行动不会随着她走人而结束,而是刚拉开序幕。接下来,岛内事实上面临三天的封锁。有人说,这种封锁可能是未来“武统”采取的行动方案之一。

在国际舆论的高度关注之下,促成佩洛西窜台的一个关键人物浮出水面。随之曝光的,还有民进党为此花费重金的丑事。

美国一媒体人在推特上提醒,大家应该特别关注一个名叫迪克•盖哈特的政治说客。这个人曾长期担任美国众议院民主党领袖,退出政坛后被民进党当局重金雇佣,并且是专攻佩洛西的。

蔡英文“过境”美国时与佩洛西见面,赖清德与佩洛西视频,还有萧美琴参加拜登就职仪式,这一系列被绿营热炒的台美关系“大事件”,背后据说都有盖哈特的牵线搭桥。当然,民进党当局为此给了他大把大把的钞票。

其实不止盖哈特,前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鲍勃•多尔促成了特朗普与蔡英文的通话,甚至美国一家公关公司运作促成1995年李登辉访美,为了寻求美国政客和议员对“台独”的支持,台当局花大钱买对美“外交”成绩早已有之。

1

《卫报》(美国版)专栏作家大卫•西罗塔在一则推文中称,“阅读所有关于佩洛西台湾之行的媒体报道,我注意到没有提到迪克•盖哈特和汤姆•达施勒是台湾的有偿说客。”

这似乎在暗示,佩洛西窜访台湾是民进党付费给盖哈特和达施勒这类政治公关进行游说的结果。

这,确实有迹可循。

“盖哈特”“佩洛西”“台湾”,这3个词在今年6月被多家媒体联系在了一起。

据称,自拜登去年上台以来,民进党当局就将游说重点转向民主党,尤其“主攻”众议长佩洛西。

这中间的牵线人,正是曾为美国众议院多数党领袖的盖哈特。

盖哈特早就是民进党当局在美的代理人。

据联合新闻网披露,蔡英文2019年7月“过境”纽约时曾见到佩洛西,就是盖哈特从中牵线搭桥。

还有,台北驻美代表萧美琴获邀参加拜登就职典礼,民进党将之吹嘘为“台美42年来最大突破和首例”。但根据司法部档案,这也跟盖哈特有关,他事先特意管佩洛西要的票。

去年4月27日,美国会议员发起所谓“让台湾帮忙”活动,宣传台湾防疫成效。岛内一些民众还以为台湾防疫好到连美国议员都知道,其实就在4月27日当天,盖哈特的公关公司发信给173名美国议员,蓄意营造声势。

更近一点的例子是,今年初赖清德“过境”美国与佩洛西视频通话,还是源于盖哈特的出力。

根据美国司法部档案与华盛顿智库国际政策中心去年4月发表的台湾在美游说调查报告,盖哈特与多家代理台湾的政治公关接触佩洛西34次,光是盖哈特接触佩洛西本人与其幕僚,就多达18次。

要说这次佩洛西窜访台湾,有盖哈特的推动,这当然是合理推测。

不过,要请盖哈特,可不便宜。

盖哈特是民主党一位极有分量的资深政治人物。他曾在国会任职28年,担任众议院多数党领袖超过14年,其间曾在1988年和2004年两度成为总统候选人。

2005年,随着在众议院第14个任期届满,盖哈特结束了自己的政治生涯,改行创建了一家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咨询公司,成为一个有权势的说客。

2013年,盖哈特开始为民进党当局工作,据媒体披露,民进党当局为此支付给他的月薪是2.2万美元。

2

盖哈特这类政治游说者的作用,是显而易见的。

台湾在美游说调查报告的作者之一、国际政策中心的本•弗里曼说,拜登上台以来,多次表达对台湾的大力支持。尽管有许多战略理由支持继续特朗普政府的亲台政策,但大多数(美国)政客对台湾的坚定支持还有另一个更鲜为人知的原因:“台湾在美国的游说者”。

本•弗里曼认为,多年来,这些游说者一直在推动华盛顿采取对台友好的政策。

比如,由共和党众议员金映玉发起的有关帮助台湾参与世界卫生组织的法案(今年5月已经获得拜登签署成法),就可以追溯到两年前盖哈特及其公司的游说。

再比如,拜登政府提出对台军售,也是“台湾游说者多年来活动的结果”。

根据本•弗里曼的说法,台湾注册了7家公司作为这类代理人。

在盖哈特之前,曾代表共和党参选总统的多尔,也是台湾在美国游说的另一张王牌,多尔的月薪比盖哈特少一点,但也有2万美元。

在特朗普竞选期间,多尔拿了台湾14万美元,代表台湾顺利打入特朗普团队。正是通过多尔的穿针引线,特朗普当选后接听了蔡英文的电话。

民进党当局还曾通过多尔邀请特朗普的儿子与儿媳妇一起参加台北驻美代表处活动。台北前驻美代表高硕泰与前美国众议院议长金里奇餐叙,也是通过他牵线。

去年12月,多尔去世。

除了特朗普、佩洛西等华盛顿的头面人物,今年窜访台湾的美国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梅南德兹与众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米克斯等,也都是台湾通过美国政治公关公司长期拉拢的对象。

据2019年申报的数据,受台当局委托的公关公司接触梅南德兹6次。梅南德兹近年来炮制不少挺台法案,与此不无关系。

3

在佩洛西窜台被爆是有说客在背后牵线搭桥后,立即让人想到过去6年多来,民进党当局不只一次花大价钱堆砌“对美外交成绩”了。

按照时间往回倒一下:

今年1月,台“副总统”赖清德“过境”美国旧金山时,跟佩洛西视频会面;

去年1月,台“驻美代表”萧美琴参加拜登总统就职典礼;

2019年7月,蔡英文过境纽约时见佩洛西,以及更早时候与“当选总统”特朗普通电话……

这些被民进党称之为“台美关系突破的大事件”,背后大都有着一笔价格不菲的游说账单,一些被台当局长期“包养”的美国政治公关公司和前政客为此推波助澜。

前面说的盖哈特,就是屡次出没其间的一个政治掮客。

有岛内媒体人在文章中披露一组统计数据,说自2016年上台以来,民进党当局在美国用于公关游说的支出已经超过1200万美元,台非官方机构在这方面也投入了900多万美元。

这还只是在美方档案中有案可查的部分,没公开的还有多少呢?恐怕也少不了。

台当局花大钱对美进行公关游说,由来已久。

据台前“外交官”陆以正回忆,台当局在美雇用公关公司始于1950年代,并且随着美国政府更迭选择不同的游说公司。比如卡特时期是贝隆公司,里根时期换成汉纳福德公司等等。

尤其冷战结束后,台当局为了推动各种借口下的“台独”,加大对华盛顿的游说力度,试图争取美国更多支持。手段方式包括跟美国在任或前任官员和政客拉关系,在国会内寻找更多“同情台湾者”,甚至成立专门机构有组织地在美培植“挺台”氛围。

在民进党当局2016年上台之前,台当局在这方面的最大“成绩”是在1995年,促成李登辉访美。

有文章介绍说,1994年2月开始,“台湾综合研究院”,一家由当时国民党党营资产大管家刘泰英主导设立的机构,花费国民党党产雇用美国卡西迪伙伴公司对华盛顿游说,推动李登辉访美以及加强台美关系。

当年,一些人以“李登辉朋友”的名义向美国康奈尔大学捐款250万美元,直接推动了李登辉窜访美国。还有一种说法,那次台当局为此付出的“酬劳”高达上千万美元。

回顾了这些,再看今天蔡英文见佩洛西时声称“坚守民主防线”,就知道这道“防线”有多贵了吧。

说来说去,什么“台美关系坚如磐石”?什么“友台议员”?以佩洛西为首的美国政客和议员各种鬼祟的挺“独”,背后虽然有他们个人顽固的意识形态偏见和政治利益盘算等多种因素作祟,但很大程度上也可以说,那本身就被做成了一种生意,一种交易。

民进党当局把本该用于改善民生的钱,大把大把交给政治掮客和政治贩子们,用以促成和装点“台美走近”的所谓“大事件”,但实际上换来什么?一些口头“声援”罢了,不但不能给台湾民众带来任何实际利益,反而进一步恶化两岸关系和台海局势。

而佩洛西等外部挺“独”政客,还有盖哈特这种在背后促成他们对“台独”释放错误信号的那些人或势力,也将毫无疑问为此付出代价。就像我外交部发言人今天说的:

至于具体反制措施,我可以告诉你的是,该有的都会有,有关措施坚决、有力、有效,美方和“台独”势力会持续感受到的。

图片来自网络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