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锡星:缅甸Tatmadaw政府统治的积极面开始呈现

编辑:缅华网 文章类型:观点时评 发布于2022-10-31 14:22:47 共1470人阅读
文章导读 联合国大会已经结束,缅甸驻联合国代表席位问题依然跟去年一样,即不接受军方新派出的大使代表,民盟执政时期就担任的缅甸常驻联合国大使代表吴觉莫吞(U Kyaw Moe Tun)依然留下,但是没有发言权,事实上,联合国上等于没有缅甸代表。

林锡星

联合国大会已经结束,缅甸驻联合国代表席位问题依然跟去年一样,即不接受军方新派出的大使代表,民盟执政时期就担任的缅甸常驻联合国大使代表吴觉莫吞(U Kyaw Moe Tun)依然留下,但是没有发言权,事实上,联合国上等于没有缅甸代表。

吴觉莫吞(U Kyaw Moe Tun)在10月17日,在第77联合国大会第三委员会上表示,关于缅甸,仅仅针对持续恶化的局势发声是不够的。

吴觉莫吞(U Kyaw Moe Tun)所言极是,反映了当前缅甸的实际情况。因为反Tatmadaw势力代表民主,政治正确,所以大家都支持,但要人们像支持乌克兰一样支持你,有点妙想天开。

民族团结政府(NUG)别指望获得多少帮助,到目前为止,提供了政治和道义上的支持,但没有提供军事援助。4月底,民族团结政府(NUG)“东盟大使”吴泊腊订通过媒体称,尽管民族团结政府(NUG)一直努力争取获得东盟的认可及合法地位的承认,但至今未获回应。这位“大使”还说,NUG向东盟轮值主席国、东盟特使及东盟国家提出与一道探讨缅甸问题的主张也没有得到回应。

缅甸独立纪念碑

2022年10月15日是“全国停火协议NCA”七周年纪念日。原来在吴登盛时期的2015年10月15日,各方签署了缅甸全国停火协议NCA,今天满七周年。

“全国停火协议NCA”签署后的满七年的今天,再反观缅甸全国,有什么变化呢?仗照打、弹照飞,枪声爆炸声依然四起,甚至更甚。缅甸的历史就是一部互相残杀的历史,因为它得国不正。

在缅甸,民族团结政府(NUG)不是首个流亡政府。在1962年奈温政变后,原来的吴努(U Nu)总理也曾逃往国外组成政府,这算是缅甸第一次流亡政府;1988年军政府第二次政变,1990年选举民盟大胜,军方再次拒绝交权,当时以吴盛温为首的民盟党人组成了NCGUB政府,依然逃亡国外,算是第二次缅甸的流亡政府;2021年第三次军方政变后发生后再次组成民族团结政府(NUG),当然是第三次流亡政府。这三个流亡政府均有一个共同点:都得到西方民主国家背后的大力支持,但最后都以失败告终。

4月24日,东盟在雅加达召开缅甸问题特别峰会,东盟领导人就缅甸局势达成了“五点共识”,包括缅甸各方应停止暴力并保持最大限度的克制;各方应开始进行建设性对话……

缅甸如今是“世风日下,没有是非”,缅甸一切都在变坏,只有两点始终没变,那就是已故政治强人奈温将军(Ne Win)自嘲的两段话:一是缅甸是一个盛产大米的国家,要不缅甸人民就会挨饿;二是要是有人问我那个国家的反政府武装最多,那就是缅甸。

缅甸民族众多,民族问题一直是缅甸国家统一以及政治、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障碍。大缅族主义、地方或族群民族主义的盛行是缅甸民族问题长期存在的原因。自1948年独立以来,缅甸历届政府都花很大的精力去处理民族问题。目前,民族问题仍然是缅甸新政府面临的重大挑战之一。缅甸政府要彻底解决民族问题,实现各民族的真正平等可能是最佳途径和根本之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70多年的恩恩怨怨、兵戎相见,怎么可能在三两天内解决得了?昂山素季2015年2月15日讲过,我们无需立刻看到遥远的路尽头,我们只需看到可以抵达那里的路就好了。

如今缅甸的政局错综复杂,民族团结政府(NUG)把“民族斗争工具化”,“民地武”也充分利用反Tatmadaw势力,扩大自己的影响。很多人本来并不反军,但如果有另外一些人经常重复所谓“巨大而邪恶的Tatmadaw”等论调,它自然而然会渗透进人的意识中,尤其是当媒体也在扮演此类论调的推手的角色时。

如今,“五点共识”成为“东盟”的法宝,也颇为各国所赞尝。但在实践中并不被当事各方所接受。

东盟外长10月27日在印度尼西亚首都雅加达召开“缅甸问题紧急会议”,检视五点共识提出18个月的落实进展。会议对于缅甸境内暴力冲突持续升级和五点共识未取得进展表示失望,并重申五点共识的重要性,强调须通过具体、务实和有时限的行动,以加强落实力度。

最后会议的结果依然是:“为解决缅甸目前的困境,东盟继续秉持东盟峰会五项共识。”东盟国家在缅甸问题上看法不尽相同,但这个区域组织向来强调协商与共识,因此预料短期内它处理缅甸问题的方式不会有太大的改变。

轮值主席国柬埔寨会后发表声明说,缅甸局势依然严峻脆弱,但这不是因为东盟和缅甸特使缺乏努力,而是基于缅甸“数十年来持久冲突的复杂性和艰巨性”。

不出所料,NaSaKa政府立即声明,指责东盟没有邀请军政府任命的外交部长参加雅加达会议,对缅甸是一种歧视。NaSaKa政府不会执行东盟外长会议的决议。

缅甸Tatmadaw政府警告,对缅甸和平方案设定时间框架将带来“负面影响”。东盟国家领导人18个月前就推动缅甸和平进程,与缅甸军方最高领导人敏昂莱达成了五点共识。东盟外交部长10月27日在印度尼西亚首都雅加达召开特别会议时,对缅甸境内暴力冲突持续升级和五点共识未取得进展表示失望,同时重申五点共识的重要性,并同意应该让缅甸军方为落实五点共识设定“具体”时间表。

就此,由缅甸Tatmadaw任命的缅甸外交部长温纳貌伦当天深夜发表声明,将国内暴力形势归咎于武装抵抗运动,并且强调为缅甸和平进程设定一个时间表将带来更多负面的影响,而不是正面的效果。

目前,Tatmadaw全力以赴与10支与Tatmadaw关系较好的“民地武”举行会谈,第一轮会谈早已结束了,大家都皆大欢喜,现在第二轮会谈正在进行中。

但是,势力最强大的克钦独立军(KIA)、克伦民族联盟(KNU)和若开军(AA)尚未与Tatmadaw会谈,因为这三支“民地武”都有强大的后台。

克伦民族联盟(KNU)有6个团,据克伦民族联盟中央透露,从2021年1月至2022年9月,克伦民族联盟(KNU)和Tatmadaw总共发生了6689起大大小小的武装冲突。

总之,尽管反Tatmadaw势力到处烧杀抢劫,造成不少因扰,受伤害的是平民老百姓,丝毫也动摇不到Tatmadaw的势力。Tatmadaw政府拒绝与NUG、PDF谈判,NUG、PDF也没有与Tatmadaw谈判的意愿。在当前全球经济不景气的环境下,缅甸只要管理好经济,尤其是农业,就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据缅甸农畜水利部长吴顶突介绍,缅甸70%的人从事农业,他们生产了出口产品的23.7%,农产品出口创汇占外汇收入的35%。

从2022-2023财年4月1日至10月14日,对外进出口贸易额达180.262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多32.19亿美元。从2022-2023财年4月1日至10月14日,出口额为91.152亿美元,进口额为91.4732亿美元。

缅甸对外贸易活动中,有正常的海路贸易及边境贸易这两个渠道,在这当中,海路贸易渠道的贸易额远超过边贸的贸易额。

据News-eleven 2022年10月7曰报道,从2022年1至9月,有465艘国际海运集装箱船停靠仰光码头。

据 10月7日出版的《苗瓦底》日报报导,仰光国际港口在10月份内将有50艘国际货轮前来停靠进行贸易交流活动。

但缅甸的贸易绝大部分还是依赖于边贸,有以下几种渠道:缅中、缅泰、缅印以及缅孟。部长最后说,边贸当中以缅中与缅泰为缅甸的重要经济支柱。他毫不讳言地强调,在疫情之前,缅泰边贸远远比不上缅中边贸,而缅中边贸当中以瑞丽-木姐口岸为最。在疫情之前,缅中边贸贸易额是缅泰边贸的4倍,甚至更多,但是,自去年疫情与政局动乱后,缅泰边贸贸易额已经慢慢超越了缅中边贸,很明显,这倒不是缅泰贸易额“追赶超越”,而是缅中边贸停滞不前,或者没有疫情之前那么顺畅。

即便目前缅泰边贸已超越缅中边贸,但相差并不多。实际数据显示,缅泰边贸贸易额为14亿美元,缅中贸易额为11亿美元。

自木姐(Muse)“105英里”贸易区出口物品到中国,仅10月18日这一天出口大货车有28辆,进口大货车36辆,共有64辆大货车进出进行贸易交往活动。主要的出口车有玉米车1辆,橡胶车3辆,鳝鱼车7辆,螃蟹车5辆,大米车6辆,碎米车4辆。而进口车运载货物最多的是汽车与机械品1辆,柑橘水果车10辆,苹果车5辆,梨子车2辆机器与机器零件2辆,日用品车2辆等。

建设经济特区是缅甸招商引资的最佳途径。缅甸三大经济特区现状,其中第三经济特区是德林达依省的土瓦经济特区,成果最不理想,原先是意大利-泰国联合经营的,但后来已经终止合作,因此,政府正在赶紧寻找新的外资。据POPULAR NEWS JOURNAL报道:“土瓦经济特区即将恢复工作。”这是2022年10月17日国管委主席看守政府总理敏昂莱在德林达依省与中小企业家见面座谈时如此说的。他说,省政府正在努力促成恢复经济特区的工作。

其余两个经济特区,即日本经营的迪拉瓦和中国经营的皎漂经济特区均运转良好。

2022-2023财年头6个月(4-9月)进入缅甸的外国直接投资(FDI)为11.41亿美元,其中新加坡达到10.95亿美元。从1988年至2022年,进入缅甸的外资中,能源部门占28%以上,达260多亿美元,其中新加坡占比最多。

近期由于美元加息导致缅元大幅贬值、物价飙升、企业经营陷入困境。2022年10月21日下午3时,在敏格拉曼德勒酒店礼堂内举行经贸部联邦部长吴昂奈乌与企业家见面座谈会。经贸部联邦吴昂奈乌部长说,目前当局采取的一系列对外汇(美元)的管控措施,主要就是防范斯里兰卡的遭遇在缅甸重演。他说,我们十分清楚,外汇管控措施,绝对不是最好,对经商的广大企业,肯定是一大阻碍,贸易肯定会受到这样或那样的干扰。但是,希望大家(企业)谅解当局,忍耐一下,等过了难关,金融政策还是会恢复如初,绝对会逐步地缓松。他说,当局十分了解广大企业家的困难,但是也希望企业家理解当局的用心。最后部长信心十足地说,几个月走来,证明缅甸还是行的。

10月初,根据外汇监督委员会的会议决定,燃料进口公司在贸易融资中使用外币支付时,将再次允许使用人民币进行交易。国内燃料公司通过贸易获得外汇额度的一部分将允许兑换成人民币,并在燃料购买中允许使用人民币支付。尤其是从俄罗斯进口大量的燃油,缓解了油价。

据亚洲发展银行(ADB)公布的一份报告如是说:“缅甸国内生产总值(GDP)由负转正上升至+2%。” 2021年缅甸的国内生产总值(GDP)下滑为负值,2022年3月份后6个月,缅甸的GDP上升至2%,2021年缅甸由于政局动荡,经济企业几乎完全停顿,因此国内生产总值(GDP)下降至(-5.9%)。到了Tatmadaw国管委掌权优先开展经济企业, GDP才得以复苏和上升。根据亚洲发展银行(ADB)前几个月的调研,因为包括成衣企业在内的不少企业已经逐步恢复生产,由困境中摆脱出来的缅甸GDP有望上升至5%,而通货膨胀率与往年相比将达到17.3%。另,根据缅甸投资委员会数据获悉,2022-2023财政年,由35家外资企业,投资额达12亿美元。


林锡星 广州暨南大学东南亚研究所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