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洛西,好走不送!

编辑:补壹刀 文章类型:观点时评 发布于2022-11-19 15:14:51 共608人阅读
文章导读 今天,佩洛西宣布不再寻求连任民主党领导一职。她这一决定的做出,是在共和党正式赢得众议院控制权的一天后,也是在她的丈夫保罗遭到暴力袭击的三周后。……

来源:补壹刀

执笔/叨叨姐

今天,佩洛西宣布不再寻求连任民主党领导一职。

她这一决定的做出,是在共和党正式赢得众议院控制权的一天后,也是在她的丈夫保罗遭到暴力袭击的三周后。

美国各大媒体对她的“告别演说”给予不少关注,纷纷总结回顾佩洛西35年众议员、20年众议院民主党领袖,还有7年众议长的政治生涯,其中不乏溢美之词。

在这些报道中,对佩洛西的涉华言行要么不予提及,要么寥寥几笔。

要知道,佩洛西这个名字,已经成为中美关系中的一个典型负面符号。她长期在中美关系中扮演负面且极具破坏性的角色,就在今年8月,她还极其不负责任、一意孤行地掀起中美关系中的一场风暴。

美媒的这种选择性无视,令人对当下美国社会对华氛围更添担忧。

1

“我不会在下届国会(众议院)中寻求连任民主党领导人。”在今天的众议院议会上,佩洛西宣布了这一消息。

台上,佩洛西强颜欢笑。台下,民主党人黯然鼓掌;现场的几十名共和党议员,冷眼旁观。

不过,她正式卸任众议院民主党领导人一职还要等到明年1月。而且,由于再次当选旧金山选区议员,佩洛西还将继续担任两年众议员。

作为美国“最有权势的女人”,也是美国政府三号人物的佩洛西,她的“告别演说”受到不少关注,大多数美国媒体对她这些年的民主党领袖生涯极尽溢美之词。只是,这并不能掩盖她看似“体面下台”的实质。

用众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卡锡的话说,在共和党赢得众议院多数席位的同时,“我们已经炒了佩洛西”。在这个意义上说,佩洛西的离场并不光彩。

她心里仍有不甘:如果不是因为纽约选区出了问题,“民主党本来可以守住众议院”的。

也因为此,佩洛西终于被迫正视自己阻挡民主党内年轻人晋升的现实,“是时候让新一代领导民主党党团了”“我们必须大胆地迈进未来”。

说得倒是挺好听。对她年龄的诟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之前也没见佩洛西听进去。

民主党在众议院的3名领导人目前分别是82岁的佩洛西、83岁的多数党党鞭霍耶及82岁的多数党副领袖克莱伯恩。霍耶周四已经宣布,他不会在下一届国会寻求领导职位。克莱伯恩也暗示,他将辞去党鞭职务。

其实,众议院的一些民主党人早就认为,他们需要一个年轻的、思想更开放的新领袖。

然而,佩洛西在民主党担任领导职务的20年间,多名民主党新星和可能的继任者几乎都没有晋升机会,有些已经被迫离开国会寻求其他发展可能。

卫生部长贝塞拉2017年离开国会成为加州总检察长之前,曾被认为是佩洛西的潜在继任者。纽约众议员克劳利等,在初选或大选中就被击败。

本月底,民主党将为明年初的新一届国会选举他们的领导人。来自纽约州的民主党党团会议主席、52岁的杰弗里斯,被广泛视作佩洛西的潜在继承人。如果真是如此,杰弗里斯将成为第一位在国会领导一个政党的黑人。

59岁的克拉克和43岁的阿吉拉尔,被认为将分别寻求民主党内第二和第三的领导位置。

佩洛西的退出,被认为并不令人意外,还因为她丈夫之前遭受的那次暴力袭击。

佩洛西曾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说,在斟酌做何决定时,对她丈夫的暴力袭击起到重要作用,她为之感到内疚。

10月28日,佩洛西的丈夫保罗在位于旧金山的家中遭到袭击。这被认为不是一个孤立的现象,而是这些年美国政治极化的后果。佩洛西,恰是美国政治如此病态发展的一个关键人物。

提到她的丈夫保罗,更多人会联想到保罗离谱的投资准确率和收益率。在美国社交媒体上,“跟着佩洛西老公买股票”曾一度成为热门话题。

从保罗的投资领域看,科技股是他的固定目标。一个诡异的巧合是,保罗总能在相关政策公布前大手笔买入相关股票,时间掐得总那么正好。比如政府没有准备对大科技公司加强监管的时候,他大手笔买进高科技公司的股票。

这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佩洛西家族的“暴富”:佩洛西的国会年收入仅约22万美元,但2021年佩洛西和保罗的总资产已经超过1.7亿美元。

林林总总,越来越多的美国民众对佩洛西表示不满。共和党也看到这种趋势,在中期选举中集中火力针对佩洛西,“解雇南希·佩洛西”成为共和党人的一个选举口号。

2

活跃美国政坛这些年,极端反华,已经成为佩洛西身上一个最突出的标签。

她早就尝到这带来的政治甜头。

佩洛西出生在巴尔的摩,进入政坛却是在搬到旧金山后,那会,她已经47岁。

在旧金山,华裔居多,而且,旧金山也是美国政坛自由派的堡垒。佩洛西曾多次表示,“不要搞错了,人权斗争是旧金山的道德规范”。

为了捞取政治资本,她在1991年作为议员访问中国时,就与另外两名美国议员一起,在天安门广场上采取不顾后果的破坏性举动。如此出格的表现,使得佩洛西在众议院得以“崭露头角”。

此后,在几乎所有涉华议题上,佩洛西几乎都表达过对抗性立场,其中行动激进、言辞激烈的不在少数。看看我们一路走来美国给设置的各种坎:最惠国待遇、贸易、芯片、台湾、香港、西藏、奥运会,等等,佩洛西几乎都在其中扮演了找茬的主力角色。

就像美国国际政策太平洋委员会委员普拉特所言:“佩洛西对中国极少有愉悦之情,基本是彻底的怀疑。她难以轻松看待中国的和平崛起。”

记得佩洛西说过的“美丽风景线”吗?

佩洛西曾经把在香港的暴力游行称为“美丽风景线”,试图以这种荒谬的说辞来衬托美国政客常常挂在嘴边的所谓“民主”“自由”的优越性。

但在去年1月“冲击国会山”事件发生后,佩洛西却很是双标地声称,美国的民主遭到“可耻的攻击”。在今天的“告别演讲”中,她也再次提及民主是“是脆弱的”,选民不会支持那些使用暴力的人。

还有今年8月她冒天下之大不韪的窜台之举。

不管如何粉饰,都无法掩饰佩洛西执意窜访台湾,心里装的不是台海地区的安全稳定,不是中美关系大局,而是在自己卸任众议院议长之前“再搞个大新闻”,再强化一下自身“反华急先锋”的角色定位。

精巧的政治算计取代长远的战略谋划,选举政治直接凌驾于国家利益之上。“哪管身后恶浪滔天”。

不光有政治算计,佩洛西此举还夹带着经济私利。

佩洛西窜台的时候,偷偷带上了自己的儿子小保罗。她的官方访问团名单里,没有小保罗的名字,众议院议长的官网上也找不到任何线索,但小保罗被拍到出现在了台湾地区等佩洛西亚洲之行的各站中。

人们自然得质疑,小保罗是否在借佩洛西的影响力来为家族捞钱?

这里面的利益链条不难梳理。小保罗是圣乔治生态矿业公司子公司的经理和Altair国际公司的董事会成员。两家公司都在矿业领域大举投资,尤其是钴和锂的开采,这两种金属对制造半导体和电池至关重要。而台湾地区、日本和韩国都是半导体的重要产地。

嘴上全是主义,心里都是生意。佩洛西就是这样的人。

3

对内热衷恶性党争,是佩洛西身上的另一突出标签。

在今天15分钟的众议院讲话中,佩洛西再次表达了对特朗普的不满。她表示,过去与3位总统合作愉快,包括小布什、奥巴马和拜登,独独没有特朗普。

在第一次竞选国会议员时,佩洛西将“一个将被听到的声音”作为自己的竞选口号。就算即将离开聚光灯,她也不忘将自己对特朗普的不满广而告之。

在接受采访时,佩洛西将美国政治极化的责任都归咎于共和党:共和党过去十年的行为是“反科学、反政府”的。

“我本来想采取什么不同的做法呢?”赢得更多的选举,不给他们权力去做那些事,在这里,佩洛西着重点了特朗普的名,“确保像唐纳德·特朗普这样的怪物(a creature)永远不会成为美国的总统”。

有两个名场面,估计很多人都还记得。

2019年,时任总统特朗普向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发表第一次国情咨文演讲时,佩洛西给予了4秒左右的“斜眼鼓掌”。

2020年,特朗普再次完成他的国情咨文演讲时,佩洛西面无表情地站着,将她的演讲稿撕成两半。她说,如果说有人撕碎了什么,那是特朗普,他“在我们面前撕碎了真相”。

4

这些年,佩洛西对美国政治没起多少好作用。

就内政而言,外交学院教授李海东告诉补壹刀,所有观察美国的人都有一个印象,那就是过去20年中美国政治的发展是一种高度分裂、对立和极化的历程,而且这样的趋势还将继续加剧。佩洛西是其中一个鲜明的、典型的、代表性的政治人物。

她不是寻求与共和党之间建设性的妥协来化解美国面临的各种经济、社会、外交议题,而是以一种尖锐对立、相当彪悍和异常武断的方式来推行自己的政治主张。

因此,佩洛西担任民主党领袖的20年,也是美国国内政治极化加速恶化、政治对立更加难以逆转的20年。

就是在民主党内,佩洛西在协调党内各派别,推动达成民主党设定议程方面,也是做得很不够的。

过去20年,美国的政治、社会、法律等均趋于保守化。这与佩洛西,以及佩洛西所在民主党所宣扬的自由主义价值诉求是相悖的,后者在美国现有政治体系中呈现出颓势。

在外交方面,佩洛西也毫不顾忌自己行为可能带来的后果。

一般而言,在美国,总统主要负责外交政策,但在长达数十年的职业生涯中,佩洛西早已步入国际媒体视野中。

上世纪80年代从政以来,佩洛西就带着强烈的意识形态色彩看待他国,她的诸多反华行为清清楚楚反映了这一点。今年8月她上演的那出窜台闹剧,在国际社会遭到一片谴责之声。在这样的国际舆论中,美国反华政客的自私、狂妄、短视之举让美国的外交信誉、国际形象大打折扣。

至于美国一些媒体对佩洛西给予的“高评价”,李海东认为,这背后大致有三重原因。

一是反映美国政商勾结的现实。美国媒体多由财团寡头控制,政治利益又与商业金融捆绑得十分紧密。对于佩洛西这样一位代表美国政治精英主流的政客,一些美媒给出不差的评价,不令人感到意外。

二是“政治正确”。在美国,一位政治人物下台的时候,美媒通常会带着较强的政治正确意识给出评价。

三是迎合美国国内对华态度趋于消极的整体氛围。

李海东注意到,不论是皮尤调查还是一些美国媒体的相关基调,对华的积极声音不太多见。这表明美国政治在对华认识上逐渐趋同,也恰恰是担心美国对华态度未来可能更具对抗性的缘由所在。

不管怎么说,佩洛西是差不多要谢幕了,最后对她说一声,好走不送。

图片来自网络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