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评智库:新情势下台独定位与新变

编辑:中评社 文章类型:观点时评 发布于2023-01-16 13:43:05 共1817人阅读
文章导读 上海东亚研究所研究员、上海台湾研究会理事周天柱在中评智库基金会主办的《中国评论》月刊2022年12月号发表专文《新情势下“台独”的定位与新变》。……

来源:中评社

民进党当局躲在美国背后尝试越过“一中”红线

上海东亚研究所研究员、上海台湾研究会理事周天柱在中评智库基金会主办的《中国评论》月刊2022年12月号发表专文《新情势下“台独”的定位与新变》。

作者认为:“法理台独”是一个流动变数,它不会固守传统的三大常规标准不变,而是随着国际大局不断动荡组合,随着两岸关系不断发展变化,针对目前两岸尚未统一的具体现状,针对疫情期间岛内“台独”势力不断玩弄花样百出的各种“台独”新花招,除了三大常规标准之外,还应该将台湾地区擅自更改现政权具有象征意义的“歌曲、徽章、图案”等现状,在美国反华势力的怂恿支持下,台湾岛内推进含有改变“两岸同属一中”性质和把台湾从祖国分裂出去的“台独公投”,以及民进党当局不时抛出的种种“以变谋独”的图谋、言行,都划归于“法理台独”新变的组成部分。

文章内容如下:

在新情势下坚决反对“台独”分裂行径,坚决反对外部势力干涉。这是落实贯彻新时代中国共产党解决台湾问题总体方略的要务。“台独”分裂是完成祖国完全统一的最大障碍,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严重祸患。2016年民进党再度执政后,岛内的“台独”势力越来越嚣张,明目张胆成为两岸和平统一进程中最大的破坏性因素。

6年多来铁的事实一再证实,不遗余力推展“新台独”的民进党当局比之李登辉鼓吹的“修宪台独”、陈水扁硬扛的“制宪台独”有过之而无不及。这种“过之”充分体现在无所不用其极的“顺势而变”,“以变谋独”。为力争两岸和平统一的前景,有必要对新情势下“台独”的定位与新变作一具体剖析。

一、“台独”的定位

众所周知,40多年两岸互动的政治原则与核心意涵就是“一个中国”原则。民进党当局推行的种种“台独”中,只要踩及两岸关系的红线,一定是“法理台独”。长期以来大陆对“法理台独”有着明确的定性定位,用法律语言来概述,“法理台独”被定位为体现解构“一个中国”原则、完成台湾的所谓“国家化建构”。其核心内涵就是台湾本为一个“主权独立国家”,“国土疆域”界定为台、澎、金、马。

要精准反对,乃至反制“台独”,最重要的是十分清楚“台独”的定位,依此准确判断“法理台独”的命脉所在。归结多年分析研究,传统的“法理台独”大致有以下标准:

第一、“制宪”:擅改“国号”、制定“新宪”;

第二、“修宪”:推翻“宪法”第四条关于固有疆域的规定;

第三、“修宪”:推翻“宪法”第六条关于“国旗”的规定。

二、新情势下“台独”的新变

上述“法理台独”的三大标准可视为传统的“法理台独”的常规标准。但“法理台独”是一个流动变数,它不会固守传统的三大常规标准不变,而是随着国际大局不断动荡组合,随着两岸关系不断发展变化,针对目前两岸尚未统一的具体现状,针对疫情期间岛内“台独”势力不断玩弄花样百出的各种“台独”新花招,除了上述三大标准之外,还应该将台湾地区擅自更改现政权具有象征意义的“歌曲、徽章、图案”等现状,在美国反华势力的怂恿支持下,台湾岛内推进含有改变“两岸同属一中”性质和把台湾从祖国分裂出去的“台独公投”,以及民进党当局不时抛出的种种“以变谋独”的图谋、言行,都划归于“法理台独”新变的组成部分。

在坚决反对“台独”,尤其是坚决反对“法理台独”的进程中,必须看到在民进党再次执政后,这一斗争的演变更趋严峻复杂。其根子在于民进党再次执政台湾,台湾政治格局发生了巨大变化。当下的民进党不仅垄断所有执政权力,就连“立法院”也是第一次真正、完全的“一党独大”。因此必须从中看清两点:一是当下的民进党推进“法理台独”,相较以往其难度要低,“三分之二”已不是屡闯无法突破的“安全阀”。为此要百倍高度警惕,反“新老台独”的工具箱内,要时刻保存更多针对性强的对策工具。二是民进党领导人心知肚明“法理台独”是在玩火,而玩火者必自焚。因此善将“法理台独”化整为零,采用进一步退半步,或将“法理台独”调低到“准法理台独”的层次,绕圈圈,模模糊,似是而非地走起命悬一线的政治钢丝,以此来试探大陆的反应与底线。一旦有机可乘,立马长驱直入,直奔向往已久的新目标。

三、新情势下台湾的“法理台独公投”

2016年5月,蔡英文上台执政,利用民进党在“立法院”席位首度过半的优势,仅花了一年半时间,就匆匆通过“公民投票法”(简称“新公投法”)部分条文修正案。该修正案虽将“修宪”“领土变更”等议题排除在“公投”项目之外,但仍为岛内“独”派势力操作“台独公投”留下空间。而“公投”发动及通过门槛的大幅降低,亦使藉“公投”进行政治动员成为民进党常态化的行为,台湾社会撕裂、政局动荡的可能性随之增加。

2018年1月5日“新公投法”修正版正式颁布实施后,就迎来一桩“法理台独公投”的闹剧。3月23日由绿营掌控的台湾“中选会”审核通过“以台湾(TAIWAN)为全名申请参加所有国际赛事及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奥运正名公投”。此项公投可谓2008年民进党推动的“以台湾名义加入联合国公投”(简称“入联公投”)的复制品,但政治冲击力却远大于“入联公投”。

“奥运正名公投”目的在于让台湾往后再参与奥运、国际赛事时,皆能以“台湾”为名,不再使用“中华台北”的名称。据岛内媒体揭露,这份“奥运正名公投”议题具有极大的欺骗性。这是因为,其一,此案从表面看似乎并非是由民进党当局发动,而是由民间团体发动,但其提案的主要成员皆是“台独”分子。这种称谓改头换面的包装具有很大的欺骗性,可能让普通民众觉察不出具有强烈的政治内涵,而仅仅只是体育界的一种诉求,从而掩盖了其“台独”分裂性质。因而国民党要抵制,大陆方面要反制,难以抓到着力点。其二,此案所提的以“台湾”名义取代“中华台北”,具有很大的诱惑力。因为在普通民众的眼中,“台湾”只是一个“地理名词”,并不是“台独”诉求的“国号”的“政治名词”。台湾民众哪能分得那么清楚,而且他们平时就这样称呼自己所居住的地方,倍感亲切。这种“类主权正名公投”案,就是一种变相的“法理台独公投”案。若付诸实践,将引发极恶劣影响,给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和台海地区和平稳定带来巨大冲击。

四、新情势下民进党当局的“以变谋独”

台媒常说民进党当局“爱独成癖”,为“独”一刻没有消停过。民进党再次执政以来,尤其近两年来,“以变谋独”剧增,“新独”的“经典产品”是炮制“新两国论”与“中华民国台湾”。

1、“新两国论”超越李登辉的“特殊两国论”

2021年10月10日,蔡英文在“双十演说”中提出了新的“两国论”,她宣称“两岸互不隶属”,企图以此彻底否定“九二共识”。而在这之前的同年8月31日,蔡英文以视频录播形式,出席“2021亚太安全对话”时,竟抛出“盼与‘邻国’在和平、稳定,且互惠的原则下共存”的“邻国论”。

“邻国论”绝不是空穴来风,而是“新两国论”的必要前奏与铺垫。“邻国论”是用以试探两岸的底线,没过多久,就正式祭出“新两国论”。这份“政治宣言”直接点出“两个中国互不隶属”,完全踩入了两岸关系的禁区。这与李登辉的最大区别是,李为迷惑舆论,在“两国论”前还特意加上两个字“特殊”。

2、“中华民国台湾”是“法理台独”新变数

“中华民国台湾”,全世界绝无仅有的一个不伦不类的政治专有名词。究竟是“中华民国”嫁接于“台湾”?还是“台湾”隶属于“中华民国”?谁也搞不明白。但有一点倒是十分明确的,民进党当局刻意将“中华民国”与“台湾”并称,不是要追求两岸连接,而是要使台湾现行体制进一步靠拢“台独”,是要把李登辉所谓的“中华民国在台湾”分离论述进一步推向新阶段,是以旧法统的烟幕为幌子,暗度陈仓地推进“台独”进程。

民进党当局之所以炮制出“中华民国台湾”,是自以为一般民众难以区分两者差别,模糊“统独”的“国家认同”差异,凝聚岛内对台湾定位的“最大公约数”,以期合力维护台湾“主权”、对抗大陆,巩固政权、推动“台独”。其如意算盘是,通过“中华民国台湾”,糅合“台独”、“两个中国”、“一中一台”、“维持现状”等主张,企图消弭“中华民国派”和“台湾派”间的纷争与分裂,最大程度上聚合与大陆抗衡的政治能量。从而强化对“台湾主权地位”的共识,挤压主张“一中”和“统一”的空间。民进党和绿营可以更加肆无忌惮推动各种形式的“台独”。正是基于对“中华民国台湾”论迷惑性的“自信”和裹挟民意的“鼓舞”,民进党当局甚至在“修法”“宪改”等触碰“法理台独”红线的敏感议题上也跃跃欲试。

五、美国强推“以台制华”的“新台独”

尼克松以来的历任美国总统几乎都说过“不支持台独”之类的话。拜登上台后也不例外。但是只要华盛顿有意挑战“一中政策”,总以为可以想尽办法达到其目的。在拜登眼里,几乎很少花代价的“最佳办法”就是通过以下四个途径,达到突破“一中政策”、支持“新台独”的目的。

1、拉拢同盟国“反华挺台”

与特朗普的“美国伟大”,形单影只的“反华挺台”有着明显不同,拜登施压同盟国共同“助台反华”可谓驾轻就熟。这是因为美国早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就开始以打群架的方式来制约对手,未来也不可能改变此一行为模式。

最近,外部干涉势力在台湾问题上出现了一种新的现象:一方面,由于美国总统拜登向中国承诺,无意与中国“打新冷战”,无意将中美“激烈竞争”升级冲突,并声称“不鼓励台湾独立”,美国政府在外交言辞上的挑衅开始“退居二线”,不再咄咄逼人,以免被中国抓住口实,但是他们在军事领域却加大了对中国的威胁;另一方面,日本、英国、立陶宛等国家的一些政客却表现得歇斯底里,认为有美国“保驾”,就一窝蜂地冲到了遏制中国的“第一线”,与美国相互配合和支持,企图形成“群殴中国”的局面和效应。

相比之下,立陶宛议员的表演更是“低劣”。按理说,无论是地理位置,还是历史恩怨,中、立两国“八竿子都打不着”,但立陶宛的反华势力硬生生地要充当“反华”和“挺台”的马前卒。为配合美国“以台制华”和“台湾问题国际化”策略,不顾中国严正交涉,允许台湾当局设立“驻立陶宛台湾代表处”。

2、军事领域全面武装台湾

拜登在军事领域全面武装台湾,追求的是四处开花、层层升级。

(1)不断对台军售,升级台军硬软实力

拜登上台一年多,五度军售总额为12亿多美元。这从表面看似乎金额不算太高,但需要注意的是以下三点:其一,这仅仅是一年多的资料;其二、在军事硬实力方面,拜登政府加快了特朗普时期军售的武器到位率(美国尚未交付的对台军售项目金额累计达到142亿美元)及提前周期,重点加强台军抗登陆作战能力和不对称作战能力;其三、拜登更重视加强台湾军事软实力,千方百计在“‘爱国者’项目人员技术协助案”、“爱国者导弹工程勤务案”、提供导弹鉴测等相关设备和服务等方面下功夫。

(2)美国军事顾问入台协训台军

美国顾问入台协训台军,重点是台特种部队和“爱国者”导弹系统。这包括美陆军特种部队、海军海豹突击队与台陆军特种部队协训操演;美军人员赴台指导发射“爱国者”导弹等。

(3)美国军舰变换方式通过台湾海峡

美国军舰通过台湾海峡,在拜登手里变为按时常态化巡航。自去年一月拜登上台后,至今每月一次,从不缺席。此外还有所突破:一是从以往仅海军军舰巡航,现又增加美国海岸警卫队舰艇同来巡游。二是除美国外,还拖“五眼联盟”等盟国一起来壮大声势。三是巡航方向既有自北向南,也有自南向北。四是加强政治和舆论炒作,强调“台湾海峡是国际水域”,美军的所作所为是为了捍卫所谓“航行自由”和“印太地区的和平稳定”。这些都是非常严重的政治、军事挑衅。

(4)频出新招,挑战“一中原则”

为在台湾海峡制造紧张局势,拜登政府频出新招,妄图突破“一中”底线。去年下半年的6个月内,就有多架美军机为执行“任务”降落台湾机场。过去的一年,美国拉多国海军在台海附近进行针对中国大陆的军演,大秀“军事肌肉”。

拜登口口声声地一再申明:美国政府致力于奉行长期一贯的“一个中国政策”,不支持“台独”,希望台海地区保持和平稳定。但事实却恰恰相反,拜登政府确立“以台制华”作为美台关系的战略目标重点,怂恿、教唆民进党当局大搞“新台独”,同时为军事干预台海做实战准备。

六、关于“新台独”的若干思考

1、岛内由民粹支撑的“新主流民意”为“台独”造势

蔡英文高票连任,自然会过高估算自己,一心寻找自我的历史定位,从而形形色色的“新台独”必层出不穷。而略加研究就不难发现,近些年所冒出的“新台独”有一共性的特点,即因有“新主流民意”加持“新台独”,“新台独”就有恃无恐,“名正言顺”,“合法合理”。

2、“极独”势力认为台湾越乱,越有机会“藉乱谋独”

“极独”势力认为,台湾怎么“独”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台湾必须乱到让大陆头痛,被大陆视为烫手山芋。两岸情势愈乱,加持“台独”者越有机会“藉乱谋独”。民进党当局鼓吹“反中仇中”,掏空“国库”,小恩小惠酬庸支持者,其终极目的,就是要让台湾乱。民进党精英趁乱捞饱饱。在统一前一走了之,留下一个支离破碎的台湾,头痛的是大陆。

3、美国在台湾海峡的挑衅行为只会加重加大,不会减少

美国在台湾海峡的挑衅行为不会有所收敛,只会更加明目张胆,甚至会有所突破。不排除美舰机进入台湾停泊的可能性。美高官乘军机访台。日前,美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窜访台湾,就是一个最新的明证。为此有必要择机在台设立禁飞区及建立穿越台湾海峡报备通航制。

4、民进党当局躲在美国背后尝试越过“一中”红线

民进党当局自恃在美国三权分立的权力架构下,对美国国会有长期的经营,可以影响美国对台政策。一旦中美关系紧张或地缘政治格局发生变化,民进党当局就可躲在美国背后尝试越过“一中”红线。这一次“佩洛西风波”就是一个实例。我们需保持高度警惕,准备得当,切实让民进党当局尝受超越红线的挑衅所须付出无可挽回代价的滋味。

责编:若若

来源:中评网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