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锡星:NaSaKa政府接管政权两年后的缅甸局势发展

编辑:缅华网 文章类型:观点时评 发布于2023-03-21 15:53:50 共9125人阅读
文章导读 2021年2月缅甸政局剧变的根本原因在于Tatmadaw和全国民主联盟(NLD)对缅甸民主化进程存在不同的预期:Tatmadaw希望通过主动转型延续并巩固自己的控制力,而全国民主联盟(NLD)则企图利用民意修改宪法,清除军方的影响。

林锡星

2021年2月缅甸政局剧变的根本原因在于Tatmadaw和全国民主联盟(NLD)对缅甸民主化进程存在不同的预期:Tatmadaw希望通过主动转型延续并巩固自己的控制力,而全国民主联盟(NLD)则企图利用民意修改宪法,清除军方的影响。这使得2015年以来的“双头政治”注定是一个短期现象,双方貌似神离,而矛盾则积重难返,直至当下决裂。

时局演变不会是已经盖棺定论,而是充满不确定性的演义。随着群众示威热情的减退,缺乏足够人数支持的街头政治斗争,根本就撼动不了树大根深的Tatmadaw集团。在大国的忽悠之下,数量有限的抗命者(PDF)根本无法对Tatmadaw执政的合法性构成威胁。

缅甸如今比过去10年在2008宪法框架下施行民主转型期更加混乱不堪,并伴随着各种动荡,其间,会有更多的武装集团诞生,各种势力为增强自身话语权和胜算筹码而抱团,未来将有更多的政治联盟组织出现。

尽管目前尚未能定下选举时间表,但截至目前为止,报名参选的全国性政党和地区政党已多达30多个,今后还会继续增加。对Tatmadaw而言,赢了会都是朋友,输了会全是敌人,丝毫也不敢怠慢。

只要不闹独立,Tatmadaw当局会允许个别实力较大的“民地武”像以往一样以国中之国的形式存在。未来几年内Tatmadaw集团的手段、方法和目标仍旧是改变缅甸国家命运的主要力量之一,因此,所有关心缅甸前途与命运的人民和邻国有必要意识到,他们必须与Tatmadaw集团长期共处。

新任东盟轮值主席国印度尼西亚的对缅甸的政策比较新颖,工作重点也比较务实。印度尼西亚外长蕾特诺说:“作为今年的东盟轮值主席国,印尼将与缅甸的所有利益相关者接触,目标是为缅甸开启包容性全国对话创造条件。”

东盟轮值主席国印度尼西亚外交部长蕾特诺2月22日在雅加达会见了到访的中国外长秦刚。蕾特诺则说,印尼坚定致力于地区和平繁荣稳定,主张东盟不能成为任何外部势力的代理人,不能陷入大国博弈的漩涡。

东盟秘书长高金洪也在3月13日在一次会议上也重申,东盟今年的工作重点是冠病大流行后的复苏。高金洪指出,除了大流行后的复苏,东盟当前的优先处理事项还包括加强东盟互联互通、发展蓝色经济和增加成员国之间的贸易,这些才是真正的优先事项。

东盟国家在对缅问题立场上也互相推诿,只因为缅甸发生的事情有违背常态。实际上“民盟”根本既没有底气也毫无意愿与Tatmadaw谈判,他们已经构建了完整的政府班子,准备取代NaSaKa政府。

据联合国报道,目前军事委员会与反Tatmadaw力量相互指责,双方都试图升级冲突,和解的可能性不大。联合国秘书长缅甸问题特使诺埃琳·海泽(Noeleen Heyzer) 3月16日在77届联合国大会上介绍缅甸局势时称,双方就缅甸问题进行谈判的可能性为零。

联合国官员历来官僚主义作风严重,不下功夫,瞎下定论,历来都是不了了之。

缅甸民族和解日本代表沙沙卡瓦(Yohei Sasakawa)近日针对东盟处理缅甸事务,进行了如下点评:“东盟应该与缅甸军方国管委当局接触,缅甸问题主要还是以协商为主轴,在远处指手画脚,是没有任何实质性效果的。”

据POPULAR NEWS JOURNAL引用Nikkei Asia报道;沙沙卡瓦(Yohei Sasakawa)是日本基金会主席兼日缅友协会长,在他的斡旋之下,若开邦“民地武”与缅甸Tatmadaw达成停火协议,目前若开邦再度迎来和平稳定。他还建议东盟,应该在缅甸设立代表处,与缅甸军方国管委当局进行近距离接触。

据Western News 2023年2月25日讯:“若开邦额不里海滨游客日益增多。”与前几年由于疫情以及战乱相比,若开邦今年因军方与“民地武若开军”(AA)已宣布停战停火,与之前相比还算和平稳定,因此若开邦,特别是缅甸最著名的额不里海滨游客日益增加,游客自去年2022年11月份开始纷纷进入,到了今年2023年1月份与2月份游客明显增多。

民族团结政府(NUG)和人民防卫军(PDF)不顾真相只会清算,离和解共生渐行渐远。目前它们的暴力抗争已不得人心,影响力日渐式微,冒险边际效益日渐递减。

如今缅甸全国民主联盟已粹片化,吴丁武(U Tin Oo是民盟创始人之一,并且是奈温军政府时期的国防部长,属于退伍军人)以及吴廷觉(民盟执政时期首任总统,据传是因倾向与Tatmadaw和解而半途忽然辞职,总统也不当了)夫人被在国外的所谓CWC党中央组织宣布开除党籍,原因是他们与军方当局走得很近,已经与军方妥协,民盟目前已经四分五裂为:在国外的所谓CWC党中央组织;在监狱里的以昂山素季为首的党中央委员;包括被开除的上述几位以及还在监狱外的民盟党员。

西方制裁对缅甸来说并不那么重要,因为缅甸对外关系早已多样化。

这也并非缅甸第一次受到制裁,它已经习惯了被制裁的生存条件。西方在世纪之交对缅甸实施制裁,从那时起它就学会了如何应对制裁。它与邻邦大国——中国和印度关系稳定,合作从未间断过。

2023年缅甸各大城市(仰光、曼德勒、内比都、东枝等)不仅没有大家想象的那样经济萧条、民不聊生,而是依然繁华昌盛,似乎比疫情之前还要更加旺盛,尤其出现了很多新兴行业。农产品出口欣欣向荣。

由经济贸易联邦部获悉,2022-2023财政年,自4月至12月止,9个月内,缅甸与东盟国家之间的贸易额逾100亿美元,其中,出口贸易额为35.3亿美元,而进口贸易额则达67.7亿美元,进口远超出口额。

缅甸与东盟的主要贸易伙伴国家有:泰国、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度尼亚、柬埔寨、菲律宾、老挝、文莱与越南,其中与泰国的贸易量最大最多,向这些国家的出口商品包括农产品与矿产品。当然缅甸最大的贸易伙伴还是中国。

2022—23财政年度,自2022年4月至2023年1月间,进入缅甸的外资总额为14.7663亿美元,其中来自新加坡的投资金额最多,达到11.57553亿美元,占进入外资总额的78%。

据2月14日出版的《苗瓦底》日报报导,世界各国纷纷对缅甸的各行各业进行投资,本财政年度(2022—23年度)10个月期间,新加坡国家对缅甸的投资额逾11亿美元。

近期缅甸国内旅游业也十分红火,2023年缅甸国际旅游业恢复,大批国际游客进入缅甸。据BETV Business 商业网站报道,负责亚洲旅游行程的著名旅行社Khiri Travel 称其将恢复缅甸地区部分旅游行程,如仰光、曼德勒、蒲甘、茵莱湖、额布里海滩及丹老群岛的行程。

仰光市中心的半岛酒店项目已准备重启,香港上海大酒店集团(HSH Group)表示,现在已准备好重启位于仰光市中心缅甸铁路局总部旧址的仰光半岛(The Peninsula Yangon)酒店项目。

新加坡早些时候随大流对缅甸态度比较强硬,但如今已恢复到李光耀时期以及李显龙早期对缅甸的务实政策。新加坡外交部长维文在2月27日表示,尽管东盟成员国对2021年2月缅甸军事委员会接管政权事件有所不满,但东盟无权干涉缅甸内政。

根据网络媒体BETV Business所公布信息,新加坡与中国香港超中国内地成为缅甸最大投资者。这是缅甸投资与公司管理引导局(DICA)根据本财年5个月的投资相比而发布的信息,其中新加坡的投资额有10.89亿美元,占有总投资额12.3亿美元的88% ,近期新加坡公司9 Communication以5.76亿美元接手卡塔尔电信公司Oredoo的缅甸业务。

经济之外的外部环境也不错:缅甸2023年参加了3场国际旅游展。该3场国际旅游展分别是:2023年2月2日至5日在印度尼西亚举办的东盟国际旅游展;3月份在俄罗斯莫斯科举办的国际旅游展以及在德国巴林举行的国际旅游展。

2023年3月6日至10日,国际原子能机构组织(IAEA)的BOARD OF GOVERNORS理事会会议在维也纳国际中心VIENNA INTERNATIONAL CENTER举行。缅甸驻奥地利维也纳联合国以及国际组织代表大使吴敏登参加了会议。据悉,缅甸于2022年11月3日正式成为IAEA国际原子能机构成员国家。

当前促谈风声遙相呼应,联邦政治谈判协商委员会(Federal Political Negotiation and Consultative Committee,简称FPNCC)3月16日在佤邦联合党总部召开会议后发声明说:“我们欢迎并支持中国参与结束缅甸国内冲突。”

成立于2017年的FPNCC以佤邦为首,由7个分裂自缅甸共产党的缅甸北部民族武装组织及其政党组成。

3月7日,在內比都,中国驻缅甸大使陈海先生与缅甸选举委员会主席吴登梭(U Thein Soe)会面,并就举行自由公正选举的前景进行了讨论。

中国大使在会上向缅方了解了按照先前5个流程筹备举行选举的情况;平静和平的方式举行自由公正选举的条件等。

近日,中国政府亚洲事务特使邓锡军前往佤邦联合军(UWSA),克钦独立组织(KIO)和全国民主同盟军(NDAA)总部举行会谈。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主持3月17日的例行记者会。会上有外媒记者提问说:缅甸国内武装组织呼吁中方协助停止缅甸内乱,请问中方对此有何回应?在政治解决缅甸事务上有什么样的回应?汪文斌对此表示,作为缅甸的友好邻邦,中方一直密切关注缅甸局势发展,希望缅各党各派从国家和民族长远利益出发,在宪法和法律框架下,通过对话协商寻求妥善的解决办法,尽早恢复国家社会稳定,重启政治转型进程。在这一过程当中,中方愿同国际社会一道为缅方提供建设性的帮助。”

据印度尼西亚总统佐科维多多曾表示,印尼正在与缅甸各政党进行秘密会谈,以解决缅甸的危机。

印度尼西亚总统佐科维多多在 3 月15 日接受《星光时报》The Straits Time采访时透露了以上信息。

印尼总统佐科早在2月1日透露有意尽快派出一名高级将领与缅甸军政府领导人会谈,希望与缅甸分享印尼向民主转型的经验。实际上该问题早在15年前就有过。

2008年3月27日,联合国缅甸问题特使甘巴瑞透露,缅甸军政府正在寻找一个接近印度尼西亚的模式,从军人统治回归到文人政府,最终达到民主目标。

当时,联合国在评估缅甸“民主蓝图”时认为,即使军政府正试图找寻未来大选中赢得胜利的方式,但这不意味着缅甸会有另外半个世纪的军事统治,即不会走军事独裁的老路。

联合国报告认为,缅甸新宪法象征权力机构结构上有着重要且象征性的改变,这将逐步引起更巨大的变革;这也是发生在许多国家的民主转型模式,包括印度尼西亚。

实际上,缅甸早在印度尼西亚前总统苏哈托和缅甸前总统奈温(Ne Win)还在世的时候就已经与美国就缅甸走印度尼西亚模式达成共识。但后来因世道变幻而告吹。如今因昂山素季缘故,美国对缅甸提出实际上是不可能的更高要求。

不论是缅甸政府、军队还是民族地方都存在的大量灰色的、不受监管、缺乏纪律的利益部门,因此缅甸任何一个政府都会面对非常严重的治理困境,要发展的难度非常大。在这些政治力量之中,缅甸军队已经是其中纪律最好的一股力量了。虽然缅甸民众似乎已经厌倦了缅甸军队的统治,但应该说要让缅甸军队退场完全不可能,而军队退场带来的反应或许会更糟糕,政治秩序可能会出现进一步的混乱而非优化。有秩序不一定能发展,但没有秩序就更不可能有发展。

也因此,西方国家简单化、标签化地声明谴责缅甸军方实际上没有太大的意义,缅甸的问题不是民盟可以单方面解决的,如果可以缅甸内战早已结束。同时,西方简单的谴责也不能改变什么,能解决缅甸自己的问题始终只有缅甸人自己,不干涉缅甸内政其实是对他们最好的帮助。

总之,Tatmadaw与民主、民族党派联合执政的“双头政治”模式符合缅甸当前的需要。

昔卜镇前议员吴耶突(登盛政府时期新闻处发言人)表示,解决问题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昂山素季的态度,需要与昂山素季在政治桌上谈判,如果有机会与她会面将成为一个焦点,也将会很重要。这就是为什么NaSaKa政府不接受与NUG、CRPH及PDF会谈。


林锡星  广州暨南大学东南亚研究所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