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已经堂堂正正赢得了尊敬,这是世界经济的大事

编辑:底线思维 文章类型:观点时评 发布于2023-05-23 12:22:26 共1584人阅读
文章导读 “Economic Coercion”(经济胁迫)——这是刚刚结束的G7峰会上,它们给中国戴的“新帽子”。……

来源:底线思维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陈经

风云学会会员,《中国的官办经济》

“Economic Coercion”(经济胁迫)——这是刚刚结束的G7峰会上,它们给中国戴的“新帽子”。

是的,你没有看错,在2019年发起贸易战后频频出台政策针对中国、在俄乌冲突后要求其他国家不再购买俄罗斯天然气的欧美,说中国在“经济胁迫”。

对欧美来说,中国是一个有反击能力的对手

美国政客与媒体一贯就是这种霸道、霸凌、撒谎面不改色的作风,并不意外。美国对各国大搞窃听多年,却反来说中国威胁了美国的信息安全。5月10日,布林肯居然评论说“美国企业在中国受到的待遇,与中国企业在美的待遇不对等”,脸不红、心不跳、若无其事,这是美国政客的“基本素质”。

虽然论调一如既往的荒谬,但这次还是有些不一样。以前从来都是美国或者G7、西方阵营对其它国家发动经济制裁,被制裁者单方面受压无力还击,只能放些悲愤的话。现在却似乎是说,中国在用经济实力搞“胁迫”,要去应对云云。这对发达国家的确是个新情况,出现了有反击能力的对手。

对G7里的有些国家来说,虽然中国只是在全球正常地开展经贸往来,但中国所带来的产业竞争力就很有压迫感。这次的G7峰会东道国日本应该感受最深,GDP、制造业增加值等指标多年来停步不前,眼睁睁看着许多重要产业被中国超越,最核心的汽车业也即将迎来致命冲击。这种焦虑与恐惧反应出来,就想借着供应链安全、公平竞争之类的说法,看能不能合伙想点办法。

“Coercion”是强迫的意思。说谁搞胁迫了,谁是纯洁无暇小白兔,这是吵不清楚的。为什么这词会热起来,才更值得分析。如果只是美国司空见惯的单方面制裁,就没这些事了。美国到处搞破坏,WTO协商机制、仲裁机制早没什么作用了。但是被针对的中国实力强大,世界经济进入了斗争时代,G7才要开会应对。

以前WTO贸易规则中的不少原则相当不错,真有不少帮助发展中国家的条款。一般穷国进WTO会说“吃亏了”,其实主要是觉得照顾不够,但纯看条款和发达国家富国是不对等的,多少会有些优惠。例如印度就大搞关税,要商家来本地建厂生产,这是穷国的特权。中国也是如此,穷的时候在里面发展得挺好,逐渐变富以后,“先富带后富”回头帮助穷国发展也挺好,成了全球自由贸易旗手。

现在的情况是,以G7为首的发达国家团伙有很大的危机感,对自己的实力起了怀疑,信心大降,对于全球贸易产生了焦虑甚至恐惧。在这种心理的驱使下,即使是发达国家里实力最强的美国也觉得要抱团应对了。这个所谓对“中国经济胁迫”的炒做,从道理上来说不值一驳,但更大的意义在于,西方集团对以中国为首的发展中国家群体,是真有些怕了,不得不正视。

美国编造“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理由入侵伊拉克之时,并没有任何顾忌,因为实际就是没有。这次攻击“中国经济胁迫”,无耻是同样的,但压力是真有,所以要结成团伙来对抗。

如果只是因为美国与G7的无理攻击而愤怒,既没有必要,也意思不大。我们更愿意看看,美日等国为何会焦虑,这背后的恐惧有多大,又有哪些纠结,他们心里到底都有哪些事。从以前不可一世地安排全球经济,再到恐惧抱团应对,以后再一个个发生危机,就算勉强开,可能也意义不大了。

从数据看竞争趋势

G7以前能够主导全球经济,可以从数据中找到支撑。笔者认为,最重要的数据是两个,一个是广为人知的GDP,一个是更为基础的制造业增加值。GDP总括全部经济活动,其数值主要部分是服务业,但制造业才是最重要的经济基础。这个道理美欧都已深刻认识到了,纷纷回头审视制造业基础,要重整供应链。

2000-2021年,中国与G7的GDP增长曲线

从GDP层面来说,2000年以后中国GDP飞速进步,但仍然与美国有不小差距。2022年以后,还出现了新的古怪局面,美国出现了不小的通胀,再加息到5%,名义GDP数值高速增长,相对中国优势还扩大了。

2000-2021年,中国、美国与G7的GDP占比变化。数据来源:世界银行

从GDP占比来看,中国占G7的比例,从2000年不值一提的5.5%升到2021年可观的41.5%,已经是坐二望一的经济实力了,大幅超过美国之外的其余国家。G7占全球比例,从2000年的65.3%,降到了2021年的44.2%,已经失去了支配性地位。美国GDP占G7的比例从2000年的46.4%增加到2021年的54.6%,虽然超过一半,但也就是增加了8个百分点。这是因为日本以外的G7其余国家,GDP基本有接近翻倍的增长。G7靠各种招数维持消费,算是勉强撑住了GDP增长。

中国占G7以外的全球GDP比例,从10.3%增加到32.9%,这个“主导作用”有增加,但还不算太强。而G7占中国以外的全球GDP比例,从67.7%降到了54.2%,仍然超过一半。这说明,G7与中国以外的其它国家也有不错的GDP增长,但是G7仍然能有支配性的地位。这是G7每年开会能够对全球经济指手划脚的数据基础,但这其中需要把中国另外处理。

从趋势来看,中国GDP超过美国,乃至超过G7之和是有可能的,但需要不短的时间。G7的经济优势还将维持一段时间,主要靠消费需求。如果只看GDP,美国与G7不会着急到疯狂炒作“经济胁迫”的程度,但看制造业增加值,就很能很清楚地明白它们的焦虑。

2000-2021年,中国与G7的制造业增加值增长曲线

2004年以后(世行的中国数据从2004年开始),中国制造业增加值迅速超过德国、日本、美国,到2021年成为遥遥领先的世界第一。而G7里,除美国与德国制造业相比2004年有一定增长,日本、英国、法国、意大利、加拿大增长不多甚至下降。即使不考虑汇率低估因素,中国制造业增加值都有美国的两倍,对全球经济产生了极大影响。

2004-2021年,中国、美国与G7的制造业增加值占比变化。数据来源:世界银行

从制造业增加值占比来看,中国相对G7的比例,从2004年的15%升到可怕的91.5%,比例翻了6倍,总量翻了7.8倍,远远超越其余国家。G7占全球比例,从2004年支配性的57.5%,降到了2021年的33.1%,重要性大幅下降,其作用正在被中国取代。

其中,美国制造业增加值占G7的比例从2004年的38.6%增加到2021年的47.0%,成为G7内部制造业的主导力量,相对表现还强于GDP。美国制造业其实问题也很大,但G7里GDP增长很差的只有日本,而制造业增加值方面,日本、英国、法国、意大利都表现不佳。

中国占G7以外的全球制造业增加值比例,从20.3%增加到45.3%。而G7占中国以外的全球制造业增加值比例,从62.9%降到了47.6%。这两个比例已经很接近了,说明G7与中国构成了激烈的竞争关系。如果不考虑对手,二者都可以在全球起到主导作用。中国与G7在制造业全球份额的竞争,是真的很严肃了,可以说是“短兵相接”了,GDP的竞争就还不急。

因此,虽然从GDP总量上看中国只有G7的约四成,人均差距很大,但是制造业竞争已经给了G7很大压力。美欧日说的“供应链安全”、“经济胁迫”,都是指向中国强大的制造业。

从新世纪的情况看,G7的GDP增长不算太差,勉强算翻倍。2004年G7总GDP是27.3万亿美元,制造业增加值是41745亿美元,制造业占比15.3%。到2021年,G7的总GDP增长到42.7万亿,制造业增加值是53175亿美元,制造业占比跌到12.4%。而中国2004年制造业增加值占GDP的比例是31.8%,2021年降到27.4%,占比仍然相当高。

占比已经能说明很多问题,但更重要的是制造业的结构。美国最担心的是制造业“空心化”问题,大量中低端制造业迁移出去。中国制造业近年来产业链逐渐完善,不断强链补链,在一些领域出现了预想不到的良好效果。如出口明星产品“新三样”(电动载人汽车、锂电池、太阳能电池),前4月出口增加了72%。在全球经济疲软的情况下,这个成绩是很不容易的。

美国制裁了中国数百家“实体”,表面上看是在对中国制造业发起进攻。但是从之前普遍加关税的“全面进攻”,已经转成了“重点进攻”。而2018年美国对中国发动攻击之后,中国制造业增加值从当年的38685亿美元,增至2021年的48658亿美元,增长了25.8%,年均增速高达8%。来自欧美的攻击不仅没有效果,反而起到了激励作用,让中国将强链补链解决“卡脖子”问题上升到了最高级别的重视程度。

美国大发国债、美联储基础货币翻倍、40年来最严重通胀、最快速加息,靠这些手段把名义GDP炒上去了,暂时缓解了GDP总量被中国超过的焦虑。但是这种解决办法,连美国自己都知道问题很大,加息已经导致了数个中小银行破产。美元在国际上离心离德,已经是烽烟四起之势了。G7众多经济问题不断浮现,经济增长率低迷,通胀高启,社会动荡,内斗加剧。此种情况下,美国实在难以对中国发动凶狠的进攻,还需要与中国缓和,腾出手化解通胀、美债上限等危机。

因此,中国制造业的目标应该是发展强大到让对手绝望的程度。近来的全球乱源就是美国要维持霸权,政客集体发疯了一样。但是,因为中国制造业实力足够强大,有效震慑了对手。美国实际已经调整了目标,不再设想对中国取得短期攻击效果,而是转入长期竞争,不断表达信心。

美国与G7其实更愿意对俄罗斯、伊朗、朝鲜那样凶狠制裁,痛快地来个顶格制裁,然后猫戏老鼠一样谈判松点紧点。但是对中国没法这样,中国制造业深度嵌入全球产业链,美欧搞制裁等于往自己胸口插刀。脱钩断链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产业链建起来需要很多钱,脱开来建新链,成本谁来付?

因此,G7转而炒起了“经济胁迫”,这固然是以己度人,也说明中国确实有实力对G7的经济产生重大影响。如果是对俄罗斯那样搞全面脱钩,就没这事了。趋势非常明显,G7与中国的经济规模、制造业规模都太大了,最可能的发展还是又合作又斗争,是竞争合作的关系。只是这个竞争的程度远比过去要激烈,不再是WTO规则底下各自发展相对和平的状态,而是要重新洗牌,竞争规则都要重写。

全球企业都是想合作的,哪怕有竞争,也希望有规矩,知道对方是值得尊敬的对手。上升到国家层面,就讨价还价形成竞争规则。中国与美国、与G7,就算搞经济斗争,也会有起码的对实力的尊敬,不然就是自我欺骗。现在中国已经堂堂正正地赢得了这种尊敬,这是世界经济的大事。

美国议员们的疯狂总会过去,最后还是得回到全球公司的视角,需要和有强大实力的中国公司展开竞争与合作。对中国不可能向对苏联那样,经济上不仅没有值得一提的竞争,反而是西方对苏联发动攻击的最大武器。美国方面专家、学者、智库纷纷指出,中国是比苏联要强大得多的对手,研究人员已经冷静下来,明白了中国经济与制造业的强大。

可以预见,中国与美国及G7,后续会不断谈出一个竞争合作的框架,一时谈不好就边打边谈。G7炒作“中国经济胁迫”,不可能是准备对俄罗斯那样“合作越少越好”,应该理解成建立舆论宣传的优势,在与中国谈判时拿来说事。

过去的WTO贸易规则很不错,中国非常欣赏,希望全球都来参与。中国甚至能做得更好,提供WTO规则里都没有的深度合作机会,深受广大发展中国家欢迎,经贸合作成就极大。

G7对中国经济崛起焦虑恐惧,但是将原因归结为“WTO规则不合理”或者“中国没有遵守加入WTO的承诺”。客观上来说,WTO规则是G7等发达国家居高临下“姿态性”照顾穷国弱国,即使表面上对穷国有照顾,仍然可以靠强大的国家与公司实力在贸易中大占便宜。但是中国制造业实力已经相当可观,一些中国公司与发达国家公司谁强谁弱要斗争后才能判断,再放在WTO框架里,就让G7难以适应。

2023年3月27日,美国众议院415:0投票通过“中国不是发展中国家”的法案

因此,G7炮制了“中国不是发展中国家”、“中国经济胁迫”之类的荒谬说法造势攻击。这是准备在一系列国际组织里挤压中国的经贸发展空间,G7日本峰会也是这种造势的延续。

对此,我们要坚决反击,坚持发展中国家身份,拒绝所谓的“经济胁迫”说法。中国是发展中国家的一员,在群体里发展良好,让广大发展中国家看到了希望,会一直是发展中国家的核心成员。“经济胁迫”是G7的惯技,甚至更为凶狠的经济制裁都干了不知道多少次,发展中国家饱受其害,我们也是最大受害者之一。

另一方面,也要了解“经济胁迫”说法出台的背景,认清美国与G7的焦虑与恐惧,不可避免要与几国谈判,现实地处理一些经贸问题。这些国家在WTO规则里占了便宜就不提,占不到便宜、来硬的不行,就想重新谈判。

美国现在是想耍赖掀桌不玩了,很难再回到WTO框架了,但重新谈判我们也不怕。有强大的制造业实力,增长趋势明显有利于中国,怎么谈我们都有底气。美国、日本与G7可以尽情地表演、造势、抹黑,但就如朝鲜战争中的谈判,斗争中打不赢得不到的,谈判桌上也不要想得到。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