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大选对缅甸的政局发展有示范作用

编辑:缅华网 文章类型:观点时评 发布于2023-05-29 13:12:25 共4192人阅读
文章导读 秦刚强调,中国对缅友好政策面向全体缅甸人民,尊重缅甸主权和领土完整,坚定支持缅甸维护独立自主、保持政治稳定、实现可持续发展,支持缅探索符合自身国情、具有缅甸特色的发展道路,稳妥推进政治转型进程。

林锡星


2006年,泰国民盟(PDA)获得在曼谷的精英阶层、受过良好教育的市民、商界和军界的广泛支持。他们虽然人数少,但能量大。它在2005年成立时,主要目的就是反对前总理塔信,并导致2006年9月推翻塔信的军事政变。此后,PDA的唯一目标就是要将“少数人统治”合法化。它宣称自己的目标是保护民主,但实际上,它是要保护自己的政治利益。PDA的“新政治”,也就是它的民主版本,充分说明了这一点。“新政治”呼吁未来的国会30%的议员经过选举产生,而另70%的议员要通过任命产生。泰国民盟PDA算计,通过这种模式,他们在未来的政治中可以更多的运用自己的权力,更少受到限制。

  正当泰国要求“减少民主”之际,缅甸全国民主联盟(NLD)却要求更多民主,排斥异己,反Tatmadaw,搞一党独大。我们不能忘记缅甸军队(Tatmadaw)有几十年的执政经验,从目前情况来看,无论议会还是行政部门仍掌控在军人手中。缅甸的民主改革是自上而下,按照军方精心设计的“七步走路线图”实现的。目前这种“军主立宪”制有利于缅甸政治稳定和向更民主的方向迈进,在发展经济过程中,再经过一两轮选举后逐步走上正轨。

  自1948年1月4日脱离英国殖民统治独立开始,这个国家曾经进行过长达14年的民主实验。然而,由缅甸精英主导建立的议会和内阁很快由于执政能力不足、政策失误等,令国家陷入分裂危险。

  目前的缅甸具有两个不同的政治躯壳,在缅族内部的政治层面上,缅甸政府、军队与民盟以及昂山素姬之间虽然仍然存在较为明显的分歧和矛盾,但在缅族与其它少数民族关系的政治层面上,军人、昂山素姬和民盟是有高度的一致性,两者立场并无质的区别。

  与1988年相比,缅甸现今的政治运动发生根本性变化:政治运动不是走上街头宣泄不满,而是通过公民社会潜移默化影响政府决策。昂山素季参选总统面临法律障碍,她2013年10月21日敦促欧洲和美国迫使缅甸修改她所说的不民主的宪法。11月27日在悉尼讲话又称,能否修改宪法,三军总参谋长的态度是关键,因为三军总参谋长直接委任的军人国会代表占了国会议员的四分之一。昂山素季频频出访西方,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西方促缅甸修宪。

泰国经过10多年时间,矛盾双方一笑泯恩仇,矛盾被化解了,从头再来,而缅甸各方矛盾却越闹越凶。

泰国在5月14日的大选中,代表民主派的前进党(Move Forward Party)在下议院500个席位中取得了152席,成为第一大党。现年42岁的前进党党魁皮塔(Pita Limjaroenrat)结合另外7个民主党派,准备成立联合内阁;在多方折冲之下,这8个政党22日签署了谅解备忘录,对未来施政的方向有了一致的目标。这对联合内阁的筹组又更进了一步。

泰国是两院制,根据2017年的宪法,上议院有250名议员,完全由军方指派,有权在总理选举中投票;众议院有500名议员,由选民投票决定,另根据政党得票数按比例分配剩下的100个席次。要出任总理,必须要获得两院共750名议员中过半的票数,亦即至少要376票。

5月14日的大选有67个政党参选,前进党(Move Forward Party)获得152席,成为第一大党;泰国前总理达信幼女佩通坦(Paethongtarn Shinawatra )领导的为泰党(Pheu Thai Party)选前最被看好,但只获得141席。两大政党加6个小党总共的席位只有313席,距离过半数还差63席。

上议院250名议员由军方在2019年委任,是保守势力的最后一道政治防线。早前已有数名上议院议员表态不会支持披塔,或将弃权,但也有上议员表态愿意按选举结果投支持票。

缅甸与泰国的共同点是政党多如牛毛,泰国能互相包容,而缅甸却热衷于一党独大,排斥中间势力。昂山素季始终热衷于修宪、反Tatmadaw、当总统,本人却“德不配位”,政绩不佳。

中国外交部长秦刚 (Mr.Qin Gang) 访緬,2023年5月2日下午会见了前緬甸Tatmadaw首脑吴丹瑞 (U Than Shwe)。

秦刚外长声称国际社会在帮助解决缅甸问题时应该尊重緬甸的主权。

两个小时后,秦刚外长会见了NaSaKa主席敏昂萊。

2023年5月2日,国务委员兼外长秦刚在内比都同缅甸外长丹穗(Than Swe)举行会谈。

秦刚表示,中缅两国山水相连,胞波情谊深厚。习近平主席2020年历史性访缅,开启中缅构建命运共同体的新时代。中方始终从战略高度看待同缅睦邻友好关系,愿同缅方共同落实好习近平主席访缅重要成果,深化各领域合作,推动中缅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不断向前发展。

显然,秦刚是在推动落实2020年初两个元首达成的共识。

秦刚强调,中国对缅友好政策面向全体缅甸人民,尊重缅甸主权和领土完整,坚定支持缅甸维护独立自主、保持政治稳定、实现可持续发展,支持缅探索符合自身国情、具有缅甸特色的发展道路,稳妥推进政治转型进程。

早在4月I8日已抵达内比都的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Peng Xiu bin总局长带领的代表团也会见了缅甸前Tatmadaw首脑吴丹瑞 (U Than Shwe)和前总统吴登盛(U Thein Sein)。

中国始终坚持依法、“依宪”解决问题,这对缅甸是唯一行之有效的方案。

这与2021年不同。他们为Tatmadaw政府提供了实实在在的支持,而那些支持抵抗运动和反政变运动的人则是在口头上提供了更多的支持。

北京和莫斯科在联合国安理会的否决权,以及东南亚国家联盟内部的不同偏好可能会继续为该政权提供“期望,即緬甸仍然可以通过2023年的选举计划寻求认可和合法性。

5月份的“抹茶”MOCHA不会成为“纳吉”的重演,但为Tatmadaw的合化性添砖加瓦。5月13日(风暴前一天)为了应对即将来临的风暴,军方使出浑身解数的本事,当时风暴前,军方派出军车队运送物资。风暴过后,社交网上发出不少照片并有新闻报道,缅甸军方派出空军军机,甚至海军军舰,向重灾区若开邦输送各种救灾物资。

外国援助也纷纷踏来。

截至5月21日,国内捐款已达200亿缅币。军事委员会主席表示,为‘莫卡’飓风受灾地区的重建工程捐款,不包括来自其他国外的捐款,国内捐款总额约为200亿缅币。

他表示,自 2020 年以来的两年中,由于新冠肺炎的爆发和政治危机,经济一直下滑。历经努力,国家经济在2022年有了一定程度的好转

缅甸14名代表5月25日乘船抵达孟加拉南部靠近缅甸的边境城市代格纳夫(Teknaf)。孟加拉难民事务副专员斗扎说,缅甸代表将会见部分愿意重返缅甸的罗兴亚人。他形容这是一项重建罗兴亚人信心的举措。

缅甸和孟加拉正安排约1100名罗兴亚人返回缅甸居住。20名罗兴亚人5月前往若开邦,参观了将收留回归罗兴亚人的收容所。

这对改善Tatmadaw的形象至关重要,对改善与西方的关系也行之有效。

 2023年5月20日至21日,缅甸经贸部联邦部长吴昂奈乌在中国驻缅甸陈海大使的陪同下,前往中缅边贸口岸实地考察。对人流进出口岸(木姐、皇宫、猴桥)以及物流进出口岸(曼稳、白象)等分别进行具体调研。此次联邦部长访华,特别针对中缅边境口岸的人流/物流加强畅通,提升中缅边贸的力度等具体的民生事宜进行了坦诚友好的交流。期待此次联邦部长访华为中缅边贸带来新的动力!

据缅媒Popular News Journal 报道﹕缅甸国管委副总理兼经济与财政部联邦部长吴温盛(U Win Sein)在2023年5月25日参加在内比都MICC-2大厅内举行的缅中第四届商品展开幕式上讲话时如是说:“中国是缅甸最重要贸易伙伴,尤其是中缅边贸至关重要,中缅边贸拥有前所未有的机遇。

尤其是近来许多国家都在忙内忧外患,根本没兴越去管缅甸的内斗。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些反Tatmadaw的斗士已各行其是:反Tatmadaw斗士女网红在美国开杂货店;据反军方媒体KHIT THIT MEDIA 2023年5月16日讯:反Tatmadaw民族团结政府(NUG)临时总统杜瓦勒希腊在5月16日举办的NUG第19/2023号会议上宣布:“由于财政短缺,NUG将组建缅甸之春银行”

据悉,民族团结政府(NUG)在这两年内对收到的3亿美元的募捐款项,还有很多线上出售地皮而获得的基金,都没有明账公布,民众对此越来越不信任,因此NUG财政越来越紧张。

印尼总统佐科于 5 月 10 日主办东盟峰会时发表声明:解决缅甸问题必须通过谈判解决,制裁不是办法。

新加坡也多次声称不干涉缅甸内政。


林锡星 广州暨南大学东南亚研究所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