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现在的状况—连妥协都难

编辑: 文章类型:观点时评 发布于2023-07-08 11:43:52 共15500人阅读
文章导读 东盟轮值主席轮更了好几届,联合国缅甸问题特使也一样,缅甸的局势却依然不变。但这对缅甸Tatmadaw政权也影响不大,因为70多年都这样打打杀杀过来了,只是城市里多了一些烧杀抢劫刑事案件,贫民百姓多受一点苦难罢了。

林锡星

东盟轮值主席轮更了好几届,联合国缅甸问题特使也一样,缅甸的局势却依然不变。但这对缅甸Tatmadaw政权也影响不大,因为70多年都这样打打杀杀过来了,只是城市里多了一些烧杀抢劫刑事案件,贫民百姓多受一点苦难罢了。

 2022年12月15日,柬埔寨首相洪森在参加东盟-欧盟会议时对缅甸问题下了结论,“要解决缅甸困境,至少需时5年,甚或更久。

联合国缅甸问题特使诺琳·海泽博士(Noeleen Heyzer)于6月12日任期届满时卸任。她曾在去年8月赴缅甸访问,并会见了军政府最高领导人敏昂莱。不过,海泽博士当时并未获准与军方囚禁的翁山淑枝会面。

诺琳·海泽女士于2021年10月25日被任命特使,担任一年半之后将于6月12日任满,若要评论她的政绩,她该对军政府表达的都已表达过了,但在西方政客眼中却认为不够强硬,不能令人满意。

总体看来,缅甸形势仍不容乐观。

如今全球经济环境欠佳,阵营对抗加剧,东盟多国也在选举中忙的不亦乐乎,类似缅甸国内互相惨杀,只能算是旁枝末节,无瑕问津。

缅甸国内的问题闹的再大,也不会改变现状。这一点翻一翻缅甸七十多年的历史或问问邻居国家就明白了,不需要赘述。

缅甸这一次动乱拖了那么长时间都是网络惹的祸,其特点是僧侶和广大的农民大众沒参与或很少参与,最积极的是那些喜欢玩手机、上脸书的年青人。另一方面,Tatmadaw做僧侶和广大的农民的工作也做的很到位;对分化瓦解敌对方上层尤其是经济界人物的工作也做的很到家。

缅甸是一个佛教国家,任何政党离开宗教均无法在缅甸社会立足。

2023年6月6日曼德勒马哈昂缪镇区八莫瑟雅多高僧(僧王)的葬礼以国家级葬礼举行,这是曼德勒市十分难见的一次大型佛事活动。2023年6月6日下午两点开始,在僧王所在的八莫寺庙隆重举行法事,国家管理委委员会(NaSaKa)主席国家总理敏昂莱亲临参加。其他参加活动的还有:国管委其他委员、曼德勒省长为首的省市政府官员、中部军区司令为首的军方领导、各施主善男信女、其他各宗教领袖等。

这种大型宗教活动停顿了许多年,似乎已成为历史的记忆,特别是把这种活动与时政挂钩的时候,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我们不妨回顾一下历史。

自1991年以来,缅甸政府曾多次向中国有关部巡礼门提出要求,希望邀请中国佛牙舍利再度巡礼缅甸。1992年8月,前任缅甸联邦政府主席苏貌将军访华时参拜了佛牙舍利,再次提出迎请中国佛牙舍利巡礼缅甸,供全缅人民朝拜的要求。从此两国佛教界、政府宗教部门和两国使馆等为促成此事的早日实现而积极努力。1994年2月,经中国国务院批准,由国务院宗教事务局和中国佛教协会联合筹办佛牙舍利第二次巡礼缅甸事宜。

1994年4月18日晚上,以宗教部部长苗纽中将为团长的缅甸迎奉佛牙代表团一行17人到达北京。1994年4月19日 上午,缅甸迎奉佛牙代表团一行到广济寺参拜佛牙舍利并拜会中国佛教协会。1994年4月20日 应缅甸联邦政府和佛教界的恳请,经国务院批准,我国佛牙舍利第二次赴缅甸巡礼。1994年早上,以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明 法师为团长、国务院宗教事务局副局长赤耐为顾问、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刀述仁居士、阿嘉活佛为副团长的佛牙舍利赴缅护送团一行15人;以中国佛教协会常务理事都隆庄为团长的护法团一行11人,乘专机护送佛牙舍利赴缅。同机的还有以缅甸宗教部部长苗纽中将为团长的迎请团一行22人。

4月20日中午当地时间11点30分运载佛牙舍利专机平安准时抵达仰光机场,缅甸联邦国家主席丹瑞大将、副主席貌埃中将、第一秘书钦纽中将、缅甸联邦政府各部部长等高级军政官员、缅甸僧伽委员会主席和执行主席团成员均到机场恭迎佛牙舍利。

1994年6月5日 中国佛牙舍利圆满结束了在缅甸的巡礼启程回国。

佛牙舍利此次成功的巡礼缅甸在全缅人民中产生了广泛而深刻的影响,增进了中缅两国政府、人民和佛教徒的相互了解和友好关系。它不仅是中缅两国佛教徒的一件盛事,同时也是中、缅两国政府和人民进行文化交流、促进两国人民胞波情谊不断发展的一件大事,它标志两国友好关系的发展和两国佛教界友好交流合作进入了新的阶段。

这个时期也是缅甸国泰民安、中缅关系融洽、缅甸Tatmadaw与民地武的战事得到缓解的好年头。既然如此,缅甸何不再次恭迎佛牙舍利抵缅巡礼?

最近缅甸还发生了一件出乎意料的与僧人有关的事,6月8日社交媒体刷屏了仰光一座寺庙的高僧会晤前民盟元老吴丁乌(U Tin Oo)的视频,这位高僧向吴丁乌表达自己的观点,想说服昂山素季放弃政治,为和平事业贡献自己的力量。高僧说因为昂山素季不愿放弃政治,故军方采取了强硬的态度和手段,若她放弃政治,凭借她个人的威望与魅力等各方面优秀的品质,牵头和平事业,缅甸的和平就大有希望,军方也会转变态度和作风。高僧还说自己愿与昂山素季见面并表达自己的这一观点。

该高僧的一番话引起了系列不同的反应,反军方媒体KHIT THIT MEDIA刋文认为,尽管说,在谈论缅甸问题之际,绝对不能撇开人民领袖昂山素季,但是,此次革命,绝对不是昂山素季的一句话,就能制止的运动。

对该话题有两种反应:

其一,据2023年6月11日密兹玛消息,88代学生领袖哥妙埃表示,昂山素季得到了缅甸广大人民的信任及支持,我们不能对这一事实视而不见,公众的意愿将得到尊重,因此无论喜不喜欢或同不同意,如果要解决缅甸政治上的问题,就不能将昂山素季排除在外。

昔卜镇(Hsipaw)前议员吴耶突(登盛政府时期新闻处发言人)在很早之前已表示过,解决问题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昂山素季的态度,需要与她在政治桌上谈判,如果有机会与她会面将成为一个焦点,也将会很重要。这就是为什么NaSaKa政府不接受与NUG、CRPH及PDF会谈。

其二,作者 “芒”深表质疑,提出即便昂山素季出面阻止,缅甸革命会因此而停止吗?将包括昂山素季在内的所有民盟党(NLD)民选政府高层领导逮捕囚禁后,每当出现反Tatmadaw行动,接管政权的缅甸Tatmadaw高层便指责这是昂山素季没有阻止,因而发生缅甸的动乱。这只是Tatmadaw蛊惑民众甩锅的一种手段罢了。

假设昂山素季现在由囚禁当中被释放出来,然后作为一名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她出来后便呼吁大家立即放弃互相斗争残杀,让大家回到2021年2月1日政变前的情况,民众现在会接受吗?革命武装势力也会听从她的话,会立即停止革命吗?要回答这些问题,首先,我们得再看看,此次革命是谁(个人或组织)领导发起的?

肯定的答案是:这次(缅甸之春)革命绝对不是民盟党(NLD)胜选的议员们领导发起的,正当胜选的民盟党(NLD)议员们(2021年2月1日政变时)被困在内比都议员招待所,束手无策之际,缅甸全国的马路上,已经掀起了声势浩大的“群众示威运动”。在这示威斗争的推动之下,民盟党(NLD)议员们才组织了CRPH(议会)组织,然后,才产生了革命的主要支柱民族团结政府(NUG)。

缅甸之春革命,绝不是民盟党(NLD)自己发动的,也不是NUG政府发动的。目前的战斗根本不是民盟党(NLD)与缅甸Tatmadaw之间的战斗,也不仅仅是武装组织自己的革命。此次革命是涵盖缅甸所有阶层群体、种族、宗教联合抗击军阀,由军奴隶制度之下求解放的共同革命。

再说,被军方逮捕绑架囚禁的包括昂山素季在内的她的整个民盟与领导们,会在军方的施压之下,接受军方提出的“叫停”的要求吗?先别谈他们会否接受劝说大家停下来,若早就这样妥协,那根本也就不会发生“政变”事件了。

不管怎么说,民盟党(NLD)已经碎片化是无可争议的事实,下面各行其事并不符合昂山素季的理念。

上一次政变,缅甸花了25年的时间才实现某种形式的民主转型,缅甸局势自两年多前的政变以来没有任何好转的迹象,。

新加坡外交部长维文与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于当地时间6月16日举行的联合记者会上,都对此感到悲观。

在当前国际环境下,由于没有选举或是否打算举行选举,军政府都会受到谴责。但如果国际社会逼的大紧,继续鼓动反Tatmadaw势力,国内局势持续动荡,军方的立场也不可能退却,很有可能重蹈覆辙,粉墨登场。


林锡星 广州暨南大学东南亚研究所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