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俄高层一周内密集互动,释放哪些信号?

编辑:观察者网 文章类型:观点时评 发布于2023-09-23 15:30:13 共2429人阅读
文章导读 过去一周,中美、中俄高层出现罕见密集互动。国家副主席韩正和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办主任、外交部长王毅在纽约、……

来源:观察者网

► 文 观察者网 王慧、张菁娟、房佶宜

过去一周,中美、中俄高层出现罕见密集互动。

国家副主席韩正和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办主任、外交部长王毅在纽约、马耳他、莫斯科、圣彼得堡等地与多位美俄高级官员会面。

9月16至17日,王毅在马耳他同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举行多轮会晤。

9月18日至21日,应俄罗斯联邦安全会议秘书帕特鲁舍夫邀请,王毅赴俄举行中俄第十八轮战略安全磋商。

9月18日,王毅在莫斯科会见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

9月18日,韩正在纽约出席联合国大会期间会见美国国务卿布林肯。

9月19日,韩正在纽约出席联合国大会期间会见美国总统气候问题特使克里。

9月19日,王毅在莫斯科同帕特鲁舍夫共同主持中俄第十八轮战略安全磋商。

9月20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圣彼得堡会见王毅。

当地时间9月20日,俄罗斯总统普京会见王毅。图源:外交部网站

“有些互动是双方或多边事先的日程安排,比如,中俄第十八轮战略安全磋商是年度性的,韩正和布林肯会面也是在每年都举行的联合国大会上,不是在双边场合。”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美国研究中心主任吴心伯教授告诉观察者网。

他认为,近期对俄、对美的高层交往总体上反映了我国外交在大国关系上的基本方针,即构建总体稳定、均衡的大国关系,积极推动与相关大国的沟通和良性互动。

同时,吴心伯还提到,从这次中美、中俄间的互动可以看出二者间最主要的区别:

中俄为战略磋商,因为中俄是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从内容来看,双方主要讨论如何深化战略合作,进一步推动双边关系发展。

中美则为战略沟通,其内容相比中俄战略磋商的内容低了一个层级。由于中美不是战略伙伴,因此战略沟通主要还是交换彼此的政策意图,减少误判,加强分歧管控,探讨是否有可能改善双边关系。

中国国际关系学会副会长、华东师范大学俄罗斯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刘军在接受观察者网采访中表示:“虽然王毅在去俄罗斯的途中先和沙利文见了面,显示出中方对中美关系的高度重视,但是毫无疑问,王毅此行的重头戏还是在中俄战略安全磋商,深化中俄之间的战略协作。”

刘军认为,乌克兰危机之后,俄美关系基本处于停滞状态,所以中俄、中美之间的互动就较为频繁。而大国之间的频繁互动体现出对双边关系和未来世界格局走向的重视。

当地时间9月18日,韩正会见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图源:新华社

“中美领导人会面是双方共同努力的方向,美方应拿出诚意”

据参加此次会晤的中国外交部高级官员透露,此次中美“马耳他会谈”持续了12小时,两天的时间里,双方就中美关系、台湾问题、亚太局势、乌克兰危机等进行了多轮讨论。

观察者网注意到,会后双方都形容此次会晤是“坦诚、实质性、建设性”的。

“世界上两个最大的经济体寻求稳定陷入困境的两国关系”,路透社在报道中评论道。美国“政治新闻网”称,此次会晤是“为缓和美中关系做出的新尝试”。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 News)表示,“这是美国努力修复与中国严重紧张关系的重要一步”。

“从两天的会晤来看,双方涉及到了影响双边关系的广泛问题,也讨论了共同关心的多边问题。可以说,这次的沟通是一次‘建设性的、有益的’沟通。”吴心伯认为,这有助于保持下一阶段中美高层交往的势头,同时更好管控分歧,推动双方在一些领域的协调与合作。

他说:“这几年,中美关系到了关键的时候,往往就会有一次这样的战略沟通。美方一般派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代表美国总统,中方一般派中央外办主任,代表我国最高领导人。因此,这种战略沟通及其传递的信息具有权威性。”

从此次议题设置来看,台湾问题是双方讨论的核心议题之一,除此之外,双方还讨论了乌克兰危机、朝鲜半岛问题等。

“台湾问题是中方重点关心的问题,因此双方重点谈了这个问题。今年6月,布林肯访华时,王毅也和他重点就台湾问题进行了沟通。”吴心伯说,乌克兰危机和朝鲜半岛问题都是美方主要关切的话题,他认为这两个议题应该是美方主动提出探讨的。

“自去年以来,乌克兰问题一直是美方重点关注的话题,这次关注了朝鲜半岛应该是和近期朝鲜半岛局势的发展有关,包括朝鲜一些导弹的试射,朝鲜领导人访俄,美日韩三边关系针对朝鲜的政策动向。”

“目前,朝鲜半岛的局势处于一个非常微妙,非常敏感的阶段。由于中国在朝鲜半岛事务中发挥着特殊的作用,因此美方实际上也希望同中方就这个问题进行深入的交流。”吴心伯说。

当地时间9月16至17日,王毅同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举行多轮会晤。图源:外交部网站

从会谈成果看,双方共达成三点共识:保持双方高层交往;举行中美亚太事务磋商、海洋事务磋商、外交政策磋商;探讨进一步支持和便利两国人员往来措施等。

吴心伯认为,其中提到的保持双方高层交往的势头,是有想象空间的,“其中包括中美领导人的会晤,说明这也是当下中美双方努力的方向。”

近期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等不少美媒分析称,王毅和沙利文的会面、韩正和布林肯的会面很可能是在为中美最高领导人11月份的APEC会晤铺路。

对此,吴心伯表示,“这件事虽是当下双方共同努力的方向,但还有一定的不确定性,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美方接下来能不能很好回应中方关切。正如韩正副主席在纽约会见布林肯时说的,美方采取实际行动,创造有利条件。现在球在美国这边,如果美国真有诚意,就应拿出实际行动。”

至于双方同意举行的三项磋商,吴心伯解释道,这主要是在工作层面上副部长级或司局级的磋商。从磋商领域来看,亚太、海洋问题都是中美激烈博弈的地方,也是中美摩擦矛盾分歧最集中的地方;外交政策磋商涉及到双方整个对外政策、对外战略的定位和布局,实际上双方也存在着巨大的分歧和矛盾。

他认为,在这些领域进行工作层面的磋商,能够更好地沟通彼此的立场和关切,解释各自的政策意图,同时也有助于双方看到分歧和矛盾在什么地方,探讨怎样缩小、管控分歧和矛盾,甚至可以探讨在这些方面有没有合作的可能性。

“这样的磋商实际上是把目前中美关系高层的互动、访问、对话带到工作层面,让关系‘往下走’,更接地气,赋予更多实际和具体的内容。因为高层的互动往往更多是意见的交换,不会涉及到一些具体的政策行为,但工作层面的讨论可能就涉及到一些政策行为,能够推动双边互动往深处走。”吴心伯说。


王毅和沙利文 图源:外交部网站

“双方同意适时举行中俄战略稳定磋商,这是最大亮点”

和沙利文结束“马耳他会谈”之后,王毅随即前往俄罗斯举行中俄第十八轮战略安全磋商。

中俄战略安全磋商是根据2005年中俄两国元首的倡议建立的,是中俄之间的传统磋商机制,原则上每年举行一次。

“中俄战略安全磋商是中俄双方就重大战略问题、安全问题进行对话、寻求共识的机制,此外,双方也会就一些共同关心的具体问题进行磋商。”刘军说,磋商一般会涉及的传统议题包括中俄关系的发展、加强战略协作等,同时也会涉及国际、地区范围内的一些热点问题,例如乌克兰危机、阿富汗问题、反恐问题等。

刘军认为,第十八轮战略安全磋商中最大的亮点是“双方同意适时举行中俄战略稳定磋商”。

“中俄现在举行的是‘战略安全磋商’。‘战略稳定磋商’和‘战略安全磋商’是不一样的。”刘军解释道,此前的战略稳定对话是仅限于俄罗斯和美国,包括冷战时期的苏联和美国之间。

“他们谈的一个核心问题是战略稳定问题,因为在核武器、战略武器方面,只有俄美和冷战时期的苏美才是旗鼓相当的,所以他们之间要谈战略稳定。之前俄罗斯和中国没有建立定期的战略稳定磋商机制,只是从 2005 年开始启动战略安全磋商。”刘军补充道。

他提到,此次中俄同意适时举行中俄战略稳定磋商的一大背景是,美国先后退出一系列冷战时期签署的军控条约,包括《反导条约》、《中导条约》等。

美苏之间签署的《反导条约》《中导条约》和《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一并被认为是国际核裁军体系的三大支柱。在美国先后宣布退出《反导条约》和《中导条约》之后,《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成为美俄之间唯一军控条约。

《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由俄美两国于2010年签署,2011年生效,有效期10年。《条约》要求两国将各自拥有的核弹头数量削减至1550枚以下,并对运载系统进行限制。2021年,俄美完成“续约”,使条约有效期延长至2026年2月5日,内容保持不变。

乌克兰危机之后,俄罗斯外交部2022年4月明确表示,俄罗斯与美国之间的战略稳定对话已正式“冻结”。2023年2月,普京正式签署关于俄暂停履行《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的法律,俄方表示,美国多年来一直严重违反《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主要条款。

“这意味,原有的俄美之间战略稳定的对话彻底冻结了,谈不下去了。”刘军说,在这种背景下,中俄之间进行“战略稳定磋商”,可以说是一种新意。下一步,双方应该会继续讨论战略稳定问题。

“对于俄美来说,战略稳定问题主要是限制核军备的数量,对于中国来说,虽然核武器库存的绝对数量远不及俄美,但战略稳定关系到整个世界的安全、发展和人类的和平,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中俄之间谈战略稳定是可行的。因为这不仅仅是从两国自身,而是从整个世界和平、稳定的角度来谈战略稳定,这具有非常重要、积极的意义。”

当地时间9月19日,王毅同俄罗斯联邦安全会议秘书帕特鲁舍夫共同主持中俄第十八轮战略安全磋商。图源:外交部网站

就在王毅访问莫斯科的前一天,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结束了对俄罗斯进行的为期6天的访问。西方一些声音将金正恩访俄和王毅赴俄进行战略安全磋商的巧合作为炮制“中—俄—朝轴心”叙事的素材。

对此,刘军表示,他觉得金正恩访俄和王毅访俄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是一种巧合,中俄年度战略安全磋商时间是早就定好的。“是西方媒体在有意制造一些所谓的概念,中国早就表态中俄关系不结盟、不对抗、不针对第三方。”

王毅18日在莫斯科会见了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时强调,中俄都奉行独立自主外交政策,双方合作不针对第三方,不受第三方干扰,更不会被第三方左右。

不少分析称,王毅这次到访俄罗斯其中一个重要任务是为普京下个月访华铺路。

刘军认为,王毅会见拉夫罗夫最大的用意“可能就是普京总统将于10月出席‘一带一路’高峰论坛。因此,双方有很多细节问题需要沟通讨论”。

俄《消息报》援引俄联邦安全会议办公厅新闻处19日消息称,帕特鲁舍夫表示,俄方期待俄总统普京10月与中国国家领导人在北京举行实质性双边会谈,作为俄国家元首参加“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活动的一部分。

当地时间9月18日,王毅会见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图源:外交部网站

9月20日,普京总统在圣彼得堡会见了王毅。

普京请王毅转达对习近平主席的诚挚问候,表示今年3月,习近平主席对俄罗斯进行具有划时代意义的访问,取得圆满成功,体现了俄中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高水平。自那以来,双方达成的重要共识正在逐一落实,两国经贸、人文、体育等各领域交流合作取得积极成果。

“普京的表态再次体现了俄罗斯对习主席今年3月份访俄的高度重视,提出落实达成的共识也是对此次访问的反馈。”刘军分析道。

来源|观察者网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