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谣言太离谱,反倒降低了讲好新疆故事的门槛

编辑:底线思维 文章类型:观点时评 发布于2023-10-02 14:49:02 共1649人阅读
文章导读 张维为:今天新疆迈向现代化的成功实践又为我们解构西方话语及指标体系,建构中国话语提供了丰富的素材。……

来源:底线思维

本文为 《这就是中国》第203期:新疆的现代化之路 文字实录

张维为:今天新疆迈向现代化的成功实践又为我们解构西方话语及指标体系,建构中国话语提供了丰富的素材。

史宁:希望大家有机会可以到我们“人间仙境”那拉提做客,亲身地体验新疆现代化发展。

这些年新疆的现代化建设始终在继续,步伐也越迈越大、越迈越坚定。在东方卫视9月25日播出的《这就是中国》节目中,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教授,新疆那拉提旅游风景区管委会党委副书记、管委会主任史宁,一同解读新疆取得的巨大成就。

张维为:

7月下旬,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组团去新疆调研,7月22日晚上抵达克拉玛依市。我们发现克拉玛依机场小而局促,在基础设施世界一流的中国,确实感到有一点惊讶,但当地的同志立即给我们做了解释,说这个机场曾经是新疆14个地州市最好的机场,但现在成了最落后的机场,好在克拉玛依新航站楼已经完工,即将投入使用。他自豪地说,“我们的机场又将成为14个地州市最好的机场,或最好的之一”。这个事实本身就是新疆大步迈向现代化的一个缩影,也是整个中国迅速崛起的一个缩影。

我们这代人都会唱《克拉玛依之歌》,“啊,克拉玛依……当年你没有草也没有水连鸟儿也不飞,今年我又赶着马群经过这里,遍野是绿树高楼红旗,密密的油井像无边的红地……”今天,克拉玛依已经是一个绿意盎然、经济发达的现代城市,是新疆现代化建设的引领者。诚然,克拉玛依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最早的石油基地,但它很早就意识到不能过度依赖石油资源,竭泽而渔,而是拥抱创新发展和经济多元化,特别是数字经济。

我们走访了克拉玛依云计算产业园,华为公司在这里建立了国内首家云服务数据中心,中移动、中石油等也在这里建立了区域数据中心,现在已经具备了向“丝绸之路经济带”沿线城市提供云服务的能力。这里还建成了中国最大的影视动漫渲染基地,渲染了包括《流浪地球》《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在内的三千余部影视和动漫作品。云计算产业也带动了克拉玛依的数字政务、智能交通、智慧医疗等的发展。

从克拉玛依环顾整个新疆,根据习近平总书记的一系列指示,新疆在国家发展战略中具有清晰的定位,它要成为亚欧黄金通道和向西开放的桥头堡,成为构建新发展格局的战略支点,成为全国能源资源战略保障基地和优质农牧产品重要供给基地,同时也是维护国家地缘安全的战略屏障。

为此,新疆已布局建设“八大产业集群”,这“八大产业集群”是油气生产加工、煤炭煤电煤化工、新能源新材料、绿色矿业、粮油、棉花和纺织服装、绿色有机果蔬、优质畜牧产品。今年上半年,新疆的生产总值同比增长5.1%,虽然这个速度在全国属于中游,但新疆的外贸增长领跑全国,同比增长65.2%,其中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出口值增长68.2%,显示了新疆在推进国家“一带一路”倡议中发挥的重要支点作用。我们走访了霍尔果斯口岸,看到一列列中欧班列有序进出,口岸通关的硬件、软件都是世界一流的,霍尔果斯本身也从一个边境口岸迅速发展成一个十分现代化的新城。

新能源汽车搭载中欧(中亚)班列出口。图自霍尔果斯融媒体中心

不久前,网上有人“带节奏”,称“新疆游客断崖式下跌”,新疆有关部门辟谣,其实今年新疆旅游超级火爆。截至6月底,今年新疆累计接待游客已达1.02亿人次,同比增长31.49%。从我们实地调研的情况来看,乌鲁木齐的大巴扎景区,到夜里11点半还是人头攒动,平均每天接待游客12万人次,创历史之最。我们走访了风景如画的那拉提“空中草原”,真是令人流连忘返,堪称诗和远方的梦想之地。到6月底,来这里的游客人数已经超过疫情前2019年全年的人数。

我们在美丽的伊宁六星街,还遇到了许多《这就是中国》节目的粉丝。一位冰激凌店店主激动地对我们说,太喜欢你们讲的“中国自信”,你们看,现在是晚上11点多了,而这里无人入睡,游人如织,每张脸都展示着伊犁自信、新疆自信、中国自信。一位哈萨克中年妇女带着我们参观她办的民宿,自豪地说新疆比周边的邻国更加富裕、更加发达,她的客房今年以来天天爆满,客人来自全国各地。虽然去年疫情她有所损失,但她说我从来没有怀疑过,这个民宿一定会成功。我们的维吾尔族导游也告诉我们,她刚结婚不久,小两口子没有用按揭就在伊宁市购买了一套110平米的公寓。

我本人还参加了在克拉玛依举行的首届“你好,丝路:网络国际传播交流大会”,还有在乌鲁木齐举行的“首届新疆网络文明大会”,接受不少媒体的采访。我认为今天全球网络文明建设中,最大的污染源来自西方媒体及其背后的资本力量,他们对中国、对新疆的污蔑已经没有底线了,把大美新疆说成“人间地狱”,实在是愚蠢之极。

我对西方记者多次讲过,我经常把你们编造的一些涉疆视频放给中国公众看,总能引来哄堂大笑,你们编的故事实在太离谱。坦率地讲,西方主流媒体在中国全面丧失公信力,大致就是从他们近年全面抹黑新疆开始的。虽然他们编造的谎言还能欺骗不少外国民众,但某种意义上也使我们讲好新疆故事的门槛变低了,我们只要把新疆每天发生的日常生活放到网上,西方的谎言就不攻自破。

这样的故事、这样的素材在新疆几乎是俯拾皆是。随着新疆迈向现代化,人民生活水平日益提高。西方人喜欢讲自由,但美国人普遍没有新疆人民享受的“夜市自由”“夜宵自由”“免于枪支暴力的自由”、“免于毒品泛滥的自由”“免于被抢劫的自由”。

今年这个炎热的夏天,多数西方国家百姓没有新疆人民普遍享受的“空调自由”,他们那儿空调设备价格太贵,安装费用和能源价格更贵,这一切使得空调变成奢侈品。今天新疆人民还具有绝大多数西方国家难以企及的“4G、5G自由”,新疆的数字基础设备覆盖全疆,你长驱上千公里,把车开到海拔5千米的红其拉甫口岸,都可以用手机看视频,进行手机支付,这和美国等西方国家出了城市,几乎没有多少网络信号形成鲜明的对比。至于日本与韩国这样所谓的“发达国家”,新疆人民享有他们难以比拟的“牛羊肉自由”“水果自由”,特别是“西瓜自由”。

国家5A级旅游景区江布拉克景区内车流如织。图自中新网 陶维明 摄

我个人实地走访过所有西方国家,从来不使用“发达国家”这个词,除非不得不引用别人的观点,一个简单的道理就是:这么多中国人可以普遍享受乃至“日用而不觉”的自由,在许多所谓的“发达国家”里,多数百姓还享受不到。

这个问题与GDP的结构和统计方法有关,西方国家GDP的80%左右是水分极大的服务业,它又是按市场价格计算的,结果价格越贵,GDP就越高,所以我们不妨把人均名义GDP指标暂时搁置一下,采用其它指标来进行比较,然后再分析人均名义GDP指标出了什么问题。

我曾经提出过大道至简的“五合一”指标来进行比较,也就是家庭中位净资产、人均预期寿命、婴儿死亡率、社会治安水平、基础设施水平。这五个指标也是中外老百姓普遍关心的问题,而且能够以点带面地反映许多综合因素,比方说人均预期寿命还反映了生活方式、社会治理、医疗服务等;基础设施水平也反映了国家的发展理念、规划能力、执行能力、制造业水平等等。

我曾经在这里多次比较过上海和纽约,如果论人均名义GDP纽约大幅领先上海,但上海在这五个关键指标上均大幅度领先纽约。上海与纽约的比较属于中美两国内部发达板块之间的比较。新疆目前暂时还属于中国的欠发达省份,所以我向我们的新疆朋友建议,你们也可以考虑用这个“五合一”的指标,把新疆和美国内部的欠发达州比较一下。比方说,今天中国人均预期寿命已经高出美国两岁,2020年新疆地区的人均预期寿命是74.42岁,已经高于美国的密西西比州、西弗吉尼亚州、路易斯安娜州和阿拉巴马州等地区,那里的人均预期寿命是71到73岁。我目前还没有搜集到足够的数据资料,但根据我自己长期从事国际比较的经验,一般来讲,人均预期寿命高的国家或者地区,另外四个指标也都会更好一些,所以我估计大概率是新疆这个“五合一”指标也高于美国不少州,我想这样比较就容易比较出更多的“新疆自信”。当然,我这里只是提出一个命题,供感兴趣者参考和研究。

2010年,我在《中国震撼》这本书中曾经写过这么一段话:“我们可以以中国人的价值观和成功实践来重新审视西方界定的所有观念和标准,如民主、专制、人权、自由、普选、法治、多党制、市场经济、政府的作用、公民社会、公共知识分子、GDP、人力发展指数、基尼系数等等,该借鉴的借鉴,该丰富的丰富,该反诘的反诘,该扬弃的扬弃,该重新界定的重新界定,我们要把合理的东西吸收进来,把被颠倒的东西颠倒过来,并在这个过程中逐步建立自己独立的政治话语和标准体系,把许多被中国经验证明的成功理念和标准推荐给世界”。

今天新疆迈向现代化的成功实践又为我们解构西方话语及指标体系,建构中国话语提供了丰富的素材。我们也愿意借此机会通过这个节目向大美新疆致敬!向所有为新疆的安定团结和稳定繁荣做出贡献的人致以敬意!你们是最棒的!

谢谢大家!

史宁:

主持人好,观众朋友好!我是新疆伊犁州那拉提景区的负责人史宁。今年有两个“热”点,一个是“天气热”,还有一个是“旅游热”。从全国的旅游市场来看,热点非常多,新疆旅游是其中一个大家都非常关注的市场。

以我们那拉提景区为例,以前的那拉提景区是纯粹的自然观光型景区,观光类项目多,体验类、度假类的项目很少,特别是中高端服务供给不足,严重地影响了游客旅游体验和停留时间。

尤其是疫情这三年来,我们努力克服着疫情给旅游业带来的负面影响,苦练内功,以大决心、大投入和大建设推动旅游业的高质量发展。那拉提区域的(游客)床位数目前已经增加到2万余张、(景区)区间车的车辆也增加至近300辆,游客承载量全面地提升,并在2020年成功地创建全新疆首家国家级旅游度假区。

现在的那拉提,汇集疆内外特色餐饮美食,拥有温泉酒店、民宿、自驾车营地等多种住宿选择,可体验直升机、漂流、索道、骑马等数十种的旅游项目,也可以欣赏到《守望那拉提》马舞剧、乌孙歌舞盛宴、民俗婚礼演艺等多项文化演艺,在交通方面更有我们那拉提机场、墩那高速、最著名的独库公路,包括我们伊阿铁路也已列入建设日程,一个立体化、现代化的综合交通服务体系正在逐步形成,当地的各族群众就业率和获得感得到了很大的提升,大家参与和支持旅游的积极性也在全面地提高。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去过我们新疆,在新疆,一年四季的差异是非常大的,受季节影响,旅游旺季大部分是在6月到9月之间。近年来,在我们自治区党委、政府的大力推动下,那拉提依托得天独厚的冰雪资源,积极尝试和探索冬季旅游开发的途径和办法,推出高山滑雪、风筝滑雪、全地形越野、雪地摩托车秘境穿越、冰上自行车等冰雪项目,并且还组织了我们高山滑雪、雪地足球冰雪赛事,成功地将“冷资源”转化为了“热经济”,曾经我们冬季商户闭门、街道冷清的那拉提镇,到现在即使是冬季也开始逐步地热闹起来。

众所周知,新疆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多民族聚居的地区,各族人民像石榴籽一样地团结互助,一直是文化交流的大舞台。我们新疆的文化旅游在国内、甚至在国际上,也是一块闪亮的“金字招牌”。我们通过对自然、民俗、人文、历史内涵的深入挖掘,建成了“乌孙大营”微影视城、那·书院、乌孙古街等文旅融合的项目,推动各民族文化的传承保护和创新交融,让张骞出使西域、细君和解忧公主的和亲传奇等在草原上流传千年的故事得到更加广泛的传播。

同时,我们还组建有集拍摄、制作、音乐创作、对外推广于一体的专业队伍,制作原创歌曲30余首,其中《那拉提的养蜂女》抖音话题量达到了25.6亿次以上,让更多的人了解了那拉提、了解大美新疆的人文传承和自然风光。

我们从事旅游行业的一直都在讲,高品质的服务是旅游业的生命线,随着信息化、数字化和文化旅游的深度融合,那拉提也不断地与时俱进,以“互联网+旅游”为核心,推出集吃住行、游购娱于一体的“智游那拉提”服务平台,实现了从事后向实时、(从)金字塔向扁平化管理的转变。

我们在此以那拉提景区为例,就想以点带面,作为新疆旅游业蓬勃发展的一个缩影,同时也是新疆迈向现代化的一个缩影。希望大家有机会到“人间仙境”那拉提做客,到大美新疆做客,亲身体验新疆现代化发展带来的成果。谢谢大家!

新疆那拉提草原 图自新华网

圆桌讨论

主持人:刚才两位嘉宾演讲又把我们的思绪带到了美丽的新疆。那其实我还想先问一下史主任一个问题,您刚才介绍了那拉提旅游风景区各种各样的发展,我想问一个感性问题,那拉提的风景到底是怎么样的,因为我从来没有去过,您能形容一下吗?

史宁:好的,要让我来形容那拉提景区的风景,我想还是要先说三个名词,也就是那拉提的三个“帽子”。第一个是世界四大高山草甸草原,第二个是新疆首批国家级5A景区,第三个是新疆目前首家、也是唯一一家国家级的旅游度假区。

我们心目中所有能想到草原的样子,那拉提的草原它都有,为什么这样讲呢?它有130多万亩一望无际的空中草原,带雪山的草原,还有河谷草原,就是一个立体化的景观带,有雪山,有丘陵,有松涛,有灌木,还有草原。还有一种景观是盘龙古道,就是深入到草原的腹部,进到草原深处和草原近距离接触的感觉,非常非常漂亮,这是我们那拉提草原的景色。

主持人:让我先抒发一下,光听史主任刚才在介绍,可能到了那拉提,且不要说看别的风景,光看草原就看不够,要醉倒在草原上了。

张维为:对。

主持人:张老师去过了。

张维为:对,它的草原是有层次的,我们一般讲草原就是一个平面的草原,但那拉提是远处一座山,草原是在山坡上的,几个层面,上面有松柏,再往上有蓝天白云、雪山等等,印象深刻。

一般大家公认的欧洲有个景观地段,沿着阿尔卑斯山山脉,从瑞士到奥地利,再到德国南部,是相当漂亮,那个地方我非常熟悉,但我觉得那拉提比它还要漂亮。最大差别就是规模不一样,那边是你看一个场景、再一个场景、再一个场景,而那拉提是无边无际的,开几个小时车都是这样的景色,所以令人印象深刻。

主持人:史主任可以再给我们介绍一下,当我们想去那拉提的时候,除了看草原,我们还能看什么?

史宁:这就进入到刚才的第二个话题,我们那拉提有两个品牌,第一是5A级景区,国家级的,第二个就是新疆首家国家级旅游度假区。为什么叫国家级旅游度假区呢?我们这几年除了在美丽景色的基础上,就旅游的基础设施建设、配套服务,尤其是文化挖掘和旅游业态、旅游产品、旅游资源的挖掘和生产下了一定功夫。比如,我们来到那拉提,之前是以自然观光型景区为主的一个景区,纯粹拍照、看风景,那么现在是一个深度的国家级旅游度假区,比如您过来以后,要是一家人带着老人、孩子一块儿,那么老人可以去泡温泉,参加康养类度假,年轻人可以去观景、旅拍,甚至还有一些运动类项目,像直升机、卡丁车、徒步探险、全地形越野等等都有。小孩可以参加我们的研学游、夏令营和国家植物园的亲子游,项目还是非常丰富的。

张维为:我们走访了三个民宿做调研,我发觉实际上在那边住民宿很有意思,因为大部分都是少数民族办的,很精彩,各个民族有自己特点,共同特点是都很开放,什么话都愿意说,跟他们聊,聊聊他们的经历,很有意思,非常精彩。

主持人:不光是风景,不光是游玩项目,它还是文化接触的一个过程,一下子让大家对那拉提的感受就更加立体了。您刚才也特别说到,从旅游数据来看,那拉提的游客人数和观光收入都是翻番,对吧?

史宁:是的。

主持人:这个变化一方面是景区在管理上下了功夫,您刚才说的要高质量服务,但另外一方面也是得益于基础设施的建设,而这个基础设施建设跟整个新疆的建设是同步的,您能不能跟我们讲讲到底是哪些新疆的建设给了你们赋能?

史宁:我是一个土生土长的新疆孩子,就在伊犁长大,所以作为一个新疆土生土长的干部,新疆的基础设施变化和发展,是感同身受的。就拿那拉提来说,实际上刚开始那拉提的地理位置是没有优势的,它位于伊犁河谷最东端的角落,同时也是末端的一个口。虽然那拉提的景色非常漂亮,但之前很少有人会去,到达的便捷程度非常低。

这几年源于国家对新疆基础设施建设巨大的投入和推动,比如刚刚我给大家介绍的那拉提交通,现在所有立体化的交通基本上都建立起来了,那拉提机场、墩那高速,还有最著名的独库公路,全部纵横于那拉提景区边缘,为那拉提交通的通达性带来巨大便捷。同时今年伊阿铁路也已立项,即将动工。当伊阿铁路、墩那高速、独库公路,包括机场建设起来后,一个立体化的交通网络就会支撑整个那拉提的快速发展。

主持人:您刚才说到独库公路,我相信大家就算没去过也知道大名鼎鼎的独库公路。今年暑假刚开始时候,我就在朋友圈看到有自驾游去新疆的朋友说独库公路已经很多人、很多车了,可见火爆程度。您刚才列举了数据,由于各种类型的酒店能够提供两万张床位,高峰时期这两万张够用吗?

史宁:真正进入高峰期之后,那拉提区域这两万张床位是非常非常紧张的,所以我们在高峰期又提出了一个弹性供给空间,就是增加了一些当地原住民的房屋,我们把它收过来以后集中进行标准化的轻度改造,然后进行供给。还有就是学校的一些宿舍,因为刚好是暑假。最重要的就是鼓励当地的原住民,就是哈萨克族牧民来搭建高标准的毡房,很有特色,但价格又很公道,让游客过来以后,既可以把高峰期的住宿紧张缓解下来,还可以让游客体验到我们哈萨克族非常漂亮的毡房。

新源县那拉提镇恰勒阔德村 图自天山网

主持人:就好像住在哈萨克族朋友家里一样,去感受他们的文化一样。刚才张老师说到“八大产业集群”,这个产业集群的发展是跟新疆的中国式现代化建设非常同步,也是它的一个抓手,它很好地利用了新疆的特点和优势。

张维为:我们这次到克拉玛依考察,克拉玛依经济已经相当发达了,但他们说我们不能光依赖石油,虽然有这个资源,但还要经济多样化,现在发展的一个最主要的重头就是数字经济,而且做得很好。

克拉玛依地处北纬45度,冬天时间比较长,特别容易散热,所以华为在那里建了全国第一个数字基地,它本身就是一个产业集群。另外就是油气产业,我前面讲到的煤炭也是,它现在这个产业链怎么做的呢?一个是本身就是露天煤矿,还有坑口发电,直接发电送到东部,然后就是煤化工产业,各种各样化工原料的提炼,已经相当先进;还有大量的太阳能、风能,因为它有无边无垠的沙漠,有很好的新能源设施,我粗粗查了一下,这方面新疆在西部还不是最领先的,但光是新疆到去年的新能源装机容量大致是法国的全部装机容量。所以可以想象新疆这个势头是不得了的。

主持人:我们确定了新疆的“八大产业集群”的发展,那怎么来赋能那拉提的发展?

史宁:我的理解是,“八大产业集群”的发展是我们自治区党委政府根据我们发展的优势和资源禀赋来决定的,所以这一块有句话叫“一兴百兴,一旺百旺”。自治区党委定下来“八大产业集群”发展之后,对旅游的赋能是决定性的,因为旅游产业实际上是一个盛世产业,就是这个地方经济发展越好,人民生活水平越高,那么旅游的愿望、旅游市场就会越来越繁荣。

所以“八大产业集群”是切中了新疆发展的要害和大通道,一旦把这个打开之后,所有的东西、新疆整个经济的“总钥匙”就打开了。

那拉提景区首当其冲作为全新疆、全国一个相对比较著名的景区,我们有责任和义务通过那拉提这个平台让全中国来到那拉提的游客能够感受到新疆“八大产业集群”发展的状态。比如说,让游客感受到我们基础设施带来的好处,电力充足,智能化的服务,同时还能让他们吃到最好的牛羊肉,尝到最好的水果,吃到最健康的粮食、粮油等,这些可能都是旅游这个平台能为“八大产业集群”做出的贡献。

新疆阿克苏老街夜市上,民族歌舞表演、特色美食吸引市民和游客光顾,夜市摊主推荐美食羊肉串。图自中新网

张维为:实际上你只要有一个基本的常识判断,你今天到新疆,无论是在乌鲁木齐、克拉玛依、伊宁、吐鲁番,就到这些地方去看,你就可以感觉它有一个相当庞大的、殷实的中产阶层,一看就看出来了,很多已经非常现代。

我这趟感觉到当地人享受的很多自由,美国人是享受不到的,到处都有夜市、夜宵,新疆还有个时差问题,晚上10点多天没有全黑。

主持人:那拉提景区的夜晚是怎样,也有很多人还在玩,玩到几点可以?

史宁:那拉提是一个旅游度假区,过夜率已经达到74%,也就是每天大概去三四万人,大概有一两万人、甚至还要再多,住在那拉提的景区和镇区之间。所以,我们现在按照国家级的旅游特色小镇对那拉提进行打造,已经打造出四条夜游的街区,也就是我们讲的夜市,非常非常热闹,到了晚上是人声鼎沸、游客如织,烟火气、故事性非常丰富的一个地方。

主持人:对,晚上11点才开始热闹。

张维为:到处都有广场舞,而且特别欢迎你加入进去跳。

史宁:是的,各个民族的广场舞。

主持人:您看这种团结、这种热闹就是我们要让大家看到真正的大美新疆最重要的原因,因为它真的就是那么美。我们现场观众有些什么问题,可以继续讨论。

问答环节

观众:老师好,主持人好。我是来自中国传媒大学戏剧影视表演专业的成俊环,我有两个问题想请教老师,在新疆现代化发展的进程中,有没有明显的城市化和乡村现代化策略?如何协调城乡之间的发展差距?谢谢老师。

张维为:如果你去看指标体系的话,到去年为止,城乡收入差别方面,浙江是中国做得最好的之一,大概是1.9比1,新疆整个全自治区大概是2.45比1,差距比浙江要大一些,全国是2.5:1,大致是这样一个情况,新疆属于全国中间水平,当然逐步发展的方向也是尽量缩小城乡收入的差距。

实际上现在对口支援,比如上海是对口帮助喀什的,很多地方你看得出来,它是直接扎到基层的,在那里做很多事情,包括人才、资金、项目,直接扎到基层,创造就业,所以方向是往这个方向走。

史宁:就以那拉提区域为例吧,我讲几个数据,第一,那拉提是一个乡镇,属于农村区域,但就2020年数据来看,就业率接近百分之百,全面的就业,甚至还要溢出。为什么溢出呢?因为那拉提这个区由于旅游经济发展比较好,外来的参与,就是其他区域、周边乡镇也会过来参与。疆外的也有不少,像海南、广东、云南过来的,甚至还有从英国留学回来的一些年轻有识之士都到那拉提来投资建设和就业。

第二,就是2022年那拉提镇区农牧民的人均年收入已经超过22000元(人民币),这已经超过当地区域的平均水平,在那拉提区域脱贫攻坚、乡村振兴的效果已经显现出来了,通过旅游这个形式带动起来了。

再讲一个地价,那拉提区域的商业地价已经逐步和我们的县城持平,这说明一个什么问题呢?就是大家提出来的城乡差距,在我们这片区域的城乡差距是在逐步缩小,在这一情况下,那拉提逐步成为整个伊犁州东面和整个新源县东部最亮的一个新兴城镇。

张维为:我刚才演讲专门提到一句,就是要向所有的为新疆稳定繁荣做出贡献的同志致敬,这是发自内心的。因为我新疆近年去了三次,接触很多新疆各个部门的党政干部,他们在前段时间反恐斗争,反对“三股势力”斗争,都下到最基层工作。真正经过实质性锻炼,无论哪个部门干部都与基层百姓同吃同住,他们对基层情况非常熟悉,而且有点子,敢做决定,就是总书记讲的“打仗”。“打仗”以后,队伍就锻炼出来了,真的实践考验过之后,一批人才就出来了。

史宁:给我最深的感受,就是新疆这种从稳定带来的红利,一个是游客爆发式地增长,还有就是安全感来自于大家最直接的感受,我们本地老百姓可以说是“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第二也是带来了非常大的信心,就是我刚刚介绍的,这几年那拉提出现了非常大的一个变化:我测算了一下,大概在我们景区、镇区,从内地来那拉提创业、就业的年轻人已经达到接近3000人。这个数量在咱们内地不多,但在我们一个偏远的少数民族、多民族聚居的小城镇来讲,量是非常非常大的,而且都是这三年才起来的。

主持人:我们来看比例就好了,比如说本地居民是多少,我们再把3000个除一下这个分母。

史宁:将近十分之一,这个比例是相当相当高的。这些年轻人创业者来到小镇以后,和本地的原住民、各族老百姓展开交往、交流、交融,互相给予真诚,互相成就,我觉得是非常非常可贵的,这也反映了整个新疆的社会大局稳定和经济欣欣向荣。

观众:我是来自北京大学对外汉语学院的赵晨曦,我想向两位老师提一个问题,目前在对外汉语教材的研究中,少数民族形象还是有一定的刻板印象,不利于我们少数民族形象以及国际故事的传播,想问两位老师对于少数民族形象的国际传播有没有什么好的建议?感谢各位老师。

张维为:我还真是不太熟悉我们现在对外汉语教材中少数民族形象是怎么描述的,但我看过一些英文的对外教材,总体上我的感觉还是有缺陷,因为既然你对外教学,就要有受众意识,许多国家的受众意识很可能受到西方主流媒体的影响,比方谈到新疆就要说什么“种族屠杀”,所以这个问题我们应该是直面挑战、当头棒喝,你有发自内心的自信。

德国学者郑国恩炮制了充满谎言和虚假信息的“涉疆报告” 图自德新社

就像我前面讲的,西方造了这么多谣,中国人哄堂大笑,然后再来解释。我们写东西往往比较拘谨,实际上你只要有发自内心的自信,特别像你们年轻一代,完全可以跟他们去辩论,主动跟他们说我们跟你辩论辩论新疆问题,你敢不敢辩论,就这么问他。

主持人:我想问一下史主任,您是出生、生活在新疆,在新疆长大的,又在新疆工作,就是国外的媒体那些别有用心的势力歪曲、抹黑新疆的时候,我们都很难过,在新疆生活的朋友肯定也是特别委屈,我们也很想知道,在你们看来,怎么样可以把我们精彩的新疆故事讲给更多人听?

史宁:我在这个方面也有自己深刻的感受,因为我是土生土长的新疆孩子,周边各个民族的好朋友和同学非常非常多。我童年时期就生活在少数民族区域,你想我们家里这四合院,前面、左面、右面、后面都是各个民族,我们家是汉族,右边是哈萨克族,背面是蒙古族,我们从小一块儿长大,上一个学校,所以我还是有这个资格去说这个事。

我还想说的最重要的是,外媒有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去形容新疆的时候,我们也都看到了,我只能评价为“指鹿为马、断章取义”,甚至是“盲人摸象”。对我们来讲,怎么去教育我们的孩子,包括未来使用的教材这个事,最重要的就是文化自信。第一是我们中华民族多民族聚居区的一个共同的文化自信,这是一定要确立的,不管别人怎么说,我们自己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状态。第二,一定是按照党中央、总书记提出的“筑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我们是一个大家庭,百花齐放、各民族共同生活,就像刚才那位同学提出来,我觉得不管什么样的教材,只要以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和中华民族文化为主流,我想它一定是跑不偏的。最后就是,不管是在多民族聚居的区域,还是在整个国家范围内,现在我们已经树立了以国语为主、以中华民族历史文化为主体的教育主导思想,而且我们也看到目前在新疆地区实施的教育,已经出现了卓有成效的结果。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