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上加乱,罢免麦卡锡只是序幕

编辑:玉渊谭天 文章类型:观点时评 发布于2023-10-05 14:05:27 共2009人阅读
文章导读 当地时间10月3日,美国众议院就罢免共和党籍众议长麦卡锡的动议进行表决,最终以216票赞成、210票反对的投票结果通过罢免麦卡锡的动议。……

来源:玉渊谭天

当地时间10月3日,美国众议院就罢免共和党籍众议长麦卡锡的动议进行表决,最终以216票赞成、210票反对的投票结果通过罢免麦卡锡的动议。

这也标志着麦卡锡成为美国历史上首位被投票罢免的众议院议长。

然而,回看麦卡锡从获选到被罢免的经过,今天这样的结果,却不是什么意料之外的“黑天鹅”。

特别是早在年初,麦卡锡竞选的过程中,伏笔就已经埋下。当时,麦卡锡整整经历了15轮投票,才得以当选,而美国出现10轮以上的众议长选举,还是在164年前。

从今天回看麦卡锡担任众议长的仕途起点,也就看清了这轮国会乱象的本质。

美国国会的混乱要从刚刚被罢免的前众议长麦卡锡本人说起,他是电视剧《纸牌屋》中的角色权谋家、阴谋家安德伍德的原型。

回望麦卡锡的政治生涯就能发现,他一路走来,采取的是一种鸵鸟策略。

虽然麦卡锡尽量保证不得罪任何人,但众议院议长的位置毕竟代表着权力和利益,仅仅靠不得罪人就坐享其成,未免也太便宜了。表面看麦卡锡不得罪任何人,但这样的圆滑是以利益交换为代价的。

在他竞选投票的拉锯过程中就能看出端倪。

回看麦卡锡年初十五轮得票的走势,除了一些零星的单票变动,有两次关键转折。

第一次,是第十一轮至第十三轮期间,麦卡锡突破性地再拿下14张选票。

第二次,是第十四轮和第十五轮,此前始终都没有投过赞成的6人转变态度,投了不支持任何一方的“出席票”,从而降低了麦卡锡过关的难度。

然而,这两次关键转折之后,麦卡锡躲不过一个最棘手的问题。他的命运,很大程度上,将会被掌握在一些被两党内斗裹挟的人手里。

这些人不少是共和党乃至国会中思想最保守的人物,为了赢得他们的支持,麦卡锡不得不和这些人妥协交易,以换取他们的投票。

妥协的一项重要内容,是降低罢免众议长动议的发起门槛,降到了只需要1人——任何一名议员,都可以轻易拿捏麦卡锡作为众议长的去留。

不过,恐怕麦卡锡也没想到,这次“让步“的苦果,来得如此之快。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副主任信强曾在美国国会工作,他跟谭主分析了产生这种结果的必然性:当共和党被这些疯狂的要求绑架,少数极端派会拉着共和党向着更极端的方向发展。哪怕只是极少数的人,也会更加强硬地斗争,换取他们想要的结果。

于是,一些政客便从中看到了继续抬高要价的空间,开始进一步为自己谋私利。

这次,亲手设计、发起了罢免麦卡锡投票的共和党籍众议员马特·盖茨,就是典型代表。

当地时间10月2日,他向众议院提交动议,理由是9月30日众议院以335票赞成、91票反对的结果,通过了联邦政府临时拨款法案,让美国政府得以继续运行45天。

马特觉得,这完全没把保守派在支出问题上的优先事项考虑进去。边境安全条款,以及更广泛的支出削减计划,都没在临时拨款法案里得到体现。他还声称,33万亿美元的债务才是混乱。

不过,今年以来,让马特不满意的,不止这一件事。

今年初在竞选众议长期间,为了啃下马特这块少数派中最“硬”的骨头,换取他的选票,麦卡锡还和马特谈了众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的位置。军事委员会,是国会最具权力的委员会之一。

然而,麦卡锡担任众议长后,当时的“许诺”没有兑现。

对于积怨已久的马特·盖茨来说,发起一个动议并没有什么成本,再加上麦卡锡年初时的“让步”,更让罢免成功的几率大大增加。

不满意,就掀桌。

麦卡锡被罢免,无疑验证了马特这种手段的有效性,更给一批想要谋私的政客,树立了危险的“示范”,如同“破窗效应”。

按理说,“民主”的本意应该是选贤任能,今天的美国政治,却适得其反,并且任由坏的结果愈演愈烈。

麦卡锡正是在这种极端化的政治环境中找到了向上爬的空间,最终却也逃不过被这种极端所连累。

正所谓“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不可谓不讽刺。

到这里,美国国会政治可见一斑:

||一边,是没有能力、没有态度,站在中间妥协攀附、见风使舵的“麦卡锡们”。

||一边,是政治立场越来越走极端,不断抬高要价的两党议员,填充着国会的关键位置。

民主党也不例外。

谭主上次分析美国国会,找到过典型案例:同样以“一人裹挟全党”著称的参议员乔·曼钦。

曼钦的行为,已经预示被算计绑架的美国,实际施政结果会是什么。

过去两年,很多民主党推动的法案,都在临门一脚的最后关头,遭到过曼钦的阻挠。

2021年年末,众议院在长达半年多的拉锯后,好不容易通过了拜登的《重建更好未来计划》,却就因为曼钦反水再次缺失关键一票而搁浅。

当所谓的“民主”决策可以被一人挟持,民众的利益,又能残存多少呢?

一家美国投资管理公司的投资组合经理,在社交媒体上发文估计,国会开会期间,美国纳税人每天要花费2000万美元。

当国会在众议长选举中争执不下时,已经让美国纳税人付出了超过8000万美元的代价。

随着越来越多的议员把心思放在怎么钻制度的空子、绑架国会上,美国国会变得越来越不专业。国会中的委员会就很能说明问题。

曾在美国国会工作过的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李庆四告诉谭主,委员会是美国国会的核心决策机构,照理说,委员会应该聚集的是有过相关工作、教育或专业背景的人,让他们在相关的立法方面发挥专业作用。

然而事实呢?

拿最典型的众议院外交委员会来说,谭主调查了上一届众议院外交委员会成员的履历背景,47名成员中,有外交经历人只有17%。

美国国会里精通算计的政客越来越多,掌握决策权的人只能优先把每个职位的人选,放在“利益交换”的天平上称量,什么专业、经验,反而被排在了后面,否则下场就是血淋淋的。

当计算和算计成为普遍现象,美国看似精巧设计的制度,越来越不起眼的力量,现在都能利用它、拖垮它,对立和冲突只会愈演愈烈。

在此基础上,可怕的是,更多的人会倒向更容易尝到甜头的极端,所谓“民主”会变成要价游戏——最终为它买单的,始终是老百姓。

正可谓,与不善人居,如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亦与之化矣。

美国政治的混乱在今天达到了新的高点,但却远远不是终点,很可能是新一轮乱局的起点。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