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锡星:缅甸最近发生的内战告诉你什么?

编辑:缅华网 文章类型:观点时评 发布于2024-04-15 14:25:52 共5264人阅读
文章导读 虽然乍看“民地武”在三条战线上来势凶凶,但从目前情况来看,“民地武”依然还是内线作战,即在自己有优势的民族地区作战,这样可以获得当地民众的支持。一旦哪天这些“民地武”进入缅族地区,战况恐怕就不一样了,而且“民地武”虽然看起来战斗力很强,但毕竟是少数民族,所以想要和人口占优势的缅族对抗到底,基本上不太现实。

作者:林锡星 广州暨南大学东南亚研究所

因族际关系紧张,缅北局部地区有时会发生交火,但真实的缅北并不像某些报道说的那样天天在拼多多,许多网上报道纯属谣言或不真实。但近来全球政治形势变幻莫测,缅甸也不例外。

面对克钦邦,若开邦,克伦邦三大战场的节节败退,敏昂莱开始手忙脚乱。如果他还不能取得一两个大胜战来提振一下士气,很可能会面临多米诺骨牌式的崩盘。

虽然乍看“民地武”在三条战线上来势凶凶,但从目前情况来看,“民地武”依然还是内线作战,即在自己有优势的民族地区作战,这样可以获得当地民众的支持。一旦哪天这些“民地武”进入缅族地区,战况恐怕就不一样了,而且“民地武”虽然看起来战斗力很强,但毕竟是少数民族,所以想要和人口占优势的缅族对抗到底,基本上不太现实。

虽然“民地武”如今捷报频传,但缅甸Tatmadaw依然保持着相当的实力,缅甸的内战未来还会持续相当长的时间。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缅甸Tatmadaw和“民地武”之间的冲突短期内不会停止,但是也不要天真地认为“民地武”能推翻现在的Tatmadaw政府,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缅甸将会依然持续内战的局面,只有等到双方都筋疲力尽的时候,战火才有可能暂停。

总之,“民地武”改变不了缅甸的政治格局。

之前是果敢三兄弟联盟,现在又是克钦独立军联盟,之后或许还会有其它地方民族武装挑起内战。如何平息缅甸内部矛盾,缓解民众的不满,保持执政稳固性,缅甸军政府得费点心思 。

目前,三兄弟同盟与缅甸Tatmadaw的战事大体暂告一段落,缅甸Tatmadaw的真正对手克钦独立军(KIA )浮出水面。克钦独立军(KIA )是缅甸唯一一支要求独立的政治和军事实体,有深厚的西方背景,好勇斗狠,向来拒绝与缅甸Tatmadaw谈判,与邻居的关系也不太友善,对邻居大国的伤害巨大,有碍“中缅经济走廊”和“一带一路”的建设。

自2024年3月7日至10日,三天之内,克钦独立军(KIA)已占领缅甸Tatmadaw的约20个基地。据反Tatmadaw媒体KHIT THIT报道:缅甸之春革命伊始,KIA曾经为反Tatmadaw武装人民防卫军(PDF)在军训以及武器方面给以大力支持,但是当时KIA与PDF约法三章:绝不可在克钦地盘作战,故当时战火全部燃烧在靠近克钦邦旁边的实皆省。想不到,才时隔一年,却在克钦地盘点燃战火,主要还是因为KIA看到了有机可剩。

由克钦独立军(KIA)一手扶持起来的若开军(AA),行动诡异,2024年3月14日在缅甸首都内比都举行缅甸禁毒中央委员会1/2024会议上,缅甸国管委内政部联邦部长兼禁毒中央委员会主席雅毕中将声称,若开民地武AA经过缅甸境内从事贩毒运毒活动(其行动轨迹令人匪夷所思,从若开邦一直南下,来一个∪型北上,抵达缅北),已被缅甸警方逮捕过8次。

该AA民地武与Tatmadaw的关系也十分耐人寻味,2023年2月4日,日本财团会长、日本政府任命的缅甸民族和解特别代表笹川阳平访问若开邦妙乌镇难民营,并与当地的难民举行会面,同时向战争受害者捐赠了过冬所需的物品。

据悉,笹川阳平曾出面干预,制止了缅军与阿拉干军(AA)之间的战斗。

在日本财团笹川阳平会长的斡旋之下,AA曾经与缅军方宣布“停火”,若开邦一度安然无恙。Tatmadaw还“正儿八经”地将若开军(AA)由“恐怖分子”名单删除。可好景不长,去年年底,该“停火协议”未满一年,AA却与北部果敢及德昂结为北部盟军发动“10﹒27战役”。

与泰国毗邻的克伦邦的克伦民族联盟(KNA)却是另外一种情景,它内部组织结构不严、不团结,有亲Tatmadaw的,也有与Tatmadaw交战的。有趣的是克伦民族联盟(KNU)前领导人穆图西波与Tatmadaw的关系很好,长期以来一直主张效忠几乎停滞的和平进程,并得到了克伦民族联盟主流的广泛支持。《全国停火协议》(NCA)也是他在任期间参与签署的。当天与穆图西波一起前往内比都签署《全国停火协议》的还有与前克伦民族联盟中央委员苏罗杰钦(စောရောဂျာခင်)(Saw Roger Khin)、原高加力县主席帕多瑞貓( ပဒိုရွှေ‌‌မောင်း)(Pado Shwe Moung)。但是,作为反Tatmadaw独裁统治主力军之一的克伦民族联盟现任领导层得到了下属武装部队6个旅的支持。至关重要的是克伦民族联盟(KNU)从来没提出过独立要求。

过去几天,克伦民族联盟(KNU)与Tatmadaw早前在妙瓦底激烈交战,已陆续占领军方的基地和设施。克民盟发言人巴多绍杜尼告诉法新社,约200名政府军士兵4月11日撤出妙瓦底,躲在妙瓦底通往湄索的一座桥上,克民盟已控制整个城镇。

Tatmadaw政府发言人佐敏吞当晚向当地媒体证实,士兵为了家人的安全“不得不撤离”基地,军政府正在与泰国就士兵的返回问题进行谈判。

一名不愿具名的妙瓦底居民告诉法新社:“克伦民族联盟还没有进入城镇,虽然我们从脸书上得知他们已经拿下第275步兵营指挥部的消息。

不过,缅甸问题独立分析员马蒂森说,目前要评估谁实际掌控妙瓦底还言之尚早,“未来几天内或许还不会尘埃落定”。

目前缅甸Tatmadaw的力量正在被不断削弱,但Tatmadaw政府仍旧掌控着中央大权和大量武装力量。现在也许是各方共同行动,达成和平协议的一个好时机。

但反对派联军还没有将自己的优势彻底转化为胜势,随着战事的进行,反对派联盟的劣势也将会进一步显现。

首先,反对派联盟内部派系众多,各方都有着不同的利益诉求,根本算不上是一条心,若开军等民地武在实现自身的战略目标后,未必会为了“民族团结政府”的利益,继续与军政府作战。

其次,军政府依旧有“武器和权力”。军政府已经在以缅族为主的核心控制区,开始了强制性的征兵,以补充兵力,且在缅甸中部的平原地带,政府军的装甲、炮兵优势,将会发挥作用,增加反对派联军的作战难度。

不过,有西方大力支持的克钦独立军(KIA )始终拒绝参与和谈,并且与缅甸政府军的战斗一直没有停息。从战场情势来看,缅甸政府不仅没有在缅甸北部站稳脚跟,而且还痛失了缅北大片土地。更糟糕的情况是,随着战事不利,缅甸政府军可能会发生内讧。缅甸空军少将就公开批评现Tatmadaw领导是有史以来最糟糕的。

在缅甸东北部,与中国接壤的克钦邦,克钦独立军等民地武已经夺取了雷基镇等边境城镇,基本控制了边境地带,并开始威胁地区交通枢纽八莫。中国人民解放军近期在边境中方一侧进行联合演训,很大程度上就是在针对这一方向上的战事发展,防止危机外溢到中国境内。日前,中国南部战区发布消息,根据年度训练计划,将在中缅边境地区我方一侧进行实弹演习,并公布了演习区域,实施了交通管制。值得一提的是,解放军这次的演习区域正好就在缅甸克钦邦旁边。当然,内乱是缅甸的家事,所以解放军这次出手,不是为了干涉,而是为了保障中国国家利益。现在解放军在边境进行实弹演习,也算是一种警示,提醒内乱双方不要过度升级对抗,破坏地区局势的稳定。

缅甸战局再度发生变化,敏昂莱领导的军政府处境越发艰难,敏昂莱等缅军高层有可能改变自身立场,放松边境地区的控制权,确保自身对缅甸中部地区的管控。而在缅甸国内各条战线之中,战况变化最大的,就是紧邻泰国的克伦邦。

尽管缅甸的局势紧张,外国游客还是比去年有所增多,但与疫情前相比,仍有明显差距。2024年年初两个月入境缅甸的国际游客有40000余人,去年同期只有36000人,对比之下,今年的国际游客明显增多。最多的国际游客分别为泰国、中国以及越南。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发布声明称,预测缅甸至少有2500万没有收入的贫困人口的生活将会出现继续恶化的情况。声明中表示,3年多的时间里,缅甸众多百姓每天都在经历生命财产的威胁和令人惊恐的事件。

缅甸现在的问题就是他们自己的事务,即使是域内国家,能做的也仅限于外交和经济层面。这里需要注意到,缅甸Tatmadaw自缅甸1988年8888事件以来长期受到国际社会制裁,任何重新施加的经济封锁都不会对缅甸造成太大的冲击。战斗中丢失几个据点也无伤大体。

最令人担忧的是Tatmadaw内部矛盾激化。据2024年4月11日仰光讯,前农业与水利部联邦部长吴敏莱(U Myint Hlaing)被捕,主要原因是他嫌MAL(指Min Aung Hlaing)太软弱,企图暗中组织发动军方高层推翻MAL,他声称MAL为实懦弱,一点儿都不果断,继续下去,国家将面临四分五裂。吴敏莱(U Myint Hlaing)被定罪为贪污腐败而于2024年4月10日被逮捕。据说,后续还会有军方高层牵连,继续落马。

如今青年人可供选择的出路唯有出国打工,由缅甸劳工部的数据获悉,本财政年自去年2023年4月份至今年2024年2月份,11个月内缅甸出国打工的外劳共有16万人。目前还有许多人排队申请出国。

缅甸内战导致民不聊生,北部战乱地区去年底爆发的激烈冲突扰乱了贸易运输,阻碍大米和玉米等农产品出口,令农民生计大受打击,促使更多人改种罂粟,根据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去年12月12日的最新报告,估计缅甸今年的鸦片产量为1080公吨,已超越阿富汗,成为全球最大的鸦片生产国。

烧杀抢劫恐怖活动屡见不鲜。

尽管如此,2024年4月缅甸传统泼水节照样隆重举行,首都内比都庆典活动当中特邀国外艺人(中国、俄罗斯、韩国)参加助兴。韩国著名K-POP歌星团队、俄罗斯著名青年团队TAVN-DA-ART,还有来自中国的艺人与缅甸的艺人歌星将一道欢庆缅甸传统泼水节庆典。


编者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