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锡星:缅甸动乱—从吴丁乌元老的逝世谈起

编辑:缅华网 文章类型:观点时评 发布于2024-06-18 11:15:11 共5851人阅读
文章导读 在5月底举行的香格里拉对话会上,关于缅甸问题举行了特别会谈。马来西亚国家安全理事会总干事扎因·阿比(Zainal Abidin)表示,只有缅甸人民才能解决缅甸问题。他表示,民主改革需要很长一段时间,东盟和国际社会也只能帮助缅甸所有利益攸关方能够举行会谈以达到解决问题的条件。

林锡星

2024年6月1日民缅甸政坛最资深元老盟党荣誉主席吴丁乌(U Tin Oo)因病离世。出殡仪式于6月5日下午举行。很多单位与人士都向吴丁乌送来花篮表达哀悼,其中包括国管委主席(Min Aung Hlaing)及其夫人、前国务资政昂山素季、前总统吴廷觉及其夫人、前总统吴温敏(目前仍被囚禁)与夫人等。中国使馆也送来花篮表达哀悼。

但并未发现民族团结政府(NUG)和人民防卫军(PDF)有啥表示, 似乎与他们毫无关系, 这不能不令人质疑到底是什么回事?

吴丁乌1927年3月12日出生于伊洛瓦底省勃生市,从1974年至1976年(奈温军政府时期),以上将军衔担任国防军总司令一职。其在1988年协助昂山素季等人共同成立缅甸全国民主联盟并先后担任副主席和主席等重要职位,也被公认是民盟(NLD)昂山素季的忠实盟友。他是民盟党创始人之一。

此时此刻,民族团结政府(NUG)关心的却是美元,声称将与昂山素季的经济顾问合作,争取拿回被美国冻结的10亿美元。据2024年6月5日仰光讯,2024年6月3日NUG计划与财政部联邦部长吴丁吞乃(U TIN TUN NAING)在记者会上声称,NUG将与昂山素季的经济顾问襄达呢(澳大利亚人)携手合作,争取拿回被美国冻结的10多亿美元。不过是否能拿得回來联邦部长却吞吞吐吐。

当昂山素季与外界隔绝很久之际,她突然选择与她的老朋友前泰国副总理兼外交部长敦·巴穆威奈(Don Pramudwinai)会晤,在东盟外长会议上敦·巴穆威奈的爆料,一时间成为国际关注的新闻。敦·巴穆威奈透露的信息有三点:(1)昂山素季健康状况良好;(2)对PDF、NUG她不知情,也不支持;(3)在没有设预先条件限制的情况之下,愿意为缅甸事务协商。

当然,在NUG、PDF内部立即产生极大的冲击与各种反应。对泰国外长转达的昂山素季的言辞,由于不是她本人亲口自由地说出(当尚未获得公开发言权的时候,也只能这样),有人包括民盟党中央对此事的真实性存在疑惑,而且出现很多不同意见的声音。有认为必须遵循昂山素季所说,应该进行和谈,但也有人极度愤怒,宣布走自己武装斗争的路。民族团结政府(NUG)就宣布走后一条路。

随后脸书上出现了一段民族团结政府(NUG)临时总统杜瓦拉希腊(Duwa Lashi La克钦族)的讲话:“尽管昂山素季不支持不承认,我们(NUG、PDF)也要自己走自己的道路,因为我们已经与国外组织联系上,他们会支持我们的武装路线。

数月前,脸书上出现过一则NUG临时总统杜瓦拉希腊(Duwa Lashi La)的讲话,要求西方向援助烏克兰一样援助缅甸飞机、导弹;最近美国媒体称反军方的NUG政府国际合作部长莎莎博士向美国政府索要5.25亿美元援助。但对此没什么反应。

实际上有识之士早就发觉昂山素季与NUG和PDF之间的关系有问题。2023年6月19日,民族团结政府(NUG)为纪念昂山素季78岁生日举行了庆祝仪式,NUG代理总统杜瓦拉希腊(Duwa Lashi La克钦族)出席仪式并发表讲话。他表示,“尽管可能在政治上存在方法和战略性关键问题,但昂山素季并没有失去对国家和人民的热爱,昂山素季的整个政治生涯都见证了这一点”。 同时指出,NUG领导的春季革命,不是一场以单一武装道路为中心的群众革命,而是一场以人民道路为基础的伟大政治革命。昂山素季本身也是反抗军事独裁近40年的人。

在更早些时候,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美国著名电台主持人在釆访缅甸影子政府的外交部长欣玛昂(Zin Mar Aung)时就对其正当性提出过质疑。

西方并不支持昂山素季,因为他们发现昂山素季既不亲西方,也不亲华,而是亲缅甸的,什么符合缅甸利益,就做什么。然而NUG和PDF却是另类。他们—会儿要求西方提供飞机、大砲,一会儿要求西方要像支持乌克兰一样支持缅甸。然怪总被西方忽悠。

反军方阵营抗议并阻止缅军方代表参加美国-东盟对话高级会议。据2024年5月23日仰光讯,在美国作为东道国举行的第36届美国-东盟对话高级会议(US-ASEAN DIALOGUE)上,传来缅军方国管委(NaSaKa)代表外交部司长钦迪达艾KHIN THITHAR AYE或者国管委(NaSaKa)驻美国华盛顿的代表德稳参会的消息,对此DEFEND MYANMAR DEMOCRACY组织向美国当局提出质疑,并要求将军方国管委(NaSaKa)代表立即撤换为民族团结政府(NUG)代表,但不被釆纳。

反Tatmadaw的革命屡屡受挫,缅甸反Tatmadaw阵营在泰国边境受到泰警的粗暴对待, 据2024年6月11日仰光讯:2024年6月10日泰国时间下午5:30时许,在泰国边境城迈邵市驻扎的“缅甸之春革命”办公室遭到泰国警方的粗暴对待。由于缅甸Tatmadaw的告状,泰警对此反Tatmadaw “缅甸之春革命”筹款办公室进行拆毁,并且逮捕了相关负责人。泰警态度强硬,并且撕毁民主领袖昂山素季和吴温敏的照片。

近来有关Tatmadaw与NUG和PDF交火的报道较少, 主要还是“民地武”为了争斗资源和边贸口岸与Tatmadaw的激烈争斗。

在缅甸,大部分的稀土采矿活动集中在克钦邦及掸邦的佤邦自治区。其中,克钦邦东北部拥有丰富的玉石和自然资源,也是重稀土元素的主要产地。这些矿山分别被缅甸Tatmadaw和克钦独立军(KIA)以及其它一些较小的民兵组织控制。

缅中边贸几乎全部停滞,边境大米商只能通过海运出口大米。据缅甸边境大米商消息,因木姐“105码”边贸区未能重开,因此大米商只能下行至仰光,通过海运出口大米。缅甸-中国边境贸易因还未能重开,大米商只能在国内零售市场售卖,如要出口往中国,只能下行至仰光,通过海运出口。2023年10月底爆发战事后,除缅甸-中国边境木姐“105码”边贸区外,其它缅中边境口岸贸易也都停顿。尽管形势如此恶劣,据世行预测缅甸本财年经济仍增长1%。皎漂深水港项目建设拟于年底启动。5个月内,有10万旅客从仰光机场入境。

缅甸Tatmadaw在整个若开邦北部和中部地区也节节败退,导致布迪当(Buthidaung)和孟都(Maungdaw)两镇的战事愈演愈烈。反Tatmadaw阵营内部的团结也是个大问题,若开邦也是约60万罗兴亚回教徒的家园。自去年11月缅甸Tatmadaw和“民地武”若开军(Arakan Army)再次爆发战斗后,若开邦17个城镇中有15个受到战火影响,造成数百人死亡,逾30万人流离失所。随着缅甸若开邦的Tatmadaw与若开军(Arakan Army)的战事愈演愈烈,当年为逃避缅军追查而逃至孟加拉的罗兴亚难民,如今却被一些罗兴亚武装组织强征入伍,协助缅甸Tatmadaw对抗若开军(Arakan Army)。

在孟加拉的若开罗兴亚拯救军、罗兴亚人团结机构等武装组织声称,罗兴亚人必须与昔日敌人缅甸Tatmadaw结盟,以应对新的威胁,保卫罗兴亚村庄。

NUG“临时总统”很无奈地呼吁大家和平共处。据2024年5月28日仰光讯:在2024年5月28日举行的NUG政府第16/2024次会议上,NUG临时总统杜瓦勒希腊如此说:“关于若开邦‘罗兴亚’族事宜,大家(指反Tatmadaw革命阵营)务必吸取历史教训,大家应该坚持‘和平共处’立场。” 2023年1月3日“NUG临时总统也曾呼吁NUG政府官员领导务必言行一致。

据2024年6月13日仰光讯,想方设法重新收回掸北失土是MAL(Min Aung Hlaing)的优先事宜。他对其部下如此指示:“掸北是联邦的领土,绝对不能允许其分裂出去。目前因为冲突暂时从联邦的管辖下面分离,但掸北是联邦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未来一定要统一,一定要回归联邦管辖之下。我们要想方设法进行努力。

6月以来,发现缅甸Tatmadaw在掸北大肆扩张武力,明显是在准备再来一场战争。6月初,Tatmadaw精锐部队+部分逃兵+亲Tatmadaw民地武对中缅边贸重地“105码”展开攻势。

6月初,Tatmadaw为了争夺港口,利用精锐部队对若开军(Arakan Army)发动攻势。

自去年缅甸与中国携手严打电信诈骗以来,已有不少军方官员在内的高官落马。近期,缅甸Tatmadaw敏昂萊将一大批军区司令、少将以及准将将被撤职或者调离,总人数竟达36人,其中包括内比都军区司令索丹莱(Soe Tan Hlaing)少将还有更多的人,有些人可能还会被逮捕坐牢。

整肃军队可以加强战斗力,目前缅甸Tatmadaw的战斗力如此低下,实属罕见。

此外,缅甸屏蔽VPN,MYSPACE将取代脸书FACEBOOK。据2024年6月3日仰光讯﹕缅军方以通讯部联邦副部长鲁蒙准将为首的技术团队,在邻国技术人员的协助下,自2024年5月30日开始,已将VPN翻墙软件屏蔽。大部分人已经无法翻墙进入FACEBOOK平台。据悉,等到脸书在缅甸完全被屏蔽以后,缅军方将开发另一新的社交网平台MYSPACE,以便取代FACEBOOK。

目前,军方高度关注Facebook的使用问题,因为少数民族武装、“人民防卫军”和民主活动人士使用Facebook来组织会议和共享信息。

据了解,myspace应用程序具有与Facebook类似的功能,支持用户与朋友、其他个人联系以及发布、分享、更新有关帖子,参与在线讨论。

一个始终处于动乱的缅甸,根本谈不上发展经济,更没有实力完成真正的稳定与统一,割据和动乱是缅甸这个国家的无解之宿命。目前虽然订单不少,但由于鈌乏劳动力而根本无法完成任务。

5月底,缅甸黄金价离奇暴涨,缅币贬值成为大灾难,而且该情况还将持续。5月28日,包括联邦巩固与发展党在内的25个政党发布联合声明,强烈呼吁尽快撤销对缅甸实施的制裁,并要求国际社会根据实际情况提供集体援助。

声明强调,缅甸政府、相关组织和为和平与稳定而奋斗的缅甸公民正在依法共同努力,解决自2020年多党民主大选以来出现的内部冲突。

声明最后指出,制裁对全体缅甸人民产生了不利影响,迫使他们陷入困境。这些制裁阻碍了缅甸的和平进展,阻碍了缅甸举行自由公正的选举。

在5月底举行的香格里拉对话会上,关于缅甸问题举行了特别会谈。马来西亚国家安全理事会总干事扎因·阿比(Zainal Abidin)表示,只有缅甸人民才能解决缅甸问题。他表示,民主改革需要很长一段时间,东盟和国际社会也只能帮助缅甸所有利益攸关方能够举行会谈以达到解决问题的条件。

他还表示,目前旨在为了让东盟所有成员国站在同一个高度,以及为缅甸人民的利益考虑,继续为缅甸问题的解决而在做努力。

尽管缅甸的垃圾时间还会拖长, 但选举还是要的。NaSaKa主席敏昂萊在6月7日召开的国家计划和管理委员会会议(3/2024)上称﹕举行选举是他们的最终目标,举行选举时,必须按照2008年宪法的规定进行。6月15日,NaSaKa主席敏昂萊又重申,今年8月人口普查,明年大选。


林锡星 广州暨南大学东南亚研究所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