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平行政府的罗兴亚人政策激怒了若开族组织

编辑:印太局势观察 文章类型:缅甸新闻 发布于2021-06-09 14:55:42 共748人阅读
文章导读 译自《伊洛瓦底》,忠实原文用词,不代表译者观点,请读者自行甄别。2017年10月,若开邦一侧的罗兴亚难民过境前往孟加拉国。/《伊洛瓦底》《伊洛瓦底》 2021年6月8日若开族社区说,缅甸影子政府民民族团结政府(NUG)对罗兴亚人的政策并不代表若开人民……

译自《伊洛瓦底》,忠实原文用词,不代表译者观点,请读者自行甄别。

2017年10月,若开邦一侧的罗兴亚难民过境前往孟加拉国。/《伊洛瓦底》

《伊洛瓦底》 2021年6月8日

若开族社区说,缅甸影子政府民民族团结政府(NUG)对罗兴亚人的政策并不代表若开人民。由民选议员于4月中旬组成的与军方执政团对抗的民族团结政府6月3日表示,将以承认穆斯林社区公民身份的立法取代1982年的《公民法》(亦译国籍法),并废除将罗兴亚人识别为外国人的国民验证卡。若开邦的穆斯林自称罗兴亚人,但被许多人贴上“宾格利人”的标签,暗示他们是来自邻国孟加拉国的非法移民。当局剥夺他们的公民身份和行动自由。由民间社会组织、社区领袖和政治家组成的全阿拉干团结委员会(AASC,此前都译为全若开团结委员会)和阿拉干解放党(ALP,此前都译为若开解放党)发表声明,反对民族团结政府的罗兴亚人政策。

阿拉干解放党发言人楷觉莱(Khaing Kyaw Hlaing)中校说:“每个人都知道宾格利人问题在缅甸是敏感的问题。民族团结政府是最近才成立的,我们党认为,一个新生的政府不应该在没有咨询若开革命团体、利益攸关和民间社会组织的情况下作出这些决定。”

阿拉干解放党在吴登盛(U Thein Sein)政府时期于2015年10月签署了《全国停火协议》(NCA)。

该组织说,在经过两年的战争后,开始看到若开邦正在稳定时,民族团结政府的举动将使问题复杂化。阿拉干解放党表示,任何党派或任何政府都不应该利用这个问题来满足自身利益。

全阿拉干团结委员会表示,民族团结政府的政策将遭到若开人民的唾弃,并有可能破坏和平与稳定。

声明说,若开人民接受一个民族自由选择自己名字的权利。但它说,如果选择的名字是为了歪曲土著民族的历史和身份,就可能对若开人的领土、政治和社会产生影响,直接威胁若开族社区和该邦其他少数民族的未来。

全阿拉干团结委员会表示,这是民族团结政府一个出于政治动机的举动,旨在寻求国际承认和援助。

全阿拉干团结委员会拒绝向《伊洛瓦底》发表评论。

政变领导人敏昂莱(Min Aung Hlaing)大将今年5月接受凤凰卫视中文台(Chinese-language Phoenix TV)采访时说:“没有罗兴亚人,这只是一个虚构的名字,这不是一个官方承认的民族,我们不认识。”

尽管若开族一些执政家和人民对受到缅甸军方迫害的罗兴亚人表示同情,并同意他们应该享有基本权利,但许多人反对官方承认他们为一个被称为“罗兴亚”民族。

一些若开社区担心由于罗兴亚人被承认为土著民族而被穆斯林社区吞没。

总部设在英国的缅甸罗兴亚人协会(Myanmar Rohingya Association)主席吴吞钦(U Tun Khin)说:“我认为若开兄弟有点误解。我们希望与若开兄弟以及民族团结政府举行会谈。这个问题可以通过民族团结政府、若开族和罗兴亚人之间的谈判来解决。我想若开人到时候会明白的。”

在该邦有相当大影响力的阿拉干军(AA,译者注,此前译为若开军)拒绝对民族团结政府的政策发表评论。

2019年,阿拉干军司令吞妙乃(Tun Myat Naing)少将告诉《伊洛瓦底》记者,若开邦要实现稳定和发展,若开人民与穆斯林社区需要学会和谐相处。

2012年,若开佛教徒和穆斯林教徒爆发了社区冲突。

据称,阿拉干的罗兴亚救世军(ARSA)于2017年8月25日对缅甸安全部队发动攻击后,军方领导了一场包括“清剿行动”在内的镇压行动,将74万多罗兴亚穆斯林驱赶到邻国孟加拉国。

国际社会称军方对待罗兴亚人是种族灭绝。

2019年,冈比亚向联合国最高法院国际法院(ICJ)提起针对缅甸的种族灭绝案时,国务资政杜昂山素季(Daw Aung San Suu Kyi)就种族灭绝指控为缅甸军方辩护。

译者注:此前中国官方和民间一直将Arakan、Rakhine都译为“若开”,现尊重我的阿拉干(若开)朋友给笔者的建议,将这两个词分开翻译,Arakan译为阿拉干,Rakhine译若开。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