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泼水节(谷万春 洛杉矶)

编辑:缅华网 文章类型:缅华文苑 发布于2012-04-26 23:45:21 共1707人阅读
文章导读 忆泼水节(谷万春 洛杉矶)

 

忆泼水节

洛杉矶 谷万春 2012.4.24

    看了《狂欢的泼水节》(一,二,三,四)的几组照片,又激动,又新鲜。我这一生里,还从未见过如此狂热,如此欢乐的劲爆热烈场面。这么多的人,这么多的车,这么多的水,有一个泼水站,那么多的喷水管,五颜六色,我数了一数,竟不下于五十支哪!你泼我,我泼你,雨花佈满天空,幸福的雨珠飞洒,多麽美丽壮观!

    虽说,我是在缅甸胶脉出生长大的,这种盛景我还从未遇到过呢。我们那地方,地方小,人口少,车辆更少,五,六十年前的乡土地方,那有现在那么发达。平时的大街,走的是牛车,汽车偶而有一两辆噗噗缓缓经过。泼水节到来了,街上有人泼水,大都用水瓢,用小桶,用牛奶罐,往行人身上淋,哪像现在这么疯狂,这么野。街上有几辆车,载着欢乐的男女到处巡遊。小孩子高兴地尾随着汽车奔跑,吆喝,欢笑。六十年代回到祖籍国,再也没有机缘和出生地的风土人情接触了。每逢泼水节,侨生们互相邀约在公园聚会,谈谈心,叙叙旧而已。中年以后,移民美国,南加州一带缅甸人,缅甸华人华侨很多。每年泼水节,缅人社团和缅华社团联合在公园集会庆祝,一些缅甸食品摊位售卖鱼汤米线,椰汁麵条,炸葫芦瓜条,紫糯米饭,碗豆粉,香蕉粽,还有甜品,冰水,奶茶等。社团组织年青人唱缅甸歌,跳缅甸舞,用器皿盛水向熟人淋泼而已。追寻在佛国时的快乐,舒解一下长久积郁的乡愁。

    雅泉和龚煌欧先生的摄影杰作,让我大开眼界,感动之余,也勾起一点童时过泼水节往事。有一天,妈妈叫我到街上去买一点小菜和酱油。这是泼水节第一天,我怕出门被淋一身湿。妈说:“怕什么呢,你是小孩子。”妈妈是缠小脚妇女,如果被淋湿滑倒怎么办?我只好挎着篮子出门。走着走着,忽然背脊一阵凉,吓我一跳,回头一看,一个小伙子哗地一大桶水往我脖颈淋下,一个冷战,情不自禁叫了起来,眼泪都快急出来了。小伙子微笑着说:“节日的泼水,请别生气,小小姐。”这是第一次被人泼了水。缅甸人认为,这是幸福吉祥的象征。洗去污秽,迎接新年。

    过泼水节,我们很少出门,不想当落汤鸡。不过,不出门,人家会找上门来祝福。第二天,我们坐在家里,两个穿缅装年青人各提一小花桶,他们跟我说,小小姐,我们给你洒点水吧,我走到门外,他们把水洒在我漂亮的衣服上。

    后来,习惯了,自己融入进去了。也敢出门看热闹了。我们地方车不多,有两辆花车,一辆车上有穿着漂亮的缅甸少女,头上戴着雪白的茉莉花环,载歌载舞,车下的人用瓢,用面盆,用力向车上泼,而另一辆车上的男女,用力向车下的人泼,水花四溅,热情飞扬,个个都是落汤鸡。我背着小妹妹,拉着大妹妹,跟着人群一起走,开开心心看热闹,也忘了自己也是全身湿透了。

    五十多年过去了。好想再体验一下那种浪漫,热烈又刺激,幸福又吉祥的泼水节呵!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