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罂粟(伍全禮洛杉矶)

编辑:缅华网 文章类型:缅华文苑 发布于2012-04-29 18:36:38 共1986人阅读
文章导读 浅谈罂粟(伍全禮洛杉矶)

 

浅谈罂粟

伍全禮(洛杉矶)

    春季到来之前,有一天发现邮箱内有一封水务局寄来的信,信内装有一小包内有几十粒叫Poppy的春天下种的种子。也不知是什么花,顺手撒在前院地上,早晚浇水。

    一星期后发芽慢慢成株,几星期后,已长至二尺多高。顶尖大小不一的花苞露出红黄蓝白紫的各色花朵,以几片薄如纸的花瓣组成。娇艳亮丽的群立於前院。过往行人也慢下脚步望一眼。这么漂亮的花朵一时想不起曾在何处见过。

    可惜红颜薄命,三两日花已开始谢了。用了多日的工夫照料,却只有这么短的观赏期,心里有点不爽。就任其自灭,水也不浇了。

    不知多少日后,见花株顶端结有如拇指般大小的果实。咦!那不就是产鸦片,又叫大烟的罂粟果吗?果内的种子可做椰奶糕和其他糕饼。水务局寄来的种子产的果实小,果内无子。可能是怕人泛种做不当的用途,所以经过改良的品种,只用来观赏的一次性种子,第二年就没得种了。

    罂粟有好听的名字,娇丽的花朵。成熟的果子流出的汁液能製成鸦片,吗啡等各种镇静剂,止痛药,使人和动物减轻病痛。这本是一件好事,但负面是人们把它製成各种兴奋物质;所谓国际社会喊打的毒品。沾惹上了就踏上不归路,祸害无穷,不知多少人为它倒下,也增加了社会的负担。

    罂粟大约在140年前由英国人引入英属殖民地的国家,英商得到高利润,以强大的国力做后盾,用强势的手法,开放允许各殖民国合法种植和买卖鸦片烟。

    殖民时期,缅甸各市镇,只要交税就可以拿到执照开鸦片烟馆。瘾君子们走进烟馆内,在柜抬前交钱买逍遥膏,躺在放有用食油点燃灯具的床上各自烧烟,以特别的管子吸入由鸦片烟膏烧出来的浓烟,享受人生。有条件的人,在自家另设小房间,床中间放烟具,有同好或朋友来访,就分躺床的两边,边谈边吸。抽鸦片的人,神游天外,天塌下来也不管,吸了这口再说……

    二次世界大战后,英国国力下降,在国际的压力下,各殖民地纷纷取得独立。1948年1月4日缅甸独立。政府随即展开禁止商业化种植罂粟,公开买卖和吸食鸦片烟,毒品等的行动。但山高黄帝远,执法不到的区域还是照种不误。

    缅北一带,泰缅寮三角地带都有大量种植罂粟,生产无数鸦片,吗啡等毒品。种植罂粟的区域,自然条件恶劣,交通不便,山坡土地贫瘠,无水利灌溉,也无施肥的能力。养份差的地长不出好株苗,收成就减少,每年就需要换新地来种。

    夏末,山坡地上的杂草小树乾燥易着火,烟农把所需要种的地,放火把地上的野草烧尽,馀下的炭灰变作肥料。雨季尾期,雨水少,间中几日无雨时,烟农就把烧过的地用耙子把土地表层扒鬆,撒下种子。种子发芽后,等株苗有半尺高时就要整理,把太密太弱的株苗拔除。幼苗是无毒的,可以食用。罂粟花盛开时,远望一大片花海,微风吹来,彩色的花朵随风摇摆,一波波花浪之美,难以形容。微风也同时助成花粉传播,传宗接代。

    中秋过后,气候乾爽无风无雨,果子成熟还带点青绿,就开始收获了。烟农们早餐后全家大小下地,在烈日下,用小工具轻巧快速地在每一个果子的几个方面,由上至下或下至上縱線,浅浅的在表皮划上几道口子,轻微的尽量不要划破内皮。每条劃痕上会有少量的浆液流出集在果腰处,形成大约有半颗绿豆大的小珠滴。午饭后,果子上的小珠滴十有六七乾了,小心取下每粒小珠滴,用手掌把珠滴由少而多集中起来搓成球形,如太乾就用唾液帮助湿度。然后摘些叶子包好带回家。这样一小滴一小滴的采,可想而知要采集多少万粒小珠滴,才会有一斤重的鸦片。艰苦的烟农每家都需要种很多地,付出很大的劳力,也得不到好的生活。有些烟农自己也吸食鸦片,每年都留下一些自用。

    遇到产量少,或收成时遇到起大风下大雨时,罂粟果的浆液随风雨而去,一年的收成泡了汤,生活费没了。就需向年年来收买鸦片的买家们借钱度日。有些烟农负债多年还还不清,债留后代的也有。城里人以为种烟人个个腰缠万贯,其实外地人买卖鸦片转手的高利润与他们无关。一代代的烟农感到很无奈,贫瘠的土地既不能改种别类农作物,又不敢到别的地方谋新的生活。只期望国际社会和政府方面能伸出援手,帮助他们走出那样另类的环境,改种经济作物以得到较好的生活。

    以上所叙是40多年前一位家住边界的同学所谈起的陈年旧事,现今环境可能已经有所改变了……

注:照片是作者2008年9月在阿拉斯加一个小村中拍到的罂粟花与果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