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蛹(伍全礼 洛杉矶)

编辑:缅华网 文章类型:缅华文苑 发布于2012-07-03 19:07:19 共2144人阅读
文章导读 蜂蛹(伍全礼 洛杉矶)

 

蜂蛹

伍全礼 (洛杉矶)

    离开社会主义的第二故乡缅甸,横越太平洋至美国重谋新生计。和另一半苦干了十多个秋冬,入了藉,生活也渐入佳境。老家亲友来信,很希望我们回乡聚一聚,以纾解多年的思念。于是办签证,请假,订机票。于一九九四年春,首次回原居地腊戍探亲访友。

    首餐在仰光嫂嫂家,吃到喜爰的海鲜干烧三丽鱼(额达劳),大头虾,膏蟹。晚上在回腊戌途中的休息站,吃了煎奶皮鸡蛋饼“结乌巴拉达”,不知那里出问题,肚子闹革命,此后一路上只吃饼干喝净水,不敢再吃路边的东西了。

    回到腊戌十多日,各亲友来拜访,谈天说地,约定哪一天到哪家做客。做客时亲友们招待的各种丰富佳肴中,吃到乳伞,棕包肉丝炒辣腌菜,棕包酸汤等,重尝了怀念多年的地道美食。每天早晨多半去菜市埸吃点心;各式米线,摆夷蕃茄酱巴巴丝,考线,以及各样以黑白糯米制成的糕点,印度烤南薄饼配豆泥或玛来奶皮,牛奶红荼,加哩羊脚汤等热食。不过如凉拌碗豆腐,黄饭,半熟牛肉饭,荞粉,麦芽甜茶等冷食,己不敢再难为肚子,只好放弃这些美味了。

    某日在一间小店中看到有一大片蜂房,问店主有蜂蛹卖否,好想吃到炸蜂蛹。店主说,现今己很难买到蜂蛹,这个蜂房只做装饰罢了。几日后,亲友在一家饭店请吃,主客到齐。正闲谈间,服务员说先来盘下酒菜,端出来后一看,是一盘鲜炸的金黄色蜂蛹。送了几粒入口中细嚼,那鲜香的滋味没法形容,终于解除了多年的嘴馋。原来是亲友听说我想吃这道菜,特地请店主从外地买来给个惊喜。

    吃蜂蛹是同学教会的,据说蜂蛹富含蛋白质,营养价值高。蜜蜂种类很多,家养或野生,蜂蛹有大有小。我们吃的这种是野生的,比较大,不知叫什么种类的蜂,成蜂身长约两寸左右,粗如小孩的指头大,由棕色黄色组成。蜂蛹乳白色比成蜂畧小,买来后先把活蛹从蜂房中取出,放入煑滚的热水内烫熟,把水滤干摊凉,然后弄破蛹的尾端,用两个手指在蛹的上半身轻轻一压,把黑色内脏挤出,清理后放入烧热的油锅中,炸至金黄色,就完成了一道美味珍品。

    据采蜂蛹入说,这是一件不易做而且危险性高的工作。蜂刺毒性很大,如被许多蜂同时螫中,人畜中毒后会有死亡的可能。所以无事最好不要接近蜂窝,惊动了牠们会受到群蜂的攻击,麻烦就大了。这类蜂居在高原凉爽地带,蜂巢筑在人畜或其他动物少到的区域,在山洞中或丛林地洞中。如找到多年的老蜂巢,蜂房大而多,收获就多,反之新蜂巢蜂房少收获就少。有经验的采蜂蛹人,平时注意观察蜂羣的活动,追踪蜂羣居住的地方,在出入的洞口做下记号。等到产蜂蛹的季节,就准备简单的防身装备,和一些土方消毒剂出发去采蜂蛹。选在无月光的黑夜,在蜂窝不远的地上放一堆干木材,点燃升起大火,就开始挖取蜂房。这时触动了蜂窝,惊动了蜂羣,牠们以为火堆是敌人,无数的蜂只前赴后继扑向大火,就无暇向人攻击。采蜂蛹人趁此几会快手快脚取走蛹房,完成了采蜂蛹的目的。也不管那火堆还在燃烧,就速速离去了。

    采一次蜂蛹导致蜜蜂大量死亡,蜂羣逐年减少,越少越珍贵。也难怪现在在市面上已很难买到蜂蛹了。人们为了自己的口福之欲,采蜂者为了生计,没有环保意识和观念,用土法采蜂蛹,成群成群的蜜蜂被烧死,蜂房被取走……,这样下去也许已造成生态环境的破坏而不自知了。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