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隆重推荐】一位缅甸华人确诊感染新冠肺炎病毒后的日记

编辑:缅华网 文章类型:缅华文苑 发布于2020-12-18 13:03:48 共703人阅读
文章导读 【隆重推荐】一位缅甸华人确诊感染新冠肺炎病毒后的日记

(编按:如果不幸被确诊感染了新冠肺炎病毒,特别是有基础病老年人,如何战胜疾病?作者希望通过日记的形式,与大家分享与新冠肺炎抗争的经验。)

 

作者:重生,70岁,男

基础病:慢性阻塞性肺疾病(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COPD);慢性肾衰第三期。

 

宅家两个多月,其中外出购物5次,每回到家都会将物品认真消毒,甚至鞋子也会喷上消毒液,一直小心翼翼,不敢马虎。

 

2020.11.16

戴口罩外出到家具店买了两个L型铁架,回家后将铁架消毒,换了衣服,在墙上装了个架子,以便放置物品。劳作时大汗淋漓,休息一会儿冲凉,并清理了水池。总算满足了原本无聊的一天。

 

2020.11.17

出现发烧,轻微咳嗽现象,自认为是一般感冒,但觉得大意不得,服用连花清瘟胶囊,按说明书一日三次,每次四粒。血氧保持在98。

 

2020.11.18

继续服用连花清瘟胶囊,体温保持在华氏99-100度左右,血氧96-98左右。

 

2020.11.19

发烧第三天,忽然嗅觉和味觉全无,体温升到华氏103-104,继续服用连花清瘟胶囊,但感到头疼,血压升高等症状,本人年轻时对中医药非常兴趣,对中医药有些了解,知道这是连花清瘟胶囊里的炙麻黄的副作用,(编按:炙麻黄具有发汗解表,宣肺平喘,利水退肿等作用,但麻黄有收缩血管升高血压的副作用。)因此,将连花清瘟胶囊减半,主要用清肺排毒汤治疗。

 

2020.11.20

清肺排毒汤为主,连花清瘟胶囊减半,自我感觉好一些,但头疼并没有减轻,后来认真重新对照了药方,因为连花清瘟胶囊的麻黄和清肺排毒汤里的麻黄加在一起,反而麻黄的量更大了,副作用更强,甚至闭上眼睛就会产生幻觉。而且,因为大黄的作用,开始拉肚子(编按:新冠肺炎也会拉肚子)。马上停止服用连花清瘟胶囊,继续以清肺排毒汤治疗。

 

2020.11.21

继续服用清肺排毒汤,自觉得呼吸状态还可以,血氧保持至少95-96左右。但高烧服用西药,儿媳妇和女儿都是医生,她们给我西药的扑热息痛片,但高温持续不降,后来用Paracetamol 500mg Suppository 扑热息痛栓剂,有所改善。

 

2020.11.22

同上,继续服用清肺排毒汤和西医治疗。

 

2020.11.23

继续服用清肺排毒汤和西医治疗,但感觉病情处在一个瓶颈阶段,自我感觉呼吸并没有恶化,但体温一直在华氏100度至103度不定,似乎处以一场“拉锯战”之中。

 

2020.11.24

继续服用清肺排毒汤,家里的医生们给我打了一针退热药diclofenac双氯芬酸针剂,体温较快下降,但大汗淋漓如涌泉,几分钟衣服全湿,特别难受。

仰光大医院门诊部

2020.11.25

继续服用清肺排毒汤。家里的医生们决定,为了家人的健康和对街区负责任,应该到仰光大医院报到。而且医院是一个系统完善的检测和医疗机构。晚上在儿子和儿媳的陪同下到仰光大医院门诊部报到。

到了医院排队做了新冠肺炎病毒快速检测,照胸肺部X光。

快速检测结果呈阴性,但肺部X光显示有雾状,因此,把我安置到二人病房后,准备第二天再重新做常规核酸检测(咽试和鼻试两种)。

据悉,凡是服用中药后,在恢复时期,用快速检测一般都会呈阴性。只有用常规核酸检测才能检测出正确结果(缅甸需要48小时才出结果)。

在病房里,医生开始让我吸氧。如果没有吸氧,血氧在90左右,甚至更低。因为体温较高,睡觉会说胡话。用Paracetamol500mg扑热息痛栓剂。

 

2020.11.26

继续服用清肺排毒汤。体温在解热药物作用下时而下降时而升高。

医生给我打了一针(Dexamethasone)地塞米松,(编按:地塞米松(Dexamethasone,简称DXMS)于1957年首次合成,并列名于世界卫生组织基本药物标准清单之中,为基础公卫体系必备药物之一。

2020年6月16日,世卫组织表示,英国初步临床试验结果显示,地塞米松可挽救新冠肺炎重症患者生命,对于使用呼吸机的患者,可将其死亡率降低约三分之一,对于仅吸氧的患者,可将其死亡率降低约五分之一。

2020年10月,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对涉及新冠肺炎药物的最新研究结果显示,瑞德西韦等在防止新冠肺炎患者死亡或缩短住院时间上几乎没有效果,地塞米松仍是新冠肺炎重症患者唯一有效药物。)

据悉,在病毒感染过程中,会诱发出人体一定的炎症反应,一般来说炎症反应对病人是有一定的帮助的,但是过强的炎症反应又会损伤到其他器官,如损伤肾脏、肝脏、心脏、凝血、胃肠道等。所以必须采取有效的措施来制止过强的炎症反应,可用一些药物,如激素来抑制炎症反应等。

(Dexamethasone)地塞米松是缅甸仰光医院治疗重度和中度新冠肺炎的主要药物之一,它能抑制过度炎症,本人打了地塞米松之后,体温逐渐平稳降下来了,感觉已经突破“瓶颈”状态(即在恢复状态,但又某种原因受到阻扰)。

但是,打了地塞米松针剂后血糖增高,原本我血糖在正常范围,一下升到265mg/dL,每餐前都要打降糖针。

今天开始可以闻到一点味道。

 

2020.11.27

继续服用清肺排毒汤。上午进行常规核酸检测(鼻咽两种),继续打地塞米松、抗凝血剂Enoxaparin Sodium mg/o.4 ml依诺肝素钠注射液(预防静脉内血栓形成)、抗生素Cefoperazone and sulbactam 2 G头孢哌酮舒巴坦2G 针剂。

孝顺的儿媳妇将儿子买来的坐便器按上,让我不用卸下吸氧管,在病床旁如厕。因为医院的吸氧设备是固定的,上厕所需取下,会大口喘气,比较辛苦。

由于嗅觉部分恢复,以及体温下降至华氏98度左右。开始有点胃口。失去嗅觉时吃东西就是嚼纸张的感觉。为了补充营养还是勉强吃一些鸡蛋布丁,鸡汤等。并适当做一点呼吸训练。

儿媳妇一直提醒我,放下所有工作,让脑子休息,大概她从我睡梦中说胡话时感觉到我有放不下的工作。确实晚上睡得很少,不踏实,闭上眼睛做梦都是工作的事。

 

2020.11.28

继续服用中药。核酸检测结果出来了,呈阳性,确诊感染新冠肺炎。

继续西医的医疗程序,地塞米松,依诺肝素钠注射液,头孢哌酮舒巴坦2G 针剂,口服阿司匹林,胃药等。

不时做呼吸练习。继续吸氧。

南奥加拉巴人民医院

2020.11.29

上午10点左右,医院用小救护车将我们转到仰光南奥加拉巴人民医院。一个房间6个病人,与服侍病人的家属共12人。

继续“中西医”治疗。

三餐后医生会通过对讲系统询问病人的血压、血氧、血糖、体温情况,实时调整药物。

每天做呼吸训练15分钟,2-3次,必须戴氧气训练,保证血氧不少于94左右。再次照X光。自我感觉在康复当中。

据悉,南奥加拉巴人民医院属于比较卫生的单位,但与本人想象中的卫生条件有很大的差距。

 

2020.11.30

继续以上疗程。儿媳妇为了照顾我,可能也感染了!因为她失去嗅觉和味觉。

今天我不吸氧,血氧可以保持在95左右。生活基本可以自理。

作为医生的儿媳妇开始指导我如何测量血糖和打降糖针,主要根据血糖高低,掌握好注射量。

儿媳妇自从陪我上医院照顾我时,每天都有服用连花清瘟胶囊两次两粒。

我的X光结果判断为中度肺炎。

 

2020.12.1

继续以上疗程。儿媳妇因有咳嗽和咽喉痛现象,除连花清瘟胶囊以外加服六神丸一日两瓶。

 

2020.12.2

儿媳妇接受常规核酸检测(鼻试)48小时出结果。

 

2020.12.3

儿媳妇核酸检测结果呈阳性,确诊感染新冠肺炎。她为了照顾我不幸感染。

我让她停服连花清瘟胶囊,改服清肺排毒汤。

我已经不用吸氧,血氧能保持在98左右。每天早晚做五禽戏,以及医院规定的呼吸训练,基本不会气喘或感到累。

清肺排毒汤已经服用了五个疗程(三副一个疗程),不再服用清肺排毒汤了!体温一直保持在华氏97.5度左右。西医的治疗程序一直没有中断。

 

2020.12.4

午餐后,我和儿媳妇从二楼6人房搬到楼下VIP病房,一个房间有两个床位。因为儿媳妇是医生,可以有此待遇。

我的西医疗程继续。增加祛痰药物Acetylcysteine乙酰半胱氨酸胶囊。

儿媳妇院方只给抗生素、退烧药、止咳祛痰药。

 

2020.12.6

我的X光照片结果,中度肺炎,并已经在恢复状态。验血结果显示血小板减少,停止抗凝血剂依诺肝素钠注射液和地塞米松磷酸钠注射液。医生询问我,刷牙时有无流血现象,有无尿血或便血等现象,我说没有。

我服用中药三七粉(编按:三七粉具有活血化瘀、疏通血管、止血、补血、调节血压等功效)。

儿媳妇的肺部X光结果显示轻度肺炎,嗅觉基本恢复。继续副用清肺排毒汤和藿香正气胶囊(加强排湿作用和调理肠胃功能)。

 

2020.12.10

下午我康复出院。血氧一直保持在98左右,血糖逐渐下降至正常高值,血压心率正常。

瘦了10英镑左右。

在家用中药生脉饮调理(三副一个疗程),续后用参苓白术颗粒调理。

 

2020.12.14

儿媳妇也康复出院。

 

总结:凡是确诊感染新冠肺炎者,年轻人、中年人服用连花清瘟胶囊效果显著,基本感觉不到副作用。不少吸氧的病人,服用了连花清瘟胶囊后感觉呼吸通畅。曼德勒有好几位感染新冠肺炎的年轻华人,服用了连花清瘟胶囊后第三天,状况非常良好,自我感觉似乎已完全康复,基本按常量直到康复。

建议有基础病的老年人最好服用清肺排毒汤,效果更佳,副作用小。如果没有条件熬药的老年病人,最好坚持服用连花清瘟胶囊三天,按原来的量,即一日三次,每次四粒。第四天减为一天两次,每次两粒。如果有头疼,拉肚子症状,再减为一日三次,每次一粒,直至康复为止。这样能降低转为重症的风险。

据我所认识的朋友当中,凡是没有服用中药且有基础病的老人大都与世长辞,其中有我的学长、街道邻居和朋友,非常可惜。

这里的卫生部禁止使用传统药物治疗,把连花清瘟胶囊也列为非法药品,我感到非常无奈与悲哀。

美国CDC在今年5月份做了实验,把新冠肺炎病人分为两组,每组142个人,第一组西药加连花清瘟胶囊;第二组纯粹西医治疗,发现用连花清瘟胶囊的第一组康复更快,且没有人转为重症。因此,美国FDA食品药物管理局批准使用连花清瘟胶囊作为辅助治疗。但没将其批准为治疗新冠肺炎的药物,因为,有待做更多的实验。

中医跟许许多多美好事物一样,只有懂得的人,才能明白;如果不懂,就不要强求。

因此,本人希望通过个人的生死经历,呼吁在缅甸的华人,学好中华文化,懂一点中华医药。老祖宗给我们的宝贝遗产,能够造福人类,在抗疫斗争中,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

在缅甸没有中医,因此,在缅甸谈不上有系统的中医治疗。缅甸虽然有缅医大学,但现任政府并不重视。

缅甸现有的医院是一个非常完整的医疗系统,西医在治疗新冠肺炎的作用也非常重要,如果西医能和传统医学结合,将能在治疗新冠肺炎的工作中发挥更好的作用。

 

附:中国国家卫健委建议药方

清肺排毒汤

 

麻黄9g、炙甘草6g、杏仁9g、生石膏15~30g(先煎)、桂枝9g、泽泻9g、猪苓9g、白术9g、茯苓15g、柴胡16g、黄芩6g、姜半夏9g、生姜9g、紫菀9g、冬花9g、射干9g、细辛6g、山药12g、枳实6g、陈皮6g、藿香9g。

 

注意事项:

务必使用传统中药饮片,水煎服,一天一服,早晚两次(饭后40分钟),温服。

如有条件,每服药服用后服大米汤半碗,舌干津液亏虚者可多服至一碗。

3服一个疗程。(注意:如果患者不发烧则生石膏的用量要小,发烧或壮热加大生石膏的用量。)

 

相关文章链接:

美国卫生署:中药可以帮助新冠肺炎患者更快康复(中英全文)

http://www.mhwmm.com/Ch/NewsView.asp?ID=50070

https://mp.weixin.qq.com/s/fTooxF4fJ-pN8wJuIhOmrQ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