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音伴我渡童年(朱徐佳 美国洛杉矶)

编辑:缅华网 文章类型:缅华文苑 发布于2012-03-28 20:36:06 共2029人阅读
文章导读 梵音伴我渡童年(朱徐佳 美国洛杉矶)

 

梵音伴我渡童年

朱徐佳 美国洛杉矶

每天清晨﹐当祥和的梵音阵阵传入耳中﹐我就知道该起床了。睁开眼睛﹐隐约听到楼下厨房轻微的碗碟碰击声﹐妈妈已经在忙碌的为我们准备早餐﹐一面喊我们起床。盥洗后换上校服﹐吃罢妈妈做的热腾腾的早餐﹐我们兄弟姐妹就背起书包上学去了。我们的一天﹐就这样开始了。

我家附近有一座缅甸寺庙﹐僧侣们每天固定在清晨和傍晚各念一次经。整齐低沉的声音,轻轻缓缓的传来,隐隐约约的似乎是来自很远的地方。我们从小就听惯了这早晚的颂经之声,配合着我们的作息。早上听到和尚念经就起床,傍晚听到和尚念经就休息,好像世上本就应该如此。年长后到外地读书寄宿学校,早晚听不到和尚念经的声音,反而觉得好像少了点甚么。

我们上学时,从家门口向左走经过两家人﹐大约两三分钟左右﹐就会看到这座寺庙。通常在这个时侯僧侣们已做完早课﹐他们打着赤脚﹑穿着暗橙红色袈裟手捧银钵正准备出门化缘。寺庙内附设小学的学生们也陆陆续续到校﹐开始了他们的一天。我们经过寺庙时﹐总会转头望望里面的大广场﹐和小学生﹑小和尚们笑笑打个招呼﹐有时也和他们说几句话。然后继续往前走﹐在街尾处经过一个英文书院向右转﹐再走二十多分钟﹐就到了我们读中文的小学。

我生长在缅甸北部掸邦的腊戌市﹐从腊戌沿滇缅公路北上大约一百多英里﹐就到了连接中国边境的一个小镇棒赛 (旧称九谷)﹐过了边境小河 ﹐就到了中国云南省的畹町。由于地理位置的关系﹐腊戌的居民除了本土的缅甸人﹑掸族人以及各少数民族外﹐还有不少的中国人﹐其中以云南人较多。所以在语言方面﹐我们除了在家说家乡话外﹐在其他场合﹐常常是普通话﹑缅甸话﹑云南话﹑掸族话……等各种语言混着讲。我们也认识许多缅甸﹑掸族等各族裔的小朋友,大家一起玩耍,在生活习惯上也都互相融合。

缅甸人多信奉佛教 ﹐民风淳朴﹐睦邻和谐﹐佛塔寺庙到处林立。我家附近的这所寺庙内的僧侣每日早晚念经拜佛﹐白天则出门化缘。寺庙内附设的小学﹐每星期一至星期五﹐为贫苦家庭的孩子们提供免费的教育﹐教授缅文﹑数学﹑历史﹑地理等基本知识。有些家庭希望孩子们学佛﹐校内也设有佛学课程。甚至有些家庭希望孩子皈依我佛﹐寺庙方面也接受。所以有时看到一些小和尚跟着大和尚沿街化缘﹐是很平常的事。

我们从小和寺庙比邻而居﹐每天听到祥和的梵音﹐耳濡目染﹐在不知不觉中也受到了熏陶 ﹐心境平和。寺庙内的部份僧侣也都是熟口熟面﹐每当他们沿街化缘﹐小小的我们也随着父母﹐脱鞋低头垂目﹐双手合十﹐虔诚布施。我们兄弟姐妹就在这祥和梵音的陪伴中渡过了我们的童年。

几十年过去﹐我早已告别了童年﹐也移居到西方国家。但是﹐童年邻居寺庙的轮廓却依然常出现在梦中﹐祥和的梵音至今仍继续伴随着我﹐陪我走过漫漫人生。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