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间 | 瑞丽赌石直播:一刀穷,一刀富,一刀走上土豪路

编辑:凤凰网 文章类型:生活 发布于2021-05-04 11:38:49 共1373人阅读
文章导读 来源:凤凰网以下文章来源于在人间living ,作者Stamlee并非节假日,瑞丽城夜空的某个角落也会突然被五彩的烟火照亮。……

来源:凤凰网

以下文章来源于在人间living ,作者Stamlee

并非节假日,瑞丽城夜空的某个角落也会突然被五彩的烟火照亮。外来的游客还以为是哪家人在办喜事,只有瑞丽人知道,那是赌石直播的主播在为买下他石头的货主庆祝:“一刀开出,价值暴涨!”当然,这也是主播和他的老板们在为自己庆祝:提成或是差价,足够买辆豪车了!

在瑞丽赌石像是做梦。有人实现了梦想,一个月就买房买车;有人梦醒了,黯然离去……

如果你第一次来到瑞丽的姐告玉城直播基地,远远一看,会以为来错了地方。因为到处摆着电脑、灯光,摊位上全是手机,头顶电线、插板纵横交错……

这是电子市场吗?不!这是卖宝石的市场。

瑞丽,位于云南省西部,隶属于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其东连芒市,北接陇川,西北、西南、东南三面与缅甸山水相连,村寨相望,毗邻缅甸国家级口岸城市木姐。那是中国西南最大的内陆口岸,更重要是,这里有珠宝集散中心。

今天,在瑞丽的“友谊旅社”和“瑞丽宾馆”依旧保留着最原始的交易方式。虽然称为“旅社”和“宾馆”,但实际上,它已经不是传统意义上为旅客提供住宿的地方,而且是承担着交易和买卖的“市场”功能。

友谊旅社和瑞丽宾馆还保留着它90年代建造之初的模样,看着虽然已经陈旧不堪,但做玉石生意的商人们,都保留着一份对它的敬畏之心。这几十年来,有无数带着几百块钱进去,揣了上百万出来;又或者是身家上亿的人进去,变成穷光蛋出来的故事,在这儿发生。

当地人说,这样一间看着破旧的旅社或者宾馆包房,转让费就要5万以上。

缅甸玉石商人长期包房,买家上门看货,然后用强光手电“扫描”、“赌石”、谈价、交易。这里有投资价值的玉石相对直播市场多,商家们多秘密售卖,不轻易拿出给人看。

为了更清楚地能用手电看清玉石的内部结构,宾馆内所有房间和走廊都拉上了隔光的窗帘,也不开灯,或是只开很弱的一盏小灯。

这样的氛围更为赌石增添了一份神秘的色彩。

玉石的原石上都写着编号。相对应的底价,卖家都一一记在他的小本子上。

友谊旅社大门附近堆放原石的仓库,当地人告诉我,受疫情影响,货不如以往多。

瑞丽的赌石原料,大多来自缅甸的帕敢地区,因为两地之间的资源、人工、市场等原因,存在着巨额利润的差价,所以,这个不足30万人口的边境小城,将近有一半人从事着与玉石相关的工作。

因为缅甸的加工水平有限,所以,当地的玉石商人大多直接卖原石。这就形成后来的买家的“赌石”潮流。普通的原石价格并不高,几十元到几百元不等。小商贩买石头就像买菜一样。

德龙早市和夜市是当地最大的原石、毛料市场,集中了几百到几万块不等的入门级毛料。白天,这些商铺略显寂寥,一到晚上,却摇身一变,地上铺满了翡翠、玛瑙、琥珀等珠宝玉石,成为赌石者冒险的乐园。

夜市入口的标语写着“一刀穷,一刀富,一刀走上土豪路”,紧绷着无数人的肾上腺激素,那些大大小小的石头承载着他们一夜暴富的美梦。

“公盘”(专业术语,中外玉石界认同的原石毛料交易行为),卖家将挖掘出来的玉石原料集中公开展示,买家在自己估价判断的基础上出价竞投。

在瑞丽,公盘是一种更为高端的传统交易方式,一年只开几场,每场持续一周左右的时间。无论卖家或是买家,都必须持有宝石协会的证件或是担保才能进入。

公盘中,场下摆放的是卖家提供的写有编号的原石,大多已经切开,有的开了“小窗”。有设底价的,也有没设底价的。

当地人告诉我,从缅甸最源头的矿山起始,原石供给渠道就分化了。大矿主公司供应原石上公盘,他们是最大的一类赌石玩家。当地居民则在炸山之后捡石头,其后是漫长的赌石路。

台上放着一排对应编号、贴着封条的铁箱,买家把价格写在专用的纸上,投入箱子,最后价高者得。

公盘中,原石的成交价,对外是保密的,但从官方提供成交总额数据来看,都在十几个亿,甚至几十个亿。

从早期直至今日,这样传统的玉石交易中,资本仍是进入这个行业的门槛。

2017年,网络直播卖货改变了瑞丽玉石行业的产业链条。

位于姐告口岸附近的玉城直播基地,现在拥有近千个直播团队,3500多名主播。中缅两国的货主摩肩接踵,平日每天5万余人出入,月交易额可以达到6亿元之多。

李文,算是在玉石直播中挖到了第一桶金的人之一。他是瑞丽的老玉石商人。早年,因为缅甸的政局不稳,他要带着保镖去缅甸进货。在直播卖货的浪潮中,他雇了几个主播来帮自己运营,现在他随手一翻手机后台的数据,年营业额已经破亿。

在玉城直播基地,买货方式与逛商场买东西正好相反。传统的逛商场,卖家摆摊,买家一边走,一边看。直播玉石中,主播摆摊,架着手机坐在固定的位置。卖家,其中大多数是缅甸商人,拉着存货的密码箱,一家家走过去,由主播在镜头前向他的粉丝们展示、推销、砍价、代购自己的原石或者成品。

这其中的砍价,他们戏称“砍老缅”,颇具戏剧和表演的色彩,加上,现场近千的主播摆摊直播的场景,那画面就更魔幻了。

主播阿四正对着手机中的观众喊话:

“亮不亮?透不透?”

“这冰种如何?”

“老铁们,喜欢的,扣个6”

“啥价?”看到一串6显示在屏幕上,主播开始兴奋了,站起来,一脚踩到桌子上,开始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更像“审视”一般问黑着脸的缅甸货主。

“3300……3000吧”,缅甸货主以一种弱势的神态伸出三个手指头,在主播的镜头里晃了一下。

“啥?你疯了吧!300!就这样!老铁们,下手啦……”主播睁大眼,咧开嘴,夸张的表情后,屏幕上留下了一串正在看直播的人们哄笑表情。

还没等货主再次反应,马上有人在直播的屏幕上拍了这件商品。

这样的情节,在直播中,像电视剧一样循环播放。缅甸货主则随着货物一件一件出,脸也越来越黑,越拉越长,甚至会伸出手做出要抢回货物的状态;有时还有哭着离开镜头……

此时,直播那头的粉丝们欢腾了。每一个拍到商品的人,都会觉得自己绝对是捡了个大便宜。

直播结束,关掉手机。主播笑了,那个缅甸货主默默地点上一根烟,一抬头,也笑了。货主收货款,主播拿代购费。

业内人士告诉我们:普通玉石本来就不是天价,几百块的货是正常价格。在瑞丽,本来就相对于一二线城市要便宜很多。

主播们和货主的砍价过程,有些是真的;还有更多的则更像是在唱双簧,目的就是要让粉丝们觉得“再不出手,就错过了!”

拉着带货密码箱的货主,源源不断进场。

从2017年初,大量来自河南、江西、安徽、四川等地的农民、年轻人涌入瑞丽,开始从事玉石珠宝的直播销售,甚至很多缅甸人也开始学起了直播。据相关数据显示,目前,瑞丽珠宝翡翠从业者达10多万人,其中从事网络直播的达3万余人,月销售额达11亿元。直播等新兴互联网工具的发展,打破了地域限制,在边疆地区,形成了新的就业机遇。

但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淘到金,这对刚刚开始进入市场开始直播的年轻人,就门庭冷落。

杨洋是哈尔滨人,做主播已有3年,每晚的成交价在几万到几十万不等。他早年跟着师傅学玉雕,很快也投入到了直播行业,因为公司信誉度高,评价好,货源和客源稳定,被允许在自己家里直播。

早期直播开始时,平台多,鱼龙混杂,出现了很多假货纠纷。后来,有的平台逐渐建立了信用体系,为了更好的管理,没有达到信誉度的小商家须在市场里做登记直播经营。由市场管理人员鉴别真假,处理纠纷,一旦出现售卖假货的现场,会从重处罚。

杨洋正在给刚买下原石的一位客户做加工直播。互联网使普通网友也有机会线上赌石,但更多的赌石买家仍倾向于现场购买,除了能够看得更仔细,还图个氛围。

杨洋的保险里已经没有什么存货了,每天直播的东西都能卖掉。

闲聊中,我说,上一个采访对象已经在瑞丽买了房,安了家,他家的院子有1.5亩地。杨洋淡淡说了句:也可以去我家看看,我家有2.5亩……

拍摄后记:

2020月9月,瑞丽输入性疫情发生后,瑞丽封城,赌石市场关了一段时间。我去的时候疫情过去,赌石正火热。在离开瑞丽之前,我也忍不住赌了两块原石。我不懂,不敢下赌本,不能以暴涨几十倍的心态去玩。捡漏也肯定轮不上我啊!

3月30日,瑞丽因疫情再次封城,玉石市场全部关闭,许多直播商家停播了。李文的直播间为了保持人气,减少后续粉丝流失的损失,主播会开播和粉丝聊天,甚至亏本送茶叶。杨洋的公司里,偶尔开播也是聊天。他的保险柜里货还有,但快递不通,有货也送不出去……

昨晚20点起,瑞丽低风险区域解除居家隔离管理,杨洋能出门吃饭了。他告诉我,姐告市场还要再封15天。

虽有明令禁止,但听说昨晚瑞丽的夜空,又被五彩的烟火照亮了。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