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市民团体及政界名人对解禁集体自卫权说“不”

编辑:新京报 文章类型:综合资讯 发布于2014-07-13 10:58:42 共1400人阅读
文章导读 日本市民团体及政界名人对解禁集体自卫权说“不”

 

日本市民团体及政界名人对解禁集体自卫权说“不”

2014年07月13日 09:29 来源:新京报

  7月1日,18位内阁大臣组成的最高决策机关通过了一项改变日本的内阁决议,这个决议有一个冗长的名字《关于以顾全国家存立、保护国民为目的的全方位安全保障法制的整备》,简单地说,就是通过了对宪法解释的变更,“解禁集体自卫权”,让日本向海外出兵成为可能。另一方面,内阁总理大臣安倍晋三的官邸以及各地,都爆发了大批示威者对解禁集体自卫权的抗议,他们将安倍的头像划上叉,他们将日本政府告上法庭,他们到底都是谁?

  【市民团体】

  “专注”反战10年

  7月4日,青森县的一个公园,夏日的阳光直射下,一名灰发男子身穿黑色西装站在抗议的人群中。金泽茂是青森县“九条会”的一名干事,日本战败时他上小学4年级,78岁的他表示,希望将保护和平宪法当成“最后的工作”。

  据《每日新闻》统计,截至3日,包括文化界、法律界、宗教界等各界人士在内至少有30多个市民团体发出了正式的抗议声明。这些团体中,除工会群体、律师组织等以职业或地域划分的反战团体之外,还有一些“专业”的反战团体。

  其中比较具有代表性的是有10年历史的“九条会”,2004年6月,9位平均年龄76岁的文化界巨匠名人发起,成立了主张捍卫日本和平宪法第九条的“九条会”。

  发起人之一的著名批评家加藤周一在成立大会上说,“九条会”并不想成立一个什么组织,而是希望通过这九个人自己的语言直接向全国选民呼吁,选民根据自己的判断,自发参与。

  组织唯一固定的机构应该是事务局。九条会事务局局长是东京大学教授小森阳一,据他的同事向新京报记者介绍,小森教授除了东大本身的校务以外,周末常在各地演讲,通常一年这样的社会运动演讲超过两百场。

  这位关注九条会的东京大学教授也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九条会是一个很特殊的运动方式(严格来说是方式而非组织)”,他认为从过去十年的历史来看,“其预见性、作用都很特殊”。

  【名人效应】

  “左派团体绝对不是少数派”

  今年刚成立的“反战千人委员会”的发起人、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大江健三郎,也是“九条会”发起人之一。这个“新生代”反战团体得到近百名作家、学者、评论家等社会名人联名响应。

  “九条会”成立的2004年,日本时任首相小泉纯一郎刚开启第二任期,在政治“右倾”明显的情况下,“九条会”的“名人效应”也掀起了一股“维护宪法九条”的热潮。

  大大小小近400多个与“九条会”相关的组织在此后的10年中出现,科学家、研究人员组成了“科学家九条会”;妇女组成了“新妇女九条会”。据日本媒体报道,家住长野县的67岁老人伊那谷还宣布成立成员为1人的“伊那谷九条会”。

  部分日本的市民团体在构成方面很多元。如同样成立于2004年的“改恶宪法共同反对中心”,负责运营的构成团体包括拥有130万成员的“全国劳动组合总联合”,以及“全国商工团体联合会”,日本共产党等。

  日本反战、反右倾的团体成员一般被认为是“左派”,日本《现代周刊》原副主编,明治大学讲师近藤大介向新京报记者介绍,2012年12月举行的众议院选举中,日本共产党8席,生活的党7席,社民党2席加上民主党左派团体的15席,只占众议院480个席位不到一成。但近藤大介也坦言,“左派的民间团体绝对不是少数派”。在日本社会,有一个叫做“钟摆理论”的名词,就像钟摆一样,始终左右摆动,始终在摆动的过程中。

  【抗议人群】

  像反核一样反对战争

  在日本各地都展开的针对解禁集体自卫权的反战抗议,并不是从近期才开始的。据近藤大介向新京报记者介绍,其源头甚至要追溯到2011年3·11大地震引发的福岛核危机。许多日本民众加入了反核示威的行列,并自发组成了一系列的市民团体。而这些团体7月也出现在了首相官邸前。

  “首都圈反核联合”就是其中之一。他们总是在周五夕阳西下的时候聚集在首相官邸前开始示威。因为周五是一周的结束,普通的市民比较容易参加。

  该组织成立于2011年9月,由数个团体通过网络结成。2012年3月开始在首相官邸前抗议,两年间抗议了100多次。组织成员甚至还以此为经验出了一本名为《周五首相官邸相约抗议》的书。

  如今反核团体变身反战团体。

  去年9月,在民众的抗议声中,日本政府一度宣布关停了几乎所有核电站。这一成功,让许多日本人相信“示威能够改变政府的决策”。加上这一组织在网络上的宣传呼吁,此次的反战示威中,更多的民众加入了他们的行列。

  正如福岛核危机后,核事故的避难者将政府和东电告上法庭,本月11日,三重县的一名原政府职员珍道世直向东京地方法院提起诉讼,主张安倍内阁的决议违反规定放弃战争的宪法第九条,要求判决内阁决议无效。这是日本国内首次起诉内阁决议违反宪法的诉讼。

  【抗议个体】

  更多年轻人加入代表自己反战

  比起首相总决选,更关心AKB48等少女团体的总决选的日本年轻人,对政治一直以来并不那么“感冒”,不过根据最近的一些日本报道,参与反战示威、反对宪法修订的人群中,年轻人的面孔多了。

  曾在首相官邸前的示威现场采访的近藤大介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现象,在示威现场很多年轻人表示,他们之所以来是因为在LINE(日本版“微信”)上看到很多修宪相关的内容,觉得“这样下去国将不国”,于是就来了。

  这些年轻人中,有大学生,也有白领,他们并没有加入特定的团体,而是代表个人。

  部分大学生对征兵制表示不安,因为集体自卫权的解禁意味着,日本的哪个盟友遭受袭击,日本将可以出兵前往,而首当其冲将被招入伍的就是大学生们。

  近藤大介介绍,日本的年轻人加入自卫队是以“(自卫队)受宪法约束,不参加战争”为前提。如果今后真的要上战场,一定会有更多的年轻人选择拒绝。那么日本政府不得不设定征兵制了。自明治维新的5年后,也就是1873年开始,到1945年日本战败前,700万以上的日本年轻人应征入伍。如果安倍政府继续在修宪道路上逆流前行的话,“征兵制”这一在日本消失半个多世纪的字眼将再次成为日本年轻人的魔咒。

  不同年龄层的抗议者

  ●15岁 女 木梨夏菜

  职业:高一,偶像团体成员

  “如果打仗的话,去打仗的就是我们这一辈。这个年龄的男生,他们热衷于谈论偶像团体AKB48,为便当的饭菜太少而不爽,无法想象这样的男生有一天要戴上头盔去打仗。”

  ●22岁 男 广田杭平

  职业:东洋大学四年级

  “为什么不听国民的声音。我们是下一个时代的继任者,很生气他们甚至不给我们表示自己意见的机会。”

  ●39岁 男 平野启一郎

  职业:作家,曾获芥川奖

  “我祖父曾在缅甸参战,他从来不说士兵们有多英勇,却常常提起因疟疾等疾病造成的死亡。为了侵略发动战争,还要去美化在残酷战争中死去的年轻人是不能被允许的。”

  ●44岁 男 井筒高雄

  职业:前陆上自卫队员

  “如果与美国人在外国并肩作战,日本人一定会成为恐怖分子的目标。”

  ●88岁 男 清水信次 职业:日本零售业协会和消费者协会会长

  “由于与安倍晋三的父亲有往来,我曾见过年少的安倍。他或许会把我的话当成耳边风,但在“解禁集体自卫权”上安倍本末倒置了,眼下最重要的应该是与邻国构筑信赖关系。”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