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特效药总是滞后的,而中医药总是现时的!未来再有疫情,还得靠中医!

编辑: 文章类型:综合资讯 发布于2021-07-18 11:57:15 共162人阅读
文章导读 中医药虽然古老,但理念一点不落后,有的甚至还很超前。我们的先人总结出来这些宝贵的经验,服务于当前。

疫苗特效药总是滞后的,而中医药总是现时的!未来再有疫情,还得靠中医!

来源:东方卫视(这就是中国)

张伯礼:

大家好,我是张伯礼,非常有幸来参加这个栏目,有机会向大家来介绍中医药在抗击疫情中发挥的作用。

正如刚才张教授所讲,一场席卷全球的新冠疫情,使我们看清了很多问题,也彰显了很多问题,也让我们去思考一些问题。

截止到现在(节目录制时间),全世界已经有1.4亿人确诊感染了新冠病毒,而美国现在新冠病毒感染者有三千多万人,有58万人死于新冠疫情。去年有一张图在网上流传,特朗普指着全世界各国的疫情的发病率、死亡率,他说疫情为什么没有传遍中国,却传遍了世界和欧洲。


在去年的3月18号,我写了一首诗叫《疫考全球》,以此来回答特朗普,我说东边春花烂漫开,西方疫情猖獗来。隔岸观火丧时机,仓促应对现乱态。病毒不识亲与疏,嘴上功夫也无奈。一张试卷考全球,千万生灵任赌裁。”

特朗普问得对,为什么没在中国传播开,因为我们在党中央国务院的坚强领导下,贯彻了总书记提出的“人民至上,生命至上,举国同心,舍生忘死,尊重科学,命运与共”的理念。中国面对新冠病毒,在没有疫苗,没有特效药的情况下,全国人民众志成城,严格地隔离,普遍服用中药,取得了这场胜利。

有人说了你们中医药治疗新冠疫情,有科学根据吗?我当时去武汉,有人还问我,你们有循证的证据吗?我说如果说循证的证据,我明确告诉你没有。为什么?一个全新的病毒,历史上从未发生过,怎么会有证据呢?我没有证据,西医也没有证据,大家都没有证据。

但是我告诉他,中医有三千年的文字记载历史,大大小小的疫情有500多次,中医对疫病的认识,不断地丰富,不断地积累,我们总结了很多有效的经验,也提炼出很多有效的药物。

实际上,我们现在用的很多药,像安宫牛黄丸,就是宋代的抗疫过程中发现的,一直用到现在。如果说我们现实中积累的经验,那就是2003年抗击非典的经验,2003年非典开始的时候中医没有介入,2003年5月8号,吴仪副总理主持了座谈会后,批准中医介入。

我当时是天津抗击非典的总指挥,我成立了两个中医的红区,救治了58个病人,采用中西医结合的方法,用的激素量相当于西医激素量的三分之一,我们退热的时间更快,病情更稳定且不反复,病人出现激素过量引起的后遗症很少、很轻,更重要的是我们治58个病人全部康复恢复,由此也总结了很多的经验。

这次武汉疫情的时候,国务院点名来让我去参加抗疫工作。到了武汉后,虽然面对一个全新的病毒和疾病,大家都不太了解熟悉,但根据我们以往的经验,我们有信心战胜它。

怎么战胜呢?我在武汉就讲过,西医关注病毒,主要是要抑杀冠状病毒,所以他们研究病毒的结构,研究病毒如何侵袭到人体,有了这个工作基础后再逐步研究疫苗、研究特效药,这都是对的,但这需要时间,可是病毒不等人。

中医关注症候,要看到病人有什么表现,中医叫辨证论治,知道症候了,就有处方了。我在去往武汉的飞机上,让我的团队停止休假,立刻编制新冠肺炎症候学调查的症候表,装在手机APP里边,赶紧发给我。

我到武汉第一时间买了100台手机,让我们的医生带着手机进红区。然后把病人的症候,通过手机传输到后方平台,这样通过了短短的十天的时间,四个省、二十家医院、一千多例患者的症候就统一起来了,知道了这次是湿毒疫,知道了症候,我就知道应该如何医治,当时就制定了治疗的方案,包括方药就出来了。

所以,我们这次通过吸取抗击非典的经验,打得还是有准备的仗。在2020年1月27号开会的时候,我提出了一定要严格地隔离,但严格地隔离只隔离不服药,这只成功了一半。因为隔离了以后不吃药,有的病人可能在潜伏期,有的病人可能就是发热流感,如果不治疗,最后可能会出现合并症。一些轻症的新冠病人不治疗,最后可能会转成重症,所以一定要治疗。

治疗的话,没有西药,我说吃中药,吃什么中药,怎么吃?过去古人治疫病和传染病,在县城的东南西北中的地方,支五口大锅,煮中药,全城的人拿起碗来喝中药,古书上都记载过,叫中药漫灌。中药漫灌就是在疫情期间,相同的临床表现可以普遍地服用中药,所以我们这次在中央指导组批准以后,严格隔离,加上普遍服用中药。

我联系了一个企业,沟通说能不能提供中药。它说要多少?我说不是几副药,也不是几十副,而是成千上万,要几千副、几万副药要供给我,供药不能断,要把药送到方舱,送到隔离点,送到定点医院门口。最后一点就是药钱先赊着,先救命。

中医药全球抗疫显身手。图片来源:新浪网

这企业老总跟我说,你不用说了,我都答应。第一天就送了三千副药,第二天就送了八千副药,最多的时候一天送三四万副药,坚持了两个多月,整个送的药将近一百多万副药。因此我们在隔离点,严格的隔离基础上,再加上普遍服用中药,取得了比较好的效果。

到2020年2月初,我们这里发热的、密接的、留观的、确诊的患者里,基本80%的最后都确诊了新冠肺炎,通过隔离和普遍服用中药,到了2月中就降到了30%,到2月底就降到了10%以下了,到了2020年3月初就是个位数了,到了3月中旬,我记得非常清楚,3月18号武汉新确诊病人、疑似病人清零,抗击疫情应该说取得了第一个阶段的胜利,成功阻断了疫情的蔓延和进展。

第二个阶段,我们任务就是当时中央提出来的应收尽收,应治尽治。中央提出来对病人的关怀,对人民的关心,实际在武汉做起来很难,当时所有的医院都爆满,一床难求。

这时候中央指导组研究以后,王辰院士提出来建方舱,中央指导组经过大家讨论后接受了。我提出来,中医要包方舱,中药进方舱。中央指导组也批准了。批准以后,国家中医局支持我组建了五个省的中医医疗队,包括天津、江苏、河南、湖南、陕西,两批一共是300多个医务工作者,承包了江夏方舱。

在方舱里面,我们采用中医药综合治疗,有的要喝汤药,有的不适合汤药的,我们可以配方颗粒。我们还针灸、按摩,在武汉冬天比较冷的情况下,组织大家练太极拳、八段锦活动锻炼身体。同时,我们也组织了患者支部、医生支部,两个支部对接,在墙上贴满了互相鼓励的语言,我们叫“心灵鸡汤煲满墙”。组织给患者过生日,效果也非常好。

我们一共收治了564个患者,没有一例转为重症,没有一例出去以后复阳。当时,我给方舱定的原则比较简单,医生不伤,病人不死。最后没想到,连一个转重的都没有

世界卫生组织认为转重率一般是20%,我们国家低一点是15%,但是我们江夏方舱里没有一个转重的,这个经验引起了重视,中央指导组批准我们向其它方舱介绍使用中药的经验。武汉一共16个方舱,其它方舱里边配备几个中医巡诊,也用了中药后,其他方舱的转重率也下来了,只有2%到5%的转重率。

除此之外,我们在救治重症患者的时候,采用中西医结合的方法,西医同道用呼吸机,它的循环支持、呼吸支持是非常重要的,但有些个病理情况就无法解决。有的病人呼吸机氧的流量给得很大了,但是血氧饱和度仍然上不去。这时候我们中医辨症以后,发现病人是气虚,中医补气最好的药就是人参,所以我们给病人开独参汤,拿人参煎煮,往往几天以后血氧饱和度就稳定了,再稳定几天就可以撤机了。

有的病人肺里的炎症很重,抗生素也给了,甚至一点激素也用了,还是控制不住。白肺意味着是炎症,这时我们加了点清热解毒的中药,热毒宁、痰热清,互相协同,用了药三、四天以后,白肺逐步减轻,从中心向外慢慢地消散,起到了作用。

两个星期前,在武汉又召集了一个会,把康复的问题做了总结,我们中国的病人康复后,后遗症出现的概率和程度都比国外要轻得多。这是什么原因?我们现在分析,跟普遍使用中药有密切的关系。

后来,我们在石家庄总结的经验,早期使用中药,综合康复跟有针对性地康复对比,使用中药效果更好。这次抗击疫情当中,中药早期介入,全程参与,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也是我们战胜新冠疫情的一个有力的武器。所以孙春兰副总理在《求是》杂志发表了一篇文章,提到中西结合、中西医药并用是这次中国抗疫方案的亮点。总书记表扬我们,这次是中医药守正创新的一个生动实践。

这次我们抗击新冠疫情彰显了中医药的疗效,大家看到了中药是有效的,中医对抗疫病不仅有效,其它病也有效。对我来说,更要总结一个比较宝贵的经验,就是可及性的问题。

这次疫情我们现在都了解中医的效果了,但是几年、十几年、几十年以后,会不会再来次新的疫情?这是不可预见的,也是完全无法不可避免的,到那时候怎么办?我觉得需要中药的可及性,中药以不变应万变,疫苗、特效药总是滞后的,而中医药总是现时的,只要看到了症候,中药就有办法,所以中药的可及性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我老是强调中医药的重要,不是给中医药行业争什么,而是给我们民族争生机。中国有两套医学,中西医并重,这是绝对是重大的战略决策,中医、西医各有优势,优势互补,可以得到更好的医疗照护,所以中国人解决世界医改难题完全有可能。这次抗击疫情只是一面镜子,折射出中医的功能和效用,也给中医得到了一个发展的契机,我特别希望大家都重视中医药。

中医药虽然古老,但理念一点不落后,有的甚至还很超前。我们的先人总结出来这些宝贵的经验,服务于当前。我们要尊重中医自身发展的规律,不能以西律中,用西医的东西来指责它不行,当然中医还要吸收、引进现代自然科学的方法,为我所用,两者结合起来,守正创新,推动中医药传承发展,不但为中国人民服务,同时惠及世界,这是我们该做的。

我想中医药迎来了自己发展的春天,迎来了自己发展的最好环境,中医药将得到进一步的发扬和光大,谢谢大家!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