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因为追求脱碳而失去繁荣,只有富裕才能解决全球性问题

编辑:底线思维 文章类型:综合资讯 发布于2021-10-23 12:40:02 共312人阅读
文章导读 10月18-19日,第九届世界中国学论坛在上海国际会议中心举办。在19日举行的分论坛二“中国实践与全球治理”上,美国全球安全研究所联席所长盖尔·拉夫特在议题三“全球气候变化和碳中和转型展望”的讨论中,……

来源:底线思维

10月18-19日,第九届世界中国学论坛在上海国际会议中心举办。

在19日举行的分论坛二“中国实践与全球治理”上,美国全球安全研究所联席所长盖尔·拉夫特在议题三“全球气候变化和碳中和转型展望”的讨论中,就美中关系与追求零排放发表了个人观点,他提醒大家在关注绿色能源转型的过程中,必须考虑繁荣以及贫富差距问题,要保证经济、政治的可持续性。本文根据其现场演讲翻译。

【文/盖尔·拉夫特 翻译/观察者网 由冠群】

朋友们,晚上好。

在能源和大国竞争领域,全世界的脱碳努力以及当今世界发生的一切事情似乎都是自相矛盾的。我不知道在此论坛提出的许多观点是否会被在座的一些听众所接受。

我想说的第一件事是,无论是否有能源危机,现在这么说可能还为时过早,但在一些庞大的经济体,比如中国、印度和欧洲,我们的确看到有一系列小危机出现。这些经济体的市场都不小,经济影响力都很大。我认为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情是,化石燃料正向我们传递着一条信息——好吧,我们理解你们想要做什么,但不要操之过急,因为你们可能会遇到非常严重的问题。在美国的一些学校,通常会要求大家签字确认一些应急提示,上面写着“要走不要跑”,因为跑得太快容易引发踩踏事故,造成伤亡。

某种程度上,我认为最近几周看到的是一个警告信号。一个令人担忧的迹象是,我们需要停下来仔细思考,过于激进的脱碳行动在短期内可能会导致全球经济脱轨,而此前我们已经在经历一场健康危机,世界某些地方也早就出现了经济危机的现象,此外还面临着粮食危机。

这不是一个玩笑,而是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我们不能把当今世界面临的所有其他问题都放在一边,置数万亿美元于不顾,只专注化石能源问题。这不是世界目前面临的唯一问题。我们需要正确的做法。

第九届世界中国学论坛10月18日在上海开幕 图自新民晚报

我此前听到有人说,减少碳排放以应对气候变化不是一个负担,但我觉得这是一个负担。如果说它不是负担,那是荒谬的。在一些国家它可能不是负担,但在其他很多国家就是负担;它切实影响着人们的现实生活,冬天来了,那些受到供能短缺影响的人可能会因此而死亡。如果说这不是一种负担,但某些人可能无法熬过下一个冬天。我想这恐怕是令人难以置信的麻木不仁,有人没有考虑到世界上并非所有人都像我们这样幸运。所以,减碳是一个负担;而且就全球财政状况而言,还是一个经济负担。我们要认识到这一点,这不是某些富裕国家不识民间疾苦的派对;我们也不要忘记,全世界仍有数亿人生活在能源匮乏的环境之中。

最糟糕的是,我们还面临着大国竞争的现实,一些人喜欢把当前的中美关系或更广泛的中外事务定义为大国竞争。我认为这是以美国及其所盟友组成的西方集体与中俄等国之间的摩擦,这场摩擦日益升级,也对能源系统产生了影响。

好吧,我仍然记得中美两国在气候、能源、效率和可持续性方面展开紧密合作的那些日子,比如在电池、可再生能源、生物燃料等方面都有多项举措,但现在所有这些举措都已不复存在。我们再也没有科学合作,也没有展开更多的人际往来,今天双方的科学家甚至不敢与另一方的科学家交谈,因为FBI会来敲门,指控他们与所谓的“敌人”合作。

现在我们两国之间的关系非常紧张,所有关于中美脱碳合作的说法都成了空谈。在各自国内,你能看到的最好情况就是各自陈述本国意图,而另一方则试图将所有这些声明都与他们的承诺联系起来,确保他们遵守自己自愿做出的承诺。但,这不是合作,没有产生1+1=3的效果。

事实上,我看到的情况恰恰相反。我看到了相互干扰,特别是在美国。我可以举两个例子,就在上周,美国禁止向中国公司出口重水和核电站关键部件,这意味着中国核公司将发现,他们在中国和世界其他地方会更难完成自己的工程以及开发民用核能源。现在,我惊讶地发现再也听不到有关核能源的消息,我惊讶是因为核能仍然是非碳电力的唯一来源。就在今天,来自日本的发言者也没有提到核能,在她展示的幻灯片中,核能甚至不是选项之一。但坦率地说,任何不涉及核能的脱碳讨论都不够严肃,将唯一的非碳能源排除在外是荒谬的,也很不专业。这一现状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核能竟然没有出现在讨论中。

另一件事是,美国方面禁止进口中国的光伏组件,因为它们来自新疆,美国人认为这些组件是在强迫劳动的条件下制造的。这是又一个荒谬的说法,但它正在展现一种不一致性。我们可以认为大国竞争正在破坏脱碳努力,中美不仅没有展开合作,还为了达到某个目的而互相攻击。

据公开资料显示,2021年,中国的多晶硅产能预计达到56.7万吨,占全球85%以上,其中新疆又占到全国的57%。

此外,我意识到大家还养成了这样一个新习惯,即我们自愿承诺在一定时间内减少一定比例的碳排放,已经成为大国竞争的一部分。各国认为需要发表这些声明,这么做只是为了表明它们在多大程度上是负责任的利益相关者。但随后你就受困于各种可能对本国人民、本国经济有害的立场。我已经跟踪这些承诺超过20年了,我认为所有这些承诺通常都是出于政治目的,从来没有实现过。我还记得大概2003年的时候,乔治•布什说,今天出生的孩子,他们的第一辆车将是氢燃料电池车。我有一个孩子,我可以向你们保证,她已经买了她的第一辆车,但我现在在任何地方都找不到氢燃料电池车。

我也读过很多关于能源议题的非常非常激进的声明。我听到唐纳德•特朗普谈论美国是一个能源帝国,谈论能源霸权,但你们都知道,我们再也听不到这方面的消息了。我们听到奥巴马总统谈论到2016年美国将有100万辆电动汽车,但这从未发生过。我可以不停地引述这些政客们的言论,他们发表的声明从来都不是承诺,因为从未实现过。

我们必须先去政治化,然后再去碳化。将能源政策政治化无助于解决任何问题,因为这反而为经济衰退和人民受罪创造了条件,人民会因此吃苦头。政客们一发表声明,就当选了;但5年或6年后,数十亿人将为此承受苦难。这是另一件亟需停止的事情。

当然,我不想让我所说的这些话听起来像是我不关心气候、能源、环境问题,好像我不在意这些问题的严重性。我当然慎重思考过,但我也对繁荣的重要性非常敏感。我只是想提醒大家,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时,绿色能源行业发生了什么。我甚至在危机期间观察了各经济部门的情况,当金融危机发生时,受影响最大、损失最大的行业恰恰就是绿色能源。当市场崩溃时,绿色能源行业是第一个被弃之不顾的行业。

我提出这个问题,是因为我们需要确保不会因为追求脱碳而失去经济繁荣,因为只有富裕国家才能解决全球性问题。就拿正在经历的疫情来说,只有富裕国家和西方国家才有能力发明和分发疫苗,我们无法从穷国那里得到更多的解决方案。因此,我们必须富裕繁荣,才能拥有解决全球问题的手段。但是如果我们犯了错误,如果失去了经济繁荣,比如因为能源价格太高等诸如此类的事情,那么恐怕会看到时间效应显现。绿色能源行业将影响私人投资,影响政府支持各种项目的能力,可能反而会弄巧成拙。

最后,我想对你们说的是,要维持可持续性,首先在经济上要可持续发展;其次,美国总统像走马灯一样换来换去,所以在政治上也要保持可持续性。只有保持长期可持续发展,才能看到真正的成果。我们不能让这种努力时跑时停,一会儿冲刺一会儿慢跑。因为如果我们不坚持下去,就看不到结果,因此即使需要花费很长时间才能取得一定成就,也比我们现在看到的跑跑停停、无法连续的状况要好。

我更希望看到的是以一种更平衡、更负责任的节奏前进,这样就能以一种有组织的、全球协同的方式前进,所有国家都可以齐头并进,而不是少部分国家跑在前面,而其他国家则落在后面。

谢谢。

(观察者网由冠群翻译自盖尔·拉夫特在第九届世界中国学论坛上的演讲)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