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认为受到威胁,因为看清了美国的帝国大战略

编辑:底线思维 文章类型:综合资讯 发布于2022-05-13 14:36:29 共215人阅读
文章导读 谈到乌克兰战争,首先要认识到这是一场代理人战争。奥巴马政府时期担任中央情报局局长、国防部长的帕内塔最近承认,乌克兰战争是美国的“代理人战争”,这一点很少被承认。……

来源:底线思维

【文/约翰·贝拉米·福斯特 译/常宜】

谈到乌克兰战争,首先要认识到这是一场代理人战争。奥巴马政府时期担任中央情报局局长、国防部长的帕内塔最近承认,乌克兰战争是美国的“代理人战争”,这一点很少被承认。明确地说,得到整个北约支持的美国正在与俄罗斯进行一场长期的代理人战争,这场战争是以乌克兰为战场的。正如帕内塔所坚持的那样,在这一构想中,乌克兰在外国雇佣军的支持下作战,而美国的作用则是越来越快地提供越来越多的武器。

那么这场代理人战争是如何发生的呢?为了更好地理解现状,我们必须考察一下美国的帝国大战略。在这里,我们必须回顾1991年苏联解体,甚至更远的1980年代。这一帝国主义战略有两个方面,一个是地缘政治扩张和定位,包括北约的扩大,另一个是美国争取核优势。第三个方面涉及经济,但我们这篇文章不会过多涉及。

美国的地缘政治扩张

1992年2月,苏联解体几个月后,保罗·沃尔福威茨的美国国防政策指南阐明了第一个方面。这一帝国主义战略采用后延续至今,旨在使美国在地缘政治上进入前苏联的领土以及苏联的势力范围,这是为了防止俄罗斯重新成为一个大国。美国-北约地缘政治扩张的过程从此时开始了,在过去三十年发生的所有美国-北约在亚洲、非洲和欧洲的战争中都可以看到这一点。1990年代北约在南斯拉夫的战争在这方面显得尤为重要,即使在南斯拉夫四分五裂的过程之中,美国也促使北约进一步向东扩张,以涵盖所有前华约国家以及前苏联的部分地区。

克林顿在1996年的竞选活动中将扩大北约作为其纲领的一部分,美国政府从1997年开始实施这一政策,最终北约增加了15个国家,其规模扩大了一倍。并且,美国政府建立了一个针对俄罗斯的、囊括30个国家的大西洋联盟,同时使得北约在全球范围内扮演干预者的角色,比如在南斯拉夫、叙利亚和利比亚。

但北约的目标还有乌克兰。布热津斯基是其中最重要的战略家,曾担任卡特政府的国家安全顾问,他在1997年的《大棋局》中表示,乌克兰是“地缘政治支点”,尤其是在西方的地缘政治中;如果它被纳入北约、被纳入西方国家的控制,这将大大削弱俄罗斯的力量。俄罗斯即使不被肢解,也会被束缚。这一直是美国的目标,美国的战略规划者和政府官员以及北约盟国一再表示,他们希望将乌克兰纳入北约。

北约在2008年正式确定了这一目标,而就在几个月前,也就是2021年11月,美国拜登政府和乌克兰泽连斯基政府之间就新战略宪章达成一致,其近期目标是将乌克兰纳入北约组织,而这也是北约长期以来的战略目标。美国在2021年最后几个月和2022年初迅速采取行动,促使乌克兰军事化并保持这一状态。

布热津斯基和其他人提出的想法是:一旦乌克兰纳入北约这一保护体系,俄罗斯就完蛋了。乌克兰作为北约的第31个国家,与俄罗斯政府非常近,这将使北约与俄罗斯形成一条约1200英里的边界,这与希特勒军队入侵苏联的局势相似。但在这种情况下,俄罗斯是在面对着世界上最大的核联盟。乌克兰加入北约将改变整个地缘政治版图,让西方控制中国以西的欧亚大陆。

实际上更重要的是:如何实现这一构想。代理人战争始于2014年,当时乌克兰发生了由美国策划的广场政变,推翻了民选总统,将许多极端民族主义者纳入麾下。然而,政变直接的结果是乌克兰开始分裂。克里米亚从1991年到1995年一直是一个独立的自治国家。1995年,乌克兰非法撕毁克里米亚宪法,并违背其意愿将其吞并。克里米亚人并不认为自己是乌克兰的一部分,他们主要讲俄语,与俄罗斯有着深厚的文化联系。当政变发生时,乌克兰极端民族主义者控制着克里米亚人,而克里米亚人想要独立。俄罗斯通过公投给了克里米亚人选择,他们可以选择留在乌克兰或加入俄罗斯。他们选择了后者。

2014年乌克兰发生广场政变(来源:路透社)

在乌克兰东部,主要是俄罗斯族受到了极端民族主义和乌克兰政府新纳粹部队的镇压。恐俄症、对东部讲俄语的人们的极端镇压开始了——与亚速营有关的新纳粹分子在一栋公共建筑中炸死了40人,这就是其中一个臭名昭著的案例。最初,那里曾经有几个独立了的“共和国”。在顿巴斯地区,只有两个以讲俄语的人口为主的“共和国”存留下来:卢甘斯克和顿涅茨克。

因此,在乌克兰爆发了西部的基辅和东部的顿巴斯之间的内战。但这也是一场代理人战争,美国或者说北约支持基辅,而俄罗斯支持顿巴斯。内战在政变后就开始了,当时俄语基本上成为了非法语言,以至于某个人在商店里说俄语就会被罚款。这是对俄罗斯语言和文化的攻击,是对乌克兰东部地区人口的暴力镇压。

最初,大约有14000人在内战中丧生。而这些伤亡发生在乌克兰东部地区,并导致约250万难民涌入了俄罗斯。2014年和2015年的《明斯克协议》使内战的这两个地区停火,这是法国和德国从中调停的结果,并得到了联合国安理会的支持。在这些协议中,卢甘斯克和顿涅茨克在乌克兰境内获得了自治。但基辅却一次又一次地破坏明斯克协议,继续攻击顿巴斯的独立“共和国”,尽管攻击规模缩小了,但美国仍继续提供加强的军事训练和武器。

2015年2月各方签署明斯克协议(来源:克里姆林宫)

1991年至2021年,美国政府向基辅提供了大量军事支持。1991年至2014年,美国对基辅的直接军事援助为38亿美元。从2014年到2021年,这一数字为24亿美元。美国对基辅的援助金额飞速增加,在拜登政府上任后暴涨。美国对乌克兰军事化的速度非常快,英国和加拿大训练了大约5万名乌克兰军队士兵,这还不算美国训练的军队士兵,而中情局实际上参与训练了亚速营成员和右翼准军事部队。所有这些措施都是针对俄罗斯的。

俄罗斯人特别担心核方面的问题,因为北约是一个核联盟;如果乌克兰被纳入北约,导弹将被放置在乌克兰,在俄罗斯政府有时间做出反应之前,核打击就可能已经发生了。在波兰和罗马尼亚,已经有了反弹道导弹防御设施,其作为对北约的先发核打击的反制武器至关重要。然而,重要的是要理解,安置在那里的宙斯盾导弹防御系统也有能力发射进攻性核导弹。所有这些都是俄罗斯加入乌克兰内战的因素。

2022年2月,基辅正在准备一次重大攻势,13万军队集结于东部和南部的顿巴斯边界,与美国-北约一起,向顿巴斯开火,美国-北约则继续提供支持,这越过了俄罗斯政府明确划出的红线。作为回应,俄罗斯首先宣布明斯克协议已经破裂,顿巴斯各“共和国”必须被视为独立和自治的国家。然后,俄罗斯政府站在顿巴斯一边介入了乌克兰内战,这符合它自己所认为的本国国防利益。

这样做的结果是,美国-北约和俄罗斯在乌克兰进行了一场代理人战争,这场战争从乌克兰自身的内战发展而来,而内战的起源则是美国所策划的政变。但与其他资本主义国家之间的代理人战争不同的是,这场战争发生在一个庞大的核大国的边界上,它是由美国政府长期维系帝国主义战略引起的,旨在为北约夺取乌克兰以摧毁俄罗斯的大国地位;并且,如布热津斯基所说,它还旨在建立美国在全球的霸主地位。

显然,这场特殊的代理人战争具有自古巴导弹危机以来再未有过的严重危险性。在俄罗斯的进攻之后,法国宣布北约拥有核武器,紧接着在2月27日,俄罗斯人将自己的核武器置于高度戒备状态。

关于代理人战争,需要了解的另一点是,俄罗斯人一直在努力避免平民伤亡,并取得了相当大的成功。俄罗斯和乌克兰的人民是紧密联系的,俄罗斯政府一直试图减少平民伤亡。美国军方和欧洲军方公布的数字一直表明,与美国的战争标准相比,乌克兰平民的伤亡是非常少的。这方面的一个证据是:俄罗斯军队的军事伤亡大于乌克兰人的平民伤亡,这与美国战争中的情况相反。如果你知道美国是如何打仗的,比如在伊拉克,美国攻击电力和供水设施以及其他所有民用基础设施,理由是这将造成民众的不满和对政府的反抗。但以民用基础设施为目标自然会增加平民的伤亡,在伊拉克,美国入侵造成的平民伤亡达数十万人。相比之下,俄罗斯并没有试图摧毁民用基础设施,而摧毁民用设施对他们来说是很容易做到的。即使在战争期间,他们仍然在向基辅出售天然气,履行合同。他们也并没有摧毁乌克兰的互联网。

俄罗斯进行军事干预的主要目的是“解放”顿巴斯,顿巴斯的大部分地区曾经被基辅军队占领。俄罗斯的当务之急是控制主要港口马里乌波尔,这将保障顿巴斯的物资供给。马里乌波尔一直被新纳粹主义的亚速营所占领,而亚速营现在控制着该市不到20%的面积,他们躲藏在城市中一些苏联时期的碉堡里面。顿涅茨克人民民兵和俄罗斯人则控制着该市其余的部分。乌克兰大约有十万名准军事人员,这些准军事人员中的大多数都在包围顿巴斯,而包围顿巴斯的乌军大概有十三万人,这十三万人现在已经被俄罗斯军方围困。俄罗斯除了想与当地民兵共同控制顿巴斯地区之外,还试图促进乌克兰非军事化、保持中立地位、不要加入北约。

美乌军方密切合作交流对俄情报(来源:美国陆军)

如果从和平协议的角度来看待局势(《环球时报》在3月31日已有这一视角的充分的报道),你就可以看清楚这场战争到底是怎么回事。乌克兰已然暂时同意中立,这一中立立场由加拿大等来自西方的担保国监督。但谈判的症结在于乌克兰政府所谓的“主权”,全部都是关于顿巴斯地区和内战的内容。乌克兰坚持认为,顿巴斯地区是其主权领土的一部分,而不顾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这两个分离“共和国”的人民意愿。然而,顿巴斯地区的人民和俄罗斯人不能接受这一点。事实上,人民民兵和俄罗斯人仍在努力“解放”这些准军事部队所占领的地区。谈判的主要症结就在于此,而这又回到了乌克兰内战的现实。而美国在其中所扮演的角色一直是破坏者。

美国企图占据核优势

在这里,我们有必要谈谈美国帝国战略的第二条主线。到目前为止,我已经讨论了地缘政治方面的帝国主义战略,也就是向过去苏联的领土和势力范围内扩张,布热津斯基的相关阐述最为有力。但是,在这种背景之下,美国的帝国主义战略还有另一个方面需要我们去讨论,那就是占据新的核优势地位。

如果你读过布热津斯基的《大棋局》,你会发现,他关于美国地缘政治战略的这本书里一个“核”字都没有。然而,核力量对于美国对俄罗斯的整体战略来说,当然是至关重要的。1979年,在卡特政府的领导下,布热津斯基担任国家安全顾问,他们决定越过“相互确保毁灭”这一原则,并由美国来推行其自身核优势的反制战略,这涉及到在欧洲部署核导弹。马克思主义历史学家和反核活动家E.P.汤普森于1981年发表在《抗议与生存》(Protest and Survive)杂志上的《致美国的信》(A Letter to America)中,实际上引用了布热津斯基的话,承认美国的战略已经转向了反制战争之上。

为了解释这一点,我们有必要再往前追溯一些历史。20世纪60年代,苏联已经实现了与美国的核均势。美国的军事机构和安全机构内部针对此问题争吵不休,因为核均势意味着两国“相互确保毁灭”。无论是哪个国家攻击另一个国家,这两国都会被彻底摧毁。肯尼迪政府的国防部长麦克纳马拉开始推广反制力量的概念,以求绕过“相互确保毁灭”。基本上,有两种类型的核攻击:一个是毁灭对手的城市,人口和经济,这就是“相互确保毁灭”的基础;另一种则是反制战争,旨在先摧毁敌人的核力量,然后再发射核弹头。当然,我们可以说反制策略就是先发核打击策略。麦克纳马拉领导下的美国开始探索反制力量的建设。

但后来,麦克纳马拉发现了这种方式的不理智,他决定将“相互确保毁灭”作为美国的威慑政策。这种情况从20世纪60年代一直延续到20世纪70年代的大部分时间。但1979年,布热津斯基在卡特政府担任国家安全顾问时,他们决定实施反制策略,决定在欧洲部署潘兴2型导弹和核巡航导弹。这导致了欧洲核裁军运动的兴起,这是欧洲的一场伟大的和平运动。

美军装备的潘兴2型导弹(来源:美国国防部)

美国政府最初在欧洲部署了潘兴2型核导弹以及巡航导弹,这对欧洲和美国的和平运动来说都是一个巨大问题,核战争的危险大大增加。里根政府大力推广反制战略,并增加了具有科幻色彩的战略防御计划(以绰号“星球大战”而闻名),该计划设想了一个能完全击落所有敌方导弹的系统,但在很大程度上只是一种幻想。最终,由于欧洲大规模和平运动和美国的核冻结运动,以及苏联戈尔巴乔夫的崛起,这一时期的核军备竞赛得以停止。但在苏联解体后,美国政府决定继续推行反制武器战略,追求核优势。

在接下来的三十年里,美国不断发展反制武器和反制战略,增强自己在这方面的能力,以至于2006年美国宣布它已基本取得核优势,当时美国帝国大战略的主要中心——对外关系委员会出版的《外交事务》对这一点进行了说明。《外交事务》文章宣称,鉴于美国瞄准技术和传感技术的发展,中国对美国的先发核打击已经没有核威慑力了,而且即使是俄罗斯人也不能再指望他们的核威慑有效了,美国政府正在推动实现完全的核优势地位。美国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北约在欧洲的扩张,因为它反核力量战略的一部分便是让反核力量武器越来越靠近俄罗斯,使俄罗斯政府被攻击时措手不及。

俄罗斯是该战略的主要目标,而中国显然是俄罗斯之后的下一个目标。但特朗普上台后决定与俄罗斯缓和关系,专注于对付中国。这让制约俄罗斯的战略暂时搁置了一段时间,也动摇了美国-北约帝国大战略的稳定,因为北约的扩大是核优势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拜登政府上台后,试图通过收紧乌克兰对俄罗斯的束缚来弥补耽误了的时间。

在美国所有这一切行动之中,俄罗斯人民——这个现在已经成为资本主义国家、并重新获得大国地位的国家的人民——并没有被愚弄。他们看懂了现状。2007年,普京宣布单极世界是不可能实现的,美国无法获得核优势。俄罗斯和中国都开始研发能够绕过美国反制战略的武器。美国先发核打击计划是,攻击机——只有美国具备这种能力——攻击陆基导弹(无论是在固定的发射井还是移动的陆基导弹),通过跟踪潜艇也可以消灭威胁。然后,反弹道导弹系统的作用是反制其他所有报复性打击。当然,另一方,即主要核大国中的俄罗斯和中国是知道这一切的,所以他们尽一切可能保护他们的核威慑或反制能力。近年来,俄罗斯和中国已经开发了高超音速导弹。这些导弹的移动速度特别快,超过5马赫,同时又具有机动性,所以反弹道导弹系统无法阻止它们,这削弱了美国的反击能力。美国本身还没有开发出这种类型的高超音速导弹技术。这种类型的武器被中国称为“杀手锏”,意味着它可以被一个小国所运用,用来对抗对手军事力量的压倒性优势。这就增加了俄罗斯和中国的基本威慑力,在受到先发核打击时,他们能保护其反制能力。这是对抗美国先发核打击能力的主要因素之一。

这场老鹰抓小鸡的核博弈的另一个方面是美国-北约在卫星领域的主导地位。很大程度上,正是因为这一点,现在美国军事部门的目标定位才能如此精确,可以想象他们可以用较小的弹头摧毁坚硬的导弹发射井,因为他们的目标定位是绝对精确的,同时也可以瞄准潜艇。所有这些都与卫星系统有关。人们普遍认为,这使美国有能力用非核武器或更小的核弹头摧毁坚固的导弹发射井,或至少击中指挥和控制中心,因为定位更准确了。因此,俄罗斯和中国军队一直非常关注反卫星武器,以期使美国失去卫星定位优势。

核冬天和大屠杀

虽然核冬天听起来非常糟糕,但还是有必要谈谈。如果你阅读美国军方(我想俄罗斯军方也是如此)的解密文件,就会发现他们完全不了解关于核战争的科学。在关于核军备和核战争的解密文件中,在讨论核战争之处都没有提到火风暴。但火风暴实际上是在核攻击中导致最大数量死亡的原因。在对一个城市的热核攻击中,火风暴可以扩散到150平方英里。军事机构都是为了在核战争中作战并取得胜利,在他们的分析中,甚至在分析“相互确保毁灭”时也没有考虑到火风暴。但这也有另一个原因,因为火风暴是产生核冬天的原因。

1983年,反制武器被放置在欧洲的时候,苏联和美国的大气科学家合作,创造了第一个核冬天假说模型。苏联和美国的许多核心科学家都参与了气候变化的研究,虽然气候变化也可以说是温和版的反向核冬天。这些科学家发现,如果在一场核战争中有100个城市爆发大火,其影响将是全球平均气温下降,卡尔·萨根当时说的是可能下降“几十摄氏度”。他们后来在进一步的研究中放弃了这一观点,并表示下降温度将高达20摄氏度。但你可以想象这意味着什么:火风暴会把烟灰和烟雾裹挟上升到平流层。这将阻挡70%的太阳能到达地球,这意味着地球上所有的农作物都将没法收获。这将摧毁几乎所有的植物生命,因此北半球的直接核效应将伴随着南半球几乎所有人类的死亡,只有少数人能在这个星球上生存。

核冬天研究受到军方和美国当局的批评,他们认为这一研究是耸人听闻。但在21世纪,从2007年开始,核冬天研究被发展、复制和验证了无数次。这些研究表明,即使在印度和巴基斯坦之间的战争中使用广岛级别的原子弹,其结果虽然没有核冬天那么严重,但也足以减少太阳能到达地球的量,并杀死数十亿人。相比之下,正如新闻研究所展现的那样,在一场全球热核战争中,核冬天甚至会像80年代最初的研究所表明的那样糟糕,甚至更糟。这就是科学。这一假说已经被顶级同行评审的科学出版物所承认,并且研究结果也被反复验证过了。从科学的角度来看这是非常清楚的:如果真的发生了全球热核战争,它将杀死地球上的所有人口,也许在南半球的某个地方会留下一些人类物种的残余,但其结果将是整个行星被毁灭。

起初麦克纳马拉认为反制战略是一个好主意,因为这是一个“没有城市”会受影响的战略。美国可以直接在地球另一边销毁核武器,而不让自己的城市受影响。但这种想法很快就烟消云散了,没有人再相信这一点,因为大多数指挥和控制中心都在城市或城市附近。在不攻击城市的情况下,不可能在一次袭击中就把核武器全部摧毁。

而且,就核大国而言,对方的核威慑力是不可能被完全摧毁的,而大国核武库中只需要相对较小的一部分就可以摧毁对方所有的主要城市。如果不意识到这一点,就是在陷入一种危险的幻想,这种幻想增加了导向全球热核战争的可能性,这将毁灭整个人类。这意味着那些深陷于反制理论的主要核分析家们正在走向彻底的疯狂。核战争的策划者假装他们能在核战争中获胜。然而,我们现在知道,最起初设想的“相互确保毁灭”战略并不像今天设想的全球热核战争那样极端,“相互确保毁灭”意味着双方数以亿计的人口被毁灭。但核冬天实际上意味着地球上所有的人口都将被消灭。


1987年美苏签署《中导条约》(来源:法新社)

反制战略的目标在于争取实现先发制人,一次性完成毁灭打击,或者说保证核优势地位,这意味着核军备竞赛会不断持续,以期摆脱“相互确保毁灭”的战略,同时这实际上也威胁到整个人类的生存。即使核武器的数量有限,核武器的所谓“现代化”,尤其在美国方面,是为了使反制成为可能,从而实现一次性打击。这就是为什么美国政府退出《反导条约》和《中导条约》等条约的原因。因为这些条约都在阻碍反制武器的发展,有碍于美国的核优势地位。美国政府退出了所有这些条约,但是它愿意接受对核武器总数的限制,因为这样一来,游戏的玩法就不一样了。美国现在的战略重点是反制,而不是反价值(译者注:在军事学说中,“反价值”是指向城市和平民等有价值但实际上并非军事威胁的对手资产的目标,即“进攻城市”的委婉说法。“反力”或“反制”是指向对手军事力量和设施的目标)。

我们要尽快理解这些现实。但我认为,理解美国或北约帝国大战略的两个方面是很重要的,这样才能理解为什么俄罗斯当局会认为自己受到了威胁,为什么它采取了这样的行动,以及为什么这场代理人战争会对整个世界来说如此危险。我们现在应该明白的是,美国试图对绝对世界霸权的操纵已经使我们处于全球热核战争和全球毁灭的边缘。唯一的解决办法是创造一个大规模的世界和平、生态和社会主义的运动。

(该文为作者于2022年3月31日向三大洲社会研究所咨询委员会发表的演讲。)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