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胜玉:要高度警惕美国

编辑:战忽速递 文章类型:综合资讯 发布于2022-05-24 15:09:45 共491人阅读
文章导读 一、中国美国商会警告严格防疫引发在华外资撤离在上海等地的封城限制对相关投资产生各种困扰后,中国美国商会警告中国可能会面临持续数年的外商投资衰减。……

来源:战忽速递

以下文章来源于国际战略研讨 ,作者[ISF]成员作品


先看几则新闻报道:

一、中国美国商会警告严格防疫引发在华外资撤离

在上海等地的封城限制对相关投资产生各种困扰后,中国美国商会警告中国可能会面临持续数年的外商投资衰减。中国美国商会在简报中指出,面对中国严格的防疫措施,其成员正在重新考虑他们的供应链布局,以及是否应当在中国扩大投资。5月17日,中国美国商会会长哈特警告,在评估了今年中国的疫情封锁,以及过去两年的各类限制后,从现在开始的3到5年内,中国很有可能会看到外商投资的下降。尽管这并不意味着美国资金与企业将立即转移到中国以外,但许多原本在中国进行采购的公司都在向商会咨询,希望了解能够从哪里获得替代供应,以及他们是否应该将生产与采购转移到别的地方。商会本月稍早的一项调查显示,121家受访公司中,52%的对象承认,他们正在减少或推迟投资计划,并且担心在长期封锁下,港口、公路的拥堵和关闭,以及工厂的长时间停摆,将导致严重的收入下降;而承诺将会继续增加投资的企业仅占1%,另有44%的企业表示正保持观望。哈特进一步强调,旅行限制让中国美国商会“非常担心”美国和其他国家对中国的投资。过去,在中国美国商会会员企业中,中国长期位居投资目的地的前三名,然而,目前这一趋势正在消失。这并不令人意外,如果人们无法前往一个国家,那么它“作为投资目的地的地位自然将会下降”。

二、花旗退出中国个人银行业务市场

花旗银行(中国)官网发布《关于花旗银行全球速汇通服务变更的通知》称,自2022年6月17日起,用户将无法通过花旗全球速汇通服务向美国花旗银行账户进行转账或接受来自美国花旗银行账户的汇款。自2022年6月26日起,花旗银行(中国)将全面停止提供全球速汇通服务,用户的收款人名单中全球速汇通收款人信息将被自动移除。用户可登录花旗中国网上银行创建新的SWIFT海外收款人,并通过网上银行“转账汇款”功能进行跨境汇款。这意味着,由于花旗银行全球速汇通在花旗银行(中国)停止服务,其他国家/地区也将无法使用花旗全球速汇通向花旗银行中国的账户进行转账。2021年4月,花旗曾宣布,将对其全球个人银行业务进行重组,拟退出13个市场,其中包括中国大陆。花旗表示,重组是因为花旗对拟退出的13个市场“未能保持竞争方面所需的业务规模”,目标是将资源和投资聚焦于那些更具竞争优势和规模效应的业务。这意味着,花旗在亚洲的个人银行业务只剩下新加坡和中国香港两个财富管理中心。花旗表示,此番调整对中国市场而言,仅意味着在中国内地退出个人银行业务,不涉及花旗在中国市场的企业和机构客户业务。

三、中欧商会警示在华欧洲企业可能爆发“离华潮”

基于对中国疫情防控形势的判断,中国欧盟商会日前发出警告,在华欧洲企业未来可能爆发“离华潮”。对于上海已制定计划结束持续了六周多的新冠疫情封锁,许多商会代表都指出,即使上海的封锁在下个月解除,中国政府对于本国公民出境旅行的限制以及新冠疫情进一步爆发造成的风险,都存在着很多不确定性。商会主席JORG WUTTKE认为,鉴于奥密克戎毒株的高传播性,中国的疫情问题不太可能在下半年得到解决。他表示:“中国什么时候会进行大规模的疫苗接种运动,甚至进行混合疫苗接种,以创造一个人们具有一定的群体免疫力而不必进行封锁的环境?我们在现阶段看不到任何迹象。”WUTTKE指出,中国国家移民管理局上周宣布将“严格限制”中国公民不必要的海外旅行,以最大程度地减少新冠疫情卷土重来的风险,外国企业对此感到震惊。他评论称:“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我们正在努力将我们的管理本地化,但现在管理层却无法前往我们的总部。”商会副主席BETTINA SCHOEN-BEHANZIN对此表示:“前景相当黯淡,由于上海封锁政策的持续不稳定,商业信心确实受到了严重打击。许多公司和个人都在认真考虑他们在中国的存在。”

四、外资投行对中国市场态度有变

据英国《金融时报》近日报道,在经历了多年亏损或微薄回报后,在中国大陆拥有投资银行业务的七家华尔街和欧洲金融机构中,有六家在2021年实现盈利,其中包括摩根大通、高盛和摩根士丹利等机构。受疫情影响,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上海已被迫“静默”近两月,这对海外投行机构的业务产生了巨大影响,也让他们对中国市场的心情变得复杂。自3月27日上海浦东新区封闭以来,高盛和摩根大通的部分员工一直留在办公室里。一家华尔街银行驻中国的亚洲首席执行官表示,由于今年严格的疫情管控措施,将成为求稳定、而非做变革性事情的一年,该银行被迫推迟2022年的增长计划。此外,全球地缘政治的巨大不确定性,也为海外投行的入华之路增加了变量。今年3月,先锋领航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的文件显示,其已搁置了推出主动管理型中国股票基金的计划,并于4月推迟了在中国获得共同基金牌照的计划。《纽约时报》对六位华尔街银行业高管的采访称,他们的公司在亚洲有其他基地,如新加坡或东京,以便不时之需。一位接近海外投行的消息人士声称,西方对中国进行的贸易战,以及中国对科技、房地产和教育等行业的强化监管,影响了华尔街银行的扩张计划,但“我们必须承担并继续前进,因为机会太大了”。香港奥纬咨询估计,全球银行和基金经理最终可能在五年内占据中国共同基金市场10%的份额。

我在前面的文章中指出:当前,美国正在精心周密为对华摊牌做准备,需要做也正在做有如下准备:

一、把北约及欧洲绑架进亚洲(台湾),以便中国统一时他们能一致介入封锁制裁中国

二、转移在中国的资产和资金、供应链。

三、想让东盟选边站队(利用把在华供应链转移到东盟离间东盟和中国)

四、把日韩拉进北约,中国周边事务都将成为西方介入中国的借口。

五、转移台湾半导体产业,做好中国统一后的应对。

六、说一套做一套以把台湾塑造成主权国家,以便后面给西方如何描述中国统一是中国侵略台湾。

七、对中国战略迷惑,不想过早让中国对美失去幻想,不想让中国过早对美死心,让中国不全力为摊牌做准备(如此中国下不了决心撤回在美外储及卖出美债以便能没收)。

上述都是在为美国联合西方全部盟友、日韩,甚至东盟对华封锁制裁冷战做准备工作。

我们要高度警惕,美国在以受不了疫情防控为幌子进行大规模的对华摊牌前撤资撤企。

5月17日,美国财政部长耶伦发表讲话,再次尖锐地指责中国。耶伦指出,美国及其盟友已经变得太过脆弱,容易被各国利用其在原材料、技术或产品方面的市场地位行使地缘政治影响力,或扰乱市场以谋私利。在俄罗斯将能源武器化的同时,各国的经济都严重依赖着中国的稀土。她强调,中国的稀土开采量高达全球总量的60%,并拥有着全球近40%的储量。考虑到这些矿物和材料是全球航空、汽车生产、电池制造、可再生能源系统与技术制造的重要基石,中国在稀土上的控制力具有“地缘战略杠杆作用”。同时,中国还“在某些技术产品中建立相应的市场份额,并寻求在半导体制造和使用方面的主导地位”,并在努力实现这一目标的过程中“采用了各种不公平的贸易做法”。因此,美方希望欧盟能够加强与美国的合作,因为如果无法挑起美国和欧洲的对抗,中国就更有可能对欧美的要求作出积极的回应。美国和欧盟应该一起“鼓励中国放弃令人反感的做法”,从而“有机会在更公平的竞争环境中与中国竞争,这将有利于美国与欧洲的企业和消费者”。美国和欧洲应当考虑如何激励供应链向更多“受信任的国家”提供各种方面的“伙伴支持”,从而安全地继续扩大市场准入,并降低双方的经济风险。

同时,我们也要高度防范美国勾结中国内鬼及第五纵队故意对中国进行战略迷惑,让中国看不清真相,让中国一直处于麻痹状态,让中国对美国一直抱有幻想抱有期待不下彻底摊牌的准备决心。

美国正在故意在做一些事对对中国战略迷惑,目的是不想过早让中国对美失去幻想,不想让中国过早对美死心。美国很清楚如何吊着中国让中国始终对美抱有幻想,这种暂时让中国对美抱有幻想,是美国刻意为之的战略迷惑。而我们极少有人识破美国这种“故意让中国对美抱有幻想和期待”的战略意图。

在此引用一段我的曾经担任在外官员的朋友的话:美国从它的追求全球霸权总目标出发,长期以来,对中国制定有一个明确的长期的其核心始终不变的遏制打压中国的战略。而反观中国,在改革开放几十年以来,我们对美国,出于中国的发展需要一个和平的发展环境考虑,顾及到到美国在中国完成和平崛起总目标的进程中扮演的具有重要影响的角色,中国一直在寻求与美国建立一种“合作共赢”新的大国关系为目的的政策。而美国不同时期对华战略不变的前提下,具体做法有些调整,也会侧重某一方面。中国则是根据美国的做法调整确定相对应的政策和做法作为应对。因此,可以说,从战略层面上,似乎缺乏一个长期的、稳定的、明晰的、一以贯之的大战略。更多的只是一些阶段性的政策调整与做法变化。所以体现在处理与美国关系的时候,大多是被动应对。即使中美高层官员去年在安克雷奇会晤中,中方被逼无奈情况下做出了罕见的强硬表态,但是而后在处理对美国关系时,也还是斗争中期待美方的手下留情,对美斗而不破,争取转圜的意图比较明显,这种状况,可能仍然是我方的实际底牌。也因为在缺乏对美明晰战略的情况下,难以从根上扭转对美斗争大局的主动性。被动应对仍然是做法主流。从掌握对美斗争主动性有效性和稳定性考虑,这种状况确实有待改变。

这位朋友所言极是,我们目前对美还是抱有幻想和期待,不敢主动构思战略。还是处在人家动我们再被动应对的局面。

而且还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当前中国这种批评和指出当前对美根本问题的声音和文章总是在被打击和屏蔽删除声音,这种背后打击的势力可能是美国势力。我隐约感觉美国势力在全力清除中国国内的鹰派声音和呼吁国家放弃对美幻想的声音。美国想看到一个一直在麻痹在对美抱有幻想和期待的中国政府。很可能是官方内鬼对美勾结的人和美国里应外合在打击中国内部的警醒国家的声音。

美国动中国,正在有效和有力的利用中国内鬼里应外合打击中国内部忠言逆耳警醒国家的声音。如果国家看不到美国会有这种行为,那绝对是我们天真。我们论坛要高度防范这种内鬼,那些以危言耸听为幌子觉得国家不需要担心不需要准备批评我们是恐美症的,大概率都是有问题的。

美国对华接触几十年,不可能什么都收获不到,这几十年的中美人员往来,培养出一批的亲美公知、带路党、“第五纵队”的收获,绝对是有的。现在中美两国走向这种遏制与反遏制的局面,中国需要认真识别、积极收拾这些亲美公知、带路党、“第五纵队”。美国人这几十年对华接触政策收获的对中国的渗透和掌控成果还是很大的。

当前:中国大学里写论文的搞宣传的多,真正搞国际战略的敢不要饭碗献国策的人没有几个。有些大咖还以不献策为追求,不但自己不敢献策,还要别人也跟自己一样不献策。这就是中国很多大咖的没有担当不敢作为的真实写照。还骂不得他们,他们垄断众多话语权和平台,圈里的都重要人士他都熟悉,把他们得罪了在圈里则处处碰壁。所以说中国国际战略国际关系届话语权垄断是对国家来说极大的问题,让决策者听不到应该听的声音是很可怕的。垄断话语权的大咖自己不献策还批评大家献策提建议-本质上是通敌害国(帮了美国人极大的忙),犹如秦桧配合外国阻拦压制国内声音。非常可怕。垄断的现状也和决策层及各种平台有很大关系,如果他们足够明鉴,也不至于话语权被一些人垄断,只给他们机会成就了他们的垄断。

现在网络发达,其实很好的弥补了这个现状。以前发表东西只能走报刊媒体和期刊等,垄断的更严重。现在报刊媒体期刊没什么人看,基本也被社会淘汰的差不多。高层也越来越重视非官方审批途径出来的东西。

作者:彭胜玉(智库国际战略研究学者)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