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鲁宏:我来具体说说如何用大蒜防治新冠病毒?

编辑:家国人生 文章类型:综合资讯 发布于2022-11-23 14:19:07 共383人阅读
文章导读 世界各国、各地区的朋友们:大家好,我是中国江南大学药学院退休教师汤鲁宏,我向大家推荐我发现的一种防治COVID-19疫情的新方法。……

来源:家国人生

世界各国、各地区的朋友们:

大家好,我是中国江南大学药学院退休教师汤鲁宏,我向大家推荐我发现的一种防治COVID-19疫情的新方法。其方法简便易行、效果明显,几乎没有成本,并在全世界拥有极高的获得性,它就是我们日常所食用的大蒜。

大家对大蒜的抗菌效果多少都听说过,其实它对COVID-19也有特别的阻抗和杀灭疗效。大蒜防治瘟疫病毒,不仅是我国传统医学防治疫情的传统,同时也得到了现代医学和生物科学的证实,该方案在武汉基层社区防疫方面进行过规模使用,效果良好。我愿意把这种方法无偿、公开的向全球发布。

一、大蒜对于抗击病毒具有特殊功效

大蒜是一种药用历史十分悠久的药食两用植物。祖国经典医学认为,大蒜辛开排浊,生阳固脱,可祛五毒,药王孙思邈的《备急千金要方》里就有用大蒜塞耳鼻的方法治疗喉痹的记载。清代孙伟所著《良朋汇集经验神方》中亦载有“凡遇瘟疫盛行之时…出入可食姜蒜,或将蒜塞在鼻内亦可甚妙”的记载。

大蒜的核心关键有效成分,大蒜辣素(Allicin),学名二烯丙基硫代亚磺酸酯(Diallyl Thiosulfinate),不仅具有极强的杀菌效果,而且在体外和体内均已被证明是有抗病毒活性的。

对大蒜辣素敏感的病毒包括人巨细胞病毒,乙型流感病毒,单纯疱疹病毒 I 型和 II 型,副流感病毒 III 型,牛痘病毒,水疱性口炎病毒和人鼻病毒II 型等。

作用机理:由于活性氧的存在,硫代亚磺酸酯具有超强的硫交换能力,几乎可以秒杀所遇到的全部游离巯基,会对各种巯基依赖性酶系,尤其是巯基蛋白酶,产生不可逆的多重抑制作用。

凡属靠巯基酶系维持生命的病原体,从细菌、真菌、支原体,到病毒,均可被大蒜辣素杀灭。

二、什么是大蒜辣素(与大蒜素不是一回事)

一个多世纪前对破碎蒜瓣的水蒸汽蒸馏馏分进行的分析表明,其中存在着多种烯丙基硫化物。

然而直到1944年,Cavallito和他的同事才分离并鉴别出了应对破碎蒜瓣的显著的抗菌活性负责的组分。该化合物被证明是一种氧化了的硫化合物,被称为大蒜辣素,来自蒜科植物的大蒜的拉丁名称(Allium sativum)。

纯大蒜辣素是一种在水溶液中难溶混的挥发性分子,具有典型的新鲜破碎的大蒜的气味。大蒜辣素的化学结构的最后证明是在1947年,在证明了大蒜辣素可以通过二烯丙基二硫化物的温和氧化来合成之后。

在Stoll和Seebeck分离、鉴定并合成了氧化了的含硫氨基酸,其在蒜瓣中大量存在,被叫做蒜氨酸,之后,关于大蒜辣素仅存在于破碎的蒜瓣中的或是其在无嗅的完整蒜瓣中也存在的争论才得以解决。

人们发现,蒜氨酸是大蒜辣素的稳定前体,是通过被称为蒜氨酸酶的酶的作用转化为大蒜辣素的,所述的酶也存在于蒜瓣中。不同大蒜品种中的蒜氨酸和大蒜辣素的含量已有许多研究者进行过研究。

据报道差异相当大,从2.8 mg/g到罗马尼亚红中发现的7.7 mg/g。在压碎蒜瓣时,将蒜氨酸转化为有生物活性的大蒜辣素分子是非常迅速的,在几秒钟内完成。

蒜瓣是无臭的,直到被压碎。横断面研究表明,底物蒜氨酸和酶蒜氨酸酶位于不同的区室,这种独特的组织表明它是被设计为对抗土壤微生物病原体的潜在防御机制。

真菌和其它土壤病原体对蒜瓣的侵袭是通过破坏包含有酶和底物的隔室的膜开始的。这导致蒜氨酸和酶蒜氨酸酶之间的相互作用,其快速产生大蒜辣素,使入侵者失活。

所产生的反应性大蒜辣素分子的半衰期非常短,因为它们会与周围的许多蛋白质(包括蒜氨酸酶)反应,使其成为准自杀酶。

这种非常有效的组织确保了蒜瓣的防御机制仅在非常小的范围内和很短的时间内活化,而其余的蒜氨酸和酶蒜氨酸酶均保留在其各自的隔室中,并且在遇到后续的微生物攻击时可用于相互作用。

此外,由于大蒜辣素的大量生成对于植物组织和酶也是有毒的,将其限制在微生物攻击业已发生的区域内,产量非常有限且反应活性寿命很短,使植物的任何潜在的自我损害最小化。

三、大蒜辣素对各种病菌、病毒拥有抗病毒活性

破碎大蒜的抗菌性质已经知道很长时间了。各种大蒜制品均已显示出对革兰氏阴性和革兰氏阳性细菌,包括埃希氏菌属,沙门氏菌属,葡萄球菌属,链球菌属,克雷伯菌属,变形杆菌属,芽孢杆菌属和梭菌属,具有广谱的抗菌活性。

即使是耐酸的细菌,如导致肺结核的结核分枝杆菌,对大蒜也是敏感的。大蒜提取物抗幽门螺杆菌,导致胃溃疡的病原菌,也是有效的。

大蒜辣素的抗菌效果是广谱的。在大多数情况下,半数致死剂量( LD50)的浓度略高于一些较新的抗生素所需的浓度。

有趣的是,各种对抗生素已产生耐药性的菌株,如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以及大肠杆菌,肠球菌,志贺氏菌,痢疾杆菌,福氏弯曲杆菌和桑尼亚氏杆菌的多重耐药肠毒素性菌株均被发现对大蒜辣素依然是敏感的。

新鲜的大蒜提取物,已知大蒜辣素是其中的主要活性成分,已显示具有体外和体内抗病毒活性。对大蒜提取物敏感的病毒包括人巨细胞病毒,B型流感病毒,1型单纯疱疹病毒,2型单纯疱疹病毒,3型副流感病毒,牛痘病毒,水疱性口炎病毒和2型人鼻病毒。

大蒜辣素缩合产物阿霍烯似乎一般比大蒜辣素具有更好的抗病毒活性。阿霍烯被发现在被HIV病毒感染的细胞系统中阻断整联蛋白依赖性过程。有趣的是,有一些病毒,如大蒜植物病毒X,它们抗大蒜提取物的抗病毒作用。

四、大蒜辣素抗病毒方法为何没有形成制药

关于大蒜辣素的已被发现的大量生物活性的上述所有描述均本应已经推动该分子成为治疗用途的主要候选者。

不幸的是,到目前为止,制药公司没有对作为药物开发这种抗微生物分子和进行必要的临床前和临床有效性试验的投资感兴趣。这种不幸的情况的原因是,由于其在公共领域的长期存在,不能提供大蒜辣素的专利。

经济考虑会阻止具有极好药用性质的天然化合物到达那些最能从中受益的患者手中,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五、“口含蒜泥式呼吸法”自助防疫方法

大蒜辣素可以来自于新鲜大蒜的压榨,这种方法便于个体、家庭的自助式防护,全球获得性高,所需成本极低。

预防用量:每天1次,每次1 5分钟

治疗用量:每天3次,每次1 5分钟,至痊愈出院(或 20天)。

禁忌:食用级大蒜挥发物吸入,未发现不良反应

1.取蒜瓣1-2瓣,捣成蒜泥;

2.把蒜泥放在汤匙里,上覆一锡箔或玻璃糖纸,避免口腔粘膜跟蒜泥直接接触;

3.将汤匙含入口中,以嘴巴吸气、鼻孔呼气的方式,做深呼吸。每次嘴巴吸气时,均需吸满、把汤匙自口中取出并做吞咽动作,以确保大蒜辣素被吸入呼吸道深处直达肺部。然后再经鼻孔缓慢呼出,以尽可能延长大蒜辣素在肺部和呼吸道内的停留时间。这样的一次吸入与呼出算是一次完整的呼吸。这种呼吸动作需要持续进行10-15分钟;

4.10-15分钟后,将汤匙自口中取出,蒜泥丢弃即可。喜食大蒜的人亦可将蒜泥吃掉。

演示一下:

六、蒜基干粉吸入法

大蒜辣素也可以来自于用《大蒜辣素的稳定化与缓释技术》制备的专用蒜粉-蒜吸平,此法便于携带、使用和群体防治。

预防用量:每天1次,每次2粒 100 mg蒜粉胶囊(吸入1粒后隔10min再吸入一粒)

治疗用量:每天3次,每次2粒 100 mg蒜粉胶囊(吸入1粒后隔10min再吸入一粒),至痊愈出院(或20天):

禁忌:食用级大蒜挥发物吸入,未发现不良反应

用法:

1.取1粒胶囊放置在药粉吸入器具中,揿器具的按钮将胶囊刺破;

2.做2-3个深呼吸,将呼吸调匀;

3.将气呼尽后,立即口含药粉吸入口,用嘴巴充分吸气(应吸满并吞咽,以确保大蒜辣素被吸入呼吸道深处直达肺部);

4.屏住呼吸,以尽可能延长大蒜辣素在肺部和呼吸道内的停留时间;

经鼻孔缓慢呼出;

5.重复操作2-3,至胶囊中的粉剂被吸入完毕,感觉已无粉再被吸入。

操作要领:预先一定要做深呼吸,把呼吸调匀;把气吐尽再吸;器具的吸嘴一定要含紧、密闭不能留有缝隙;吸药粉的时候要猛的一下一次性吸到底,把气吸满。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