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巴国家主席访华:作为兄弟、同志和朋友的迫切访问

编辑:底线思维 文章类型:综合资讯 发布于2022-11-24 13:09:18 共154人阅读
文章导读 11月24-26日,古巴国家主席米格尔·迪亚斯-卡内尔访问中国。迪亚斯-卡内尔主席称:“此次访问将聚焦古巴政治和经济领域的优先事项,意在缓解由席卷全球的疫情造成的危机和影响。……

来源:底线思维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黛博拉·韦内齐亚尔

美籍记者、编辑,三大洲社会研究所研究员

11月24-26日,古巴国家主席米格尔·迪亚斯-卡内尔访问中国。迪亚斯-卡内尔主席称:“此次访问将聚焦古巴政治和经济领域的优先事项,意在缓解由席卷全球的疫情造成的危机和影响。对于古巴来说,美国的封锁加剧了这些负面影响。”

从全球南方人民的视角来看,没有其他任何国家像古巴一样长期面临如此严厉的制裁,同时却坚持社会主义道路、为其国民提供了巨大社会福利,并且在若干生物医药科技领域取得领先成就。但此时此刻,我正带着极大的担忧观察这个只有1132万人口的小岛。这面拉丁美洲的社会主义旗帜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困难。

高举社会主义旗帜的古巴

虽然国土面积和人口天差地别,古巴和中国有着深厚的历史渊源。1959年,菲德尔·卡斯特罗和切·格瓦拉推翻了作为美国仆从的独裁者,建立了西半球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随后又在1961年挫败了美帝国主义在猪湾的入侵。

1949年取得胜利的中国革命极大地鼓舞了古巴人民,格瓦拉自称是“毛泽东的小学生”。古巴革命的胜利又激发了拉丁美洲的左翼革命浪潮,智利的阿连德、委内瑞拉的查韦斯、阿根廷的基什内尔、巴西的卢拉、玻利维亚的莫拉莱斯等国家领袖都深受卡斯特罗的影响。毫不夸张地说,古巴不仅影响左翼势力及其领导人,还是拉丁美洲在普通民众中拥有最大威望的国家。它不畏强权,有尊严地维护自己的主权和利益,受到拉美人民的广泛赞赏。

在中国和古巴的领导人之间,过去和现在都存在着强烈的相互尊重。菲德尔·卡斯特罗在2004年写道:“客观上,中国已经成为所有第三世界国家最大的希望和最好的榜样。”十年后,他表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是他一生中遇到的最强大、最有能力的革命领导人之一。当卡斯特罗在2016年去世时,习主席亲自来到古巴驻中国大使馆悼念并表示,卡斯特罗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伟人,他为世界社会主义发展建立的不朽历史功勋、他对各国正义事业的支持将被永远铭记。”

和社会主义新中国一样,古巴在建立社会主义政权之后不久就展现出热情的国际主义精神。中国在1955年的万隆会议上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奠定了不结盟运动的基础。古巴则是拉美地区第一个加入不结盟运动的国家,并成为了不结盟运动的领导者之一,菲德尔和劳尔·卡斯特罗先后三次担任该运动的主席,为世界反帝运动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菲德尔·卡斯特罗(左)和劳尔·卡斯特罗(图片来源:社交媒体)

和社会主义新中国一样,古巴在自身还面临巨大困难时就对世界上更不发达的国家伸出援手。1970年代,仍处于贫困的中国援助建设了坦赞铁路,为当时刚独立不久、仍被葡萄牙殖民地(莫桑比克和安哥拉)环绕的赞比亚打通了出海口。70多名中国烈士在建设坦赞铁路的过程中牺牲。古巴则援助了阿尔及利亚、刚果、安哥拉、几内亚等非洲国家抗击殖民者、争取民族独立的斗争。古巴还培训并派遣了数以十万计的医疗工作者,给全球南方国家提供医疗援助。

社会主义古巴从1971年起开展了市场经济改革步伐,改变单一的经济结构、加速经济发展资。1982年2月,古巴颁布了关于吸引外国投资的第50号法。1992年2月,古巴政府对1982年制定的外资法人进行修改,放宽了对外资的限制。同年7月,古巴全国人大又将有关合资企业的条文纳入修改后的宪法,确定合资企业是古巴经济中的一种所有制形式。1994年10月,古巴政府宣布将包括糖业在内的所有生产部门向外资开放。1995年4月20日,古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其对外开放的步伐进一步加快。为使古巴更好地与世界经济接轨,1995年9月,古巴颁布新的《外国投资法》(第77号法令)及其他法规,对外国投资者采取更加灵活的政策,为其创造更为良好的投资环境。

古巴在教育、医疗等公共服务领域取得的成就显示了社会主义的优越性。1961年,古巴就已普及了基础教育。古巴的医疗体系更被公认是发展中国家的典范,2018年该国人均寿命达到78岁,与美国不相上下;婴幼儿死亡率、肺结核感染率等公共卫生重要指标甚至优于迈阿密和波士顿等美国大城市。新冠疫情爆发以来,古巴国内已有超过90%人口接种了本国研发的COVID-19疫苗。

古巴一贯将国际主义作为其社会主义实践的核心。自1960年向智利地震灾区派出第一个医疗队以来,古巴共计向非洲派出约7.6万名医务人员,在委内瑞拉等邻国还有超过2万人。他们拯救了数百万人的生命,改善了数亿人的生活。截至2014年,古巴医疗工作者在海外进行了12亿次会诊,照料了220万次分娩,并进行了800多万次手术。自2004年以来,来自拉丁美洲34个国家的300多万人通过“奇迹行动”恢复了视力或改善了眼睛的健康。

自COVID-19大流行开始以来,古巴已经向35个国家派出了42支医疗队提供援助。今年3月,自身经济困难的古巴还向非洲国家捐赠了45万支COVID-19疫苗。这款名为“Soberana 02”的疫苗不需要辉瑞或者莫德纳疫苗那样严苛的低温存储环境,并且儿童也能安全使用。

1998年底,当飓风“米奇”造成3万人死亡、250万人无家可归时,古巴医务人员赶赴中美洲。除了眼前的破坏,他们还震惊地发现整个社区缺乏医疗设施和人员。因此,1999年11月,菲德尔·卡斯特罗在哈瓦那为一所新的拉丁美洲医学院(ELAM)揭幕,为中美洲地区的学生提供免费医疗培训。他说,在那里毕业的医生每年能拯救的生命比在飓风中丧生的人更多。“也许未来20年没有飓风,然而没人会注意到有100万中美洲人民默默死去。”ELAM很快就招收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包括美国。到2019年,已有来自105个国家的2.9万名医生从这里毕业,其中一半是年轻女性,75%是农业工人的子女,代表了上百个不同的民族。

自2005年9月成立以来,古巴医疗队已经为21个受灾害和流行病影响的国家提供了医疗援助,救助了350多万人。2005年10月飓风“斯坦”过后,古巴的亨利·里夫国际医疗大队(Henry Reeve Brigade)首先被派往危地马拉。仅仅几天后,在一场造成8万人死亡、330万人无家可归的地震后,这支队伍又被派往巴基斯坦。在接下来的7个月里,2400名古巴医护人员在32家野战医院治疗了170万名病人。尽管古巴与巴基斯坦没有外交关系,但他们还是无偿地援助了这些医疗资源。

来自亨利·里夫医疗团的古巴同志援助委内瑞拉对抗新冠疫情。(图片来源:凤凰新闻)

正如中国成为全世界社会主义的成功典范,古巴也如同一面社会主义的旗帜飘扬在拉丁美洲,激发着一代又一代拉美人民的奋斗热情,让他们亲眼见证:主权独立和社会主义是有可能实现的。也正因为如此,从古巴社会主义政权成立之初,它就一直蒙受着美国全方位的残酷打压。

60年一贯的残酷制裁

在美国帝国主义者的眼中,一个社会主义政权存在于距离迈阿密仅仅90英里的地方,这种存在本身就是不可饶恕的罪行。自1959年古巴革命取得胜利以来,美国一直在阻碍这个小岛的独立道路。从1962年2月开始,美国封锁了该国与古巴之间的所有贸易活动。持续地封锁给小岛上的1100万人带来了极大的压力。

1960年,美国国务院的莱斯特·马洛里(Lester Mallory)写了一份关于古巴的备忘录。马洛里说,大多数古巴人支持卡斯特罗,没有有效的“政治反对派”可供美国煽动颜色革命。因此美国只有一个选项:给古巴制造经济上的不满和困难,引发人民的失望和不满,从而削弱古巴内部的团结。针对古巴的整个封锁政策都是以马洛里这份备忘录为基础的。

古巴人在应对这些制裁时一直很有韧性,这是现代历史上时间最长的封锁。2014年,美国对古巴的态度开始正常化,这一进程在2016年前总统奥巴马访问古巴时达到高潮。然而这一进程随着唐纳德·特朗普当选总统戛然而止。在过去的五年里,美国从特朗普进入白宫后实施了243项新的制裁来加强封锁。尽管拜登在竞选中承诺,与特朗普采取的方法相比,他将确保对古巴采取更平衡的外交政策,但在他当选之后,拜登还是继续加大对这个小岛的压力。

2017年,美国指责古巴政府使用声波武器攻击美国大使馆,造成一种被称为“哈瓦那综合症”的现象,这个谎言成为美国冻结与古巴关系的借口。旅游业开始崩溃,原来的每年60多万美国游客不再到古巴旅游,该岛失去了收入。特朗普任期的制裁导致西联公司(Western Union)在2020年中止了在该岛的业务,切断了普通家庭发送和接收汇款的能力。美国驻哈瓦那大使馆暂停签证服务后,自1980年以来最大的非正常移民潮就开始了,一些古巴人被迫跋涉中美洲或穿越佛罗里达海峡抵达美国。

2018年,迪亚斯-卡内尔当选为古巴国家主席。美国总统特朗普收紧了美国对古巴的封锁,阻止海外古巴人向岛内汇款,并将古巴重新列入美国的“支持恐怖主义的国家”名单;讽刺的是,古巴在哥伦比亚和平进程中的作用得到了美国官方的认可。这种巨大的压力伤害了古巴的经济,古巴开始出现燃料和食品短缺。而拜登政府保留了这些制裁措施的每一项。

2021年3月28日,几百名古巴民众组成的车队在首都哈瓦那举行游行,要求美国结束对古巴近60年封锁。(图片来源:新华网)

被美国指定为“支持恐怖主义的国家”,这极大地损害了古巴政府和人民,使其无法继续履行基本的国际贸易与交往的正常职能。美国政府对世界金融体系的巨大权力意味着银行和商人拒绝与古巴做生意,因为他们害怕美国政府以打破制裁令的名义对其进行报复。令人震惊的是,尽管医疗领域属于封锁的例外情况,但国际上的相关企业仍然拒绝向古巴出售原材料、反应剂、诊断试剂盒、药品和设备,以及古巴公共科学和保健系统运作所需的一系列其他材料。

当COVID-19大流行病袭来时,美国没有让古巴从其单方面的封锁中得到任何缓解。特朗普和拜登的制裁给古巴应对大流行病的能力带来了巨大压力。当Delta变异病例增加时,由于美国的封锁,古巴唯一的氧气厂无法运作,因为该厂无法获得进口备件,数以千计的古巴病人艰于呼吸,有限的氧气不得不被配给。

由于华盛顿的拉丁美洲疫苗分配计划名单把古巴排除在外,2020年5月17日,迪亚斯·卡内尔召集了古巴的科学家,并告诉他们:“没有人会给我们疫苗,我们需要一种保证我们主权的古巴疫苗。”到7月下旬,第一瓶古巴候选疫苗已经准备就绪。不久之后,古巴已经有了5种候选疫苗,其中3种已经投入使用,另外两种处于临床试验的最后阶段,其中包括一种鼻腔吸入式的疫苗。考虑到古巴只能够投资5000万美元来开发这些疫苗,这是一个了不起的科技成就。

在COVID-19大流行病期间,古巴取得的成绩让仅仅90英里外的美国相形见绌。古巴再次证明了其革命进程对人民的关怀,古巴只有9.82%人口感染、0.08%人口死亡,其公共卫生保健的例子值得全世界学习。这个国家不是一个支持恐怖主义的国家,而是一个支持全球福祉的国家。尽管拥有全世界最强的经济和军事实力,美国至今已有29.55%人口感染COVID-19、0.33%人口因此死亡。美国对古巴的制裁政策贯穿着一种深刻的报复色彩,因为他们不能容忍社会主义公共政策的优越性在这个身边的小岛上形成鲜明对比。

危机边缘的古巴

我认识的古巴人民是坚毅勇敢乐观的人民。但是长期处在美国严密封锁中饱受煎熬、没有任何喘息的机会,该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开始萎缩。政府和其他实体无法从海外再购买食品、药品和石油,因为国际银行界拒绝处理这些基本商业交易。在这种严峻的情况下,意外灾害给这个已经困难重重的小岛造成的打击就更加沉重。

今年8月5日,位于哈瓦那以东65英里的马坦萨斯(Matanzas)的一个主要石油储存设施被雷电击中,造成一个装有2.5万立方米原油的油罐起火。巨大的火灾在马坦萨斯肆虐5天,烧毁了4个储油罐,摧毁了这个主要原油进口和存储基地约40%的石油储备,并造成了大范围地停电。马坦萨斯省乃至全国居民的电力供应和医疗服务都遭受了直接的影响。

祸不单行,今年9月27日,飓风“伊恩”袭击了古巴西部的比那尔德里奥(Pinar del Río)省。持续的风速约为每小时125英里,在古巴上空徘徊了8个多小时,吹倒了树木和电线,造成了前所未有的破坏。原本就因缺乏大修而问题重重的电网崩溃:整个岛屿——包括哈瓦那——在3天多的时间里没有电。古巴人不得不扔掉需要冷藏的食物,从而面临直接的饥饿危机。到10月1日,即飓风登陆后不到5天,哈瓦那82%的居民才恢复了供电,西部地区维修工作仍然正在进行。

伊恩飓风的长期影响还有待评估,有人认为损失将超过10亿美元。超过8500公顷的农田受到了洪水的冲击,其中香蕉作物受到的影响最大。古巴经济重要收入来源的烟草业将面临严重的打击,因为占全国烟草产量65%的比那尔德里奥省有5000个农场被摧毁。比那尔德里奥的烟农Hirochi Robaina写道:“那是世界末日。一场真正的灾难。”

拉丁美洲国家和在美国关心古巴的人们的目光转向华盛顿——看它是否会将古巴从支持恐怖主义的国家名单上删除、并结束制裁来帮助古巴人民获得国际人道主义的援助。美国政府当然没有取消制裁(也没有哪怕只是提供一个有时间窗限制的“临时豁免”),来自迈阿密的神秘势力还加紧在Facebook和WhatsApp上释放出大量信息,将绝望的古巴人煽动到街上。在哈瓦那,成百上千居民分布在城市的各个角落,敲打着锅碗瓢盆,要求得到水、电和食物。

三级飓风“伊恩”2022年在古巴西海岸省份比那尔德里奥登陆。当晚,西部多个省份首先断电,整个电网随后瘫痪。(图片来源:央视新闻)

外国记者急切地期待着激烈镇压和大规模逮捕的场面,但这一次古巴的反应又一次让西方媒体失望。共产党领导人来到抗议现场,与人民对话。负责党的国际关系部门的安赫尔·阿尔祖阿加·雷耶斯(Angel Arzuaga Reyes)谈到他在Diez de Octubre街区的经历时说:在那些紧张的时刻,尽管国家领导的出现无法做出承诺或立即解决问题,但可以向因为生活受困而不满上街的居民提供一手解释和必要的信息,建立党在人民中的信心。

古巴人民有着坚韧不拔的历史。许多古巴人以笑脸面对危机,并在危机中奋斗。飓风过后仅几天,我的朋友走在哈瓦那大街上,发回复苏迹象很明显的照片:不停工作的电工大队在创纪录的时间内重新恢复了电力,志愿者们清理了城市的大部分地方,几乎没有留下飓风伊恩破坏的痕迹。向土耳其租借的发电船已经开始缓解用电紧张的情况。阿尔及利亚总统承诺将为古巴援建一个太阳能发电站,并恢复对古巴的燃料供应,使古巴能够重启发电厂、停止断电。国家主席迪亚斯-卡内尔自9月27日先后4次访问比那尔德里奥省,在焦虑的人群中说:“我们不能投降或双手叉腰旁观。”克服灾害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但古巴人决心克服所有遇到的障碍。

美国的封锁与一再加码的制裁是古巴社会主义建设与发展面临的最大挑战。世界上还有大约30个国家受到美国的单方面制裁,其中社会主义古巴遭受的封锁是时间最长、程度最严重的。经受了60年的残酷封锁之后,古巴的经济基础已经非常脆弱,COVID-19大流行病和意外灾害更令这个小岛雪上加霜。如果古巴的社会主义政权被一场颜色革命颠覆(这绝非不可能发生,美国一直将其作为一项重要任务在推进),整个拉丁美洲的进步和反帝趋势都将遭受沉重的打击。

虽然美国是世界上最暴力、最危险的霸权主义国家,然而,我们每天都能看到美国的经济、政治、社会的盔甲出现新的裂缝。许多拉美国家都选出了反抗美国殖民控制的领导人。几个重要的非洲国家拒绝跟随美国疯狂地扩大北约。最近在亚洲召开的APEC系列会议也表明,亚洲国家不会允许这一区域因为美国霸权的插手而发生混乱。

一系列的趋势都表明,制裁强权与社会公理的斗争还在持续,多极化新世界已经诞生,美国在拉丁美洲的霸权也在进一步动摇,因此,包括中国在内的一切热爱和平的国家与人们,都应当自信地给予古巴更多的关注和支持。迪亚斯-卡内尔主席此时此刻来到北京,这真是一场及时的、迫切的访问!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