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场重要会议上,中美"尖锐交锋"

编辑:观察者网 文章类型:综合资讯 发布于2023-01-30 14:34:07 共660人阅读
文章导读 据路透社1月28日报道,中美官员在日内瓦时间周五(27日)的世界贸易组织(WTO)会议现场,就贸易争端问题展开“尖锐交锋”。……

来源:观察者网

► 文 观察者网 杨蓉

据路透社1月28日报道,中美官员在日内瓦时间周五(27日)的世界贸易组织(WTO)会议现场,就贸易争端问题展开“尖锐交锋”。

中国常驻世贸组织代表李成钢在现场发言中怒斥美国是“单边主义霸凌行径的实施者”“多边贸易体制的破坏者”“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的扰乱者”,美国常驻世贸组织副代表玛丽亚·佩根则声称中国对美产品采取“非法的单边报复措施”,反指中国“试图利用WTO争端解决机制(DSB)保护其非市场政策和行为”。

最近几周,世贸组织接连做出了多项不利于美国的重要裁决,其中也包括对华钢铝关税与涉港产地标记等纠纷,美方日前刚刚对此提出上诉。但其上诉最终很可能无果而终。瑞士通讯社指出,由于美国政府的阻挠,世贸组织的上诉机构已实际陷入“停摆”。

路透社报道截图

据路透社获得的发言稿,中国代表李成钢27日针对美方提起的一系列上诉指出,“美国这些令人不安的行为清楚地描绘了美国单边主义霸凌行径实施者、多边贸易体制的破坏者和全球产业链供应链扰乱者的形象”。

李成钢表示,中方倒希望美方会表现出应有的“自我克制”,不要对每一份不利于自己的专家组报告都提出无效上诉,这种无从上诉的局面正是美国自己制造出来的。

另根据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网站发布的发言稿,美方对中国钢铝关税争端被列入会议议程“感到遗憾”,并指责中方对美国出口产品实施“非法的单边报复性措施”。佩根声称,“只会为保护中国非市场政策和行为服务的世贸组织,不符合任何人的利益”。

她还说,美国不会把对其基本安全的决策权交给世贸小组。“70多年来,美国的立场非常明确,即国家安全问题不能在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中得到审查……美国不能支持专家组通过这些有根本缺陷和破坏性的报告。

对于中方的高调批评,佩根当天晚些时候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试图淡化其影响,称这没有意义。“你想怎么说我们都可以,”她说,“我们会继续和中国谈判。”

2021年7月15日,中国常驻世贸组织代表李成钢在日内瓦接受路透社采访。图片来源:路透社

佩根此前宣布,就中国、挪威、瑞士、土耳其诉美钢铝关税案这四项裁决,以及有关香港出口产品原产地标记措施的裁决,美国已对正式对世贸组织提出上诉。

法新社27日报道称,世贸组织去年12月发布的系列专家组报告,已经驳回美方援引《1994年关贸总协定》安全例外条款进行的抗辩。对于美国要求香港制造的商品出口至美国时,其原产地标注从“香港”改成“中国”的新规定,世贸组织上月底也已裁定这种做法不符合关于原产地标记最惠国待遇的要求,建议美方纠正其规定。

2018年3月,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宣称大量进口商品流向美国“威胁国家安全”,并以此为由对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分别加征25%和10%的关税,报道指出这与美国所标榜的自由贸易原则背道而驰。其继任者拜登采取了不那么激烈的调门,但继续借口“国家安全”延续了这项关税。

其他相关国家也对此表示高度关注。瑞士通讯社27日指出,根据瑞士联邦经济事务秘书处(SECO)的说法,美方的上诉有可能“无果而终”。世贸组织上诉机构原本通常有三个月的时间对提出的任何上诉进行裁决,但由于特朗普政府一直阻挠新法官的任命,并要求进行大幅度的改革,这个被誉为“世界贸易最高法院”的上诉机构从2019年底冻结至今。路透社将此形容为“法律炼狱”,因为后续经济赔偿也因无效上诉而无法落实。

而在拜登上任后,美国政府同样抵制了世贸组织成员要求批准法官任命的呼吁,并一直在领导关于如何重启世贸组织争端体系的谈判。佩根在27日的采访中首次公开评论了这些闭门谈判,称华盛顿“非常致力于”改革,其目标是在2024年以前建立一个全面运作的新争端机制。

当被问及是否有可能恢复上诉机构时,佩根并没有排除这个可能性,但认为“它需要大量的改造”。她说,在过去的一年中,美国与70多个国家就12个改革主题进行了磋商。她拒绝透露具体细节,只表示这些建议将用调解等方法来替代正式争端。

2023年1月27日,美国常驻世贸组织副代表玛丽亚·佩根在日内瓦接受路透社采访。图片来源:路透社

“2022年过去了,毫无疑问,拜登政府同上届政府一样致力于破坏基于规则的国际贸易体系。”澳大利亚东亚论坛网站23日的社论指出,从寻求限制中国参与半导体行业的《芯片与科学法》,到大规模支持本国企业的产业政策并退出开放贸易的《通胀削减法案》,美国如今已经转身成为了国际贸易体系的总破坏者。

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SIS)国际商务专家威廉·赖因施(William Reinsch)认为,在迫使各国在美国与中国之间作出抉择时,“美国所寻求的其他国家政策的变化在经济上或政治上绝不是毫无代价的,但到目前为止,美国似乎尚未准备为此付出代价”。

“有一件事是世界上其他国家可以绝对肯定的。对于影响国家经济政策良好实施的美国国家政策的失灵问题,目前还没有快速解决的办法。一个过去可能难以想象的现实情况是,美国在开展健全的国际经济外交方面给了自己一张红牌,并很可能在未来数年的国际经济博弈中出局。”文章写道。

来源|观察者网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