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警告欧盟:在针对中国上多走一步,都会伤己

编辑:观察者网 文章类型:综合资讯 发布于2024-02-24 13:05:33 共653人阅读
文章导读 据路透社报道,当地时间2月22日,梅赛德斯-奔驰集团股份公司董事会主席、首席执行官康林松(Ola Källenius)在公布企业年度业绩后警告称,……

来源:观察者网

据路透社报道,当地时间2月22日,梅赛德斯-奔驰集团股份公司董事会主席、首席执行官康林松(Ola Källenius)在公布企业年度业绩后警告称,欧盟加大任何针对中国的保护主义举措力度,都将对欧洲这样的经济区域造成破坏性影响。

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称,康林松当天还表示,尽管地区冲突和地缘政治紧张局势不断升级等背景让宏观经济环境“充满挑战”,但梅赛德斯-奔驰不会缩减对未来发展的投资,目前没有退出任何市场的计划。

这位德国汽车巨头掌门人上个月曾发出警告,在供应链整合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全球化之际,汽车行业面临保护主义抬头的威胁。

当地时间2024年2月22日,德国斯图加特,梅赛德斯-奔驰集团董事会主席康林松出席梅赛德斯-奔驰集团年度业绩会议。(图源:视觉中国)

当地时间2月22日,康林松出席在德国斯图加特举行的梅赛德斯-奔驰集团年度业绩会议。2023年度财报显示,这家德国汽车制造商2023年营收1532.18亿欧元,同比增长2.1%;净利润为145.31亿欧元,同比下降1.9%;工业业务自由现金流达到113.16亿欧元,同比增长39%。

其中,2023年第四季度,梅赛德斯-奔驰集团营收402.61亿欧元,高于市场预期,同比下降1.8%;净利润为31.6亿欧元,同比下降21.5%;工业业务自由现金流达到34.42亿欧元,同比增长39%。

在公布好于预期的现金流后,梅赛德斯还宣布了一项30亿欧元的股票回购计划。

据美国《财富》杂志网站报道,梅赛德斯-奔驰股价当天应声上涨4.6%,创下一年来最大单日涨幅。康林松表示,如果该集团能够像过去几年一样保持自由现金流的话,有可能进行额外的回购。

这家德国企业计划销售更多像S级这样的高端汽车,以提高利润,并为成本高昂的电动化转型提供资金。

投行杰富瑞(Jefferies)分析师22日表示,尽管收益方面没有出现重大意外,但现金返还政策是“一种信心的标志,符合高端/奢侈品的定位,(股票)回购将保持每股收益(EPS)增长”。

“今天,我们展示了梅赛德斯-奔驰汽车非常强劲的业绩,也是我们轻型商用车部门表现突出的一年。”康林松说道。梅赛德斯-奔驰轻型商务车业务全年销量达到创纪录的44.78万辆,同比增长8%,销售额为203亿欧元,同比增长18%。

不过,康林松称,供应限制在2023年下半年对集团产生了影响,这一影响会在2024年第一季度持续。

梅赛德斯-奔驰集团发出警告,关键零部件的供应链瓶颈仍是一个“重大风险因素”,并称地缘政治事件和贸易政策存在“异常的不确定性”,尤其是俄乌冲突、中东冲突以及西方大国与中国之间的贸易问题。

随着通货膨胀和供应链成本上升,该集团预计2024年增长将持平,而乘用车业务的调整后销售回报率预计将从2023年的12%-14%下滑至10%-12%。

康林松当天对CNBC表示,集团已经做好准备,能够克服各种宏观经济逆风。

他称,该集团正与合作伙伴一起解决供应限制问题,现在正在增加过去几个月准备好的产能,“在第一季度和即将结束的时候,我认为我们将解决这些问题,这样在第二季度我们就可以恢复到更正常的供应状况。”

他承认宏观经济环境“充满挑战”,但表示梅赛德斯-奔驰不会缩减对未来发展的投资。

“这并不意味着我们要退出任何一个市场,我们总是试图在我们活跃的150多个国家中发掘我们最大的潜力。”康林松表示。

他补充称,该集团没有削减投资,而且处于历史上最高的投资水平,准备推出全新一代的产品,其中一些将在今年推出,“但真正的产品攻势,尤其是在纯电动汽车领域,这场攻势将从2025年开始,持续到2026年甚至更久。”

路透社注意到,在宣布集团年度业绩后,康林松表达了对欧盟挥舞贸易武器的担忧。他称,欧盟加大任何针对中国的保护主义举措力度,都将对欧洲这样的经济区域造成破坏性影响。

实际上,康林松近期已多次表达对西方集团保护主义的担忧。

据英国《金融时报》1月6日报道,康林松表示,在供应链整合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全球化之际,汽车行业面临着保护主义抬头的威胁。

从2019年起执掌梅赛德斯-奔驰的康林松指出:“在政治上,过去三、四、五年来出现了保护主义加剧的趋势,这是企业将必须应对的问题。”

报道称,半导体短缺和美国限制部分芯片对华出口在一定程度上推动汽车行业将部分采购区域化,但康林松认为,这种做法存在局限性。

“相信我们可以回到一个一切都只靠自己、只为自己的世界……这不是成熟行业的运作方式。”他指出,任何一款梅赛德斯-奔驰汽车的制造都“几乎涉及五大洲”。

去年9月,康林松在接受美国彭博社采访时表示,应该保持市场开放,因为“开放市场是增长的动力,也是创造财富的动力”,且汽车产业依赖于全球供应链。彭博社称,康林松意在表明,试图与中国“脱钩”的措施将对良性竞争和全球汽车供应链构成风险。

去年4月,康林松接受德国《图片报》采访时表示,切断对华经济联系是不现实的,这样做将让德国大部分产业面临风险。他认为,欧洲应在经济增长和气候保护领域寻求双赢,而不是“相互对抗和竞争”。

针对美欧近日传出对华电动车采取贸易保护主义措施,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毛宁2月20日在例行记者会上应询表示,分工合作、互利共赢是汽车产业链的一个显著特点。中国汽车产业的跨越式发展,为全球消费者提供了高质量、高性价比产品。有关国家以“去风险”为名,构筑“小院高墙”,不追求“跑得更快”,却试图“绊倒别人”,看似赢了,实则输掉了自己的长远发展,也拖累了世界的进步和繁荣。

来源|观察者网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