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菲都没胆启动“美菲共同防御条约”

编辑:底线思维 文章类型:综合资讯 发布于2024-04-02 16:23:02 共292人阅读
文章导读 自3月23日中国海警以水炮阻止菲船向仁爱礁运送建筑物资后,南海局势再度升温。……

来源:底线思维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雁默

台湾自由撰稿人

自3月23日中国海警以水炮阻止菲船向仁爱礁运送建筑物资后,南海局势再度升温。虽然中方打一开始就认定“仁爱礁碰瓷事件”将是长期的灰色地带对抗,但在事件后一周,小马科斯政府放出风声,称下一次运送物资考虑用军船,而不是民船。

此言一出,四方哗然。菲律宾政府现在就放大招,是错估形势,还是想画下休止符?

很简单地推论:如果菲方用军船运送物资,中方要用什么船进行拦截?如果是中军船对上菲军船,美军船要不要介入?如果美军船也介入,算不算启动“美菲共同防御条约”(MDT)?如果启动MDT,对拜登的选情是好是坏?对菲律宾的发展是好是坏?

这里也简单说下结论:“美菲共同防御条约”是摆设,虚张声势用的,至少在美大选结束前,实质没用。

美印太司令部司令阿奎利诺扬言,若菲国水手或士兵死亡,该国可启动MDT。这话说得凶狠,但实质上不啻在说“不会启动MDT”,因为启动MDT就是中美热战。此外,也不会有谁死亡,就算有人死亡也是意外,光是调查真相就会拖很久,致使“MDT启动与否”沦为外交骂战,而不是真的开战。

约翰·阿奎利诺(图源:美国五角大楼网站)

从小马科斯角度看,“启动MDT”的机率也接近零,因为此举形同政治自杀。对于这个扮猪吃老虎的政客而言,最大利益是“斗而不破”。在中美博弈的环境里,地缘政治斗争是可以盈利的,但要谨慎进行控温,温度爆表就会破,一破就全完了。

现在各方都已经看得很清楚,围绕在仁爱礁问题上,美方利益是干扰中国,小打小闹即可,与此同时,扩大美军在此地区的存在感;菲方利益是借美国之力搞发展,打闹是为了测试美方底线,并图着多要点好处。

换言之,我们很快就能从菲律宾下次运补是否使用军船的行为,看到美方的底线,而华盛顿会视选举需要拿捏分寸。但无论如何,“启动MDT”对美菲大不利,尤其是菲律宾。

从小马科斯视角看MDT

截至目前为止,小马科斯的亲美远中政策已赚得满盆满钵,首先是清理前总统杜特尔特有形无形的政治遗产,改变利益结构,重塑利益集团。此一工程需要仰赖美国大力支持,而最为可口的就是来自美国的投资。

但美菲若启动MDT,美资还会来吗?

家族利益结构且不论,小马科斯显然希望大力促进菲国的产业发展,去年递出了投名状后,让美方龙心大悦。雷蒙多于3月12日在马尼拉称,美在菲投资已超过10亿美元,同时发出豪语,要将菲国的半导体产业规模从现在的13家,增加一倍。

雷蒙多不忘强调,菲律宾是唯一获得“总统贸易与投资代表团”访问的国家。她的行李箱里还藏着印太司令部司令阿奎利诺,来菲国毕业旅行的,这个访问团“军民两用”。

还有人记得“印太经济框架”(IPEF)吗?经过一年多的痛苦摸索,美方终于确定,对该框架抵触最小的是菲律宾,并决定将菲国作为“IPEF殖民示范国”,而小马科斯要透过修宪,实现再次被美国殖民的壮举。

这是妥妥的儿皇帝特征。

不过,IPEF基本已经没戏了,因为美国政客对四大支柱中的“公平和有弹性的贸易支柱”不买单,尤其是摇摆州民主党籍政客,全力反对贸易支柱。事实上,连美国贸易代表署(USTR)也已成了冷衙门,负责亚洲和非洲事务的副局长莎拉·比安奇(Sarah Bianchi)于一月辞职。

IPEF本来就不被看好,说到底,就是美国不愿意给出糖果,但雷蒙多在马尼拉坚称IPEF已取得重大进展,今年,美商务部计划将美商纳入IPEF的具体方法。

让美国民营部门投资IPEF成员国,是该框架唯一受到成员欢迎的部分,且早已在东南亚各国展开谈判,而雷蒙多说今年才要给出具体办法。

小马科斯相中的就是美资,以及随美资而来的技术,但开放外资落地并符合IPEF要求,菲律宾必须修宪,而修宪是政治问题,反对势力必然大反扑。

2024年3月6日,菲律宾总统费迪南德·小马科斯表示,南海碰撞事件不是援引《美菲共同防御条约》的时机或理由。(图自美媒)

菲国目前的宪法于1987年实行,否决的是小马科斯爸爸的宪法(1973年),当前的宪法对外国公司所有权实施限制,遭外商嫌弃是保护主义。小马科斯为了“引清兵入关”蹭IPEF,希望修宪拆掉围篱,而这当然动到了本土利益结构的蛋糕。

此外,小马科斯也批评目前的任期限制没有意义,因为政治仍是家族事业,任期限制没有改变菲国政治结构,因此希望修宪取消任期制。

取消任期制形同捣毁菲国长久以来的政治“习俗”与结构,小马科斯借美国之力想为菲国来个政治大洗牌,野心不可谓不大。而从台湾经验约略可以预判,有美国在背后频出阴招,小马科斯成功踩扁主要对手杜特尔特是大概率结果。

目前杜特尔特手上的资源已不多,能做的就是掀起骂战,搞政变不可能,毕竟军方亲美。其女萨拉(现任副总统)在2028年若能成功与南吕宋几个家族结盟,或许还有胜选机率,但小马科斯不是省油的灯,既然引了清兵入关,就会做到抄家灭族的境界。

由小马科斯表弟马丁·罗穆尔兹(Martin Romualdez)掌握的众议院,在3月以288票赞成、8票反对和2人弃权四读通过经济限制条款宪法修正提案,预计在2025年期中选举时,一起交付公投。尽管参议院为此炸了锅,连小马科斯的姐姐艾米(Imee Marcos)都声明谴责,但此案明年估计仍会过关。

只要成功取消宪法中的经济限制,美资与外资一进来,新利益结构成型,小马科斯想再修宪取消任期制就容易得多。换言之,“贪腐的马科斯”重返菲律宾长期执政,并非不可能。

而小马科斯这诺大的野心,其实现基础就是与中方斗而不破,不能启动MDT。在这方面,菲国与美国利益是一致的。

菲国前总统阿罗约近日表示,领导人态度强硬的发言,主要是为了表达国内的情绪,让世界能关注到菲律宾的声音,但不代表想挑起战争。简单说,这叫做“出口转内销”,小马科斯、赖清德乃至拜登,都是如此。


2024年3月27日下午,菲律宾前总统阿罗约出席博鳌论坛时表示,领导人态度强硬的发言,主要是为了表达国内的情绪,而无意挑起战争。(图源:观察者网)

如此说来,派军船运捕就是高风险决策,除非菲方评估中方会无底线战略容忍,否则不会火中取栗。而若小马科斯真派军船运捕,中方就不必怕事大,以眼还眼,怕事大的绝对是美菲两国。

从美军视角看MDT

紧接着雷蒙多之后,国务卿布林肯也出访马尼拉,就南海争议重申对菲律宾防务承诺。当然,抗议民团也“热烈欢迎”布林肯,摇旗呐喊抗议小马科斯协助“帝国主义”在菲律宾扩张。

来自帝国主义“坚若磐石”的承诺是,今年度的美菲“肩并肩”(Balikatan)联合军演,将于4月22日至5月8日举行,演习将在吕宋岛中部、巴拉望岛西部进行,并研议纳入北方的巴丹群岛。

巴丹群岛,此前提过,是菲国最接近台湾地区的(争议)领土,美国准备四月要在此布局民用港口与军事基地,等于是介入台海战争的补给中继站。换言之,在启动MDT前,美军还有很多布局尚未完成。

巴丹群岛地理位置(图源:网络)

根据“南海战略态势感知计划”的揭露,简要总结2023年美军在南海的活动,整体而言是增强的:

3个航母打击群6度进入南海活动,多从巴士海峡进出,演训规模扩大、演习科目增加;2个两栖戒备群进入南海,展现“远征前进基地作战”(EABO)等作战概念的能力;11艘攻击核潜舰和2艘战略导弹核潜舰前往包括南海在内的西太平洋地区执行战略巡弋任务,展现威慑力;以及16批、30架次B-52H或B-1B轰炸机进出西太平洋地区。

再者,就是盟国联合军事行动显著增强,菲、日、澳连成一个态势感知网与军售网,构成拜登式的“民主威慑结构”,其布阵确实充满冷战态势。

相较于日本岸田政权与韩国尹锡悦政权,小马科斯目前的政治地位相当稳固,玩得起“远中”,也玩得起修宪。对华盛顿而言,小马科斯的听话程度仅稍逊于台湾民进党,自然是最佳看门狗。因此,个人不认为小马科斯会拒绝让美军进驻巴丹群岛,重点是美军敢不敢进驻而已。

解放军进入西太平洋的两条通道是宫古海峡与巴士海峡,美军两条都想切断,也在积极布局。事实上,个人猜测,“仁爱礁碰瓷”是为了掩护美军进驻巴丹群岛的表演,目的在转移中方的注意力。

这便是为何在金门撞船事件后,个人主张大陆海警要开到台湾地区经济海域范围,尤其是南边的台菲经济海域重叠处维权,以预防台菲勾搭在一起。小马科斯必然很想与赖清德谈联合防务合作,只是在等美国主子下令而已。

巴丹问题就是指向台湾问题,事涉内政,而不只是中菲外交问题。

接任阿奎利诺的帕帕罗(Samuel Paparo)更反华,美国印太司令部只会更积极与盟国连结抗中,而小马科斯很愿意接旨。菲国政坛的内斗中显示,小马科斯确实心狠手辣,不会怕触碰台湾问题,目前的克制只是在等待神谕。

美军的布局还未完成,因此除非万不得已,启动MDT的机率很低。本月中方外交部与军方接连对仁爱礁事件强硬表态,应该是警告美菲两国,此事件的回旋余地已然耗尽,再升温就是摊牌,不如此,美菲必然还会再推进。

什么是东方智慧?

最近两次看到有人说,要用东方智慧建立南海规则,我不太懂这是什么意思。中国古代的智慧,就是朝贡制度。什么是朝贡制度?即你认我当大哥,并送点小钱,我还赠你大钱,大家和平相处。

以前周边小国很喜欢向中国朝贡,因为每次朝贡都可捞一大笔,相对地,中国就有点烦不胜烦,但为了和平共处,也就忍耐吃点亏吧,反正中国很会赚钱。当然,对孱弱的小国,中国会给予安全保障,比较强大的邻国就和亲。

问题是,朝贡制度并非万灵丹,小邻居与大邻居都随时可能“变节”。

中国没给菲律宾大钱吗?如果菲国需要安全保障,中国会不给吗?答案都是肯定的,但就是有小国为了内部的政争,选择去抱另一个大国的大腿。此一事例,历史上多不胜数,古今中外皆然,因此问题并不是出在“东方智慧”云云,而是永远有邻居在闹家变,闹大了就影响到与我们的关系。

解决之道是“恩怨分明”。诸葛亮治国,开诚心,布公道,但其基础是“用法严峻”,否则诚心没人当回事,公道有理说不清。简言之,就是“立威”二字。

立威次数不必多,一次足矣。按美国与菲国当下的处境,北京不必多言,作势摊牌即可,对方就怂了,往后就比较省心了。我认为这就是东方智慧。

“美菲共同防御条约”有用吗?就吵架时拿来用而已,纸老虎特别爱用,但没人想真打。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