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国急需的出海通道何时能打通?

编辑:底线思维 文章类型:综合资讯 发布于2024-07-08 15:04:37 共152人阅读
文章导读 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24年来首次访问朝鲜,此次访问受到广泛关注。……

来源:底线思维

苏米亚

蒙古国人,蒙古贸易与发展银行风险分析师

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24年来首次访问朝鲜,此次访问受到广泛关注。大多头条新闻都集中在普京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签署的《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条约》。条约的签订意味着朝俄关系得到进一步加强。可以说,这是自冷战之后,两国间最重要、影响最深远的协议。然而,另一项突破性进展却鲜为人知。

2024年6月19日,俄罗斯总统普京抵达平壤,对朝鲜进行国事访问。IC Photo

朝俄双方还签署了关于建设一座横跨图们江的跨境公路大桥的政府间协议,这座大桥涉及中俄朝三方。此前,图们江上有一座连接俄罗斯和朝鲜的铁路大桥。然而,这座大桥建于冷战初期,只有9米高。因此,它阻碍了东北亚各国商船对图们江的进一步开发和利用。

长期以来,图们江一直是东北亚地缘政治的焦点。图们江流经中国、朝鲜和俄罗斯,不仅是三国的天然边界,也是中国通过俄罗斯和朝鲜接壤河段后直达日本海的潜在出海口。然而,长期以来,由于历史遗留问题和当前政治条件等复杂因素的制约,这条河流的战略价值并未得到充分发挥。

2024年5月普京访问北京期间,中俄双方就图们江入海口问题达成协议。双方在联合声明中都明确表示,将就俄罗斯支持中国船只在图们江下游航行一事与朝鲜开展建设性对话。今年6月,普京在访问朝鲜期间宣布将在图们江上修建一座新的公路桥,作为铁路桥的替代和补充。不过,现有的大桥是重建并抬高,还是被废弃取代,还有待观察。

图为在吉林省珲春市防川村远眺图们江上的俄朝友谊大桥和远处的日本海。IC Photo

这一切对蒙古意味着什么?

在最近俄罗斯与朝鲜签署的条约中,某些内容与2019年俄蒙签署的条约类似,但现在俄罗斯面临的亚太环境和国际局势已截然不同。

2019年,蒙古希望将自苏联解体以来,停滞了近30年的俄蒙双边合作提升到更高水平,与快速发展的对华关系相平衡。目前,与对华关系相比,蒙古与俄罗斯加强合作的愿望尚未完全实现。

一方面,俄罗斯对蒙古的政治和安全影响日益增长。其意图遏制、限制蒙古相对自由、积极的“第三邻国政策”和外交活动。乌克兰战争后,俄罗斯自身陷入孤立,这种情况也更为严重。另一方面,俄罗斯和蒙古的经贸关系却没发生任何改变。蒙古每年都要从条件艰苦的南部戈壁地区开采煤炭、铜和其他矿产以向莫斯科支付外汇。蒙古人民对长期失衡的对俄贸易关系并不满意。

在此背景下,若中国、朝鲜和俄罗斯之间在贸易和过境运输领域的合作取得突破,通往朝鲜海港的“两山铁路”(the Two Mountains Railway)成为现实,这将对蒙古产生重大影响。

乔巴山-阿尔山铁路(The Choibalsan-Arxan Railway),又称“两山铁路”,是一条即将修建的国际铁路,连接中国内蒙古阿尔山市和蒙古多尔诺德省的乔巴山。最初,苏联最先提出了修建两山铁路的设想,但后来由于中苏分裂而搁置。不过,早在20世纪80年代末,吉林省就提出了建设中蒙铁路通道的构想,重新提及“两山铁路”。

“两山铁路”示意图。香港文汇报

20世纪90年代初,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发起了图们江区域合作开发项目,“两山铁路”再次崛起。这一建议得到了中国国务院有关部门的支持。

根据中国2015年左右的初步预算计划,“两山铁路”全长476公里,预计总投资142亿元人民币(约20亿美元),项目将建设20个车站、8万平方米的厂房、25座桥梁及445米长的涵洞。该铁路的预计货流密度为每年1500万至2500万吨,年收益率为8.1%,投资回收期为14.8年。从勘探、设计,再到施工,大约需要三年。

然而,由于俄罗斯贝加尔湖地区,蒙古东部省份,中国吉林省、内蒙古自治区东部等地区经济实力薄弱,资源、财力、货运能力不足,两山铁路一直未能建成。加快铁路建设对当前开展东北亚跨境经济合作具有重要意义。如果两山铁路能够建成,就可以巩固图们江国际运输走廊,打通从俄罗斯后贝加尔边疆区赤塔到蒙古乔巴山、中国吉林省珲春,最后到朝鲜罗先海港的通道。

图们江是中国最北面的出海口,但这一出海口因地缘政治因素一直未能得到有效利用。

现在,这条停滞已久的铁路规划似乎正迎来转机。自俄乌冲突以来,中俄关系不断升温。双边贸易额逐年攀升,过境货物数量显著增加。但在二连浩特、满洲里和绥芬河等地区,现有的过境运输系统存在很多不足,面临诸多瓶颈,建设新的运输通道迫在眉睫。新的贸易渠道可能会从蒙古过境:要么从俄罗斯赤塔经蒙古到达中国辽宁省的锦州和大连等港口;或者如上所述,从赤塔经蒙古多尔诺德和图们江走廊到达朝鲜港口。

这标志着长达二十多年的对话即将圆满实现。2000年年中,朝鲜和蒙古政府间协商委员会会议召开。会议期间,朝鲜代表提议允许蒙古在罗先经济特区进行投资、开展合作和使用朝鲜港口。2010年4月20日至22日,时任蒙古外交部长贡布扎布·赞登沙特尔(Gombojav Zandanshatar)访问朝鲜。期间,他视察了罗先经济特区和罗津港的运营情况。朝鲜政府表示,愿意为蒙古使用罗津港提供有利条件,并要求蒙古在罗先经济特区设立贸易、服务和旅游代表处。随后,蒙古道路、交通、建设和城市发展部副部长嘎·阿玛尔扎尔嘎勒(Amarjargal Gansukh)与朝鲜方面在平壤签署了关于共同使用罗津港的谅解备忘录。

2015年2月22日至25日,时任朝鲜外相李洙墉访问蒙古。期间,双方重点讨论了蒙古通过朝鲜港口向第三国出口煤炭的问题。当时有媒体报道称,蒙古将在2015年向罗津港运输2.5万吨煤炭。这些煤炭将通过俄蒙合资的乌兰巴托铁路运往朝鲜港口。

2018年,蒙古和俄罗斯签署了两国政府间过境货物铁路运输条件协议。根据该协议,在25年内,蒙古经俄罗斯领土向第三国出口货物,可以享受稳定的关税折扣。蒙古的矿产资源可以通过俄罗斯铁路以优惠条件运往朝鲜港口,并出口到中国、日本、韩国和印度等国家。

然而,该计划仍未得到落实。2022年,在新冠疫情期间,朝鲜完全关闭了边境。时任蒙古交通运输发展部部长勒·哈勒特尔(Khaltar Luvsan)表示,未来蒙古仍有可能选择经由朝鲜罗津港出口货物。然而,受新冠疫情影响,蒙古没有机会与朝鲜会谈。但该部长仍然乐观地认为,一旦疫情好转,蒙古就可以与中俄铁路部门的代表合作,打通从蒙古到朝鲜罗津港的运输通道。

目前,中国、朝鲜和俄罗斯不断加强三边运输网络,蒙古实现其长期目标的时机已经成熟。

俄罗斯东方经济论坛将于9月3日至6日在符拉迪沃斯托克举行。论坛的主题是加强亚太地区合作以及北极和远东地区开发。鉴于中国和俄罗斯之间合作频繁,普京访问朝鲜、朝俄关系改善,我们可能会看到东亚各国的高层领导人前往符拉迪沃斯托克参加论坛。蒙古总统呼日勒苏赫·乌赫那(Ukhnaagiin Khurelsuh)或将出席东方经济论坛,就推进该交通走廊展开讨论。他甚至可能会访问平壤,与金正恩会面,以加强双边合作,特别是蒙古对朝鲜港口的利用。

局势如何演变还有待观察,但相关人士应密切关注东北亚过境和运输网络的重塑。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