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香港注定会“衰落”?

编辑:资本论 文章类型:观点时评 发布于2015-11-21 12:39:50 共1080人阅读
文章导读 为什么香港注定会“衰落”?

 

为什么香港注定会“衰落”?


资本论

    洞观经济大势,透析金融大战

    导读天下大势,顺之者昌、逆之者亡。人如是,国如是,至于城市,当然亦如是。

   近年来,陆港矛盾矛盾持续升温,从反自由行、反水客,到占中、港独,香港针对大陆的激进行为,不断登上内地新闻版面,引发大陆人民的强烈厌恶。

  当然,从香港人自己的角度来看,他们的不满是有理由的——经济不振、房价高企、汹涌而来的陆客,甚至直接导致其生存环境的恶化。而香港人认为,造成这一切的元凶,完全是大陆,以及与大陆关系密切的资本家所致。

  鉴于上世纪后半叶的英殖时代,香港发展最为迅速、社会最有活力;而回归后,香港却逐渐停滞,社会矛盾不断增多。这个强烈的反差,导致许多港人产生这样一个认识:如果摆脱大陆,实现政治独立,那香港又可以像回归前那样,恢复亚洲四小龙的荣光,重享“东方之珠”的繁荣。

  当然,对这些港人的臆想,大陆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都是嗤之以鼻,而且无论香港怎么闹,也不可能真的获得什么独立。

  但必须承认的是,港人反陆情绪确实存在,而且正不断增长。而这种离心力的背后,是香港人对现状的极度不满,以及对未来的失望和迷茫。说的直白点,是香港逐渐没落的趋势和现实,激发了港人的背离之心。

  既然知道了港人反陆心理的根源,那我们就有必要分析一下,为何香港会日趋没落?而他的未来又在何方?

  从地缘条件看,香港位于东亚大陆南端,是一个天然的深水良港;同时,由于香港背靠水量丰沛的珠三角平原,这种地缘格局,使它能够获得一定的腹地作为支撑。

  港口是开展贸易的基本条件;水量丰富的低地平原,则是发展工业的最佳资本。既然同时占据了这两个天然的有利因素,香港在海洋时代的崛起,便有了最起码的可能。

  但是,仅仅就凭这些,是不足以成就香港今日地位的。因为珠三角的沿海港口多的是,香港并不是独一份。尤其是广州,不仅同样是港口,而且地理位置更接近珠三角平原的几何中心。而且,由于占据珠江出海口,这使得广州可以凭借珠江水道,轻易的将影响力辐射到广大平原乃至北部山区——就凭这份天然优势,香港就拍马难及。

  也正因为如此,广州自古以来就是岭南的地缘核心,也是华南地区的海上贸易枢纽。而香港,在整个农耕时代,不过是一个分文不值的沿海荒地罢了。

  直到英国人出现,这一局面才得以改变。

  英国对香港的割占,使香港成为中西交流的一个窗口,这种交流平台地位的形成,是香港发展的原动力。

  但即便如此,从《南京条约》签订,到新中国成立前的一百多年岁月里,香港的发展也不过如此。虽然比农耕时代有了天大进步,但依然是一个比较落后的状态——不仅与上海相差万里,就是比广州也远远不如;甚至连偏居华南边缘地带的汕头,与之相比都未见逊色许多。

  为什么会这样?

  我们首先从英国人对香港的定位说起。

  其实英国之所以要割占香港,从一开始就不是着眼于商业和贸易——香港的天然良港,在珠三角并不具备唯一性,位置又略显偏东;更重要的是,它虽然背靠珠三角,却没有辐射该区域的天然通道,所以从哪方面看,都没有借此地开展商贸的必要——真要有这需求,英国人的首选也该是广州。

  既然如此,那英国人为什么要选择香港呢?

  主要是政治和军事的需要。

  首先,香港位于东亚大陆南端,在沿海地区中,香港与印度、马来半岛等英属殖民地最为接近。英国人在此立足,可以最便捷的获得来自海上殖民地的支持——这对本土远在欧洲,东亚地区实力有限的英国来说十分重要。

  其次,香港的地形十分适合防守。最早的香港仅限于本岛;后来占据的九龙、新界,与大陆也只有北面相连,其余三面皆为海洋,属于典型的半岛地形。这种小范围地缘格局,有利于抵御来自大陆的陆上攻击——至于海上,堂堂日不落帝国还怕这?

  最后,香港与广州十分接近。驻军于此,英国可以保持对广州的威胁——如果直接割占广州,那必将引起清廷的强烈反弹,而且后来的其他列强也不会答应。而占据香港,政治风险就小的多。

  只要有能力随时攻占广州,英国在珠三角、乃至整个华南的利益就可以得到充分保证——至于商贸,反正大清的国门已经洞开,英国为什么放着广州不用、而用香港呢?

  正因为如此,在新中国成立前,香港的所谓中西交流平台,更多只是政治和文化上的,至于经济,根本不在英国人考虑范围内。而英国人的这种安排,也映射出香港在地缘经济上的真实地位——它并不适合作一个商业贸易枢纽。

  只是随着新中国的成立,这一切彻底改变。

  由于政治因素,西方对中国全面封锁,不久苏中交恶,中国在国际上彻底被孤立。

  不过中国虽然再次闭关锁国,但与清朝时已大有不同。这次的封闭,不再是“天朝无所不有”的夜郎自大,而是基于国家安全考虑的不得已。因此,中国在封闭以求自保的同时,也希望保留一个与外界交往的平台——而香港无疑是最合适的。

  虽然英国一开始并没打算发展香港,但对这项白送上门的富贵,它也没有不接的道理。于是,本来作为军事基地存在的香港,转而成为中国与外界交往的唯一平台——这次不再仅仅是政治和文化,还包括了经济。

  但必须指出的是,香港之所以能成为枢纽,并不是地缘优势导致,而仅仅是政治因素使然。正因为中国被全方位封锁,使上海、广州等一大批更适合充当中外转口贸易枢纽的沿海城市,丧失了对外交往的功能,这才有了香港的脱颖而出。而且,这次香港是唯一的!

  虽然此时的中国贫困落后,但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当整个东亚大陆的对外联系,几乎都经由香港进行时,这随之而来的巨大利益,足以把小小的香港撑得半死!

  航运繁荣了,港口兴旺了,建立在交通枢纽地位上的金融、地产等行业也发展起来了,甚至连文化行业,也因为经济的发展,在这块文化沙漠上欣欣向荣。

  但是,这一切,从本质上来说,都只是一种扭曲。是政治因素对地缘经济规律的扭曲。香港的崛起,完全是建立在这种扭曲基础上的。一旦这种扭曲被还原,那么香港的命运自然就会出现转折。而这个还原的契机,就是中国的改革开放。

  中国的对外开放,意味着香港作为中西唯一贸易枢纽地位的丧失。

  当然,一开始时,这种效果并不明显。毕竟中国的开放是渐进式的,诸多限制依然存在,这使香港依然能在很大程度上保持自己的特殊优势。

  甚至,在中国开放之初,香港还会因此受益更多。之所以如此,一方面是因为之前的数十年积累,使香港在资金、经验、技术、人才储备上都有着巨大的先发优势;而与大陆同文同种,又使他相对于其他国家,能更好的适应大陆的环境;而大陆出于肥水不流外人田的考虑,也愿意给予香港更多的优待。而另一方面,打开国门后,大陆被压制了几十年的潜力一下子被激发出来,经济规模迅速增长,这给了香港这个中西枢纽巨大的获利空间。

  正是在这种时代背景下,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香港,迎来它的黄金时代:经济飞速增长,社会财富急剧增加,人民的生活水平也直线上升,整个城市的发展进入巅峰期。

  但到回归后,形势逐渐发生变化。

  首先是东南亚金融危机。这场与回归几乎同步而来的危机,使香港经济遭受重创。

  当然,这场金融危机并不是大陆造成的。相反,正是大陆的支持,才使香港免遭灭顶之灾。

  只不过,几年以后,当香港慢慢从危机中走出时,他们所面对的大陆,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随着2001年中国加入WTO,大陆对外开放程度骤然提速。大量的贸易限制被取消,政治和文化上的隔阂也逐步消解。这意味着,原先大陆封闭给香港带来的好处正在快速流失。与此同时,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大陆与主流世界的各项差距已经缩小,而且这种趋势还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而同步加速。

  枢纽地位被弱化,先发优势被填平。这种情况下,支持香港快速发展的最关键因素,所起到的作用已经越来越小。而与此同时,它的劣势逐渐显现出来。

  之前已经说过,香港充当转口贸易枢纽的地缘条件,远不如上海、广州,甚至与珠三角其他诸多港口相比也并无优势。随着中外隔阂的淡化和内地发展水平的提高,内地的诸多港口城市,自然会夺回原本就属于自己的地位,这意味着香港贸易份额的流失。

  而香港与内地政治隔阂,也逐渐转变成制约其经济发展的负面因素。

  在内地闭关锁国的情况下,香港与内地的政治隔阂,正是他能充当中外枢纽的先决条件。而随着大陆经济实力的增强,和与世界的融合的加剧,这种隔阂,不但不能不能维持他的枢纽地位,反倒会因此造成与大陆交往的不便。

  在中外交流已不存在太多障碍的情况下,香港继续保持这种隔阂,只能使它与内地逐渐脱节。

  那由于香港的发展,必须依靠内地的支撑,既然内地已经摆脱了对香港的依赖,那这种隔阂的存在,只会使香港成为一座失去存在意义的孤岛,最终走向衰落。

  当然,现阶段,由于大陆的对外开放仍存在一定限制(比如金融),所以香港仍可以靠政治隔离获得一定的利益。但随着中国开放的深入,香港的价值自然也就不复存在(比如当人民币国际化完成,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也就不再重要。上海、深圳完全可以将其取代。甚至,自身实力和地缘条件决定了,上海比香港更适合这个位置)

  到那时,香港只有两条路可以选:

  第一,主动放弃政治隔阂,与大陆融为一体——作为珠三角地区的优良港口,他依然会是一个中国的发达城市,但想恢复上世纪那种傲视群雄的地位是不可能了。在中国的经济地位,最多也只能排于上海之后,与广州、深圳等并肩。

  第二,继续坚持政治隔离立场。这样的话,香港会丧失内地的支撑,并迅速走向衰落。当这种衰落到一定程度,香港将无以为继,甚至连维持城市的存在都不可能,最终还是只能放弃隔阂,向内地靠拢。只不过,那时候的香港已经元气大伤,不仅赶不上上海,甚至连广州、深圳都远远不如。最终的结果,就是在深港一体化的过程中,成为深圳的附庸。

  总而言之,香港独领风骚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就算它与中国主动融合,最好的结果也不过就是诸多东方之珠中的一颗。如果继续像今日这般,或许百年之后,香港这个名词所代表的,已不再是一个独立的城市;取而代之的,只是深圳市辖下的一个区而已。

  天下大势,顺之者昌、逆之者亡。人如是,国如是,至于城市,当然亦如是。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