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专家再提“放弃台湾”以降低美中战争可能

编辑: 文章类型:观点时评 发布于2021-05-01 12:59:52 共190人阅读
文章导读 乔治·华盛顿大学埃利奥特国际事务学院教授、安全与冲突研究所联席主任格拉泽28日在权威的《外交事务》网站发表题为“华盛顿回避台湾和中国的棘手问题”的专文,呼吁重新考虑美国在东亚的承诺,以降低与中国开战的可能性。

来源:中评社

中评社 几年前提出“弃台论”而引发热议的美国战略学者格拉泽(Charles L. Glaser)28日再次呼吁美国决策者重新评估对东亚承诺的优先顺序,削减不那么重要的承诺,包括“放弃台湾”,以降低美中发生灾难性大国战争的可能性。


格拉泽在《外交事务》撰文呼吁重新考虑美国对东亚的承诺


  乔治·华盛顿大学埃利奥特国际事务学院教授、安全与冲突研究所联席主任格拉泽28日在权威的《外交事务》网站发表题为“华盛顿回避台湾和中国的棘手问题”的专文,呼吁重新考虑美国在东亚的承诺,以降低与中国开战的可能性。

  此文发表之时,美国外交战略学界已经形成对华战略竞争的总体共识。美国战略界主流观点相信,美国应当加强在西太平洋地区的威慑;越来越多的美国战略界人士甚至主张应当明确防卫台湾,以威慑中国大陆可能武统台湾。与此同时,也有越来越多的人担心,随着美中双方在台湾问题上都表现得越来越强势,在台海发生大国战争的风险正在升高。

  格拉泽首先指出,当全球力量平衡发生重大变化时,应该提出恪守哪些承诺,削减哪些承诺的问题。崛起的大国可能会实现以前无法实现的目标,并接受新的目标;而衰落的大国可能会发现,维持现有承诺的代价越来越高,风险越来越大。今天的中国和美国就是这样。


格拉泽再提“弃台论”比避免美中战争 中评资料相


  格拉泽承认,中国现在有合理的前景打赢一场针对台湾的战争,并获得在南海维持海军力量的能力。一个可怕的前景越来越有可能出现:世界上最重要的两个大国之间爆发一场大战。

  格拉泽直言不讳:对于实力下降的国家来说,最好的选择可能是削减其承诺。在东亚,这将意味着在南海问题上给予北京更大的回旋余地,“放开台湾”(letting go of Taiwan),并接受美国不再是该地区的主导力量的事实。这些都是艰难的选择。维持现状也是一种选择,而且越来越危险。

  评估美国在东亚不同区域安全承诺的优先顺序,格拉泽对相关的美国国家利益进行排位:美国本土、日本和韩国、台湾、南海。他指出,首要的是美国本土安全,目前并不处于风险之中。其次是对东亚盟友的保护,其中以日本和韩国为首,捍卫这些利益的前景依然良好。

  格拉泽进一步指出,在美国的利益等级中,台湾处于更低的位置。与美国对日本和韩国的承诺相比,美国对台湾的承诺风险更大。北京方面既有动机,也越来越有手段将台湾置于其控制之下。


  格拉泽指出,台湾不是美国的关键利益。与日本和韩国不同,台湾少被纳入美国安全框架。相反,美国官员为保护台湾提供的主要理由是意识形态和人道主义。有人强调保护台湾事关美国在本地区的信用,也事关美国对华威慑力的保持。

  对此,格拉泽表示,有充分的理由怀疑这种“世界末日”的情景。即使终止对台湾的承诺,美国也能在日本和韩国面前保持信誉。这些盟国无疑会明白,台湾对美国的重要性不如他们,而保护台湾的风险要高得多。放弃台湾不应该暗示美国对东京和首尔承诺的力度减少。此外,美国可以采取行动来加强这些承诺,例如在印太地区部署更多军队,进一步整合与盟友的军事计划和行动。

  格拉泽阐述,即便北京拿走台湾,美国对华核威慑仍将保持高度有效。即使中国的常规能力确实因为对台湾的控制而增强,这也不会对美国更重要的利益有太大影响,因为美国将不再致力于保护台湾,与中国发生重大战争的几率将急剧下降。

  在美国于东亚的利益等级中,南海被列在台湾之下。格拉泽表示,终止美国在南海承诺的危险可能被夸大了。因为如果美中因南海开战,中国试图控制南海,对中国而言将比美日处于更加紧张的状态。


  “为什么美国要以同样的方式对待其在东亚的各种利益?···在谈到对台湾和南海的承诺时,当前政策的逻辑就不那么站得住脚了。削减这些承诺是有充分理由的。”格拉泽写道。

  格拉泽进一步提出美国在台湾和南海的利益上让步可以采取的多种形式。他认为最具吸引力的方式是“大交易”(grand bargain),即美国同意终止对台湾的承诺,以换取中国同意解决南海争端。然而他承认,这种地缘政治妥协的时机已经过去。中国在南海以及美国在东亚的角色上的立场更加强硬。

  另一个吸引力较小的选择:美国单方面放弃承诺。这种选择可以采取的一种形式是绥靖(appeasement)。格拉泽认为,这种让步的目的是满足中方的利益,而不是期望对等。然而他也承认,绥靖政策现在是一个糟糕的赌注。

  格拉泽相信,一个更好的选择是收缩(retrenchment)。他指出,美国可以终止对台湾的承诺,减少对中国强硬政策的反对,以避免冲突。华盛顿就此寻求的一个明显好处是,降低因次级或第三级利益而爆发危机或开战的可能性。


  这种收缩政策在实践中是什么样子?格拉泽解释,美国将公开其修正后的立场,减少外交政策精英和公众在北京攻台时是否应当干涉的压力。华府将继续明确表明,北京对台动武将违反国际准则,它甚至可能继续向台湾出售武器。收缩未必意味着削减国防开支。事实上,华盛顿可以通过增加支出来维持甚至增强保卫日本和韩国的能力。

  与当前美国战略界的主流思维截然不同,格拉泽承认,收缩可能得不到应有的重视,因为它与美国作为全球超级大国的自我认知相冲突。他说,这种对某种身份的依附可能成为修正政策的障碍,导致美国在其实际利益指向相反方向时坚持维持现状。中国崛起应该促使美国更新自我形象,并接受一些原有地位的丧失。

  “一个决心维持现状的衰落大国,实际上可能是在从事非常危险的行为。这就是美国今天正在做的事情。不承认这一点,美国官员正在接受巨大的风险,在东亚力量平衡转移之际固守旧的承诺。”格拉泽最后写道。


记者:余东晖(华盛顿)

责编:若若
来源:中评网

 
0
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联系我们

邮箱:mhwmm.com@gmail.com